醫療行業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綜合報導)一九九九年七月,在中國大陸,中共江氏集團發動了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國大陸各行業社會精英、普通民眾遭迫害,其中包括醫療行業的醫生、護士、保健人員等。據明慧資料不完全統計,至少有51位醫療行業的法輪功學員因堅持信仰被中共不法人員迫害致死。下面是18位醫療行業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案例。

一、天津市第二醫學院附屬醫院護士長李淑敏

李淑敏,女,時年三十多歲,天津市第二醫學院附屬醫院護士長。李淑敏於二零零一年被惡警綁架至天津大港板橋女子勞教所。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中旬,眾多法輪功學員為抗議超負荷勞役迫害而拒絕出工,以寇娜為首的惡警、惡人,對法輪功學員逐個毆打和用高壓警棍電擊,法輪功學員李淑敏當場被迫害致死。

據悉,因李淑敏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勞教所裏惡警就輪番折磨她,每天只准睡一小時的覺,沒日沒夜地逼她超負荷勞動,同時嚴刑拷打。有一天,惡警把李淑敏捆綁後,堵上嘴,吊在鍋爐房毒打。打昏死後,把她扔在一個籠子裏。過了一會兒,一個燒鍋爐的勞教人員去鍋爐房取東西,揭開籠子,看見李淑敏被暴打的血肉模糊的樣子,當場嚇昏。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毒打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警察強迫法輪功學員加時的超體力勞動。為抗議迫害,法輪功學員們拒絕出工,警察用暴力方式強迫復工。據目擊者透露,把李淑敏叫出去之後,惡警韓金玲、宋某、楊某、馮某,把李淑敏的衣服扒光,用電棒電擊。先關進豬圈,後又關進只有一平方米的冰窖似的禁閉室,不准吃飯、上廁所,十個手指上指銬,並拴上繩子,讓她趴在地上,惡人用力拽繩子。之後李淑敏又被惡警多根電棍同時電擊,直到慘死。死時雙目不閉,遍體青紫,腦後一片傷痕。然而事後有關單位出示的「死亡證明書」上竟荒唐的寫著「猝死」。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二、山東省平度市中醫院醫生徐增良三天內被活活打死

'徐增良'
徐增良

徐增良,男,一九九八年,山東中醫藥大學本科畢業,到平度市中醫院工作。他為人隨和,從不與人爭辯,做事情先考慮別人,面對別人的誤解、嘲笑、無端責罵他總是一笑了之,不記不報,一如既往地慈善待人。工作中更是嚴格要求自己,同學同事及病人都說他:「老實、真誠,是個好人。」可就是這麼一個有口皆碑的好人卻因堅持自己的信仰,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後遭到種種非人迫害,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七號遭綁架三天後,被惡警活活打死。

徐增良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四日在萊西被綁架,遭殘酷折磨迫害,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七日冤死獄中。對此,平度公安局、萊西公安局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徐增良死時光著上身,只穿一條褲子,下身兩條大腿內側布滿直徑約為三釐米的紫紅圓點,頭部一側有一約十四釐米長的很深的血口子,耳朵也碎了,血肉模糊,慘不忍睹,徐增良的父母傷痛欲絕。

三、野蠻灌食,山西陽泉市醫生李慧文被迫害致死

李慧文,男,三十二歲,山西省陽泉市礦務局醫院醫生、山西中醫學院畢業,一九九六年在太原開始修煉法輪功,結婚僅五十天,李慧文被陽泉市公安局、「六一零」人員騙到洗腦班,遭受酷刑折磨後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三年中國新年前後,李慧文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山西新店勞教所集訓隊,被嚴刑拷打;李慧文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遭野蠻灌食。期間兩手被吊綁在兩個上鋪床沿上進行折磨、體罰。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李慧文被集訓隊隊長宮俊升等人員野蠻灌食迫害致死。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四、四川省邛崍市婦幼保健站廖朝齊被迫害致死


廖朝齊

廖朝齊,原四川省邛崍市婦幼保健站書記。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凌晨,在法輪功學員陳桂英家中被大邑縣警察綁架。警察對廖朝齊嚴刑拷打,逼迫她說出真相資料來源。廖朝齊絕食抗議迫害。刑警大隊長周文才對她拳打腳踢,她左邊臉上留下了很大一團青紫傷痕,後又把她雙手反銬在牢房地釘上三十六個小時,不准解便、睡覺、喝水、吃飯。後來廖朝齊被關押到大邑縣戒毒所。十月三日中午,戒毒所所長張某叫人用手銬把絕食八天的廖朝齊「大」字銬在刑具鐵柵上,用手一把抓住廖朝齊的頭髮仰面朝天,中午灌了一小會兒未灌進去,下午接著灌。十七點三十分左右,所長張某叫人拿辣椒麵和鹽、拿鐵器撬嘴,一些在門口觀看的吸毒女開始哭泣,說太殘忍了。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十月四日上午,警察通知家屬說廖朝齊在大邑縣公安局突然死亡。幾經周折,親屬終於在殯儀館看到廖朝齊遺體,驗屍發現,她右手內側被銬成血肉模糊,雙側肋骨多處骨折,尤其右側第五至七肋完全骨折。親屬要求索取驗屍報告,警方非但不給,還逼迫她的兒子在所謂「不同意繼續屍檢的說明書」上簽字,以推卸他們的責任,廖朝齊被迫害致死,時年五十七歲。

五、北京順義區婦幼保健醫院碩士研究生董翠被迫害致死

董翠,又名董翠芳 當年二十九歲,河北省藁城市興安鎮人,中醫碩士研究生畢業,北京順義區婦幼保健醫院的醫生。


董翠

二零零二年,在發資料講真相時遭綁架,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一日,董翠被轉入北京大興女子監獄,單獨隔離關押在老三區的心理諮詢室,被用各種方法虐待,包括雙盤捆綁,連續剝奪睡眠,期間她曾為抗爭而絕食。三月十九日上午,獄警席學會召集犯人李小兵、李小妹、靳紅衛等五人將董翠帶到沒有監控的平房浴室內暴打,幾小時後,董翠被殘害致死,遺體青一塊、紫一塊,雙腿又腫又紫,膝蓋以下滿是紫色瘀血,右肩處骨頭和肌肉支離。八天就(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年僅二十九歲。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經北京法律醫療鑑定中心驗屍,證明董翠確實是被毆打虐待致死,面對化驗結果,他們重金收買、脅迫董翠父母撤回訴訟,董翠父母在壓力下求告無門,只好接受現狀,無奈離京。但最後女監通過造假,將「草菅人命」說成是「正常死亡」。當年,女監還對外謊報「連續多年無重大安全事故」。

六、北京市平谷縣醫院劉書松遭迫害致死 遺體布滿電擊傷痕

劉書松,男,二十八歲,原籍河北省滄縣杵龍堂鄉西卷子村,一九九八年畢業於河北醫科大學醫學系,分配到北京市平谷縣醫院外科工作。書松為人善良、正直、聰明、胸懷豁達、樂於助人,無論在家裏、學校還是單位,都是有口皆碑的好青年。


劉書松

二零零一年三月六日,正值中共兩會期間,六一零恐怖組織派了許多特務在火車站蹲坑,在半夜兩點石家莊開往北京的列車上,劉書松與另兩名功友被非法拘押到石家莊市公安局政保大隊。因不報姓名,警察們用拳頭、警棍打他們,然後把他們頂著風背銬在五樓樓頂中央的鐵欄杆上。

據一同被抓的法輪功學員證實,下午四點左右,警察們又來了,先打開劉書松的手銬,劉書松奔向樓邊,飛身跳了下去,下面傳來一聲木板被踩碎的聲音,他跳下去的地方正好是生活小區。警察們手忙腳亂的順樓梯跑下去。一會兒,上來一個警察告訴說「他跑掉了!」但很快,劉書松又被抓了回來,遭到刑訊逼供。

三月八日下午,劉書松的父親接到石市公安局的通知,於九日在河北省醫院太平間看到了劉書松的屍體。屍體已經凍住,頭部有傷,胸部兩側各有四個電棍電擊傷痕,約在胸部三至五肋間斜向排列,警察竟說是靜脈穿刺留下的。有醫學知識的人知道,靜脈穿刺是在鎖骨上或下,胸壁根本沒有大靜脈。據一同被抓的法輪功學員證實,劉書松跳樓前沒挨過電棍,那麼身上的電棍傷痕就是跳樓以後被電擊留下的。屍體左手手腕處已爛得很深,右手腕處大片清淤,鷑骨、跟骨外露粉碎。由於屍體已被凍住,加之家人悲傷過度,不忍再看,其它部位的情況還不清楚。

當時有法醫在場,但法醫不敢先回答家人的問話,總是等警察回答完,他再重複。在場的警察都不敢透露自己的姓名和警號。劉書松的母親問兒子犯了甚麼罪,並要求看他生前的供詞。警察不給。母親氣憤地說:他沒犯死罪,可他死在你們手裏,而你們又拿不出任何證據,你們應該負責任!警察稱:這是失誤。

七、新疆石河子八一棉紡織廠醫院兒科孔秋閣遭烏魯木齊六一零迫害致死

'孔秋閣'
孔秋閣

烏魯木齊市六十九歲的法輪功學員孔秋閣,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被闖入家中的警察綁架,十月二十二日被迫害離世,至今遺體仍存放在冰櫃裏。期間,孔秋閣的家人四處控告,寄出的控告信將近上百封,要求追究相關人員責任,但都石沉大海。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烏魯木齊市水磨溝區檢察院作出不立案通知書,現孔秋閣家人已委託律師提起國家賠償申請。

孔秋閣女士,家住烏魯木齊市新市區蘇州花園,原來是石河子八一棉紡織廠醫院兒科醫生。她修煉之前患有嚴重的心臟病,早搏並呈二聯律,症狀:心悸、氣短、胸悶,因此不到退休年齡就提前退休。孔秋閣修煉法輪功後心臟病症狀完全消失,心電圖正常,從此不再需要打針吃藥。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孔秋閣被闖入家中的二十幾個警察綁架。她絕食抵制迫害。之後在不到二十天時間,孔秋閣已瘦骨嶙峋,生命垂危,後被送入新疆烏魯木齊公安監獄醫院迫害。孔秋閣老人一直被戴著腳鐐。十月二十一日晚九點,烏魯木齊市公安局警察通知孔秋閣的家屬去送飯,孔秋閣基本已無生命跡象,全身冰冷,孔秋閣的女兒要求陪護母親,卻遭到韓聖遠警察的拒絕。

十月二十二日下半夜一點半,警察打電話稱孔秋閣不行了,要求家屬儘快到醫院,當家屬一點五十分趕到醫院時,看到孔秋閣在急救室,醫生告訴家屬孔秋閣的瞳孔已經擴散,沒有呼吸,靠呼吸機維持。兩點五十分,警察李曉鵬、韓聖遠逼著孔秋閣的大女兒簽署《取保候審通知書》,以此想推脫他們的責任。孔秋閣的大女兒拒絕簽字,警察韓聖遠又打電話誘騙二女兒來簽字。六點五十五分,醫生通知家屬孔秋閣已死亡。警察要求家屬在死亡證書上簽字,家屬拒簽,孔秋閣被迫害致死後,遺體一直被公安機關控制。

八、雲南省玉溪市優秀婦幼保健醫生沈躍萍被迫害致死

'沈躍萍'
沈躍萍

沈躍萍,女,四十九歲,玉溪市婦幼保健站醫生,沈躍萍在家是位賢妻良母,在單位是醫術精湛深受病人愛戴的優秀醫生。沈躍萍自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後,工作中任勞任怨,時常接濟幫助困難患者。一次有位撿垃圾的婦女帶著高燒的孩子來看病,因她身上又髒又臭又身無分文,醫生都不願接待她,沈躍萍看到後就主動給她孩子看了病,開了藥,並且掏錢幫她付了針藥費。

沈躍萍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玉溪紅塔區公安分局何曉沛、張翔宇等警察在一展銷會上把沈躍萍、普志明夫婦等多位法輪功學員綁架,沈躍萍被非法判刑四年,因沈躍萍在法庭上義正詞嚴的揭露對其孩子三天的非法銬、嚇,被法院加刑一年。

在五年的監禁中,沈躍萍被非法關押在雲南省女子二監集訓監區,因拒絕所謂的「轉化」,從二零零六年三月開始就被關「禁閉」,一直被關了三年。整天面對的是惡警的輪番轟炸(強迫洗腦)、辱罵及喇叭中最大音量的洗腦之詞。期間,每天被強迫坐在光床板上十六個小時以上,沒有站、走的自由,不得洗澡、洗衣、來例假不允許用衛生巾、還隨時被「包夾」(專門看管法輪功學員的犯人)打罵或用針扎、用手擰、掐,每天強逼她吃或者在食物中投放不明藥物,以致使沈躍萍咳嗽不止八個多月,最後導致昏迷,於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一日將她送進昆明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搶救。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殘,受盡了非人的折磨。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她的家人突然接到監獄告知沈躍萍病危,當家人趕到醫院時,沈躍萍已經被迫害得肺穿孔,奄奄一息,連睜眼、說話都非常困難了。五月十三日在病情沒有得到控制的情況下監獄又強行將沈躍萍轉到條件極差的勞改局醫院,五月十四日在家屬強烈要求下,監獄才辦理了「保外就醫」手續。家人將她接送到昆明第三醫院搶救,到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晚含冤離世。

九、山西省平定縣中醫師王繼貴被晉中監獄迫害致死

'王繼貴'
王繼貴

王繼貴,男,五十九歲,山西省陽泉市平定縣老中醫,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在利益面前不爭不搶,誰有困難不計代價給予幫助。給病人看好病後,人家為感謝他,給錢、給東西他都不要,請吃飯也不去;人家沒辦法,就給他手機存話費,結果他就去營業廳查話費,交了多少給病人退多少;單位給困難職工捐款,別人捐一、二千元,他捐三千元。

王繼貴因散發真相光盤,於二零一四年八月四日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山西晉中監獄。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下午四點多,晉中監獄給王繼貴的家屬打電話,稱王繼貴於當天在太原109醫院去世。

家屬連夜趕到太原新康監獄,得知王繼貴遺體已於當天下午送往太原市永安殯儀館,獄方稱一切後續手續必須在晉中監獄相關人員陪同下方可辦理。六月三日,家屬在晉中監獄獄警監控下,查看了王繼貴的遺體以及109醫院在王繼貴死亡當天的搶救監控錄像,但未提供王繼貴在入院的救治監控錄像。王繼貴遺體除胸脯及右脖子有淤青外無明顯傷痕,醫生稱胸部淤青為搶救時心臟按壓所致。醫院出具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推斷書》的死亡原因為膿毒症。

十、吉林省長春市醫生劉海波被酷刑迫害凶殘虐殺

劉海波,男,時年三十四歲,吉林省長春市綠園區醫院放射科CT室醫生,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劉海波'
劉海波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劉海波曾兩次進京上訪為法輪功鳴冤,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到長春市葦子溝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又轉到長春市奮進勞教所和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非法關押;被非法勞教期間,劉海波不放棄信仰,多次被酷刑折磨,並被非法加期九個月。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晚,長春市寬城區公安分局七、八個惡警(為首的拿著手槍)破門而入劉海波的住處,將劉海波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張忠余暴打後一同綁架到寬城區公安分局。在寬城區公安分局,惡警們對倆人進行了滅絕人性的摧殘迫害。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劉海波被幾個惡警同時用電棍電擊、施以酷刑至次日凌晨一點多;惡警們發現劉海波心臟停止跳動,這才住了手。120急救中心到場,但人已經死亡,時間是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二日。

事後,長春市寬城區公安分局在沒通知家屬的情況下,直接就將其屍體秘密火化,還對外謊稱其死於心臟病。隨後惡警還綁架了劉海波的妻子侯豔傑,而當時他們的兒子小天純才三歲。寬城區公安分局的一個警察,因承受不了共產黨的殘暴,後來逃到了澳洲,將劉海波被殘殺的整個過程都曝光出來了:警察將劉海波全身衣服扒光,用最長的高壓電棍從肛門插入體內電擊內臟……。

十一、天津大港油田宮輝遭迫害嚴重精神失常含冤離世

'宮輝'
宮輝

宮輝,女,五十七歲,原大港油田病退醫生,在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三日中共邪黨奧運期間被南開區公安、國安綁架摧殘,隨後被劫持到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迫害一年零三個月。宮輝被勞教所折磨得精神崩潰、重病纏身,回家僅二十二天,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四日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七歲。

宮輝雖是醫師大夫,但在修煉法輪功之前疾病纏身,也不能使身體康復。修煉法輪大法使她獲得了新生,煉功三個月一身疾病痊癒,從此精神煥發,比起同齡人年輕了十多歲。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七日,宮輝被劫持到天津大港板橋女子勞教所迫害。宮輝不放棄自己的信仰,不配合勞教所的非法要求,長時間遭到勞教所的「全封閉」迫害。獄警唆使、利用犯人惡毒折磨、打罵宮輝與所有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常用關小號、罰站、不讓睡覺、不讓吃飽飯等各種流氓手段來體罰,妄圖逼迫宮輝接受轉化、放棄修煉。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九日,勞教所從九點開始用各種陰毒方式折磨宮輝,直到深夜十一點出現生命危險時才住手。到勞教所才三個月,宮輝就被折磨的面黃肌瘦,病魔上身,不像人樣,連說話都困難。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宮輝家人強烈痛斥勞教所喪盡天良與泯滅人性的罪惡,家人嚴正指出用這種「全封閉」管理方式對待好人是違法行為。當時二隊隊長張金華是迫害宮輝的直接負責人,做賊心虛,勉強應付幾句,急忙溜走。

宮輝在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遭受了一年零三個月的迫害,被折磨的精神崩潰、重病纏身,回家僅二十二天,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四日含冤離世。

十二、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沈景娥遭監獄迫害嚴重致死

沈景娥,女,四十五歲,牡丹江市穆稜市醫院護士。一九九八年初因患乳腺癌轉淋巴癌已經做了兩次手術,右側乳房切除,右側淋巴摘除。醫院給她下的結論是:最多能活三個月,沒有再治療的價值了。就在她被病魔吞噬、生命已近終結的時候,一九九八年春天,她有幸接觸了法輪功,她被法輪功深奧的法理所折服,就這樣她堅持煉下來,身體在一天天的好轉,從此走入了健康人的行列。所有認識她的人對她的變化是有目共睹的,這也是她萬分珍視這部給她生命的大法,無論怎樣迫害都能堅定不移的原因。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沈景娥為讓世人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被下城子鎮惡警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送進哈爾濱女子監獄迫害。

酷刑演示:背銬
酷刑演示:背銬

在哈爾濱女子監獄集訓隊,她因堅定自己的信仰而被關進小號,小號冬天沒有暖氣,一天兩頓玉米麵粥,而且給她上了背銬,整天不給打開,上廁所都不能去。後來有法輪功學員去看她,發現她跪在鋪板上,頭貼在鋪板上,雙手背銬在身後,一動不動,大便也便在了褲子裏,已經是昏迷狀態。經法輪功學員的再三要求,獄警才將她送進醫院。監獄對她的迫害仍沒有停止,惡警指使刑事犯人經常毒打她,多次打得她大小便失禁,給她上大吊(將雙手背後吊起來,雙腳離地),多次下胃管灌食,不讓她睡覺……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一次給她上大吊時,剛吊上她就昏死過去了,將她放下來,她在床上躺了一個多月,而且雙目失明。惡警經常讓她整天站在洗漱間(水牢)的通風處凍她,她在那裏站著,唱著感人的歌:「跨越千山萬水,我一次又一次為你而來……」無論是法輪功學員還是刑事犯人,聽到她的歌聲,都流下了感佩的淚水。

二零零五年五月,她終於回到家鄉。但她的身體已極度虛弱,每天只有少量進食,身體與精神上的折磨,使她心力十分衰竭。當地政府不給退休金,生活也得不到應有的保障。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五日,沈景娥含冤離開人世,時年四十五歲。

十三、安徽省蚌埠市五河縣法輪功學員王平遭一年冤獄迫害 含冤離世

王平畢業於安徽醫科大學,原安徽省五河縣衛生防疫站、五河縣衛生局衛生監督所衛生主管醫師。迫害發生後,遭二十多次綁架迫害,遭非法拘留、強制洗腦、非法勞教、非法判刑迫害。王平因堅持向國保隊長索要大法書籍,多次被國保隊長及家人打傷,五河公安無視王平被迫害的事實,反以「尋釁滋事」罪誣告,並於二零一四年五月六日將王平綁架至蚌埠第二看守所。五河法院於五月二十二日以「尋釁滋事」誣判王平一年,王平被劫持到安徽省女子監獄。期間遭受打罵、長期罰站、灌食、強拉衛生所打毒針、強迫洗腦等迫害。

'王平'
王平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三日入獄後,為逼迫王平轉化寫「四書」,獄警孫文每晚罰站王平到十二點四個多月時間,王平經常被包夾犯人打罵侮辱;獄警曹學芝電棍電王平,指使犯人毒打辱罵折磨王平。獄警逼迫強拉她去監獄醫院打毒針,強迫她去洗腦班轉化。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非法關押期間,獄警和犯人經常找藉口對王平實施暴力迫害,王平多次絕食抗議。獄警曹學芝稱一頓不吃就灌,故意使勁捏她的嘴,把嘴都捏青了,還用電棍電。每天收工後,獄警和犯人就在號房對王平進行洗腦,不讓休息。王平不配合,她們就用絲襪把她的兩手綁在床上,用鞋底搗嘴,使口腔出血嘴部腫脹,進食困難。她們拿拖鞋底不停搗嘴,嘴唇很快腫起來,門牙都搗鬆動了。還用毛巾封嘴,不擇手段的折磨迫害,如限制上廁所、不給吃飯、不給喝水、不給洗漱等等。

二零一五年五月五日,王平結束一年的冤獄迫害時,身體被迫害的非常虛弱,回家後於二零一七年五月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三歲。

十四、河南省中原油田總醫院鄭曉莉遭多次綁架迫害致死

鄭曉莉,女,中原油田總醫院職工。一九九九年惡黨殘酷鎮壓法輪功後,善良的她曾被非法抄家五次、拘留五次、判刑一次、勞教一次、非法洗腦數次。


鄭曉麗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六日鄭曉麗被濮陽市「六一零」綁架到河南省鄭州洗腦班,被逼迫寫「五書」。回家後還不斷受到騷擾,致使鄭曉麗肺結核復發,胸膜炎、胸腔積水,每天拉肚子二~三次,身體日漸消瘦,咳嗽不止,嗓子咳壞了,進食困難,身體急劇惡化,最後小腿出現浮腫,走路困難,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一三年三月,鄭州「六一零」還想對鄭曉麗進行所謂的回訪,給她施壓,使她身心受到極大傷害。中原油田「六一零」還經常上門騷擾威脅迫害。鄭曉麗在極度恐慌、身心受到極大傷害下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晚含冤離世,年僅五十歲。好端端的一個人,從洗腦班回來,身體狀況出現如此異常,親朋好友及各方人士均懷疑鄭州洗腦班在鄭曉麗的食物中下毒。

十五、遼寧省鐵嶺市女醫生高潔被迫害致重癱 含冤離世

高傑,女,四十五歲,鐵嶺市鐵嶺縣大甸子鎮醫生,醫德高尚,在自家開設醫療診所,前來看病的村民絡繹不絕。但高傑自己卻患有腦瘤,雖經多方醫治、手術治療卻未能治癒。一九九六年,法輪大法弘揚到了鐵嶺市鐵嶺縣大甸子鎮,高傑與丈夫董欽宇、小叔子董欽飛及妯娌劉豔舫等一家六口人也相繼走入大法修煉,高傑的頑疾腦瘤神奇般好轉。


高傑

迫害發生後,高傑進京上訪被非法拘留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半。二零一零年五月份,長期生活在恐懼、巨大的精神壓力中的高傑再次復發腦梗塞。六月十二日晚,被鐵嶺市銀州區法院刑庭庭長李忠綁架,非法關押到鐵嶺市看守所。

鐵嶺市看守所在醫生確診高傑為「腦梗塞、高血壓」的情況下,仍然置高傑的生命安危於不顧、違法關押高傑。高傑病情更重:臉色灰暗、目光遲滯、說話口齒不清,幾乎喪失正常人的語言表達能力。

二零一零年九月一日,家屬擔心女兒會死在看守所裏面,再次要求看守所放人,所長石玉山卻勒索家屬錢財,並辯稱還得有關部門批准監外執行。在高傑病危的情況下,鐵嶺市銀州區法院李忠等還是對高傑非法開庭,非法判高傑四年半,並三次企圖將高傑送往遼寧省女子監獄(位於瀋陽監獄城),均被監獄拒收。

高傑在看守所病情進一步惡化,惡人們看高傑人實在不行了,被迫給高傑辦理一年的監外執行。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高傑被放回,並欲向高傑家人勒索三千元保證金,遭到家屬拒絕。由於中共惡警們的一再恐嚇施壓,高傑回家後不久便誘發腦出血,被送入鐵嶺市醫院搶救室急救。二零一四年的一月十五日,高傑在飽受兩年多重癱在床的痛苦後,含冤離世。

十六、堅定護法連遭迫害 陳春美被藥物毒害含冤離世

南京法輪大法弟子陳春美女士,曾被非法勞教一次(一年)、非法刑事拘留三次、非法關押強制洗腦六次、非法抄家十次,尤其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被劫持到南京看守所,強制服用不明藥物後,變成危重病人,直至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含冤離世,年僅六十二歲。


陳春美女士二零零零年九日三十日在天安門廣場高喊「法輪大法好!」被四個便衣警察抓捕

陳春美原為南京市兒童醫院主管護師,丈夫楊興福為南京軍區政治部文化工作站副師職軍官(主任編輯),夫妻倆於一九九六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患多種疾病的她,修煉法輪大法三個月後,病症全無,身心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陳春美與丈夫多次遭迫害,尤其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上午,玄武區國保大隊長於某等六人上門非法抄家,搶劫物品價值三萬多元,將陳春美劫持到南京市看守所,強逼她服用不明藥物,將她迫害成危重病人。三十六天後,陳女士被劫持到玄武區洗腦班繼續迫害四十天,體重從一百二十多斤降到八十多斤。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陳春美被非法勞教一年(所外執行)。回來後,陳春美一直生活在殘酷迫害陰影和不明藥物的毒害下,身體每況愈下。

據悉,南京軍區「六一零」一直和市、區「六一零」沆瀣一氣,還在背後插手迫害陳春美,陰毒的稱:陳春美不「轉化」影響楊興福,楊興福不「轉化」影響陳春美,不「轉化」也要「轉化」,就是不能叫他們好好過日子。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陳春美與丈夫向「兩高」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玄武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李建華和張警察(女),一次到家威脅、恐嚇,一次到單位騷擾,一次由省「六一零」頭目帶著玄武區「六一零」、玄武區國保大隊及社區警察一行到家所謂「調研」。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長期遭迫害的陳女士含冤離世。

十七、遼寧省大連市婦產醫院主治醫師戴芝娟被迫害致死

'戴芝娟'
戴芝娟

戴芝娟,女 ,三十九歲,大連市婦產醫院主治醫師。曾五次被邪惡非法拘留,兩次非法勞教迫害。二零零零年四月,在瀋陽馬三家勞教所,遭毆打、不讓睡覺、強迫勞動、包夾隔離、注射不明藥物等酷刑折磨,身體受到嚴重迫害,被折磨致生活不能自理,保外就醫。

中共酷刑示意圖:注射藥物
中共酷刑示意圖:注射藥物

戴芝娟再次被非法勞教三年,被劫持至馬三家勞教所迫害。期間受到了非人折磨,身體、精神遭到嚴重摧殘,難以進食,再次保外就醫。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戴芝娟被迫流離失所。在惡黨不法人員長期的騷擾和迫害中,戴芝娟於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含冤去世。

十七、黑龍江省大慶好醫生錢厚民被迫害含冤離世

大慶法輪功學員錢厚民醫生,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被綁架、非法關押、酷刑折磨、判刑七年、強制洗腦等殘酷迫害,身心遭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和摧殘,於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深夜十一點多帶著遺憾含冤離世,終年六十歲。


錢厚民生前照片

錢厚民於一九五五年七月七日出生,畢業於大慶市職工醫學院,生前是黑龍江省大慶管理局薩中二醫院(油田井下醫院)外科醫生。作為醫生的他卻治不了自己的病,在修煉法輪功之前,錢厚民身患腎結石、腎囊腫、肝囊腫,高血壓,心臟病、冠心病、頸椎等多種疾病。自從一九九六年一月份修煉法輪功後,錢厚民按照真、善、忍的大法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人,使他的世界觀發上了根本的變化,他所有的病都神奇般的好了,身體健壯,脾氣不但變好了,整個人變得善良、寬容、忍讓。在單位工作兢兢業業,且醫術求精,提升了醫生的職業道德,不再受賄收禮,誠懇、熱心為患者服務。患者說:「醫院的醫生都煉法輪功就好了」。因此,錢厚民醫生曾連續被單位評為先進個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像錢厚民這樣的一位好人,好醫生,也慘遭迫害。遭四次綁架、非法判刑一次七年、遭暴力強制洗腦迫害。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錢厚民在肇東市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被肇東市公安局警察綁架,並被非法抄家。把錢厚民劫持到哈爾濱市公安七處進行更慘烈的酷刑迫害:上大掛、灌辣椒水、坐老虎凳、把人吊起用棒子打腿、塑料袋套頭令他窒息,殘忍的折磨了一個多星期。二零零二年八月份被秘密非法判刑七年,十月上旬被送進黑龍江省呼蘭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圖:人為窒息
中共酷刑示意圖:人為窒息

錢厚民當時被非法關押在呼蘭監獄集訓隊,吃飯時間只給三分鐘,超過時間就挨棒打,稍不留神就會遭打,換衣服、刷牙時間都不給,致使他身上長滿了蝨子。集訓隊對不寫「三書」的法輪功學員打得死去活來,錢厚民因反迫害被關小號,多次被打罵。實行精神和肉體上的摧殘,惡人接連一個一個的來對他酷刑折磨,不許睡覺、不給飯吃,拳打腳踢。惡警曾經指使犯人頭七天七夜不讓其睡覺。二零零四年一月份,錢厚民被關入小號,他在小號絕食十八天,每日遭灌食、插鼻管迫害。在呼蘭監獄錢厚民多次被關進小號,多次絕食抗議迫害,多次遭受野蠻插鼻管灌食的痛苦折磨,多次遭受人格侮辱和毒打。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錢厚民冤獄期滿,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從呼蘭監獄回家以後,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大慶油田公司「六一零」和大慶油田礦區事業部「六一零」的不法人員,把錢厚民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黑龍江省五常「洗腦班」迫害一個多月,致使他身心遭受到極大的凌辱和摧殘,回家後在痛苦中雖學法煉功,但在恐怖、驚嚇中艱難度日,於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深夜十一點多含冤離世,終年六十歲。

十八、黑龍江省佳木斯市駐軍醫師王紀平遭迫害離世

'王紀平'
王紀平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佳木斯市駐軍二二四醫院麻醉科主治醫師王紀平先後遭到中共邪黨軍隊的強制洗腦、非法監禁、關押、勞教,使王紀平在肉體、精神和經濟等方面承受了巨大的苦難,在親人反目、居無定所和孤苦無依的顛沛流離中,王紀平於二零零九年二月四日含冤離世,時年三十九歲。

王紀平,男,一九七零年六月出生,原籍為黑龍江省蘿北縣梧桐河農場二分場,畢業於哈爾濱醫科大學麻醉系,學歷為大學本科,曾任佳木斯市駐軍二二四醫院麻醉科主治醫師。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二日,在瀋陽軍區的指使和二二四醫院及佳木斯當地公安惡人的積極參與配合下,王紀平遭強行綁架,並於當天被非法押往瀋陽。王紀平被固定銬在火車上,王紀平一路被扣著手銬,還不許上廁所。最後,王紀平被瀋陽軍區政治部非法勞教三年。

王紀平在瀋陽軍區聯勤部看守所自二零零四年十月一直被非法關押到二零零五年一月;自二零零五年一月至二零零六年八月,王紀平被非法轉押到瀋陽軍區後勤部看守所;二零零六年八月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王紀平被非法關押在聯勤部看守所。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一撥又一撥的人來給王紀平施加壓力,「轉化」王紀平,強制他寫污衊師父和大法的「思想彙報」。看守所還不讓他吃飽飯。對於在軍隊內如何迫害被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更多細節,至今尚不知曉。後來王紀平在長期的非法關押和迫害中,出現血壓極度升高,並出現了腎功能衰竭和尿毒症症狀,但在王紀平生命十分危急的情況下,邪惡也不放他回家。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王紀平因病重而提前幾個月回家,當時他的身體非常虛弱,雙目幾近失明。轉年被部隊強制復員,失去工作;住房被部隊收回,居無定所。王紀平被迫一個人在外四處漂泊,流離失所,在沒有工作、沒有妻兒、沒有父母家人的孤苦無依的痛苦中,在精神、身體和經濟等多重壓力下,於二零零九年二月四日含冤離世,年僅三十九歲。

綜上所述,中國大陸醫療行業法輪功學員遭江氏犯罪集團和中共迫害致死十八個案例,他們都是來自醫療系統的精英,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在家庭生活和各自工作崗位,做個好人,卻遭到中共不法人員綁架、非法勞教、非法判刑,甚至迫害致死。

上述參與迫害的主要責任人是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市、縣的政法委、六一零、公檢法司、國保、派出所人員,幕後真兇則是江氏犯罪集團和中共及中央政法委、六一零迫害體系。

附:
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五十一位醫療行業法輪功學員明細 下載(27.5KB)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