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三河市23位大法學員被迫害致死(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三河市是個縣級市,地處京、津、唐「金三角」的核心地帶,與北京僅一河之隔,自古為京東重地,歷史悠久,底蘊深厚。唐宋以來,潮白河碼頭和京榆古道,商賈雲集,聞名遐邇。一九九五年,法輪佛法弘傳到三河千年古城,以「真、善、忍」為核心、指導人們修心向善,無數絕症患者從此身心康復,許多瀕臨破碎的家庭和睦如初,無可救藥的浪子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法輪大法的佛光普照之下,三河父老鄉親喜出望外、奔走相告,一時間人傳人、心傳心,修者雲集。

無數善良的人們沉浸在大法賜予的幸福之中,卻萬萬沒有想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惡首江澤民出於小人的妒嫉心理,挾持整個政府悍然發動了對法輪佛法的迫害!這場已持續二十年之久的血腥迫害,把無數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投進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精神病院酷刑折磨轉化迫害,甚至活摘器官高價牟利……其罪惡之多罄竹難書,神人共憤。

據不完全統計,三河作為一個小小的縣級市,二十年來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至少有23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7人被迫害致殘或精神失常;17人(次)被枉法判刑;81人(次)被非法勞教;16人被開除公職;非法拘禁在洗腦班至少450人次;被綁架到拘留所、派出所、鎮政府、村街及單位的至少1000人次;無故被騷擾的至少2000多人次。更多的人被搶劫、流離失所、敲詐勒索、高額罰款、非法抄家、扣發工資、上門騷擾。

1、魏書俠,女,泃陽鎮蘭各莊村人。多次被非法拘禁在泃陽鎮政府、三河市看守所、廊坊洗腦班,被非法勞教兩次。二零零零年七月,魏書俠去北京為法輪功和平上訪,後被當地警察接回,被非法拘禁在泃陽鎮政府。泃陽鎮政法委書記康福利,綜治辦主任石立軍,和一個二十多歲頭髮燙成黃色(大夥叫他黃毛)的小伙子,逼迫魏書俠脫光所有衣服,他們找來一個洗衣服的搓板兒,強迫魏書俠一絲不掛跪搓板很長時間。這件事魏書俠一直很糾結、不敢曝光,主要因為中共迫害的血腥與殘暴,特別是連坐、株連家人,她的丈夫、兒子、女兒出自於對迫害的懼怕,都反對她修煉。魏書俠怕她的家人知道後,不敢反對邪黨和施惡的壞人,反而對她的修煉徒增魔難。直到離世的兩年前,才與同修訴說、曝光。

二零零一年,魏書俠被綁架三河民政局到洗腦班,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三年被綁架到廊坊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下午,泃陽鎮蘭各莊村委會人員到魏書俠家,要她到村委會去,欲綁架她去廊坊洗腦班,魏書俠到村委會一看情況不對,快速走脫,綁架未遂。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下午,魏書俠和同修楊澤梅在南關鐵路橋附近,給一名中年婦女講真相時,被其向110惡意舉報,而遭綁架,魏書俠家於當天晚上被非法抄家,二人先後被劫持到三河市看守所及廊坊洗腦班,魏書俠被廊坊洗腦班迫害血壓高達二百多,石連東仍將其投入石家莊女子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在勞教所,魏書俠被迫害的血壓高達二百七,且長期高壓不下,呼吸困難,勞教所不得不提前兩三個月放人。

回家後,魏書俠經常遭到村委會、鎮政府、派出所等人員上門騷擾,在精神與肉體的巨大承受與壓力下,於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六日離世,終年六十二歲。

2、劉淑娟,女,李旗莊鎮河屯村人。二零零六年正月初八,劉淑娟與同修一起去鄰縣香河公安局,要求釋放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被香河警察劫持回三河市看守所,逼她寫不修煉「保證書」、做奴工勞動,非法勞教一年。隨後,被看守所警察送往唐山開平勞教所,因心臟病復發勞教所拒收,又被劫持回看守所繼續迫害。

劉淑娟在看守所幾次心臟病發作,三河國保及看守所非但不放人,在四月份又把她劫持到石家莊勞教所第五大隊。勞教所不僅限制人身自由,還強制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強制劉淑娟唱「紅歌」、背所謂的「勞教人員守則」、超時做奴工等。由於被勞教所非法關押迫害十個月,她積鬱成疾。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勞教期滿回家後僅三個月,劉淑娟就含冤離開人世,年僅五十歲。

3、霍淑香,女,康寶亨老伴,性格溫和,善良慈愛,是街坊鄰里公認的好人。

'霍淑香'
霍淑香

一九九九年中共無理打壓迫害後,獨子康景泰只因堅持按真、善、忍做好人,在三河市中醫院很長時間被監視工作,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二年,刑事拘留三次、行政拘留一次、非法拘禁一次,非法勞教回家後工作被停止;兒媳方春豔被劫持、綁架進三河南城派出所二次,被強制看管在教育局一次,在哺乳期間仍被學校騷擾;霍淑香孫子康新宇自從出生後,父母一直被迫害,長大後,在學校遭精神困擾。由於非法勞教、拘禁、洗腦、看管,不讓康景泰和妻子方春豔正常上班,致使全家造成嚴重的經濟損失和精神傷害,直接經濟損失就達三十餘萬元。

二零零三年二月,三河公安以康景泰涉及「河北環京五號案」為由,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長張尚林等人把霍淑香老伴、兒媳都非法拘禁在南城派出所,同時三個女兒都被非法抄家,其中兩個女兒被綁架到三河市看守所。期間,公安以將康景泰判刑為要挾,家人被勒索一萬元。

霍淑香老伴兒,三河市中醫院著名老中醫康寶亨,因兒子、兒媳、女兒被綁架、關押迫害,長期擔驚受怕,於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離世。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康景泰、方春豔被綁架,家中被抄搶,正在病中的老人憂急交加,幾天見不到兒子,急得吃不下飯、睡不好覺,再也經受不住這巨大打擊,兒子被抓後僅僅十天就離開人世,終年七十八歲。

詳見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河北醫生遭非法勞教 夫妻共同起訴江澤民》

4、馬金峰,男,泃陽鎮北關人。2000年11月得法修煉後沒幾天,原來的高血壓、高血脂等病不治而癒,心裏十分感激師父和大法。

'馬金峰'
馬金峰

2000年12月16日,馬金峰到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非法抓到鎮政府後又轉送三河看守所關押。在關押期間,鎮政府人員幾次到家中非法搜查。出來後,每到所謂的敏感日,鎮政府人員經常到他家中騷擾,或帶到鎮裏非法關押,搞得一家人連年都過不好。

2001年6月3日,鎮裏幾個不法人員又去馬金峰家裏看管他,馬金峰被迫流離失所。不法人員們白天找不到人,到了晚上,鎮政府人員和警察二、三十人一連三次到家中非法搜查,攪得家人和四鄰雞犬不寧。流離失所期間,鎮裏幾乎天天到家中騷擾。

2001年10月的一天夜裏2點多,十多個警察和鎮政府人員突然闖入家裏,將馬金峰強行綁架到民政局轉化班強制洗腦。馬金峰堅決抵制洗腦迫害,幾天後釋放。

2003年11月的一天晚上9點多,不法警察又到馬金峰家騷擾,在大門外使勁兒打門、打電話,馬金峰家人抵制迫害不給開門。警察就一直守候到天亮,開門時蜂擁而入,滿屋滿院的搜查,結果甚麼也沒找到。

四五年的無辜迫害,使馬金峰心情極其痛苦而壓抑,頭髮幾乎掉光。巨大的精神壓力之下,馬金峰於2004年9月20日含冤離世,時年62歲。就在他死後第二天,警察還無故到家中騷擾,聽說人已去世才沒進大門。

5、張美蘭,女,三河市農機廠退休職工。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多種疾病不翼而飛。1999年720大法遭受無端打壓,她多次進京為大法上訪、說公道話。2000年10月去北京上訪,當天她就被劫持回北城派出所,後又轉至三河市看守所,張美蘭絕食抗議無理迫害,第四天被釋放。出來後,張美蘭與同修再次進京上訪,被劫持到南城派出所,讓單位接回。

2001年,張美蘭被長期非法拘禁在單位,由幾名青年人看守。張美蘭想:我幾次進京都沒能說出我的心聲,你們看不住我,我得走。當時進京客車查得很嚴,張美蘭於是步行進京。走到高樓鎮附近,遠遠看到追她的車,她迅速走下公路,沒被發現,到燕郊附近,打一輛車進京。在天安門廣場,她不慌不忙拿出條幅,高高舉起大聲喊:「師父,弟子終於走到這來了。法輪大法好!還大法師父清白!」連喊多遍,也沒人管她,她把條幅放在紀念碑的松樹上平平安安回來。

張美蘭回來後又被單位非法拘禁約20天。在巨大的壓力下,回家沒幾天,張美蘭就含冤去世,終年68歲。

6、王克香,女,新集鎮小王莊人。二零零零年二月,王克香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三河警察接回,搜光身上的錢,在三河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十五天,被勒索一千元錢。

'王克香'
王克香

二零零零年,她再一次去北京打橫幅,被新集派出所接回,警察代雲同搜去了她身上幾十元錢,再次關到看守所,本人拒絕簽字,絕食六、七天後,惡人逼家人簽字才放回家。王克香還多次被非法拘禁在鎮政府,被邪黨人員打耳光,經常半夜打電話恐嚇、騷擾,半夜強迫她老伴去鎮政府,每到敏感日就去家裏抓人,前後門有人看著、上街買菜都有人跟著。王克香的妹妹、她的女兒都因修煉法輪功而遭受嚴重迫害,老伴兒袁景興還被非法勞教一年。致使王克香精神和肉體都受到巨大壓力,於二零一零年黃曆十一月三十日離世,終年七十歲。

7、郝鳳如,女,老家是三河市楊莊鎮辛軍屯村人,家住三河市長城公寓。郝鳳如九四年患嚴重的心肌梗塞,自此藥不離身。她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從此身體強健,性格開朗,也能幹家務了。

2000年5月,郝鳳如第二次去北京證實大法,被警察非法抓入看守所關押二十餘天。其間遭警察用電棍電身體敏感部位、打耳光,並且不讓家屬接見。她被迫和同修一起絕食抗議。同年7月,郝鳳如再次去北京證實大法,被抓回來後,警察逼迫家屬寫保證書、交保證金,才讓家人會見。

在這幾年裏,由於家人懼怕當局的株連,堅決阻攔朋友、大法學員接觸郝鳳如,誰要到她家去,就被打罵出來,還干涉她煉功。當郝鳳如身體出現病態,家人趕緊送醫院住院,日夜監護,讓她與外界隔絕,無法學法煉功,也無法接觸同修。由於失去正常學法煉功環境,郝鳳如在疾病拖了一年左右後,於2002年7月不幸離世,離世時約55歲。

8、李寶珍,女,三河市燕郊小胡莊人。1997年得法修煉,在得法前有婦科病,身體渾身無力,脾氣暴躁,學法當天,身體就變的一身輕,幹活有用不完的勁。1999年7月20日以後,李寶珍曾經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村副書記張希華(已遭惡報,車禍橫死),上家騷擾、恐嚇,強迫她交出大法書,並以不讓她兒子當兵為由,要挾李寶珍放棄修煉。李寶珍膽子很小,在長期精神壓抑下,於二零零二年黃曆十月初五含冤離世,離世時僅48歲。

9、樸書珍,女,三河市燕郊鎮小胡莊人。1997年得法修煉法輪功,得法前曾患多種疾病,如半身麻木、高血壓等,修煉大法幾個月後,各種疾病不治自癒。1999年7月20日惡黨迫害法輪功後,「610辦」的不法之徒曾多次到家中騷擾、恐嚇。在長期的高壓恐懼之下,樸淑珍於2002年黃曆10月13日不幸離世,時年61歲。

10、王樹雲,女,三河市高樓鎮張老辛莊人。修煉前曾經得過輕度腦血栓等疾病,1997年底得法,身心受益,疾病都不翼而飛。其女兒、女婿都修煉大法。自從1999年7月,中共迫害大法以來,看到法輪功學員受到的各種迫害,她精神壓力很大。2003年,王樹雲舊病復發,在其女兒家養病時,高樓派出所所長孟洪利派紀大偉等三個警察非法抄家,把其女婿強行綁架,並勒索五千元錢。由於受到驚嚇,王樹雲身體情況迅速惡化,於2004年8月不幸離世,終年65歲。

11、葦月蓮,女,泃陽鎮溝北村人,多次被非法拘禁在泃陽鎮政府。

'葦月蓮'
葦月蓮

二零零零年秋天,正睡覺時,惡警翻牆而入,砸碎窗玻璃,她外衣都未來得及穿就被抬走,其女兒被驚醒。她丈夫(未修煉法輪功)因抗議這種非法行徑,被以干擾公務為名,夫婦都被綁架到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十幾天。以後每到所謂敏感日,就受到泃陽鎮不法人員的威脅、騷擾或暗中監視。女兒多次想讓她去美國照顧小外孫,三河國保拒絕給簽字,剝奪她辦理護照出國的正當權利。她精神非常苦悶,於二零一一年含冤去世,終年六十三歲。

12、張玉寬,男,燕郊鎮西蔡村人,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村裏誰都知道他是個老實本份的善良人。九九年七月迫害後,他多次被綁架到鎮政府、洗腦班迫害。有一次去北京為大法說公道話,警察楊福文把他抓回,銬在燕郊分局院裏的鐵柱子上,用力毆打、電棍電,並送看守所拘留七天。僅二零一二年這一年,就去他家抄家三次。由於多次被迫害,精神上和肉體上都受到很大摧殘,後造成精神錯亂、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人到了這個份上,不法人員還常常去他家騷擾。老人於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二日含冤離世,終年七十多歲。

13、趙連俊,女,原三河市人民商場職工。多次遭受非法關押到看守所、洗腦班等迫害。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一日下午五時許,北城、皇莊鎮和段甲嶺鎮派出所,出動多部警車,二十多名惡警將其小區團團圍住,指使居委會去騙開門,沒有得逞;於是不停的砸門、踹門;最後找到水電五局亞華公司領導,矇騙、指使工人用氣焊把防盜門割開,闖入趙連俊家中,將她和大法弟子李鳳霞綁架帶走。

二零零一年九月,趙連俊又不幸被惡警綁架到三河民政局洗腦班至少一個多月時間,以不轉化就勞教逼迫她放棄了內心的信仰。同時還逼迫她去轉化別人。二零零四年七月十日下午六點多,趙連俊從家中被連夜劫持到廊坊洗腦班。由兩個包夾監視,吃喝拉睡都在一個屋裏,終日見不到太陽,韓志光等人以不轉化就勞教不斷威脅她,逼迫她看各種污衊大法資料,非法拘禁長達五十多天,人瘦的都脫像了,腿腳浮腫,走路沒勁。

洗腦班出來後不久,身體一直健康的她就患上了嚴重的糖尿病。而且從此不敢回家,流離失所長達七年,期間趙永康等惡人多次到其親戚家騷擾、套問她的住址。二零一一年,趙連俊委託老同學王志茹把原住宅樓賣掉,想在別處買房躲避惡人迫害。石連東等知道後,通過房產中介給王志茹打電話追問趙連俊在哪,因她確實不知道住址才作罷。

二零一二年春,趙連俊大女兒因公出差新加坡,辦護照時登記了手機號,石連東等知道後,給趙的大女兒打電話近半小時,追問其母下落。邪黨十八大期間,趙連俊新房所在的居委會以查戶口為名,好幾個人上門騷擾,見她身體非常消瘦,說話沒有一點底氣,才作罷走人,此時她已經不幸患上肺癌。在高壓和疾病的摧殘下,趙連俊於二零一三年九月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三歲。

14、劉星敏,女,1974年12月出生。河北三河市水電五局員工,從小體弱多病,且膽小,性格內向。1997年得法修煉,身體的各種病痛不翼而飛,人也變得開朗、快樂,最重要的是懂得做事考慮別人。

'劉星敏'
劉星敏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迫害後,劉星敏三次進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第一次她去北京上訪被抓,拉到石景山體育館,然後接回三河。水電五局書記范勇讓她到辦公室看報紙,寫「保證」,被拒絕。單位領導又在辦公樓辦「學習班」,每天「學習」,逼迫本單位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並收繳大法書和身份證。因她不放棄修煉,本單位派人在小區門口值班,二十四小時監控,不許法輪功學員出大門,誰出大門就打電話給派出所來抓人。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二日,劉星敏去天安門為法輪功鳴冤,被綁架,送回三河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天;因惡黨開「兩會」,怕人去北京上訪,又無理加了十五天。她隨身帶的二百多元錢被搜走,家人來接時被勒索罰款二千元(沒開收據),還讓家人寫了「保證」。北城派出所的閆建樹去她家抄走了大法書和單放機。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四日早晨,劉星敏和十幾個法輪功學員在戶外煉功,被北城派出所的警察在身上狠踹一腳,到派出所後,警察逼迫她們跪下,用電棍電擊每個人,還說了很多難聽話,到晚上才被放回。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再次上訪被三河駐京派出所接回,被非法關押在三河看守所。路途中派出所宅姓警察讓她寫保證不再進京,劉星敏拒絕寫,姓翟的警察就猛烈的搧她耳光,扇完後導致她的耳朵嗡嗡響,聽不清。送回看守所後因絕食,看守所獄警劉輝又對她毒打,她絕食六天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月六日,她又一次上訪被公安機關治安拘留,她絕食一週後放回。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她多次進京上訪,被單位開除公職。水電五局領導張衛民、安忠找她「談話」,用允許她上班(這之前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單位非法逼她下崗失業了),利誘她放棄修煉。因不放棄修煉,她被非法開除工職。單位還株連九族,不讓家人上班,也不許家人外出打工,在家看管法輪功學員,以此製造家庭矛盾和仇恨,利用經濟和家庭雙重壓力迫使她放棄修煉。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非法開除五天後,劉星敏與母親和另一位同修再次進京為法輪功鳴冤。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水電五局領導配合北城派出所閆建樹,在小區門口蹲坑將她綁架,沒有出示證件,沒有合法手續。因她抵制迫害,被放回。

二零零一年六月八日,她在街上被開車路過的閆建樹截住,並打電話叫來警察,將她綁架,送往唐山開平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沒有出示證件,沒有合法手續,也沒有通知家屬。在勞教所,劉星敏絕食抗議這種違法行為,為此被「關小號」迫害,並有兩個犯人看管。期間被強制洗腦、高壓恐嚇、體罰、野蠻灌食、不許睡覺、打罵、利用恢復工職(謊言)等手段逼迫放棄修煉。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才釋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水電五局領導李華、吳利銘、李娟、馬來喜等人積極配合北城派出所,街道辦人員於七月十九日晚十一點半到她家騷擾,強行收繳身份證,企圖綁架。她堅決抵制這種違法行為,第二天執法人員才撤離。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到十一月二十五日,惡黨十八大期間,水電五局領導派兩人值班監控她和本單位法輪功學員。二十年來,幾乎每年的所謂「敏感日」,她和本單位法輪功學員就會被騷擾。因為持續二十年的迫害,綁架、毆打、限制人身自由、威脅、恐嚇,身心受到嚴重傷害,經濟遭到截斷,在巨大的壓力下,劉星敏於2017年12月10日離世,時年僅僅43歲。

詳見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河北省三河市劉星敏曾經遭受的迫害》

15、吳志金,女,三河市第二幼兒園教師。97年喜得大法,按「真善忍」的準則改變著自己,處處為他人著想。園長說:「咱們單位都學法輪功就好了,我得省多少心哪!」

'吳志金'
吳志金

然而,99年7月20日以後,園長在上邊的「密令」、「株連」的壓力下,一反常態,每到所謂的「敏感日」,就把她拘禁在單位安有鐵窗的財務室裏。

2000年4月,北京軍事博物館誹謗大法。在一個雙休日,吳志金為講明真相去了軍博,被抓後接回當地。非法拘留期間,園長屈洪波、教育局副局長孫連森、李平前後兩次,到看守所以給她轉正為名,威逼利誘,要她在工作與修煉大法二者之間選擇。

2000年6月底,單位停發她的工資,9月1日開學,園長說教委已把她除名,不讓她上班。她和下崗失業的丈夫以賣水果維持生計,她推著水果車走到哪,監視她的汽車和人就尾隨到哪。2000年十一前夕,單位每天派8名教師(白天夜間各4人)和一輛麵包車,一位司機,日夜死守11天,怕她到北京上訪。

2001年元旦前夕,黃土莊鎮政府派綜治辦的兩個人,村大隊派兩個人,共四個男性到她家監管。在她家成宿打牌、抽煙,抽得滿屋子煙、一地煙頭;她家裏燒不起暖氣,他們拿來電爐取暖,二十幾天卻沒人過問電費;元旦當天一早,綜治辦的任泉,進門便髒話連篇、破口大罵,還往她的臉上吐煙圈,吳志金嚴肅的讓他出去,他便惡狠狠的往吳的胸部踢了幾腳,還抽了幾個嘴巴,邊打邊往臥室推拽吳,並吼道:「你是被看管的,沒有自由。」

臘月二十五,他們以看管不了為名,將吳志金綁架到鎮政府。吳絕食抗議,兩天後把她劫持看守所。寒冬臘月,看守所沒有取暖設施,吳沒穿棉衣,沒有被褥,她穿的大衣也不讓帶進去。到了夜裏只好蜷縮著身體,連凍帶餓,幾天後她大口的吐血,警察才於大年三十夜裏十點放她回家。

2001年5月23日,一陣敲門聲,吳志金正在廁所,以為是鄰居就應了聲。她剛離開廁所一米多遠,就被已翻牆跳入的人把大門打開。黃土莊派出所副所長楊某某等五人,撲上來將她按倒,上了手銬就往外抬,她大聲喊。警察到屋裏拿一個背心,將嘴堵上,繼續往外拽,一直拖到50米以外的警車上,她的右腿外側大面積挫傷,手銬勒到肉裏,落下疤痕,一年多才消失。

第二天,看守所長耿德生親自開車,把她和另一同修分別反銬,兩人戴一副腳鐐送往唐山開平勞教所,勞教一年。吳志金被勞教很長時間,家屬都不知其下落。

吳志金多次被非法拘禁,四次被投入到看守所,被單位開除(她本應轉為正式教師的名額被一個領導的親戚佔了),非法勞教,飽嘗無盡的痛苦,承受了無盡的謾罵、羞辱,身心俱損,於2010年2月淒慘離世,年僅53歲。

詳見明慧網2004年5月17日,《河北三河市第二幼兒園教師的遭遇》

16、劉翠榮,女,李旗莊鎮河屯村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正月初八,劉翠榮與同修一起去鄰縣香河公安局,要求釋放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被當地警察綁架,很快被劫持到三河市看守所,期間被逼寫「保證書」、被逼做奴工勞動,並被非法勞教一年。隨後,被三河市看守所警察送往唐山開平勞教所、保定勞教所等,皆因身體體檢不合格勞教所拒收,最後把她劫持到石家莊女子勞教所,非法拘禁、強迫做奴工勞動等等迫害,直到勞教期滿回家。

以後每年的所謂敏感日,她都遭到李旗莊鎮政府、派出所不法人員的騷擾、恐嚇等。2016年4月上旬,不法人員又到劉翠榮家裏騷擾,逼她簽字,承認是誣告江澤民等等。遭這次迫害之後僅僅十幾天,就含冤離世,年僅57歲。

17、李榮輝,女,三河市稅務局離休幹部,因堅持信仰被停發工資。2000年4月14日早晨,75歲的李榮輝在馬路邊與同修一起煉功,被北城派出所所長趙永康等人拳打腳踢,提著後衣領就往車上扔,到派出所就把老太太銬在自行車上,趙永康狠狠地打她幾十個大嘴巴,把老太太打得暈頭轉向,眼冒金星,臉腫起老高,後來用電棍電手、電胸口,在派出所非法拘禁兩天,又強行劫持到單位非法拘禁20來天。同年7月7日,單位給她家裏安上防盜門,由兩個小伙子監控、在家中非法拘禁50天。

2001年4月30日,趙永康一行四人又來到她家,撬壞窗戶護欄私闖民宅,胡亂翻查,還逼迫老人按手印,一無所獲後趙又讓國稅局的兩個人非法看管老人、限制人身自由。老人問國稅局辦公室主任王志義要關多少天,王說:「把你關到死!「後來由於老人堅決抗議他們才撤離,以後每年的所謂敏感日都經歷不同程度的騷擾和迫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李榮輝的妹妹李榮,騎三輪車拉著李榮輝外出回來時,被一轎車跟蹤並綁架了李榮,投入三河看守所。李榮,女,約七十歲,老家是湖南人,退休教師。因家中已無親人,於九九年以前就投奔她姐姐家,老姐倆相依為命,警察綁架李榮,根本不管已經83歲身體不便的李榮輝死活。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老人曾遭遇國保人員非法審問,惡警為逼她妥協、出賣同修,對她用刑及毆打。四月二日左右,李榮被劫持回原籍。

李榮老人原來渾身是病,幾近死亡,學法輪大法後所有病都痊癒,身體健康。從九九年七二零至今一直遭受邪惡迫害,曾被非法勞教兩次,前後被非法關押在湖南省株洲市白馬壟女子勞教所四年多,勞教期滿後又直接被軟禁在農村的一個養老院近兩年,退休金被扣壓,生活無來源。

李榮的這次被綁架,對李榮輝造成致命打擊、巨大的傷害,五個月後,2008年8月初,李榮輝老人離開人世。

18、胡寶珍,女,燕郊鎮東吳各莊人。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多次去北京證實法。

'胡寶珍'
胡寶珍

二零零零年,胡寶珍去北京上訪,被當地公安接回,背銬在車棚鐵柱子上,由於銬的緊時間長,手銬硌進肉裏(後來一直留有疤痕),疼痛難忍,突然暈了過去,旁邊被銬的大法弟子大聲喊人,警察過來叫醒後,仍將她銬在柱子上,後被送三河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剛過完年,開發區610在行宮村幼兒園給法輪功學員辦洗腦班。胡寶珍和丈夫張德利及七十多歲的母親都被抓進洗腦班,每天被強迫練隊,沒有自由,不讓睡覺,強迫看誣蔑大法的錄像及強行灌輸邪黨的歪理邪說,軟硬兼施,逼迫放棄信仰。一個月後大家集體絕食反迫害,四十天後洗腦班解體。當時家裏正在蓋房,被迫停工,造成很大經濟損失。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北京軍博誣陷法輪大法,並上電視抹黑法輪功。張德利去軍博講真相,被抓後被惡警隊長楊福文劫持到燕郊分局。楊福文用多根電棍電他,並在一個多小時內上繩兩次,繩子都勒進了肉裏去,瞬間,肩、背呈黑紫色。警察還逼他跪下,不配合,兩個惡警按著他的肩,並用腳用力踹他後腿,強行讓他跪下,打嘴巴,被拳打、窩心腳無數,打累了才給鬆綁,一整夜被銬在暖氣片上,第二天被送到三河看守所繼續迫害,一個月後才回到家。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張德利去看望同修,被燕郊分局長昝慶才帶人突然闖入,在情急之下,張德利因躲避迫害從房上跳下時腰椎摔傷,被綁架後只能躺在看守所的地上,絕食五天五夜不吃不喝。警察怕擔責任,才把他送回家,並由開發區安排的六個人「三班倒」的輪流在他家監管。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早八點左右,四輛警車闖進胡寶珍家,把她大兒子、二兒子家翻了個底朝天,抄走了電視機、影碟機、大法書和師父法像,把張德利和不煉功的二兒子張光亮綁架到三河看守所。在看守所,獄警讓犯人用灌滿水的雪碧瓶打張光亮的後背、手、腳,一個月後才被放回。這樣打人,從外邊看不出有傷,但內傷很重,致使張光亮很長時間不能幹活。這是張德利第五次被非法關進看守所,他絕食反迫害。到了第六天,警察和大夫給他輸液,他拒絕配合,警察就叫來六個犯人按著他,一個按頭,其他四個按手腳,一個騎在他身上。因他不配合,藥液都輸到血管外,胳膊腫得很粗。幾天後兩隻胳膊的針眼像篩子底一樣,血管塌陷了,找不到血管。他們就又在他的腳上輸液,幾天後,腳上也都是針眼,這種殘酷迫害持續了二十五天。在三河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年多後,張德利被冤判三年半,被劫持到冀東監獄迫害。期間,胡寶珍的婆母因受到這一連串的威脅和驚嚇含冤離世。

警察抄家、抓人當天,胡寶珍因不在家而躲過一劫,不法人員多次到家中抓她,連親戚家都找遍了。張家門外經常有便衣,家人經常受到騷擾,胡寶珍被迫流離失所兩年多,有家不能回。

後來每到所謂的敏感日,都有不法人員來騷擾,這一切給胡寶珍身心造成了巨大傷害,於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二日含冤離世,終年五十八歲。

詳見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河北省三河市張德利自述受迫害經歷》;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拾金不昧的飯店老闆屢遭迫害 控告江澤民》

19、劉瑞海,男,三河市燕郊鎮諸葛店村法輪功學員。劉瑞海於一九九七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多種疾病不治而癒,同時他按法輪功要求的「真善忍」原則做人,不僅家庭和睦了,原來不和的鄰里關係也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劉瑞海先後八次被綁架到看守所、洗腦班等地非法關押,遭受熬鷹、電刑等酷刑迫害,家中幾次被抄,中共所豢養的暴徒不分白天黑夜隨時會闖入家中騷擾、恐嚇、逼迫,時時面臨被綁架、關押、酷刑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的危險。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晚,村書記揚春平把劉瑞海叫到大隊,鎮政府來的人問:「你為甚麼煉法輪功?現在上邊不叫煉了,你還煉不煉?」 劉瑞海和妻子都說煉,他們晚飯還沒吃,就被送到燕郊分局非法關押,五天後又把他們轉到三河市看守所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元旦、過年期間,三河市燕郊分局都有人監視他家,嚴重干擾了家人的正常生活。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九日晚九點多鐘,燕郊鎮政府政法委書記張子華、陳景忠、呂文生、崔巧燕(610成員),燕郊公安分局田曙光、沈建華夥同村幹部揚春平等十人跳牆進入院中,要把劉瑞海和妻子綁架到鎮政府辦的洗腦班迫害。他們強行闖入屋裏,給他們講法輪功的真相,他們不聽。夜裏一點多鐘,公安分局兩個小伙子把劉瑞海從炕上拽下來,和妻子一起被強行綁架到鎮政府。夫妻二人絕食抗議這種違法行為,第八天被放回家。當時劉瑞海十六歲的兒子也被帶到公安分局,銬了一夜,次日才放回。

同年六月二十五日,劉瑞海去天安門打坐煉功,以這種特殊的方式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剛剛幾分鐘警察就把他推上警車,送往北京天安門派出所。劉瑞海和另外幾名同修被警察接回,到分局把他銬在鐵柱子上,銬了三個多小時後帶到二樓審問,期間遭田曙光就用電棍電擊,把他電倒在地,滿地打滾,共電了兩次。半個多小時後,劉瑞海被送到三河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劉瑞海和妻子去北京證實法,被綁架後送回當地,和其他法輪功學員關在燕郊鎮政府大會議室內,男女混關了十多天。期間還被挾持到派出所,把人吊在鐵柱子上、大門上,腳尖似著地不著地,手都給吊紫了,直到十二月三十日才放回家。

回家後,村裏派了七十多個人監視本村的法輪功學員,一天二十四小時看著,一點人身自由都沒有。十二月三十一日那天,監視我們的人二十四小時不斷的開門到屋裏看人是否在家,尤其夜裏吵得夫妻倆無法休息,就又去了北京。剛到廣場邊就被鎮政府周文東等人看見,又被帶回鎮政府,一直非法拘禁到正月初一才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惡人要辦洗腦班,劉瑞海不得不離家出走。五月三十一日,劉瑞海和妻子又被綁架到公安分局,被銬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劉瑞海被送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八天,妻子被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秋收,劉瑞海和妻子正在家剝玉米,燕郊分局中隊長田曙光又把他們夫妻綁架到公安分局好幾天才放回,家中大堆的玉米都發芽了,損失很大。

二零零六年五月至八月,劉瑞海從家中被綁架到三河拘留所,後轉到廊坊洗腦班被非法關押、迫害兩個月。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九日下午兩點,劉瑞海被警察周文珍(音,多次參與綁架)綁架。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每年四﹒二五、七﹒二零、開兩會、節假日等中共所謂的敏感日,都到劉瑞海家騷擾,大約有過二十多次的騷擾,有時白天,有時夜裏一兩點鐘來騷擾。

由於常年被中共人員殘酷迫害,常年生活在這種高壓恐怖中,劉瑞海身心受到嚴重摧殘及傷害,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七歲。

詳見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屢遭迫害 河北三河市劉瑞海含冤離世》;明慧網2004年4月16日,《我和妻子因為說真話幾年來屢遭迫害》

20、楊德英,女,泃陽鎮南關村人。1998年得法修煉,疾病全無、身體健康、精神開朗。1999年7-20之後的邪惡打壓,使她們一家人經歷了殘酷迫害。

2000年春,楊德英因兒子、兒媳經常無故被抓,連驚帶嚇以及長期的精神壓力,血壓高達250,辛寶東夫婦將老母親送進三河市中醫院。剛辦完住院手續,泃陽鎮派出所陳衝等人就闖進醫院,強行將二人綁架進市看守所,一關就是十幾天,將老人獨自扔在醫院不管。老人家雪上加霜,從此癱瘓在床。

2000年11月底,辛寶東被非法勞教一年,期間受盡了肉體和精神的殘酷折磨。

2000年底的一天,辛寶東妻子高淑英被非法拘留後絕食七、八天,剛回家沒兩天,早晨四、五點鐘,泃陽鎮綜治辦主任石立軍就帶一夥人私闖民宅,上小學的女兒攔著不讓進門,怕他們又把媽媽帶走折磨。一夥人不顧孩子只穿單衣單褲,連抻帶拽將孩子綁架到鎮政府,讓孩子光著腳大冬天的站在水泥地上,面牆罰站。然後幾個不法人員天不亮又急匆匆返回,氣急敗壞的闖入高淑英的臥室,強行掀開被子,將身體十分虛弱、還沒來得及起床的高淑英綁架帶走。

2001年冬,辛寶東被非法勞教期滿,本想一家人終於要團聚了,沒想到妻子因為被抓進洗腦班,不堪折磨而逃離,流離失所無法回家。兩個孩子一邊上初中,一邊還得照顧年邁的爺爺奶奶。

2002年3月,辛寶東回家才三個月,又被三河公安政保科楊建方、劉迎秋等人綁架,並對商店、住宅抄搶,在沒有任何事實、證據的情況下簽了逮捕令,對辛寶東夫婦進行刑事拘留。牢頭王義軍(音)(外號大軍頭,黑龍江人,身體消瘦、一米八左右)在獄警的唆使下,夥同刑事犯九天將辛寶東打斷八根肋骨。三河公安局被迫賠款三萬元並無條件釋放,公安謊稱不夠逮捕條件,釋放證上卻寫甚麼「因病釋放」推卸罪責。

2003年正月十五剛過,惡警又對他們夫妻綁架,未遂後進行非法懸賞通緝,夫妻倆被迫流離失所。兩個孩子都上初三,一邊要完成緊張的功課,一邊還得洗衣、做飯、料理家務,同時照顧爺爺和癱瘓在床的奶奶。

楊德英老人再也承受不住這接連不斷的打擊,在飽受煎熬後,懷著對兒子兒媳的擔憂,懷著對老伴和孫子孫女的牽掛,於2003年7月22日悲憤離世,臨走前二目圓睜,死不瞑目,終年79歲。

楊德英離世當天,他家的東側和南面各停一輛公安的車,泃陽鎮派出所警察馮景新和幾個協警拿著手銬,只等老人的兒子兒媳一旦出現就強行綁架。老人火化時,來回的路上,前後都有公安的車尾隨監視。

詳見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三次被勞教、被打折八根肋骨 辛寶東控告江澤民》

21、鄭宗業,男,一九五三年生,北京工作,老家是三河市泃陽鎮高各莊人,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

2000年2月22日,鄭宗業與其他幾位同修一起,到天安門廣場打出了兩條4米餘長,1米1寬的橫幅,分別書寫法輪大法、法輪佛法,被天安門便衣綁架毒打後,投進了看守所,經歷了惡警及犯人35天的虐待和折磨。期間,西長安街派出所六、七個警察,包括片警李忠寶,到二十九中學(初中)騷擾他上學的女兒。

2000年3月28日,單位將其位於北京市方莊芳星園15號樓2207的住房沒收,藉口是接收來自外地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一家三口只能被迫住在一間9平米的小屋,長期處於西長安街派出所、辦事處、居委會和單位的嚴密控制之下,隨時有人到家中干擾,並隨時綁架到派出所,一家根本無法正常生活、工作和上學。

2001年1月23日,中共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天安門「自焚」偽案,2月,各級610、公安借此機會,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更加瘋狂的迫害,並由各派出所、各單位分別找去所謂「談話」,並強行要求對「自焚事件」立即表態。2月下旬,片警李忠寶、陳希,又將鄭宗業劫持到派出所,問是怎麼認識此事的,鄭宗業對他們說,自焚的不是煉法輪功的,煉法輪功的人都知道自殺、殺人是有罪的,甚麼黑煙、白煙的,法輪大法書籍裏根本沒有這些東西,而王進東說的也不是法輪功的內容。4月21日晚10點,李忠寶、陳希,到他家通知22日早8點到辦事處集合,參加「學習班」。第二天鄭宗業提前走了,女兒去了姥姥家。4月24日他妻子回家後,被帶走強行洗腦,隨後他當時僅15歲的女兒被帶走,經受精神及身體折磨。從4月22日起,公司及廠黨政、保衛人員便馬不停蹄,在親朋好友家多方查找鄭宗業,搜尋線索,並以欺騙、恫嚇的方式誘導親戚提供線索。5月9日晨,周春生、頓寶岩及孫振宇、王國良等綁架了鄭宗業,送西城區洗腦班(地處房山縣城附近葫蘆閥鄉下廠村)精神摧殘。

2001~2002年間,鄭宗業曾兩度被綁架到北京葫蘆垡洗腦班進行強制洗腦。

2002年11月25日,在妻子龐秀中被迫流離失所一年以後,鄭宗業終於帶著女兒也走上了流離失所之路,從此再也沒能回家。

這十幾年間,一家人數度沒有經濟來源,艱苦度日,並在來自派出所、610、街道及單位的一再抓捕下,不斷搬家近二十次,一直過著顛沛流離、提心吊膽的日子。

2014年1月7日上午8、9點鐘,在長期的精神壓力下,鄭宗業突然倒地不起,被朋友送至燕郊人民醫院搶救,沒多長時間,醫院集中精力緊急搶救三河市政法委書記劉永紅,將鄭冷落在一旁,導致鄭宗業很快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三歲。

22、張春華,女,河北省三河市新集鎮李莊村人,曾四次去北京證實大法,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因此四次被非法刑事拘留,並被非法罰款六千多元。

'張春華'
張春華

她的丈夫潘振芳,多次遭到新集鎮派出所所長王振東等人的打罵,有一次在大冬天,被扒光衣服、只剩一個褲頭,赤腳蹲著踩在雪地上,銬在馬路邊的廣告牌子上凍了好幾個小時。

2000年黃曆正月初八,張春華去天津薊縣侯家營鄉的妹妹家,被警察劫持到侯家營派出所非法關押一天一宿,後被當地警察接回,把她背銬銬在院內水泥柱子上,第二天送三河看守所非法拘留40天。

2000年4月24日,鎮政法委書記楊少林帶多個警察,把張春華和她丈夫潘振芳從家中綁架到鎮派出所非法拘禁三天,27日把張劫持到三河市看守所,28日送唐山開平勞教所,勞教一年。

2001年2月15日一大早,張春華勞教回家沒幾天,鎮派出所警察將潘振芳強行綁架,直接送廊坊萬莊勞教所,勞教三年。兩三個月後,潘振芳被轉到河北高陽勞教所,受盡了殘酷迫害,三年來勞教所不許家人探視。他被雙手分開在身體兩側銬在水泥地環上,只准半蹲的姿勢,整整16天15宿,白天地表溫度高達四、五十度,晚上蚊子成群的在臉上身上叮咬,到白天看身邊地上有許多被撐死的蚊子,被螞蟻拖著走;在強制轉化中,被四根電棍同時電擊十幾分鐘,昏死過去後,被狠命掐人中、用煙頭燙腳心,二十分鐘才慢慢甦醒過來。一次,他被叫去和幾個人一起去所外的河灘上挖一個埋死人的坑。休息時,一位姓齊的隊長把他叫去談話。齊對他說:「來到這裏,要老實,聽話,如果不老實,不聽話,把你整死了,挖個坑埋了,給局裏打個正常死亡報告,你們家屬來找的話,我們就說沒見過你,沒有接收過你,你就沒了,永遠消失了。」

2001年10月,新集鎮政府辦洗腦班,他們根本不顧她丈夫正在勞教、家中老人孩子沒人管,非要抓她去鎮裏洗腦,逼得她流離失所好長時間。鎮政府、派出所人員還經常到家中騷擾、強搶大法書籍,干擾家人的正常生活,連大年三十都不放過。在嚴重迫害以及巨大精神壓力下,張春華於2019年3月6日離世,時年61歲。

詳見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遭銬地環、電棍電、煙捲燙 河北三河市潘振方控告江澤民》

23、李鳳霞,女,家住三河市康居小區。她曾患有類風濕關節痛、貧血、低血壓、風濕性皮炎、附件炎等多種疾病,她修煉了大法,身體所有的病痛不治而飛,大法給她及她的家人帶來了美好。

2000年過年,她去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被廣場上的公安抓捕,當地公安接回被劫持在三河看守所30天,因開「兩會」,又以擾亂社會秩序罪續押15天。僅2000年1至8月份,她就被抓5次,非法關押共60天,罰款2次,共計3000元人民幣。

2000年4月,因電視播放北京軍事博物館污衊大法,她就來到了軍博,被三河駐京辦劉富強等拉回,被皇莊派出所所長黃義銬住雙手,一路罵聲不停,拉回後被銬在派出所門前的電線桿上,一直到晚上9點多才解下來,再銬上雙手拉到一間牢室。黃義上來一把抓住她的頭髮狠命用力一拉,將她拉倒在地,滿口污言穢語強迫李鳳霞罵師父,她堅決不從,黃義氣急敗壞的拿出大電棍電她,電棍沒有電著李鳳霞卻電著了黃義自己,一連三次,最後一次竟把審訊桌上的電話擊壞。黃義逼迫李鳳霞下跪,並用穿著皮鞋的雙腳踩她的雙腳腕,又令手下用李的皮腰帶狠勁抽打她的臀部兩側(當時只准她穿內衣內褲),後皮帶被抽斷。黃義又讓手下用麻擰成繩,前端繫上大疙瘩抽打,一個人打累了再換一個,一直到深夜三點多才收手。警察把她的一隻手銬在床上,一直到天明,又把她送到市看守所非法拘押30天。

2001年5月11日下午,李鳳霞去同修家串門,與同修一同被綁架,被非法拘留十幾天。2001年的夏季,警察綁架李鳳霞未遂,她的丈夫被公安局副局長張尚林等,以「干擾公務」罪名拘留15天。十六歲的兒子因為信仰真善忍,被三河市第一中學開除學籍。

2003年2月24日上午,李鳳霞被綁架,家中被抄搶,將人送市看守所,第二天送唐山開平勞教所,非法勞教二年。回家後經常被居委會、派出所等騷擾,在巨大的壓力下,李鳳霞於2019年10月26日突然離世,時年61歲。

詳見明慧網2000年9月2日文章《河北省三河市迫害法輪大法學員暴行實錄》;明慧網2004年3月20日《河北三河市大法弟子李鳳霞一家屢遭迫害的經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