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延邊州公檢法司系統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3)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接上文

第三部份:冤死英靈 天地同泣

由於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利用惡黨和整個國家機器的這種肆意摧殘和殺戮,無數法輪功學員致死、致殘、失蹤、家破人亡、流離失所;因而多少孩子成為孤兒,無人撫養;多少年邁的老人無人贍養。這些數字是無法統計的。

據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九年不完全統計,被曝光的延邊州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74人,這些被酷刑摧殘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有的是父子同時被害死;有的是母子、姐妹先後被害死;有的直接在被折磨致死在黑牢監獄;也有的遭受迫害回家後,身體長期無法得到康復,最終含冤離世。但是無論何種原因,中共發動的這場滅絕人性的迫害,才是造成這些善良百姓冤死的根本。

吉林延邊州被中共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吉林延邊州被中共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一、被「洗腦班」摧殘虐殺的法輪功學員案例

▼池輝文,三十六歲,朝鮮族,延吉市百貨大樓職工。在遭受延南派出所(現改為建工派出所)警察和邪黨控制的街道委員會長期騷擾迫害,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一期間,延南派出所的指導員兩次非法闖入池輝文家裏,非法抄家、綁架他到延吉市依蘭鎮的所謂的洗腦班裏迫害。池輝文吃不了飯,吃了就噁心、吐。惡警不顧他身體狀況,強迫他罰站,不許他睡覺,跑操場數十圈,打罵,強逼看誣蔑大法和師父的錄像,兼施肉體和精神上的痛苦折磨,強逼他放棄對「真、善、忍」的修煉。池輝文從洗腦班出來以後,池輝文的身體一天比一天惡化。然而延南派出所和街道辦事處聯手起來開始嚴密監視池輝文。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二日池輝文完全癱瘓,四月一日開始不能吃東西,四月二十二日在延吉市醫院極度的痛苦中含冤離開人世。

池輝文
池輝文

池輝文女兒池俞憬
池輝文女兒池俞憬

池輝文有一個六歲的女兒,叫池俞憬,一九九九年二月十日出生。池輝文去世一個月後,池輝文的妻子被迫害的離家了,小俞憬與奶奶和沒有一隻手的八十三歲的曾祖母生活在一起,生活貧寒,孤苦伶仃。

▼李奇玉,延吉市法輪功學員。屢次遭受中共當局的迫害,多次被綁架,刑訊逼供,於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含冤離世,享年六十八歲。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李奇玉被龍井市龍門派出所惡警綁架,在龍門派出所遭受刑訊逼供,警察們對這位老年婦女大打出手。當時老人被踢得昏死過去,一根肋骨和一個腳趾骨被折斷,後來開始抽筋。但是毫無人性的邪黨警察們還抓著老人的頭髮,無數次的往牆上撞,撞得老人的後腦勺鼓了個大包。老人要上廁所,惡警們就叫老人尿了自己喝,要大便就叫老人自己吃。惡警還叫道:「不聽話切除器官」,「你怎麼不死啊?你死吧!是你自己從樓梯上滾下來的!」其中兩個惡警有一個是戴眼鏡,瘦長臉,約在三十至四十歲之間,普通個頭;另一個是長的黑、長臉的小個子,他們打人非常狠毒,亂打,亂踢,亂踩老人的肋骨、臉和腳。最嚴重的是老人被手銬銬在值班室內的暖氣管上,天亮之前在三個看管的警察都睡著了之後老人突然遭到電擊,電流量很大。當時因為不讓上廁所尿在褲子上,後來因受盡折磨連頭髮上都沾了尿。老人所受到的電流衝擊很大,三十九處淤傷。老人疼得不自覺的慘叫一聲「哪來的電啊!」看管的警察被慘叫聲驚醒跑過去關閉開關才保住老人的命。放電的惡警不在值班室,而在另外一個房間,電源插座在值班室西牆中間的地板膠底下,通過暖氣管通的電。這樣綁在暖氣管上的人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突如其來的大容量電源電擊都不知是怎麼回事,還無法離開,其後果可想而知了。

李奇玉還被劫持到龍井洗腦班,在洗腦班李奇玉遭受到殘酷迫害,整整被綁三十六個小時不讓動,也不讓上廁所,導致胳膊上一大片一大片的出現手掌大的血管破裂的瘢痕,而且還脫肛,肛門出血,腐爛,全身浮腫,後來被領著上廁所的時候,昏倒了。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李奇玉含冤離世,年六十八歲。

二、被派出所酷刑虐殺的法輪功學員案例

▼延吉市法輪功學員楊忠芳,女,三十七歲,在延吉市延西街磚瓦廠附近的西苑市場(現在改名莉花苑市場)做熟食生意。因為她為人熱情,大方,秤上公平,生意做的很好,方圓幾里都愛吃她做的熟食。

楊忠芳
楊忠芳

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早晨六點,建工派出所的警察在建工派出所指導員魚明煥、所長崔松國的指揮下闖入楊忠芳家,將楊忠芳綁架到建工派出所,並對楊忠芳刑訊逼供迫害。到七月二日,僅僅一夜之間楊忠芳被建工派出所惡警活活的打死。家人親友趕到時,遺體已經被強行送進火化廠,看到楊忠芳的遺體被打得渾身是傷,臉都變形,而且腹內的臟器被掏空提走。

▼金英丹,女,五十歲,朝鮮族,龍井市人。二零零九年四月的一天,龍井公安局政法委、龍門街派出所等多人闖進金英丹工作的精品屋,一陣亂翻搶走了大法書和真相幣,把金英丹綁架到龍井公安局龍門街派出所進行迫害,不給飯吃、不讓睡覺,之後送到龍井看守所繼續迫害。在第五天時,金英丹已經出現了生命危險,這時邪惡還拒不放人,後來在醫院的工作人員講「人已經很危險了」後,龍井公安局才不得不放人。金英丹回家後,也沒有得到很好的休息,經常受到邪黨惡徒上門騷擾,在身心受到巨大的打擊和恐嚇下,於二零零九年十月五日含冤離世。

三、被公安局酷刑虐殺的法輪功學員案例

▼圖們市法輪功學員張淑賢,五十三歲,居住在圖們市曲水隊。二零一四年八月七日下午二時左右,張淑賢坐五路公交車去圖們期間失蹤。後得知她是被警察綁架到圖們公安局國保大隊。八月八日下午二時,圖們市月宮街派出所警察通知張淑賢的丈夫去月宮街派出所,又帶其到圖們市公安局,讓他「等領導」。領導來後,帶張淑賢的丈夫去了市醫院,當時這些人謊稱張淑賢突發心臟病,在市醫院搶救。張淑賢丈夫說妻子根本就沒有心臟病。

張淑賢
張淑賢

在市醫院,看到張淑賢躺在病床上,掛著點滴瓶,然而身體已經是涼的,沒有了生命跡象。並且張淑賢的胸部以下、腹部到大腿都是青黑紫色的傷痕,假牙也被打沒了,明顯是被折磨致死的。張淑賢丈夫通知家人後,來了一些親屬到市公安局去理論,圖們市公安局央求家屬希望「私了」,用錢補償。張淑賢的遺體被送到殯儀館,隨後殯儀館被警察戒嚴。八月十一日,張淑賢遺體被火化。

▼圖們市法輪功學員遲耀才,男,漢族,一九六零年生,圖們石峴造紙廠工人。二零一一年九月二日上午,圖們市「610」指揮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動用機動車多輛,開車圍堵在遲耀財住宅樓下,企圖強行開門綁架遲耀財。國保大隊副隊長周宏打電話調來當地帶升降梯的消防車前來破窗,非法抓捕了遲耀才。當天遲耀才被劫持到市新華邊防派出所,關押在樓內一個極其隱蔽秘密審訊室。

全勇哲等七名惡警對遲耀財施以兩天一夜的酷刑折磨,包括:「足療」折磨:強制人平坐在審訊鐵椅子上,將雙腿抬至與臀部同一水平線,將鞋襪脫掉,用警棍瘋狂打腳背腳底等部位。遲耀才雙腳被打的腫脹、顏色青紫,三天無法正常行走;塑料袋套頭窒息,程姓惡警用塑料袋套頭來迫害遲耀才,反覆五至六次,遲耀才幾乎窒息,臉青紫半天才緩過氣來。用礦泉水瓶、用警棍瘋狂毒打遲耀財的頭、前胸,整個過程極其殘忍,被惡警周宏瘋狂抽嘴巴;綁銬在刑椅上拳打腳踢,用膝蓋死死頂在遲耀才的雙側胸肋處,用暗勁不斷加力。遲耀才被頂的喘不上氣來,強忍疼痛不吭一聲,事後作嘔吐血多次。這次刑訊逼供,導致遲耀才腸胃、肝、膽、腎、心、胰等多處內臟極度衰竭!九月三日晚,程某、全勇哲把鐵椅子打開,又用膝蓋猛頂遲耀才大腿兩側、瘋狂毒打,兩天一夜的酷刑折磨,遲耀財表現休克、虛脫、小便失禁,遲耀才被非法勞教二年被劫持到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半年後遲耀才出現高血壓症狀,二零一二年四月被放回家。回家後的遲耀才全身皮膚發黃髮綠(眼睛也黃綠),同時伴有全身發癢,身體內發熱難挨,經常吃冰塊才能緩解內熱。原來體重只有七十多斤重。而且腹部膨脹如鼓,每天多次腹瀉黑水狀物,直至臨終前都是不斷吐黑水狀物。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法輪功學員遲耀才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五歲。

▼延吉市法輪功學員荊淑花,女,五十六歲,於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九日上午被龍井市公安局綁架並抄家。被抓後一直不讓家人接見,家 人聽說荊淑花心臟病復發就送去藥品和衣物,警察拒收。五月二十五日,荊淑花被放回家時已經奄奄一息,家人立即送醫院搶救,荊淑花於二十七日凌晨不治去世。荊淑花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表示堅修大法,不配合惡警。具體怎樣被迫害,情況不詳。希望了解迫害詳細情況的人士揭露惡人惡行。

四、在看守所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案例

▼宋永華,延吉市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延吉市國保大隊的警察綁架後,在長期的酷刑折磨迫害下,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八日在和龍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樸世浩,朝鮮族,六十多歲,教授,任教於延邊大學醫學院。

樸世浩
樸世浩

二零零二年,樸世浩因向民眾講真相,在雲南被惡人綁架並被延吉市國保惡警押送回當地,在延吉市看守所超期拘押長達數月。在看守所裏,樸世浩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遭受到了惡警們殘酷的折磨,身體被迫害的極度衰弱,八月二十一日,在延吉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由於中共當局嚴密封鎖消息,到底老教授遭遇了怎樣的迫害,無從知曉。後來有在看守所見過樸教授的法輪功學員說,遭受到了精神和肉體上的雙重折磨,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身軀瘦小,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樸教授迫害致死的消息令各界人士震驚,後來醫學院工作人員證實了這一消息「樸教授是在看守所裏被迫害致死,並說遺體已被火化」。而延吉看守所警察則謊稱老教授是「出去以後回到家才死的」。但當聽到求證者說「醫學院已經證實樸教授是在看守所裏死亡」時,該警察立刻掛斷電話。

▼楊洪權,男,三十六歲,原吉林市人,因妻子是延吉市人,結婚後便與妻子居住在延吉市。一九九八年年末夫妻二人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楊洪權處處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而且多年的腰腿痛也不翼而飛。

楊洪權
楊洪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開始後,楊洪權多次被綁架到看守所,遭酷刑迫害,包括毒打、用木板刮肋條骨等。在種種的身心摧殘下,他患上了尿毒症,於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家中剩下了沒有生活來源的老母親和年輕的妻子,度日如年。

五、被非法勞教後在勞教所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案例

▼王鐵松,三十二歲,延邊州白河林業局鍋爐安裝公司職工。二零零零年十月被非法抓走送至延吉勞教所。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四日慘遭延吉勞教所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十日晚,在全所勞教人員大會上,王鐵松因當場制止勞教所獄警毆打其他法輪功學員,被惡警當眾毆打後強制脫去衣服和鞋,僅穿內衣內褲的關押在一米多高的沒有任何取暖設備鐵籠子裏。為求生王鐵松用絕食方式來抗議反迫害,卻遭受到更血腥的酷刑迫害。十二月四日晚五點鐘,王鐵松身蓋被單,一隻手臂耷拉在外,遺體被四五個人匆匆抬出勞教所。當時正是食堂吃晚飯的時間,勞教的人員大部份都看到了。後來聽刑事犯說「為了迫害王鐵松,惡警們把直屬隊的勞教人員都調到別處去了。」據刑事犯說,王鐵松被迫害死時,直屬隊屋裏到處是血跡,惡警後來讓幾個刑事犯清掃了很長時間才清理乾淨。刑事犯還說:「王鐵松下午四點多被幾個刑事犯用被子抬出勞教所時,人已經不行了。」

經過調查,該醫院親眼目擊者說:根據死者當時的情況看,他們把他抬來時,就應該直接送入太平間。此時的人已經停止呼吸了,但是,在公安人員的強迫下,硬是用外力強行呼吸,說是搶救無效而死。當時死者兩眼睜著,一隻眼睛已經擴散,另一隻眼睛凹塌下去,肋骨被擊碎,渾身是傷,死狀很慘。送到醫院之前,他早就停止了呼吸離開了人世了。

▼張玉蘭,女,四十八歲,延邊州安圖縣二道白河鎮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2月4日在家中被惡警綁架,非法勞教一年,劫持至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迫害。期間張玉蘭被強制在惡劣的環境中每天奴役勞動十六小時,而且是在含有各種致癌物質極高的低劣質量的膠氣體下勞動,工作使用的全部是劣質膠,散發著強烈的刺激性氣體。加上強制洗腦等精神摧殘,八個月後張玉蘭被迫害的患了白血病。直到生活不能自理時,勞教所才允許家人把她接回家中,半月後,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張玉蘭含冤去世。

▼金俊傑,男,三十五歲,朝鮮族人,龍井市法輪功學員,畢業於延邊大學,在吉林省教委國際教育交流中心工作。

金俊傑
金俊傑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四日,金俊傑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長春市奮進勞教所迫害。期間遭到 「騎木馬」;小指頭粗細鐵棍抽全身;被犯人狠踹等酷刑折磨。金俊傑被折磨的生命垂危,體重只剩四十公斤,手腳被打的像饅頭一樣青腫,下不了床。二零零一年六、七月份,被釋放回家中。同年九月份,金俊傑在家中又被警察綁架到龍井看守所,十五天之後又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到延吉勞教所,兩三個月後轉到九台飲馬河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了兩年零八個月。被關押期間遭受慘無人道的折磨,包括:瘋狂毒打、長期關小號,野蠻灌食濃鹽水等酷刑,對金俊傑身體造成嚴重損害。二零零四年五月,金俊傑由家人接回。

金俊傑兩次被非法勞教共四年,第一次是其母親背回家中的;第二次是被銬著手銬出來的、頭上帶有血跡。到二零零七年夏,金俊傑身體出現胸悶、氣短、消瘦、吐血 等症狀,體重只有六、七十斤,醫院檢查確診為肺結核開放期,肺部廣泛結核空洞,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含冤離開人世。

▼金永男,男,六十歲,朝鮮族人,家住延邊州圖們市五工村。

金永男
金永男

二零零二年六月,延吉市惡警夥同和龍市文化派出所惡警將金永男和大兒子一起綁架。金永男遭受了惡警們的殘酷迫害,一個月後,被惡人非法勞教一年,送入九台飲馬河勞教所。在勞教所裏,因為金永男不放棄信仰,被惡警關禁閉「蹲小號」,銬在床上折磨長達四十天。為了抵制惡警們的迫害,金永男絕食絕水十七天,生命奄奄一息。金永男在飲馬河勞教所被迫害了近十個月後,又轉到延吉勞教所,被超期關押到二零零三年七月才被放出。

回家後僅半年,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金永男便又被月宮街派出所惡警綁架,惡警對他進行了六天六夜的刑訊逼供。八個月後,金永男再一次送入九台勞教所遭受迫害。金永男被抓後,家中只剩下生活無著落的八十五歲老母和體弱多病的妻子,老人經受不住一次次的打擊,不久便離開人世。

金永男在九台勞教所因堅持信仰、拒絕寫「決裂書」再次受到惡警的酷刑摧殘。惡警用抻床、盪鞦韆等多種形式的酷刑折磨他,但金永男始終都沒有放棄自己的信仰。殘酷的迫害導致金永男出現吐血等嚴重病症, 勞教所怕承擔責任,才於零六年十一月將生命垂危的金永男放回家。因長期遭受酷刑迫害,惡人們不斷的騷擾,金永男的身體逐漸惡化,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含冤離世。

▼張慶軍,男,六十一歲,圖們市石峴鎮人。張慶軍與妻子張淑華修煉法輪功前身患多種疾病,不能勞動,常年在病痛中艱辛度日。修煉後嚴格按照法輪功的要求按「真、善、忍」做好人,從此身強體健,生活快樂。

張慶軍
張慶軍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真、善、忍」迫害以來,張慶軍與妻子張淑華多次遭受當地中共邪黨政府人員與不法警察搶劫、綁架、非法關押等迫害,分別於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遭受了各種非人折磨、酷刑迫害。從勞教所出來這些年,又多次被綁架、抄家、拘留、強行關進洗腦班。張慶軍於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被從家裏綁架到洗腦班,由於不放棄修煉,於九月十九日從洗腦班直接送到圖們市安山拘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於十月二十二日送到九台飲馬河勞教所繼續迫害。然而張慶軍在勞教所僅僅七天時間就被迫害致死,家人於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日早晨接到勞教所的電話,說張慶軍突發心臟病死亡。

六、在監獄被酷刑虐殺的法輪功學員案例

▼辛延俊,男,四十六歲,吉林省軍轉幹部。修煉前曾疾病纏身,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段時間後身體痊癒。

辛延俊一家
辛延俊一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發生後,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辛延俊曾四次被中共警察綁架。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吉林監獄迫害。吉林監獄是出了名的最惡毒的「人間地獄」,辛延俊在那裏遭受到「滅絕人性」的摧殘。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他曾在寒冷的冬天被惡人扒光衣服綁在窗台上凍,凍昏了後再潑冷水折磨;惡警為逼迫辛延俊放棄修煉,給他上「抻床」酷刑折磨,將他的四肢綁起來,然後吊在兩張上下鋪床的中間,命四個膀大腰圓的犯人,用兩根粗棍交叉為「十字形」別他的雙腿,在使勁踩壓,當他疼昏後用涼水激醒再迫害。最後辛延俊被折磨的雙腿殘廢,不能行走,腎器官衰竭小便都費勁兒,左邊身體全部打壞,左胳膊被打折,牙齒也被打掉了一顆。辛延俊在吉林監獄遭受了三年半的酷刑摧殘後,被迫害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全靠其他犯人幫助,整天被人隨意打罵,像球一樣被踢來踢去。殘酷的迫害使辛延俊的病情越來越惡化,昏迷不醒,生命垂危。二零零五年春,監獄才將他放回家。回家後辛延俊一直由近八十高齡的老母親在老家照顧,身體狀況極度不好,尿血尿石頭,癱瘓在床不能自理,生活很是艱難。由於在吉林監獄被注射破壞大腦的藥物,他回家後也神智不清,一會認識人一會兒不認識人,四肢中只有右手會動。躺在床上需要一會兒翻一次身否則疼痛難忍。歷經五年非人的傷痛折磨後,辛延俊於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晚含冤離世。死時他從頸部一直到腳下都有一寸見方的褥瘡,體重從正常時的一百六十斤下降到八十斤,任何人看了都會難過的無法接受。

▼郝迎強,男,四十九歲,原延吉市糧食儲備庫保衛科科長。

郝迎強
郝迎強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郝迎強被延吉市公安局綁架,於二零零二年五月被秘密判八年重刑,劫持到吉林監獄。在吉林監獄遭受了長期非人性的折磨。郝迎強二十四小時處於被監控之中,每天都遭受他們的打罵和肉體摧殘。一次郝迎強去廁所沒跟包夾打招呼,遭到刑事犯王洪敏、王龍河等人用木板、木凳等凶器瘋狂毒打,郝迎強的頭部、腰部和兩肋被打傷,左臉的一塊骨頭被打折,腰部被打壞爛了一個大坑。在吉林監獄長期的殘酷迫害下,到二零零三年四月時,郝迎強已經被折磨得嚴重脫相,原來體重八十公斤、身體強健的郝迎強被折磨成一個體重不足四十公斤的虛弱的「小老頭」;肚子像懷了四胞胎的婦女 一樣。經兩家醫院診斷為肝硬化腹水晚期,活不過三個月。為推卸責任,監獄才把郝迎強保外就醫。二零零五年三月,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的郝迎強去長春市黑嘴子監獄探望妻子楊明芳時,再一次被惡警綁架到吉林監獄,期間又遭到了殘酷折磨。十二月二十日,吉林監獄通知郝迎強家人說他病重。家人接見時,看到郝迎強是被兩個人架著出來的。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郝迎強生命垂危,獄方怕他死在監獄擔責任,再次釋放了郝迎強。回家後發現郝迎強腰部淋巴潰爛的洞裏有一塊骨頭裸露在外邊,左臉部顴骨斷裂,肺部積水呼吸困難,手指蓋發青、瘀血,有明顯的砸壓痕跡,右耳無聽力,大便帶血,肝部被打壞,肝功能喪失,肚子脹大,全身浮腫,每天躺在床上不能翻身,痛苦至極。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郝迎強在痛苦的慘叫聲中離開人世。

▼孫希,男,五十歲左右,朝鮮族,延吉市人。二零零零年十月被中共警察綁架,非法判重刑,於二零零二年春被劫持到長春鐵北監獄三監區三小隊。因為孫希不放棄信仰在獄中慘遭毒打折磨。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四日晚上收號時,惡警突然把孫希留下,強行推搡到大隊部。當時監區的幾個頭頭都在場,有監區長劉佔忠、副監區長韓可為、惡警鐘某、高洪等。其中鐘某命令孫希立正站著,孫希拒絕他的無理要求,遭到惡警鐘某、高紅等輪番毒打,拳腳相加,搧嘴巴子。惡警打孫希半個多小時後,就把孫希強行塞到鐵桶中,吃飯的時候放出來。鐵桶放在大隊部裏,白天是副監區長韓可為值班,放侮辱法輪大法的錄像,不讓孫希睡覺,不給水喝,發現孫希睏了,就用鐵棍猛擊鐵桶,震的孫希幾近昏迷。這樣折磨孫希近一百多個小時後,發現孫希神志不清醒時才放手。第二次對孫希的迫害是在二零零三年的一月十號,這次不是惡警親自下手,而是叫六個刑事犯對孫希迫害。刑事犯先是在地上畫 一個只能容兩個腳大小的圈,讓孫希站在圈的中間,不准動,動就打。當時正是十冬臘月,天氣十分寒冷,惡人竟把孫希在外面凍了一天一宿不問死活。第二天晚上又對孫希進行毆打:頭半夜打孫希的是犯人於景玉、孫勇、王洋,他們連續打孫希一個半小時,當時就把孫希的肋骨打斷了,他們還不罷手;後半夜把孫希交給犯人王傻子、李志軍、王得新迫害。王傻子和王得新把孫希按在桌子上,李志軍手裏拿著砌磚用的膠皮錘子,猛砸孫希的全身,砸得孫希死去活來,砸的最狠的地方是腰部、兩腿,砸了兩個多小時後又把孫希拖到地上拳腳猛踢猛踹,導致內臟受損八天未解手,險些腸粘連失去生命。就這樣,孫希被迫害致全身肌肉萎縮,行走艱難。出獄後,身體每況愈下,不能行走,於二零零九年八月五日離世。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