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公務員因修煉法輪功遭迫害致死綜述(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三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和江氏犯罪集團互為利用發動迫害法輪功,涉及中國大陸各階層、各行業社會精英遭打壓,至少有上億人遭迫害。包括軍隊系統、政法系統、教育系統、金融系統等。中共政府機關公務員系統也有很多法輪功學員,甚至是級別很高的。

據記載,從一九九二年開始,國務院各大部委就有人開始煉功,人數越來越多,有的在任副部長也煉。從副總理到人大委員長、副委員長、政協主席、副主席、部長,幾乎人人都看過《轉法輪》。中共七個政治局常委的妻子也都煉過法輪功。法輪功研究會的成員葉浩和李昌原來都是公安部的副局長、處長。

迫害發生後,中國大陸政府機關系統的法輪功學員也遭到綁架、非法勞教、非法判刑、甚至迫害致死等不同程度的迫害。據明慧網資料不完全統計,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發生至今,政府機關公務員系統法輪功學員,至少有一百三十七人遭政法委、六一零迫害致死,下面是其中的主要案例。

接上文

二十一、吉林市委總工會幹部於立新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被迫害致死

'於立新'
於立新

於立新,女,三十六歲,吉林省吉林市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四日,於立新被非法關押到第一看守所。在這期間,於立新絕食抗議,惡警邢淑芬不但毒打她,還指使犯人對她進行野蠻灌食。

二零零二年三月八日,於立新又被送到了吉林省女子監獄,在獄中,她又開始了絕食絕水抗議迫害,吉林市看守所惡警邢淑芬就把她四肢固定在死人床上,一動不能動。後來被送到吉林省公安醫院。當時她的血壓為零,但他們仍不放人,公安醫院給她打破壞中樞神經的藥。於立新在絕食絕水六十六天後於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四日含冤而去。

於立新生前是吉林市委總工會幹部,因身體有九種疾病,一九九七年修煉了法輪大法,幾個月過去,她身上的九種疾病全部消失了。在幾年的修煉中,她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個比好人還好的人,在單位做一名好幹部,在家庭中做一個好妻子,把修煉前幾乎不來往的婆母接到了家中,婆母高興的說:「我的兒媳婦是世上最好的人。」在單位裏,連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獨裁者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於立新為了把自己的身心變化向國家領導反映一下,為了讓更多的人都變成好人,去北京上訪,被吉林市公安局抓回,受到慘無人道的折磨,但她就是不放棄法輪大法,被非法判了五年的徒刑。在吉林省女子監獄裏,她被綁在了床上四個月,她絕食四個月,在生命垂危的情況下,於二零零一年十月份被放了出來,回到家後,派出所總去騷擾,今天要抓回去,明天要抓回去的,於立新被迫過上了流浪生活。在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被派出所在她租的住房內抓走,吉林市治和派出所對身體瘦弱的於立新用盡了種種殘酷的刑罰,坐老虎凳、上大掛……折磨得她死去活來。

酷刑演示:上大掛
酷刑演示:上大掛

在二零零二年三月八日,於立新又被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遭迫害,在獄中,她又開始絕食絕水抗議迫害,後來被送到吉林省公安醫院。當時她的血壓為零,但他們仍不放人,公安醫院給她打破壞中樞神經的藥。二零零二年四月五日,她在醫院處於昏迷狀態、抽搐得沒知覺。邪惡之徒把她的血管割開,往裏打藥。就這樣,於立新在絕食絕水六十六天後,於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四日含冤而去。她上有七十歲的婆母,下有八歲的女兒。

二十二、樺甸市電業局王秀雲遭迫害致死


王秀雲

王秀雲,女,四十七歲,吉林省樺甸市法輪功學員。王秀雲是樺甸市電業局職工,修煉法輪功前身體患有嚴重疾病,修煉法輪功後,她身康體健,重獲新生。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王秀雲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關押數次,先後被非法勞教、判刑,遭受各種殘酷迫害,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六月三日,王秀雲等八名法輪功學員被不法警察綁架至樺甸市公安局政保科,遭受刑訊逼供,身體遭受嚴重摧殘後被關進樺甸市看守所。被關押期間,她身體受到極大的損傷,出現了胸積水。樺甸市公安局、看守所怕承擔責任,於十二月十二日凌晨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匆匆將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她送往長春黑嘴子監獄。剛送去十天,她就於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晚上九點多含冤離開了人世。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她先後數次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數次後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二年六月三日,她等八名法輪功學員被不法警察綁架至樺甸市公安局政保科,以樺甸市公安局書記王廣學為首的一些邪惡之徒,對她等八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刑訊逼供,動用了酷刑上大掛、電棍、坐鐵椅子,用塑料袋套頭往裏吹煙,用沾濕的餐巾紙糊臉等等。身體遭受嚴重摧殘後,他們被關進樺甸市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樺甸市法院在未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秘密非法審判。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五日第二次審判,王秀雲被非法判十二年,其他法輪功學員也分別被判處十二年,七年,三年不等。

被關押期間,她絕食抗議四十九天。由於長期迫害,加上絕食抗議,她身體已受到極大的損傷,身體出現了胸積水,在長達三個月裏黑天、白天她都只能坐著睡覺。王秀雲幾經折磨已奄奄一息,惡警怕擔責任,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末把她送進醫院。住院期間,樺甸市公安局竟向家屬勒索一萬元的醫藥費。三年的迫害,她家已被公安部門勒索得一貧如洗(已被勒索三萬餘元),丈夫被迫離婚。她妹妹怒斥惡警:「我的姐姐讓你們折磨成甚麼樣了?人都這樣了,你們還給戴手銬,腳鐐子,你們還有人性嗎?她進去的時候身體還是好好的,都是你們給折磨的,你們還叫家裏拿錢,別說沒有,有也不給。如果我姐姐有甚麼三長兩短,我跟你們沒完。」家屬不配合邪惡,邪惡警察就不讓家屬去看她。

住了三天醫院,在她病情沒有絲毫恢復的情況下,惡警將她押回拘留所。醫生說:如果不繼續治療,後果不堪設想。但惡警一意孤行,將她押回看守所。十二月七日她病情加重,又被送進醫院,此時已奄奄一息,樺甸市公安局、看守所怕承擔責任,不知在頭一天給打了甚麼藥,讓她精神起來,十二月十一日晚秘密送回看守所,居然在她上訴期間,於十二月十二日凌晨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匆匆送往長春黑嘴子監獄。剛送去十天,她就於十二月二十二日晚上九點多含冤離開人世。王秀雲的死,樺甸市長吳長志、六一零之首周艦、公安局書記王廣學及所有參與迫害她的惡警們罪責難逃。

二十三、水利水電第一工程局財務處副處長張玉科在吉林監獄被迫害致死


張玉科

張玉科,男,六十四歲,中國水利水電第一工程局(簡稱中水一局)財務處副處長。吉林省公主嶺市法輪功學員張玉科於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在吉林監獄被迫害致死。

張玉科,六十四歲左右,二零零八年三月四日早在家中遭中共惡警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先後在公主嶺市看守所、吉林監獄遭到非人迫害,幾度瀕臨死亡。

二零零八年三月四日早,公主嶺市懷德鎮派出所出動警車三、四輛,警察十多人闖到懷德拉拉屯張玉科家,非法抄家,抄走法輪功書籍、收錄機、放像機、電視機、電視接收器、存款摺及現金七、八千元,並綁架張玉科、於鳳雲夫婦,把他們先後綁架到懷德派出所、公主嶺市拘留所、公主嶺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張玉科拒穿馬夾,絕食近百天,遭到惡警以抻床酷刑、灌食、打罵等手段迫害,惡警給張戴上死刑犯的重鐐,鎖在鐵欄杆上二十多天;讓犯人日夜輪流騎在張的脖子上十多天;曾將張玉科打致休克,送醫搶救時,惡警還把張玉科的四肢固定在床上,日夜值班看守。

二零零八年五月,公主嶺市公安局、法院、檢察院串通一氣,對張玉科、於鳳雲夫婦各非法判刑四年。倆人被劫持到吉林監獄,因張玉科身體狀況極差,監獄拒收,公主嶺市惡警多方運作,通過吉林市司法局、勞改局辦理強制執行手續,強行將張玉科關入吉林監獄。二零零九年五月,吉林監獄對在押人員進行採血,照相立案,張玉科無罪,因此拒絕被採血、照相,被獄警關小號,加戴背銬腳銬五十三天,睡覺都不解開。

二零一零年六月,監獄有文件規定,六十歲以上的在押人員刑期過三分之二的可辦假釋。張玉科拒絕寫所謂五書被釋放,他要求無罪釋放,並以絕食抗議,第六天被獄警關小號強行灌食加戴背銬腳銬六天。一個月後,張玉科不吃囚飯,只吃在超市購買的方便麵。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上午,張玉科在吃方便麵時,突然抽搐,暈倒在床,抬到醫院已不治,於當日被迫害致死。

二十四、瀋陽市和平區園林管理所王金鐘遭酷刑迫害致死


王金鐘

王金鐘,男,四十八歲,大專程度,遼寧省瀋陽市和平區園林管理所職工。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日下午,遼寧省瀋陽市鐵西興順派出所惡警跨區將大法弟子王金鐘在工作單位劫持,酷刑折磨後送鐵西看守所。王金鐘於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四日下午被迫害致死,死後送醫大二院,院方診斷:王金鐘被送來之前已死亡。有關人員於十五日上午通知家屬,沒說清死因。

王金鐘遺體慘不忍睹,遺體全身裸露,萎縮彎曲,只穿一條內褲。肋骨根根可見。腹部、小腹深陷,盆骨支起。雙腿向上蜷曲,雙臂平放在身體兩側,四肢枯乾如木棒;皮膚呈黑紅色,猶如被烘烤過一樣。太陽穴凹陷,顴骨突起,雙面頰塌陷發黑,沒有一點肉;眼窩淤青深陷;眼睛睜著,渾濁無光;嘴大張著,頸部喉結支起皮膚。目測體重約在四十至六十斤之間。

王金鐘,生前身體非常好,一米七八的大個,一百六十多斤的體重,是忠厚、樸實、實幹、善良的好人,被公安抓去二十天,就不明不白的被害死了。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日下午,鐵西興順派出所警察在工作單位把王金鐘抓走了。而六月十三日,單位開會宣布王金鐘絕食自殺死亡,並且嚇唬職工,不讓大夥去他家,說平時王金鐘跟誰說過大法好都有名單。同事們都很氣憤,好好的健康人抓去二十天就不明不白的給弄死了,誰心裏都明白是不法之徒們給迫害死的。

王金鐘有個幸福的家庭、漂亮的妻子、可愛的女兒,怎麼能自殺呢?他平時也總跟大家說:「李洪志師父說:自殺是犯罪,大法弟子不會自殺。」所以誰也不相信他會自殺。聽去過他家的同事講,法院、檢察院、公安三家應該做屍檢後向家屬交代死因,可是現在還沒做屍檢,不法之徒就散布謊言說他是自殺。瀋陽市鐵西分局辦案人員和拘留所企圖遮蓋他們的犯罪事實。

二十五、遼寧省大連船舶檢驗局畢代紅遭大連勞動教養院迫害致死

'畢代紅'
畢代紅

畢代紅,女,三十七歲,在大連船舶檢驗局工作,在得法前,患有頭痛、腰椎間盤突出病,一九九六年得法修煉後一身輕,身心健康。在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受迫害後,多次去北京上訪,說明大法真相,卻遭受了非法抄家、罰款等迫害。後被單位強迫失業,失去了工作和生活來源。

二零零三年一月,畢代紅在講真相時,被人惡意舉報,遭到旅順龍王塘派出所綁架,在沒通知家人的情況下非法關押在旅順看守所迫害,長達一個月。後被非法勞動教養二年,關押在大連勞動教養院,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

剛到教養院的第一天,畢代紅因拒脫光衣服搜身,被勞教所的惡警指派的一群普教在一樓男廁所外將她衣服扒光,七、八個人毆打,打得全身是傷,耳朵和兩眼被打傷,多半個臉都是青紫的。她被打倒在地後,普教趙輝用腳向她嘴上狠狠的碾去,致使嘴唇破裂,牙齒全部活動,最後又將她送到小號折磨。畢代紅腿部受到很大傷害,走路一瘸一拐的,母親問詢腿部怎麼了,教養院謊稱畢代紅因拒絕搜身、出手傷害別人,遭到懲處而造成的。

三個月後,雖外表的傷看不出來了,但畢代紅卻開始發燒、咳嗽,閉經,腹痛,病痛折磨得常常整夜不能休息,人明顯消瘦衰老。警察卻視而不見,從未給其檢查身體,用犯人包夾二十四小時看管限制自由,小便失禁也不准許上廁所,並強迫超負荷勞動,主要揀豆,每包一、二百斤的豆子,都是自己樓上樓下的抬。後來家人在接見時,發現畢代紅身體不適,臉色不好。在家人多次強烈要求院方給予檢查的情況下,而不得不帶畢代紅去檢查,第一天檢查,第二天就出結果,上午就通知家屬需要辦理保外就醫。

畢代紅被醫院檢查發現卵巢癌晚期,不久教養院怕在院外給治療時死亡承擔責任,急切的通知家人辦解教。醫院告知家人最多二、三個月的時間。畢代紅於二零零五年九月一日離世。

二十六、大連港務局於力遭大北監獄鐵棒子毒打迫害嚴重致死


於力

於力,女,六十多歲,大連港務局退休職工。曾和於鳳華一起在大連旅順做資料的法輪功學員於力,二零零一年五月被捕,在遼寧女子監獄被惡警用裹著一層膠皮的鐵棒子打,這種酷刑從外表上看不到傷,但是五臟六腑都能打壞。年已六旬的於力被惡警吊起來,狠命的揮舞著鐵棒子打,直到將她打得昏死過去。為了試探她是否還活著,再把她放下來,用開水往她身上澆。二零零三年於力被保外就醫,回家後多次吐血,二零零五年含冤離世。

於力一九九五年走入大法修煉中。得法修煉前,曾患有嚴重的冠心病。修煉大法之後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身心兩方面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後來於力做了大連某煉功點的輔導員,在洪法方面做了大量的義務工作。

二零零一年的五月份,於力接到了母親有病的電話,她去了一趟金州的母親家。當時她並沒想到邪惡已做好了綁架她的準備。她母親聽到敲門聲後,聽到是對面房老太太的聲音,放鬆了警惕開了門,隱藏在暗處的警察蜂擁而至,將於力綁架而走。於力被非法關押在大連看守所幾個月後,被邪惡非法判刑投入大北監獄遭迫害。

大北監獄是一座地地道道的人間地獄,然而各種酷刑絲毫不能讓於力背棄大法。由於共產邪黨所用酷刑使大法學員致殘致傷的事例不斷通過明慧網向全世界曝光,邪惡之徒使用更殘酷、更狡猾、更隱蔽的手段,他們用裹著一層膠皮的鐵棒子狠打於力。採用這種酷刑使人從外表上看沒有傷,但是五臟六腑都能打壞。

邪惡之徒把年已六旬的於力吊起來之後,狠命的揮舞著鐵棒子打,直到將她打得昏死過去。為了驗證她是否還活著,再把她放下來,用滾燙的開水往她身上澆。於力的前胸後背被燙得不成樣子,但緩過氣的於力仍然寧死不屈。二零零三年十月份,於力被保外就醫回到了家中。

從大北監獄回來後的第一個大年三十晚上,於力因吐血差點送了命。二零零四年的秋天,她再次出現吐血現象。二零零五年九月末的一天晚上,於力又一次出現嚴重的吐血現象,三天之後便離開人世。

二十七、大連市郵政局金州分局曲萍因遭迫害嚴重離世


曲萍

曲萍,女,五十一歲,遼寧大連大法弟子曲萍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五次被劫持、關押、非法勞教一次二年,身體被殘害的非常嚴重,於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去世,年僅五十一歲。

曲萍的姐姐、弟弟、弟媳均因信仰大法而被迫害關押過,其中弟弟曲連禧至今仍被劫持在遼寧鏵子監獄,曲萍的父親因長期驚嚇操勞已經在迫害中去世。

曲萍,大連市金州區亮甲店鎮人,大連市郵政局金州分局亮甲店支局營業員。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惡黨開始迫害大法後,五次被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一次二年。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日,曲萍返回亮甲店自己家中。後在鎮上的商店(同行的還有她的姐姐)被亮甲店派出所的惡警當眾綁架劫持,當時在場的民眾很多,曲萍整個過程中一直盡力向在場人員講清真相。曲萍先被非法關入金州看守所,後再次送往馬三家教養院遭迫害。

曲萍被劫持後就開始絕食抗議,同時堅持對警察講清大法真相,在被送往馬三家的路上一路唱著《法輪大法好》、《為你而來》等大法真相歌曲,令警察非常震動,有的警察背地裏說她真是好樣的。

曲萍在馬三家做所謂「接收」前的體檢時,因尿已經成稀粥狀,被拒絕接收,因此被送回亮甲店並回了家。這之後又被亮甲店警察多次騷擾,於是搬家至母親家附近。因長期迫害,曲萍於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凌晨六點鐘去世。

二十八、大連市西崗區工商局公務員顧群被姚家看守所迫害致死


大連市大法弟子顧群

顧群,男,五十歲,遼寧省大連市法輪功學員,西崗區工商局公務員。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下午,顧群投放真相資料,被天津街派出所綁架,次日被劫持到大連姚家看守所非法關押。四月九日下午兩點多,其親屬被告知死訊。看守所加緊組織偽證,極力掩蓋真相,封鎖消息。

顧群以絕食抵制邪黨人員對他的綁架與非法關押,遭到野蠻灌食等迫害,身體嚴重受損。四月六日,看守所將其押往大連中心醫院打點滴、開方子,隨後又押回看守所內醫治。

四月七日,大連姚家看守所惡警將顧群押往大連市第三人民醫院看病,院方根據病情決定留住本院治療;但看守所惡警堅持說送公安醫院去治療,結果連公安醫院也沒去,而是押回看守所內「醫治」。

四月八日上午九時,顧群又被送入大連第三人民醫院。其實此前,人已死亡,此舉僅是走過場,推卸責任,掩人耳目而已。又一位法輪功修煉者遇難於姚家看守所。從顧群被綁架至被迫害致死,前後不足二十三天。其間,邪黨人員欲再次對顧群非法勞教一年半,尚未押送勞教所,就在看守所迫害致死。顧群曾經被非法勞教,在大連勞動教養院遭受殘酷迫害。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被遼寧大連姚家看守所迫害死的法輪功學員顧群,綁架他的是大連天津街派出所,直接責任人之一是大連天津街派出所所長徐明。

二十九、哈爾濱市某機關辦公室主任孔曉海遭長林子勞教所灌食迫害致死


孔曉海

孔曉海,男,三十四歲,又名孔德易,黑龍江大學本科畢業生,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某機關辦公室主任。大約是在二零零零年初孔曉海因進京上訪說真話被非法勞教,被投入長林子勞教所四大隊遭迫害。

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對不轉化的大法弟子,用刑事犯搞所謂的包夾式管理,兩名刑事犯夾一名大法弟子,睡覺吃飯上廁所,一天二十四小時看著,「轉化」一名他們就會得到減刑的獎勵,他們經常辱罵大法弟子。奴役勞動一天,到半夜十二點才睡覺,值夜班的警察還要分別找大法弟子談話,第二天幹活打瞌睡就打。於是五月二十四晚,在四大隊的全體大法弟子開始絕食抗議。

五月二十五日上午,四大隊停產「整頓」,強迫全體勞教人員反覆學所紀、所規,警察分別找大法弟子談話,下午一點開始給大法弟子灌濃鹽水和生玉米麵。衛生所馬大夫分別給大法弟子插管,給孔曉海插管時,先插孔曉海的右鼻孔,插入後馬大夫用手抽拉兩下膠管(當時胃像反出來一樣難受),隨後馬大夫又抽出膠管改在左鼻孔插入。

當時絕食人數多達八十多人,第五天開始灌食,灌食現場像屠宰場一樣,工作人員都是臨時從機關抽的,在幾個醫生護士的指導下分兩組進行。灌的是鹽水、玉米糊、加一點奶。每組兩個一米直徑的大盆,一個裝著要餵入的糊糊;另一個裝滿了清水,涮管子用。灌完食後,孔曉海臉色灰白、吐痰帶血、無法站立,由大法弟子閆善柱架回宿舍,第二天早晨王教導員說:「你們不是能絕食嗎?都給我上外面打籃球。」

孔曉海被背到外面,在籃球架子的廢水泥樓板上躺著。有一普教報告王教導員說孔曉海夠嗆,王教導員卻說:「沒事,不用管他。」緊接著又有一普教說孔曉海不行啦!打球的金喜貴跑過去,背起孔曉海送到衛生所,過了一陣之後,勞教所用車把他送到哈爾濱二院搶救,二十七日中午,孔曉海遭迫害致死。

三十、哈爾濱市郵政局機電一體化工程師李洪奎遭大慶監獄迫害致死


李洪奎

李洪奎,男,六十一歲,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郵政局機電一體化工程師。李洪奎先生在出七年冤獄之前二十餘天,於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被大慶監獄迫害致死,年僅六十一歲。家屬對李洪奎的死亡非常震驚。

李洪奎修煉法輪功後,用「真、善、忍」要求自己,連續數年被評為市省部級勞動模範、先進工作者等稱號。在中共邪黨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後,三次被非法抓捕,兩次遭非法判刑,一次三年半、一次七年,在監獄被非法關押十年的時間,遭到非人的迫害折磨。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哈爾濱市六一零、公安局大面積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李洪奎等數十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關押和判刑。李洪奎再次被哈爾濱市道裏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在二零零七年傳統新年前(二月十五日)送往大慶監獄四監區迫害。

大慶監獄四監區副監區長褚忠信於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開始進行所謂的「整頓」迫害,其矛頭直指被非法關押在該監區的四名大法弟子:翟志彬、李超、李洪奎、劉貴福,強迫他們每天上午、下午出操訓練(實則體罰)。大法弟子拒絕這種迫害性的要求,隨即遭到四監區迫害負責人褚忠信、劉國強、李金浩三人的毒打,致使大法弟子翟志彬頭部鼓起大包,鮮血直流;李洪奎等三名大法弟子的臂、腿、臀等部位傷勢較重。

二零零九年近一年時間,監獄對拒穿囚服的煉功人實施斷食的方式迫害,李洪奎多次被獄警用警棍暴打致無法自理臥床多日。二零一二年八月十三日晚,家屬被告知李洪奎因「腦出血」在大慶四院手術,八月二十八日,就在李洪奎身體快速恢復、主治醫生同意出院的時候,在其僅剩二十三天就可遠離冤獄,重獲自由的時候,遽然離世,連主治醫師都驚呼:「搞不明白,從沒遇到這樣的事……」八月二十八日凌晨五點十四分李洪奎呼吸衰竭,心臟停止了跳動。整個過程,醫院、大慶監獄沒有給家屬下過一次病危通知。

三十一、哈爾濱呼蘭區財政局李敏遭大慶監獄迫害致死


李敏

李敏,男,五十一歲,黑龍江省哈爾濱大法弟子,政府公務員,任職於呼蘭區財政局,家住呼蘭區財政局家屬樓。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晚八點左右,哈爾濱市大法弟子李敏被大慶監獄惡警迫害致死。

一九九八年,李敏開始修煉法輪功,他從做一個好人開始,以真、善、忍為準則,不斷的提高自己的思想境界,不長時間,李敏在身體、家庭、思想行為等方面都有很大的受益。

然而,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李敏曾幾次被非法拘留、被勞教迫害。二零零一年一月被呼蘭公安局政保科勞教一年,關押在長林勞教所。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李敏正在財政局上班,突然呼蘭區公安局國保大隊副隊長陸文學領人闖進他的辦公室,將李敏綁架,並搶走了他的手機和鑰匙,他們拿李敏的鑰匙,又闖入李敏家中,將李敏的妻子杜秀珍綁架,非法抄家、搶劫。

當天李敏和妻子杜秀珍被中共當局不法人員連夜劫走,幾個小時後,遭五常市所謂的轉化學校毒打迫害。李敏與妻子相互能聽到慘叫聲。打他們的是校長付彥春,麼振山、朱憲福、韓光等一些地痞流氓。他們打了李敏一天一宿,打的李敏死去活來,當時全身都是黑的。付彥春最為狠毒,手段非常殘忍。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四日,呼蘭區法院依據原始的假材料對他們夫妻二人非法判決八年有期徒刑。

二零零五年八月份李敏被投入到呼蘭監獄集訓隊,同年十月,又轉到大慶監獄七監區。在大慶監獄,李敏遭到大慶惡警常明等人的殘忍迫害;在李敏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時,惡警仍然給李敏戴著腳鐐。當家人提出給李敏辦保外時,監獄當即拒絕。

二零零九年五月中旬,李敏被惡警轉到大慶醫院,據悉,李敏被轉入大慶醫院時已不省人事,呼吸困難。而且在這種狀態下,惡警還給李敏銬著腳鐐。家屬說:「人都這樣了,你們還給戴腳鐐?」惡警竟藉口說:「開不開鎖。」家屬據理力爭道:「你們給戴上的,你們為甚麼開不開鎖?」最後惡警就把李敏腳脖子抹點香油做潤滑劑,強行把腳鐐子硬拽下來。

李敏的家屬要求監獄放人,七大隊惡警隊長公然說:「甚麼時候放人呢?就是把你放回去,你也沒有存活的希望了,你回家也就是活個十天八天的,否則絕不放人。」李敏於五月二十三日二十點左右在大慶醫院住院二部四樓腦內科病房離世。

三十二、雙鴨山市審計局科長費金榮遭鶴崗第二看守所迫害離世

費金榮,女,六十一歲,黑龍江省雙鴨山法輪功學員,雙鴨山市審計局審計科長。費金榮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後,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含冤離世,年六十一歲。

費金榮,女,生性耿直,為人熱情善良。在修煉法輪功之後,費金榮擺脫了幾十年的附體折磨,重獲新生。就在四川大地震中,已經退休的她主動給單位送去三百元錢,捐給災區,令領導和同事都很感動。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費金榮在一九九九年和二零零二年兩次被非法勞教,第二次被非法勞教三年,兩次都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勞教所,受盡凌辱,受酷刑無數。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費金榮到鶴崗市綏濱縣永樂村發真相資料,被綏濱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綁架到綏濱縣看守所。參與迫害的責任人是:綏濱縣公安局長陸建生,國保大隊張振強、高鐵軍、畢詩強、陳忠厚,不日即被非法批捕。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上午,綏濱縣法院對費金榮非法開庭,費金榮為自己進行無罪辯護,但是法官根本不允許法輪功學員給自己無罪辯護,說你講這些跟我們說不著,你和上邊說去;並不停地打斷費金榮的辯護。三月十日,法院對費金榮非法判刑四年。

在綏濱縣看守所期間,費金榮不服判決,提出上訴。但不知出於甚麼因由,綏濱縣公檢法突然將費金榮轉至鶴崗第二看守所。據悉,在鶴崗第二看守所,費金榮被強制鎖坐在鐵椅上連續好幾天不讓睡覺,同監室的刑事犯打罵她,不知她遭受怎樣的迫害,僅僅幾個月時間,就被迫害得精神失常。看守所怕承擔責任,二零零九年五月一日急忙讓家屬接回。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二日含冤離世,年六十一歲。

三十三、雙鴨山郵局跨世紀人才潘興福遭牡丹江監獄迫害致死


潘興福

潘興福,男,三十一歲,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原雙鴨山郵局幹部。潘興福因堅持信仰屢遭迫害,於二零零五年一月去世。

潘興福是少有的優秀人才,小學跳了兩級,十六歲的時候就上了華中理工大學的少年班,畢業後,他在雙鴨山市郵電系統工作,擔任過雙鴨山市電信局交換中心副主任兼友誼縣電信局副局長,一九九八年被評為黑龍江省電信系統跨世紀人才(全省只有五十名,雙鴨山只有一名)。在同齡人中他是一名出類拔萃的佼佼者,工作業績無人能及,技術過硬無人能比。

潘興福的一家人都是大法弟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一家人堅定的維護法,證實大法。潘興福曾多次被抓,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雙鴨山市公安局政保科收到省公安廳的密碼電報,以「上互聯網訪問明慧網站」為由,毫無人性的將潘興福非法關押在雙鴨山公安局看守所一個多月。潘興福和一家人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上被非法抓捕,多地關押。

二零零二年初被非法判刑,先關入黑龍江七台河監獄,後轉至牡丹江監獄。他曾經被迫幹過的活有:餵豬、揉面、擦過地板。

二零零三年五月,由七台河監獄轉到牡丹江監獄十六監區。在非法關押迫害期間,惡警強制大家勞動出工,潘興福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摧殘,於二零零三年末雙腿浮腫不能行走,身體極度虛弱,直到二零零四年五月份才把潘興福送到監獄醫院,診斷潘興福為胸腹積水、肺結核。副獄長欒景和怕潘興福死在監獄擔責任,就讓監區教導員鄭玉和趕快給潘興福辦保外,鄭玉和怕承擔責任不得不重視起來,但鄭玉和還趁潘興福重危之機,不斷的偽善的欺騙潘興福寫保證書,鄭玉和說:只有寫保證書才能辦保外,幾次均被潘興福拒絕。

二零零四年六月,潘興福在走廊行走的時候,突然暈倒,經檢查是貧血,之後病情惡化,後來監獄怕承擔責任把他送往雙鴨山市傳染醫院。當時他已經被疾病折磨得脫了像,不能走,起坐都得有人扶著,整個人骨瘦如柴,人只有八十多斤。二零零四年七月,在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時,才允許家人抬回家。在當地傳染病院住院一週後,出院回家。官方對他經濟上截斷,剝奪了他工作的權利,家中生活極度困難。他、母親與幼子一家三口只靠老母親的一百八十元生活費維持生活。

二零零五年一月他的病情惡化,因無錢無法去醫院救治。不幸於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二十三時離世。

三十四、鞍山市的寇曉萍被強行灌食致死

寇曉萍,女,四十歲,家住遼寧省鞍山市立山區慶工委,國家公務員,曾在銀行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她與姐姐寇曉坤一同進京上訪,被公安局帶回後非法關押在鞍山市第三看守所十五天,釋放後由於仍堅信法輪功,被扣發工資、強制洗腦。寇曉萍是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正在工作單位上班時,被鞍山市公安局綁架走的。由於她拒絕寫「保證」,當時就被送到鞍山市第三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期滿後又被加期十五天。在這期間,鞍山市公安一處以「提審」為名多次毒打她。有一天早晨八點多,她被帶走直到晚上六點才被送回三所,見她被打得渾身青紫。一問才知警察竟把她一手反背過頭,一手從下反扣著吊了一天,打得全身青一塊紫一塊,兩拇指都已失去知覺。第二天起不了床(當時三所警察也有看到打傷處)。

寇曉萍在二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個多月,在二零零一年二月又被綁架進勞教所。在勞教所由於她堅定信仰,就被關在嚴管班經受著精神、身體多方面摧殘,完全被剝奪了人身自由,連上廁所也有人跟著,就這樣被非法關押一年多,飽受精神與身體上的摧殘。她被「強化洗腦」近一個月不讓睡覺,搞車輪戰術使其明顯消瘦,精神不支。

寇曉萍始終以慈悲、善良對待迫害她的警察,給他們講清真相。她為抵制警察的瘋狂迫害,於二零零二年正月初四開始絕食抗議,第六天被強行灌食,被灌食後出現了異常反應:手指甲、腳趾甲發青,臉色發青,全身及五臟六腑疼痛難忍,不能翻身,下地得有人攙扶。第七天由於出現病狀被送中心醫院,經醫生檢查後決定留診,但教養院強行把寇曉萍帶回了教養院並說沒事,吃點飯就好了。第八天,又因病情加重,她再次被送往醫院,人已經不行了,短短三天時間就奪走了一個年輕的生命。

三十五、伊春市政府政策研究室周述海被大慶監獄迫害致死


周述海

周述海,男,三十五歲,黑龍江省伊春市法輪功學員。大學本科,生前在伊春市政府政策研究室工作。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七日,多名伊春市法輪功學員去鐵力市開法會、看望法輪功學員。伊春市公安局因此事非法抓捕伊春市和鐵力市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在伊春市政府工作的法輪功學員周樹海也被綁架、非法判刑,在大慶監獄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九日,法輪功學員周述海與哥哥周述章一同被鐵力市公安局惡警鄭洪德、孫旭和鐵力市六一零惡警范廣軍、陳鐵等綁架到鐵力市公安局刑警隊,惡警們對其威逼引誘,並「上大掛」迫害。

二零零六年四月一日,周述海被伊春市邪黨中級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半。同年六月,投到黑龍江省呼蘭監獄集訓隊強制轉化迫害。警察指使大刑犯人鄭太平、王登明等對其進行迫害,長期體罰站立、不讓睡覺、用硬塑料管抽打等。鄭、王還指使新來犯人對他「推、掰、撅」(也叫划船、開飛機、掛檔)酷刑折磨,左側眉骨上方還留有一公分長的傷口。

同年七月,周述海被轉到大慶監獄四監區。由於精神壓迫和肉體的摧殘,身體開始急劇消瘦,進食困難。家人看望他時,見他是被犯人背到接見室的。人已經瘦的皮包骨,說話聲音微弱。周述海的姐姐找大慶監獄頭目,要求保外就醫,被強硬拒絕,監獄頭目稱:「法輪功怎麼能保外呢?」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周述海被大慶監獄迫害致死。周述海被監獄送到大慶市第二醫院急診科搶救時,人早已經不行了,瘦的皮包骨,據說是患結核病,在獄中曾多次絕食反迫害,經搶救無效死亡,年僅三十五歲,周述海遺體已在六月四日被火化。

三十六、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稅局幹部盧玉平遭泰來監獄迫害致死


盧玉平

盧玉平,男,五十一歲,黑龍江省大興安嶺松嶺區盧玉平因堅信「真、善、忍」法輪大法,被綁架迫害,受盡酷刑,被枉判十四年,在齊齊哈爾市泰來監獄被迫害的骨瘦如柴,於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下午被泰來監獄迫害致死。

盧玉平,一九五八年出生,大專學歷,是大興安嶺地區松嶺區地稅局上下公認的清正廉潔的典範,九六年被評為「清正廉潔建設先進個人」。先後從事過教育工作和稅務工作,曾就職於大興安嶺地區松嶺區地稅局,做文秘工作。盧玉平早年患有胸積水等疾病,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他嚴格按真、善、忍原則要求自己,將以前拿單位的東西都送回單位;主動與同事化解矛盾;單位將他由原來的科室工作調到基層去收費,他服從分配、任勞任怨、不貪不佔、主動把工作做好。

從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開始,先後遭七次綁架,兩次非法判刑,一次三年、一次十四年迫害。在非法判刑十四年期間,遭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他正在為被非法強判三年申訴期間,又被嫩江九三農場刑警隊馬勇一夥綁架,送入加格達奇區看守所。值班獄警王華在值班室對其非法搜身,搜出二百多元現金,開票入帳。隨後被自稱是省公安廳的幾個便衣酷刑迫害折磨,致使盧玉平呼吸困難、奄奄一息。包括大興安嶺松嶺區「六一零」辦公室頭目董偉令、麻臉人馬勇等。

二零零二年十月,大興安嶺地區加格達奇區法院對盧玉平非法秘密審判有期徒刑十四年。二零零三年三月,盧玉平被劫持入泰來監獄五監區二分監區和一監區一分區遭迫害,為爭取煉功自由,遭監獄犯人凶殘迫害包括毒打、捏睪丸迫害、逼其出工等。一次盧玉平被連拖帶拽的拖入車間,衣服的扣子被拽掉,衣服多處被扯壞。到了車間,惡警叫犯人將盧玉平鎖在電線桿上或逼其坐在水泥地上,他煉功就遭毒打。有人見他穿的太少,要給他送棉衣,惡犯不讓穿,還把他的棉衣扯破了。幾天後,人們見盧玉平在監舍的道子裏手扶著牆,行走異常艱難,問他這是怎麼回事,他說是警察打的。沒過幾天,監獄裏到處都能看到控告迫害盧玉平的惡警惡犯的信件,至此,堅持爭取煉功半年之久的盧玉平終於可以正常煉功了。監獄所有的警察、犯人提起盧玉平,都佩服的豎起大拇指。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二十三日,泰來監獄召開所謂的「報告會」,利用邪悟人員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強行洗腦「轉化」,盧玉平以書面形式從四個方面批駁了洗腦言論。齊齊哈爾大法弟子劉晶明在此次報告會後被迫害致死,為掩蓋劉晶明被迫害致死的真相,所有法輪功學員被全天二十四小時監控。

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盧玉平突然拉肚子,不能進食,身體日漸消瘦、脫像、瘦的皮包骨,被轉入泰來監獄醫院,五月下旬醫院通知盧玉平病危且辦理保外就醫。七月中旬泰來監獄人員到大興安嶺地區松嶺區六一零、政法委、松嶺區委等部門協商盧玉平保外事宜,當地六一零、政法委、松嶺區委等部門無視百姓生死,不同意接收。心急如焚的家人到處求助,渴望親人盧玉平能活著回家。

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日下午三點四十,盧玉平在泰來監獄遭迫害嚴重致死。

三十七、遼源市電業局中層幹部劉端勝遭六一零國保支隊迫害致死


劉端勝

劉端勝,男,四十六歲,二零一零年一月三日,吉林省遼源市大法弟子劉端勝遭迫害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六歲。一個壯年男子,因為信仰真、善、忍被迫害致死,留下了年邁的父母和未成年的孩子。

由於多次被非法關押迫害,劉端勝的身體遭受嚴重摧殘,肺結核加重,咯血,胸水,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被遼源市龍山區法院非法判刑九年時,監獄拒收,又被關押在遼源市看守所三個月,由於身體狀況嚴重,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被監外執行。

劉端勝,迫害前是遼源市電業局一名中層幹部。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嚴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從做一個好人開始修煉自己,深受單位領導同事的愛戴。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日,劉端勝遭四次綁架,二次非法勞教,一次一年零三個月、一次三年,一次非法判刑。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三日,劉端勝被市國保支隊抓走,非法關押在市看守所。三個月內,劉端勝在看守所先後幾次大口吐血。七月二十八日當晚,被取保候審。經過一個多月的恢復,劉端勝身體有所好轉。市國保支隊的警察高玉升和欒玉芹及其他另外兩名男警察先後多次到劉端勝家進行騷擾,並監視他的一切活動,嚴重的限制他的人身自由。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晚幾個警察又到他家裏,表面上是來看他「身體恢復得如何」,實際是設了一個圈套,說還有幾個問題要找他核實一下,就這樣,當日晚五時十分劉端勝被幾個警察綁架。次日(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五日),劉端勝同其他八名大法弟子一起被非法判刑。九名大法弟子不承認邪惡判刑,上訴到遼源市中級法院,中級法院維持原判,於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日下了終審裁定書。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中午,五名男大法弟子被劫持到吉林省石嶺監獄迫害;一月二十九日,四名女大法弟子被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迫害。大法弟子劉端勝出現肺結核及胸積水症狀,呂春雲出現心臟病,監獄拒收。但當地惡警仍不放人。二人仍被非法關押在遼源市看守所。最後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劉端勝被監外執行。

在監外執行期間,惡警多次去家裏騷擾,派人在門口監視。由於被非法開除公職,停發工資,致使劉端勝的生活困難,身體難以恢復,於二零一零年一月三日,劉端勝含冤離開人世。

三十八、山東省濰坊市畜牧局李銀萍遭殘酷迫害致死


李銀萍

李銀萍,女,三十七歲,山東省濰坊市畜牧局職工。

二零零一年六月四日上午,十幾位大法弟子在山東濰坊地區壽光市孫家集鎮馬家村的一位大法弟子家內集體學法時,被壽光公安局無故抓走,有的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惡的非法要求,堅決不上車,惡警們竟無視街上圍觀群眾的指責,光天化日之下,像土匪一樣當眾撕掉大法弟子的衣服暴打,之後大法弟子被強行帶到孫集派出所內曝曬一天,被戴上手銬不許說話,並逐個進行非法審訊,如不配合就遭到嚴刑拷打,晚上,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被抓的大法弟子全部被送進壽光市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六日下午,大法弟子向看守所反映無罪被抓的情況,要求釋放時,被看守所的惡警們拖到走廊上拳打腳踢,並用膠皮棍毒打,打完之後把其中六人綁在專門對犯人用酷刑的鐵椅子上。晚上,以所長和王隊長為首的邪惡之徒們喝了酒之後,對這六個被綁在鐵椅子上的大法弟子,再次施行慘無人道的瘋狂迫害。惡人們拿來了橡膠棍和電棍,五、六個邪惡對付一個大法弟子,先搧耳光,之後一個邪惡拽大法弟子一隻胳膊反擰過來,還有拽著頭髮的,輪流用橡膠棍往大法弟子身上、腿上猛抽、猛打,滿口污言穢語,他們惡毒地打大法弟子,橡膠棍被打裂了三次,中間的鐵芯脫落出來,他們就又換上新的橡膠棍繼續毒打,同時用高壓電棍進行電擊。大法弟子被打昏迷了,他們就用涼水潑醒之後再打,慘無人道的瘋狂迫害持續了三、四個小時之久。

據同被關押的大法弟子詳述:五日下午,李銀萍咯血,我就喊看守,看守根本不理。六日下午,我們一起同看守對話:我們不是犯人,放我們回家。看守還不理。我們用手敲牢門,抗議非法關押,看守開門後把我們拉開,掄起皮鞭猛抽咯血的李銀萍,當時她的嘴角流出了血。七日上午,被體罰坐了十幾個小時鐵椅子的法輪功學員王桂榮、劉愛琴、王蘭香回到監室,咯血的李銀萍沒有回來,我問她們:「李銀萍怎麼了?」她們說:「簡直太邪惡了,以前光聽說,現在親眼目睹,邪惡扒光了她的衣服,還要輪姦她,用電警棍電擊下身、乳房,她痛苦的喊叫了一夜。」李銀萍等還銬在鐵椅子上,李銀萍被打的一晚上光吐血,到了早上七點左右(二零零一年六月九號),三十七歲的李銀萍被酷刑折磨而死,死了後,才把她的手銬腳鐐打開,從鐵椅子上放下來抬走。

三十九、湖北省麻城市輕工局幹部李學春遭鼓樓派出所迫害致死


李學春

李學春,男,六十三歲,湖北省麻城市輕工局幹部。一九九九年李學春依法進京上訪,被公安非法關押了十個多月,在獄中,原來身體健康、紅光滿面的老人被折磨得骨瘦如柴,連走路都十分困難。出獄後僅一個月餘,其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又因發真相材料之事被惡警非法抓走,在鼓樓派出所受盡折磨──被強迫坐老虎凳三十六小時。當時是酷暑八月,派出所分六班人輪番審訊,且在此期間不給吃喝,不讓睡覺。然而這位可敬的老人面對邪惡,毫不屈服。惡警看到怎麼折磨都達不到目的,於是又非法關押他三個多月。老人受盡折磨迫害,於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被迫害致死。

四十、河南省新鄉市總工會幹部朱穎遭迫害致死

河南省新鄉市總工會幹部朱穎,家住新鄉市中原路總工會家屬院。朱穎曾是全國勞動模範,全國人大代表,全國總工會委員。二零零四年因得了卵巢癌,做了手術後,為了使身體康復,二零零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從此身體健康,沒有再得過病。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朱穎被惡警魏光雷騙出家門,被綁架到看守所遭迫害,隨後非法判刑八年送進新鄉女子監獄,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被迫害致死,年齡五十三歲。據悉,幾天後,參與迫害的中共公安部人員離開了新鄉市。


朱穎

在修煉法輪大法的這五年的時間裏,朱穎曾三次被綁架迫害,並被非法勞教十九個月,在外執行,並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晚上七點多鐘,惡警魏光雷給朱穎打電話,讓她出來說幾句話,朱穎怎能知道這一去就永遠的不能回來了。朱穎沒有任何思想準備,家中的燈沒有關(她離異,孩子也不在本市工作,只有她一人在家住),下樓後,大門外等著她的是幾個警察,當即把朱穎綁架到看守所。這時的朱穎,通過學法煉功,不再噁心嘔吐、也能吃飯了,身體雖有好轉,但還沒有完全康復,仍是一個有腫塊的人。

新鄉市紅旗區法院在十六天後,竟然對這個被醫院檢查出重病的婦女判了八年重刑,送進了新鄉女子監獄。朱穎在這次被綁架後病情加重,兩腿腫的很粗,曾經幾次被拉到醫院看病,但是每次都是戴著手銬腳鐐。最後四天在新鄉市中心醫院外科大樓辦理了住院(其實並未住,每天來輸液,輸完液再回監獄)。這時的朱穎雖然身體不好,但精神還不錯。

兩個月後的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十日凌晨三點四十分左右,家人被通知到醫院,看到的是已經去世的朱穎,不僅腿粗腫,而且肚子也很大。醫院的醫生說來時已經死了。究竟怎樣死的,具體甚麼時間死的,沒有人告訴家人。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日,朱穎的遺體在二十多名身著警服和便衣警察的監視下,在新鄉市火葬場被強行火化,並威逼家人簽字不准聲張,不准看遺體。據悉,監獄賠償了不知是甚麼費五萬元。

綜上所述,自迫害發生二十年來,上述中國大陸政府機關法輪功學員有上至副市長、縣長、處長、局長等,下到普通公務員,他們在各自工作崗位,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不貪不佔,認真負責。平時經常受到家人和同事的稱讚,在道德下滑的當今社會都是難得的好人。迫害發生後,卻遭到中共這個流氓政府和江氏犯罪集團的大肆綁架、洗腦迫害、非法勞教、非法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

善惡有報。當初,中共和江氏犯罪集團發動這場迫害,如今因發動迫害法輪功,中共面臨著被解體銷毀,據統計,在中國大陸已有3.42億明白真相的民眾選擇聲明退出中共及其一切附屬組織,包括黨、團、隊,江氏犯罪集團成員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等或遭惡報鋃鐺入獄或遭惡報身亡,並已被國際社會備案面臨追查清算。

明慧網通告指出,美國政府將對中共大陸還在參與迫害的採取經濟制裁。包括對參與迫害的主要及相關人員及其家屬,在簽證、護照、及海外資產等方面將拒簽或查封資產。將來全球範圍內、全面制裁還在參與迫害的中共及其幫兇。希望中國大陸的正義之士,主持公道,善待法輪功學員,並對中國大陸部份地區還在參與迫害的政法委、六一零及公檢法司人員及其家屬,從道德上和經濟上予以制止和制裁。

附錄:「政府公務員因修煉法輪功遭迫害致死明細」下載(21.2KB)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