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2019年吉林省舒蘭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至二零一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已有二十年,法輪功學員在和平理性的講真相中,也走過了風風雨雨的二十年。吉林省舒蘭市法輪功學員也遭受了殘酷的迫害,根據明慧網公布的信息整理如下:34人被迫害致死;61人被非法判刑、人均刑期5年;326人被非法勞教; 148人(194次)被關洗腦班折磨;645人(1140次)被綁架,322人(共469次)被非法拘留;160人被勒索、搶劫共人民幣753794元,物品不計在內。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與家屬被迫失去正常的工作、被剝奪工作機會,其經濟、精神損失無法計算。

(一)迫害致死案例

根據明慧網曝光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舒蘭至少有34人:王國平,初叢銳,王樹全,孔繁榮,包麗娟,呂青,劉文良,宋冰,孫進平(開原),孫建華,楊俊峰,李成才,佟彥林,佟振天,張洪偉,張愛英,陸豔芳,陳仁哲,陳永哲,陳德喜,林松柏,馬希茹,王忠言,田秀雲,田淑雲,曲志敏,關玉生,楊守祥,孟祥林,耿淑賢,高岩,高起,董海芬,翟繼存。

案例一:19歲妙齡少女被活活打死

'迫害前照片'
迫害前照片
'修飾後遺容'
修飾後遺容

2000年12月1日,為了反映法輪大法的美好,說句公道話,吉林省舒蘭市天德鄉徐家村19歲少女初叢銳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17日家屬接到北京海澱分局派出所通知認領屍體。據說已經死亡四天了,可是初叢銳的遺體還面目腫脹,嘴唇腫起很高,兩耳塞著帶有血跡的棉球,鼻子塌陷著,明顯有被毆打的痕跡。

北京海澱警方說她死於絕食絕水,但醫生否認這種說法,因驗屍時死者七竅流血,鼻子被打塌,臉部變形。18日在昌平火化。同時被打死的還有一位不知名的法輪功學員。

父老鄉親聽到她被警察打死的消息,非常震驚和氣憤地說:這麼好的孩子都被活活打死了,真是造孽啊!誰沒有兄弟姐妹?!更何況小銳還僅僅是個19歲的孩子!初叢銳的父親眼淚都哭乾了,母親也因無法承受這巨大的痛苦,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精神失常。

案例二:年近花甲被酷刑折磨致死

'孔繁榮'
孔繁榮

孔繁榮,女,時年56歲,舒蘭市人。修煉法輪功後,無病一身輕,有一個幸福和美的家庭。2003年1月4日,長春市錦程區安慶路派出所所長劉強、史永良、黃會臣等一群警察野蠻地撞開孔繁榮出租屋門鎖,搶走了一萬五千多元錢的財物,隨後她被綁架到派出所,警察們先是拳打腳踢,逼問姓名、逼她出賣其他法輪功學員,孔繁榮堅持按照「真、善、忍」做人,不違背良知善念,看她不說,警察又用電棍電,穿著皮鞋踢她腦袋、身上,當時頭就出了血。折磨好長時間後,又把她綁在老虎凳上逼問,她不吱聲,一個小警察就用皮鞋使勁地擰著踩她的腳趾頭,踢她的腿,還邊打邊罵。另一個警察用兩個手指使勁摳她的眼睛,並說:「你不睜眼,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摳出來,」 當把她從老虎凳上放下來時,她的腿已經不好使了,警察們卻還拽著她的頭髮使勁往牆上、窗戶上撞,把她摔在床上,又從床上摔到地上,嘴裏還罵著一些流氓髒話,不堪入耳,逼她承認一些她沒有做的事,最後把她打得昏死過去……

幾天後她被轉送到舒蘭市看守所,生命垂危時被送到舒蘭市醫院搶救。家人看到她身體多處呈青紫色。舒蘭法院準備在醫院對她非法審判,然而此時孔繁榮已無力說話。法院來人根本不顧她的死活,竟命令醫生開證明:神志清醒,不能說話,治好後開庭。家屬要求放人,法院人竟說:「就是死了也不放人!」兩天後,孔繁榮在舒蘭市醫院停止了呼吸。孔繁榮含冤離世,舒蘭市公安局卻封鎖消息,不讓家屬照相,並要強行火化屍體,遭家屬強烈抗議後就要「私了」,也被拒絕,於是他們就把去火化廠的路封鎖起來,還對孔繁榮的家人進行監視圖謀綁架。

案例三:遭野蠻摧殘 宋冰含冤離世

'宋冰'
宋冰

宋冰,女,舒蘭市人。2003年11月27日,法輪功學員宋冰被非法暴力綁架,舒蘭市公安局的王庭柏、李甲哲、肖勇,還雇了兩名打手,對宋冰刑訊逼供:背銬抻胳膊、用東西搓耳朵和鼻子,奇癢無比;看宋冰還堅持信仰是合法的,就往鼻子裏灌芥末油、往嘴裏灌芥末油、滿臉撒芥末油、不知灌了多少瓶,不知重複了多少次……

芥末油從鼻子被灌進氣管裏,導致肺部嚴重燒傷,最後惡化成肺結核,即使這樣,李甲哲等不知從哪裏湊足三萬份「法輪功真相資料」給宋冰作偽證,冤判12年。宋冰提出上訴被報復加刑2年,共14年。

2004年5月25日,宋冰體檢出肺結核監獄拒收,但舒蘭市公安局長辛河等執意要將她送進監獄,找人投機沒送進去,7月吉林醫院複查,病情惡化,8月舒蘭醫院檢查,妄圖醫警勾結做假診斷。被宋冰發現曝光。

在宋冰沒有搶救價值,企圖將她投入監獄的陰謀落空的情況下,公安局才把身患重病癱瘓在床的她丟給父母。

回家後,警察仍不斷上門騷擾,蹲坑,宋冰被迫多次流離失所。由於長期處於壓抑、恐怖的迫害中生活,使她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於2009年7月含冤離世,年僅37歲,正是風華正茂之際,讓知者心酸……

案例四:兩死兩判 家破人亡

'無人照顧的楊俊峰'
無人照顧的楊俊峰
'慘死家中的楊俊峰'
慘死家中的楊俊峰

楊俊峰,男,時年40多歲,原舒蘭市自來水職工,遭受五次綁架,1年非法勞教。勞教期間被迫害得不能自理。2015年5月,父子三人再次被綁架,只有楊俊峰生活不能自理被放回家,沒有經濟來源,他主要靠好心人的幫助艱難度日。期間他與親友多次找舒蘭市政府和街道,希望能讓父親回家照顧他,但遭到拒絕,辦理低保也需要用簽字放棄信仰作為條件,最終甚麼也沒給辦理,對他置之不理,無人問津。2018年楊俊峰被發現獨自慘死於家中。

母親林松柏,一位公認的好老師。慘遭五次綁架,四次非法抄家,殘酷毒打,數次恐嚇,一次非法拘留45天,兩次合計3年勞教,一次精神病院強制洗腦90天,沒收工資折,斷絕其經濟來源等各種迫害……多方面巨大的精神打擊與壓力,致使她原本健康的身體每況愈下,最後癱瘓在床,於2015年初含冤離世。

父親楊國樞,數次被綁架、兩次被勞教,一次被冤判5年,現仍然被非法關押在公主嶺監獄中遭受著迫害。

弟弟楊駿琦,遭受三次綁架,1年非法勞教,兩次冤判。2007被舒蘭法院非法判刑5年,2015年5月再次被寃判6年,現仍然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監獄中。

案例五:十三年冤獄致命危 被迫害失明的張洪偉含冤離世


年輕英俊的張洪偉與離世前瘦骨嶙峋的他

張洪偉,男,52歲,吉林省舒蘭市人,原通化鋼鐵公司公安處經警大隊經警。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被北京市房山區法院枉判十三年。十一月中旬,張洪偉被劫持到長春鐵北監獄。一到監獄後就被關進小號。張洪偉絕食抵制迫害,被獄警綁在抻床上。這樣押了兩個月小號,當時他身體瘦得不行,嚴重脫水。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被轉入吉林監獄。在那裏先後遭受凍、餓、手彈眼珠、彈鼻樑、捏睪丸、灌食、煙熏、開水燙、拳打腳踢、注射不明藥物等折磨,並被持續關小號、嚴管長達兩年零五個月。殘酷的迫害使他身體出現嚴重異常。

二零一四年出獄時,張洪偉的身體狀況極差,大腦很怕震動,走路遲緩,膝關節不靈活,四肢無力,視力衰弱,只能直視前方一尺多遠,看不到兩側。醫院診斷為「腦部囊腫壓迫視神經,導致視神經萎縮」。醫生說做腦部手術需要十多萬元,但也不一定保證能看見。因多年的被迫害,他本人無經濟來源,妻子打工收入微薄,還要供兒子上學,無力承擔手術費用。一年半後完全失明。巨大的身心壓力使他身體健康每況愈下,於二零一九年五月三日含冤離世。

(二)非法判刑案例

舒蘭市61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王文鵬 12年,王玉芹 不詳 ,王玉珍4年,王志剛 3年,王朋穎2年6個月,王洪方 3年8個月,王洪良5年,王洪豔 4年,王振廣未詳,牛玉輝5年,田秀華 3年,田玲全4年,付洪偉 10年,曲洪祥9年,朱玉軍5年,朱繼發 4年6個月,任文學4年,劉文濤 13年,劉雙慧8年,劉達鵬 11年,孫靈慧2年,孫忠偉2年6個月,李鳳玲3年,李鳳娟3年,李生成 9年,李亞傑10個月,李合舉4年,李志 1年6個月,李繼峰6年,李清2年,楊國樞 5年,楊駿琦11年,佟振傑 7年,宋冰14年,宋彥群12年,張忠華5年,張洪偉13年,張桂芳3年,陸豔玲4年,陳玉霞2年,邰麗娟2年,國慶芬3年,羅豔玲4年,孟祥富5年6個月,孟繁義4年,趙永才5年,趙金蘭1年6個月,趙濤7年,趙靖岩10年,姜豔7年,徐洪玉2年10個月,徐舒業2年,奚亞紅2年,高玉香10年,曹桂華未詳,續文國2年,董立彪7年,韓福3年,程磊4年,謝貴臣18年,譚成香8年。

案例一:歷盡苦難 死裏逃生

'迫害前的宋彥群'
迫害前的宋彥群
'迫害後的宋彥群'
迫害後的宋彥群

'抻床酷刑演示圖'
抻床酷刑演示圖

宋彥群,女,現年49歲,舒蘭市人,原哈爾濱大德日語學校英語教師。她和妹妹宋冰(被迫害致死)2004年被綁架,遭受毆打、灌芥末油等酷刑迫害,後舒蘭市法院非法秘密開庭,不讓律師介入,法官劉勇不讓宋彥群說話,誣判她12年。

在長春女子監獄,宋彥群遭受抻床、扒光衣服毒打、包夾監控、謾罵、注射不明藥物等各種身體和精神上的摧殘,甚至達到彌留之際的瀕死邊緣。後來她經過九個月的絕食反迫害,於2012年末回到家中,2013年又再次被劫持回監獄,2014年生命垂危保外就醫。死裏逃生的宋彥群,回到家時體重僅剩80來斤。

遭受10年冤獄的身心迫害,給她造成巨大的傷害,回家後精神和身體狀態一直不好。常常整宿不睡覺,一連好幾天不吃飯,人又瘦又蒼老,說話做事思考問題都與迫害前的她大相徑庭,經常說妹妹宋冰沒死,常出去給她送衣服,完全看不到她原來的樣子。

案例二:構陷枉判顯邪惡 生命垂危被冤判

牛玉輝,舒蘭市天德鄉三良村人。 1999年7月20日後,她因堅持信仰被綁架6次,非法拘留3次、勞教2次、冤判1次5年,現仍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2008年4月15日,牛玉輝被綁架到舒蘭市看守所,她絕食抵制迫害,女獄警指使刑事犯劉靜打她嘴巴子,看守所所長莊潤江和金某怒吼:你死了我們也沒有責任。獄醫陳某叫囂:孔繁榮不就死在這嘛!把我們怎麼了!獄警指使刑事犯拖她到審訊室逼供。派出所所長夏春林用下流的話侮辱她,33天後,舒蘭市公安局王庭柏等人把她送到長春勞教所繼續迫害。

2016年10月13日,牛玉輝遭南城派出所綁架,並被非法抄家,搶走電腦、手機等大量私人物品。

南城派出所所長李英偉等捏造證據、構陷說有打印機,給她羅織罪名。牛玉輝絕食抵制迫害。在看守所期間,她左眼看不見東西,醫院檢查說是視網膜脫落,還有白內障,急需住院治療,公安局卻拒絕放人,並於2017年6月7日,對她非法秘密開庭,不讓家人知道,冤判5年罰款5萬。牛玉輝向中級法院申訴,但中法拒絕外地律師介入,還不讓家人和律師見當事人。當時她已生命垂危,在吉林市公安醫院(465醫院)的重患監護室,住院一個多月。後仍被劫持到省女子監獄迫害。

'牛玉輝的吉林醫藥學院附屬醫院病情介紹書'
牛玉輝的吉林醫藥學院附屬醫院病情介紹書

'民眾力保韓福的請願書'
民眾力保韓福的請願書

案例三:村民力保的韓福被冤判

2014年溪河鎮法輪功學員韓福被綁架,政法委和「610」威脅其家人預辭退外地律師。鎮書記肖勇和大隊書記帶領一夥人到為韓福鳴冤按手印的百姓家中威脅、恐嚇說:你們給韓福按紅手印,就是包庇犯罪,將來要追究責任。這種流氓行徑使一些不懂法律的農民很害怕。紛紛向韓福家人詢問,才知道這是流氓犯法行為。

2015年1月8日,舒蘭市法院在既不通知辯護律師、也沒通知家人的情況下非法開庭,暗箱操作,冤判韓福三年。

案例四:法官、610威逼恐嚇退律師 高玉香被枉判十年

高玉香,舒蘭市蓮花鄉蓮花村人。1996年7月有幸得大法,一個月的時間所有各種疾病不翼而飛,家庭和睦,其樂融融。因修煉法輪功卻被非法勞教2年、流離失所8年、枉判10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與痛苦!

2009年10月,高玉香遭警察綁架,被打得昏死過去。她76歲的老母親受到嚴重的驚嚇導致心臟病復發,半個月後含冤離世。高的女兒為替母申冤,請來北京律師為其辯護。法官王鈺霞威脅她說:「不許找北京的律師,找北京律師,開庭我就不通知你!」舒蘭法院還夥同610人員多次威逼高玉香辭退律師,說如果不辭退他們就徼回律師證;把律師抓起來;而且還會綁架她的親友……,壓力之下高玉香被迫辭退律師。2010年10月,高玉香被秘密非法開庭誣判十年。在監獄高玉香堅持信仰,拒絕所謂「轉化」,遭到毆打虐待,一度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案例五:十八年冤獄致人殘

2003年7月,白旗鎮法輪功學員謝貴臣被綁架,身上1萬2千元現金被舒蘭市公安局警察搶走。在舒蘭市看守所,他遭酷刑逼供,一條腿被打殘,謝貴臣絕食抗議,被灌高濃度的鹽水,兩顆門牙被撬掉,看守所趙所長曾唆使獄醫給其打毒針,獄醫說打毒針毒性太大,給他灌毒性藥物,藥物發作時他前胸痛癢不堪。後被非法判刑8年。

2012年7月30日再遭綁架,被冤判10年。2016年在監獄被迫害期間染上尿毒症,腎衰竭已非常嚴重,曾不吃不喝數日,一度出現生命危險,監獄卻不給保外就醫,如今在獄中靠輪椅行走。

(三)非法勞教案例

案例一:非法勞教 迫害致殘

年近70歲的潘景賢修煉法輪功之後身體健康、心地善良,家裏做服裝生意從不坑騙顧客,顧客丟落的金首飾她都還給失主;常年照顧患精神病的妹妹,毫無怨言。她的美德受到讚揚時,她都發自內心的說: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都是這樣做的。

2006年10月8日晚上,法特鎮派出所七、八個警察闖入潘景賢家,透過窗戶看見她在看法輪功書刊,就進屋強行將她摁住,四處亂翻,將她綁架。11月24日將她非法勞教一年,關押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

2007年6-7月的一天,勞教所獄警王珠峰瘋了一般抓住潘景賢的頭髮狠命的往牆上撞,撞的她頭昏,並用電棍劈頭蓋臉的打,一棍打到她的心臟部位,潘景賢癱倒在地,王珠峰這才住手,潘景賢強撐著回到宿舍,開始昏睡。一獄警看到她這個樣子,叫兩個人把她架到醫務室,經檢查大夫說:心臟受損,血壓220,王珠峰知道後恐嚇她:我甚麼時候打你了?你再說我還打你。

'酷刑示意圖:撞頭'
酷刑示意圖:撞頭

從那次被毒打後,潘景賢的身體每況愈下,腰部以下開始麻木,後來失去知覺,穿鞋必須穿繫帶的,否則總是丟鞋,體重由150斤降至100斤左右,即使這樣,她每天還被逼迫出工。

出勞教所後很長時間,她走路得用人扶,還總摔跟頭,有一次卡掉了2顆門牙,一次將手腕摔折4處,她的身體至今還沒有完全恢復。

案例二:酷刑折磨 直至昏迷

徐洪玉因信仰法輪功七次被綁架,其中非法勞教一次三年,冤判一次兩年十個月。在勞教所期間,遭受酷刑折磨,甚至昏迷。

2004年11月18日,徐洪玉被四川眉山市國安局綁架,欲逼迫放棄信仰,沒達到目的就將他非法關押在眉山市看守所,後又抄家並非法勞教三年。在送往綿陽市新華勞教所時,眉山市看守所指導員和國保大隊長說:讓你堅定,這回讓你經濟垮,精神滅,名譽臭。在勞教所他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強制勞動;控制睡覺、大小便;每天誣陷洗腦迫害;長時間站立體罰。

2006年10月1日因喊「法輪大法好」被勞教所、護衛隊警察酷刑迫害。坐刑椅,不讓睡覺,酷刑迫害一個月,10多把高壓電棍電他40多分鐘,臉部被電腫大、變形、焦糊,面目皆非,辨別不出模樣,直至被迫害昏迷多日。後到期不放,又加期3個月。迫害之殘酷,令人髮指!

2018年7月18日,徐洪玉被舒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董其明等人綁架,上背銬。2019年5月被非法庭審,冤判兩年十個月,現仍被非法關押中。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案例三:九死一生的金豐學

法特鎮的法輪功學員金豐學,二零零三年三月十日晚上,被法特派出所警察曹玉石綁架,在舒蘭市看守所,金豐學絕食抗議對他的迫害,因此遭到報復式的殘酷迫害:獄警指使牢頭迫害他,叫他面對牆大彎腰頭朝下,兩臂從後背用力上舉叫噴氣式,牢頭一陣拳打腳踢,把他打倒在地,又用鞋碾踩手指,又用牙刷柄用手捏住頂心口窩,頂到他兩腳離地,又扒光衣服站在便池上,從頭往下澆涼水,踢下巴,用拳頭狠命的打臉,直到他們都打累了。後被枉判一年零三個月勞教。

在九台飲馬河勞教所遭受非人的迫害。這一年多是九死一生,所遭到的迫害都是酷刑,太多了:侮辱人格,拳打腳踢,牙齒被踢掉多顆,受冰凍刑,被在樓梯上從上往下、從下往上來回拖,遭受野蠻灌食,每天重體力勞動,勞教期滿又超期關押多日。回家後才知道他老伴被迫流離失所了,六十多歲的人了有家不能奔,老兒子也不敢在家了,一個家就散了。

'冰凍之刑演示圖'
冰凍之刑演示圖

案例四:5根電棍電擊三小時 身上多處燒焦

'陳永哲'
陳永哲

陳永哲,男,時年34歲,2001年3月被非法勞教。在吉林歡喜嶺勞教所遭受殘酷迫害。坐板折磨:兩張光板床並排160cm寬,大法弟子一個挨一個地坐五個人。早飯之後坐到午飯,午飯之後坐到晚飯,晚飯之後坐到9點。

電刑迫害:2001年4月27日,勞教所中隊長徐學權、王、崔、潘三個獄警把大法弟子一個個叫出去迫害,從管教室裏不時傳出慘叫聲,陳永哲被電了兩個半小時,他的臉被打破、脫皮的地方變成了紫黑色,兩腮腫起,嘴也腫了。過了幾天,陳永哲去管教室要求獄警不要虐待這些好人,結果又被毒打。獄警把他綁在床上,5個獄警5把電棍同時迫害他三個小時,他臉上身上多處被燒焦,脖子上都是大泡,當時他就被迫害得精神恍惚呆滯。2001年6月12日獄警帶他去體檢,查出嚴重的肺結核。不久,勞教所為逃避迫害的責任後果而匆匆將他保外就醫。因邪惡的迫害,陳永哲身心留下了難以治癒的創傷,於2002年5月14日在家去世,年僅34歲。

弟弟陳仁哲,2001年2月2日傳真相時被北城派出所綁架,為了保護其他大法弟子,他把電話卡吞了,警察用刑具撬他的嘴,酷刑迫害後非法勞教一年,回家後身體一直不好,後也含冤離世。兩個年輕的兒子先後被迫害致死,給年邁的母親李三靜造成巨大的打擊,不久也含冤離世。

(四)洗腦班迫害案例

案例一:洗腦班迫害 造成一亡一傷

2014年8月21日,舒蘭市公安機關出動大量警力,將下班乘車回家的法輪功學員姜躍軍綁架到舒蘭市小城鎮下營村洗腦班迫害。

一直由姜躍軍贍養的岳母患有肝病,因擔心女婿而吐血病危住院。姜懇請「610」人員讓他回家探望岳母,可他們完全不計人倫,不顧親情與孝道地說:死了也不准!別說是岳母呀,就是親媽死了也許能有一點點可能!萬般無奈之下,姜躍軍於9月20日從洗腦班二樓跳下,導致大腿骨粉碎性骨折。妻子得知消息去醫院護理丈夫,結果遭國保大隊張學濤、南城派出所曹鳳坤、夏春林等大量警察綁架並拘留(拘留結束後又直接轉到吉林市與舒蘭市兩處洗腦班繼續迫害)。

一天之內女婿腿斷,女兒被抓,警察抄家,七八個警察將家裏翻得一片狼藉,二老二小無人照顧,這沉痛的打擊使病情剛有好轉的岳母無法承受,身體不支,吐血住院,並在10月25日含冤離世。老人臨終前還牽掛著女婿,說要去看他,可到最後都沒能見上女婿一面,使在場的人無不動容流淚……

短短兩個月的時間,洗腦班的迫害就致使這個幸福的家庭一亡一傷。

'姜躍軍腿部術後照片'
姜躍軍腿部術後照片

案例二:臨產孕婦 慘遭非法拘禁

優秀教師姚春豔因修煉大法10次被綁架、關押,強制洗腦和拘留。1999年冬季,懷孕期間的她還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回家後郭立千校長又將她與丈夫同修一起拘禁在學校新蓋的陰暗潮濕的西下屋數十天,睡的是潮濕木板床,環境惡劣到睡的毛口袋都腐爛沾在木板上。學校週末和學生放假,食堂停業,郭立千根本不管她和丈夫的吃飯問題,而且還扣發了夫妻工資(一扣就是三年半兩萬多元)。由於二人無經濟來源,不得不啃麵包,喝暖氣片的水,或在校門口鐵皮車賣店內吃沒有油鹽的清水掛麵。最後臨近過年又向家屬勒索兩千元錢才讓二人回家。

2000年3月,新年剛過,郭立千又將夫婦二人拘禁西下屋宿舍內,窗戶有鐵柵欄,晚上門在外面反鎖,完全不顧及孕婦產前可能出現的危險狀況,學校許多老師都說他太沒有人性了。最後直到姚春豔分娩期臨近才將他們放回。姚春豔回家僅七天產子,由於缺乏營養,孩子骨瘦如柴,皮膚又黑又粗糙。

案例三:九月嬰兒 母子分離被斷奶

2000年12月,大法弟子姚春豔哺乳期間被拘留十五天。2001年1月3日,回家僅7天的她又被郭立千校長騙到教育局招待所六樓的洗腦班遭受迫害,當時她的兒子剛九個多月,正值哺乳期,就被迫骨肉分離。新年的前一天,闔家團圓之際,因她拒絕簽保證書,郭立千又將她從洗腦班轉入舒蘭市看守所,黃曆二月二後又被轉到拘留所裏的洗腦班繼續迫害,4月她開始絕食抗議非法關押,絕食絕水8天時,他們怕擔責任,將其放回家。但這時她早已沒有奶水,造成剛出生9個月的孩子就被迫斷奶。而這一切悲劇的發生,皆源於洗腦班的綁架迫害!

案例四:老年教師抵制迫害 逃離洗腦班被摔傷

2001年7月19日,舒蘭市教育局在局長劉琦的策劃下將薛庭蘭、於曉娟等四名大法弟子以開會的名義騙到教育局招待所六樓的洗腦班,分別扣發他們每人一千元錢,要求在洗腦班關押一個月,雇佣許多學校的老師嚴密看管,連上廁所都有人跟著。教育局以劉琦、溫長吉、沈宏文為首的幾個人,企圖逼迫這幾名大法弟子寫決裂書,說參加了「反革命組織」,幾名大法弟子聲明這是強加的罪名,她們只是信仰「真善忍」做好人。

教育局計劃7月23日將洗腦班轉到市精神病院,沈宏文還狠毒地說:到那裏用大棒子揍看你們怕不怕,給你們插電針看你們怕不怕?這四名法輪功學員萬般無奈之下,於7月22日深夜,從二樓小窗戶跳出才得以自由。但由於薛庭蘭年紀大,腰椎骨被摔傷,不能行走,其他三位教師也身心受到極大傷害,並被迫流離失所數月。

(五)強迫退學、開除學籍迫害案例

案例一:非法軟禁,逼迫退學

2000年春,舒蘭市實驗中學怕學生李季進京上訪,將其軟禁,不能回家,不能單獨與家長接觸等。每時每刻都由專人看管,晚上也不能和同學一起住集體宿舍,使年僅15週歲的孩子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3月9日班主任劉翠華帶李季到家中,逼迫家長同意孩子退學。家長不理解,班主任卻說:「現在對你們法輪功怎麼樣做都不過分……。」

3月10日李季被逼退學。開學僅九天,所交學費400餘元一分未退。家長去要時,校方說返不了,入帳了等話搪塞。離校當天呂彥剛校長說:「這是上級精神,想告去中央……」

新學期開始的時候,李季要求返校上學,校方仍不肯收留……

案例二:三名學生 被開除學籍

(1)2000年3月初,舒蘭一中卻以上訪為藉口,將一名修煉法輪功的高一學生開除學籍。

(2)舒蘭十六中學生王凱是法輪功學員,2000年末依法進京上訪,為法輪大法說公道話,回來後被學校開除學籍。

(3)舒蘭市實驗中學將本校法輪功學生征岩開除學籍。

(六)經濟迫害案例與統計

1、被勒索財物數字、金額統計

自一九九九年至今,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舒蘭市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共對法輪功實施的「經濟上截斷」的迫害中,被勒索現金金額:753794元。搶走電腦、打印機、刻錄機、汽車、口糧、牲畜、家電,生意被迫破產等更造成幾十萬的經濟損失。

註﹕這個數字僅是明慧網上有數字記載的一小部份,實際上沒有數字記載的更多。如搶走現金、存摺、銀行卡幾張,剋扣工資,工資被某某提走等這類沒有具體數字的都沒有統計在內;再如搶走多台打印機、電腦等這類沒有數字的都按一台計算了。還有很多被勒索欺詐大量現金後家人怕報復或因各種原因沒能上網曝光的,這類勒索的金額更多。可能千百萬而不止。

2.被迫失去公職 經濟損失不可估量

上營鎮教師趙永才依法進京上訪,到北京找他花1000多元,全從他工資中扣。被扣一年工資。中共株連政策,還扣教育局2000元,扣中心校校長500元,也算在他頭上。2006年他被非法勞教一年半,期間工資全被中心校剋扣。名目是:曠課費、教育局罰款、610人員來校招待費、通融費、還有幾項找他的費用、包括5000元「活動費」等,一切票據中心校保管。至少8500多元。2014年7月4日,趙永才被非法判刑5年,開除公職。僅到2017年年末,直接經濟損失就達14萬元,隨著時間的推移,經濟損失會逐月遞增;隨著工資的上漲,造成的經濟損失已是不可估量。

從1999年7月20日至今,舒蘭市已有朱玉軍、孟繁義、王文鵬、續文國、程磊等8人被迫失去公職,其經濟損失更是無法計算。

3.隱形經濟迫害 無法計算

慶豐教師姜躍軍夫婦1999─2002年被學校非法剋扣和勒索資金達2萬多元,3年半的時間,幾乎剋扣了二人所有工資,徹底切斷了一切經濟來源。且很多年來不給漲工資,致使比同一級別的教師每月工資少很多。2007年姜躍軍被勞教期間,學校又非法剋扣陽光工資5000多元。被警察搶走手機、孩子學習用的電腦主機、錄音機、mp3、mp4等私人物品價值數千元。因信仰真善忍,20年來一直被取消評優選先、評職晉級資格,造成的經濟損失不可估量。

舒蘭市實驗中學教師殷麗梅,1999年被非法勞教一年,2001年被非法勞教三年,這四年的工資全部被停發剋扣了,共計4萬餘元。這在當時是個非常可觀的金額。教育局安全辦主任溫長吉傳達610的迫害規定,取消她評優選先、評職晉級資格,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

4. 強搶與勒索財物典型案例

(1)勒索錢財

2012年3月5日,法特鎮法輪功學員黃淑波到呂慶英家,派出所副所長等一路跟蹤,躲藏在草垛後邊,等黃淑波從呂慶英家出來後將她綁架。之後到呂慶英家要綁架她,在家人保護,呂慶英走脫。警察又叫來趙彪等八、九個協警,向天多次開槍,對不修煉的家人(丈夫、兒子、兒媳、來串門的弟弟)大打出手,把他們打得頭破血流,搶走家裏買化肥的2400元和呂慶英的身份證、手機。把家人全部綁架,就扔下4歲小孫子嚇的哇哇大哭,一人在家無人照顧,晚上10點多才讓兒媳回家。家人被劫持到派出所後,警察刑訊逼供、嚴刑拷打,逼迫家人承認「襲警」,不承認就毒打,最後家人被打得承受不住,只得違心簽了字。呂慶英的丈夫和娘家弟弟被劫持到舒蘭看守所。派出所所長夏春林等人第二天又到村裏找呂慶英的鄰居取材料,企圖讓鄰居們做「偽證」沒能得逞。夏春林又欺騙呂慶英的兒子,叫他回家拿8000元贖呂慶英的丈夫和弟弟。兒子信以為真,就借錢給夏春林,結果錢被他們私吞,人也沒放,兒子又被扣留。

(2)搶糧趕豬

2000年11月,蓮花村28名法輪功學員依法進京上訪,均被勒索錢財,每人最少3000元,共10多萬元。把李生成家口糧拉走,使家人無法生活、導致孩子失學。村幹部劉俊仁僱人把李忠勝家苞米全部抄走,賣糧庫尚未結算的水稻款3000元也私自取走。

二零零零年皇曆十月二十六日,程兆麗依法上訪,被蓮花鄉派出所綁架。所長王喜民、孫紅波打她嘴巴子,把牙打出血了,臉打腫了。關了她一天一夜,然後送進拘留所。在舒蘭關押期間,黃金村村長李明財、楊守成和鄉政府把她家3頭豬趕走,並對她的家人說:想要豬就拿1500元。豬被趕走,她又被非法關押,年幼的孩子和丈夫承受了巨大的壓力。

(3)入室搶劫

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倪精榮被非法抄家,物品有電腦一台、金戒指兩枚(共值六千多元)、現金八百多元,七千元存摺下落不明,就連火柴(開賣店時留下一箱火柴)、衛生紙、手電、香皂、三個裝錢的皮夾(其中有現金一千多元)、UPS、上網用的貓、妹妹家寄存她家的VCD機等等,共價值二萬餘元錢的物品。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早六點前後,南城派出所十多個警察跳進法輪功學員於洪福、初玉珍兩位老人出租房中抄家,搶走現金一萬餘元,電腦、手機等大量物品,折合人民幣三萬餘元,共搶劫四萬餘元財物。

結語

二十年來,舒蘭市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罄竹難書、令人髮指,以上案例只是冰山一角。這慘絕人寰的迫害在過去的二十年中一直在中國大陸發生著,那些曾經參與和正在參與迫害的人,明知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好人,為了職務、為了飯碗、為了自保,昧著良心犯罪,他們才是這場迫害真正的受害者、犧牲品。善惡有報是宇宙的真理,他們面臨的是正義的制裁或上天的懲惡。

今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週年,也是法輪功學員反迫害二十週年,我們秉持「真、善、忍」的原則,和平理性地講清真相,使被中共謊言矇蔽的人們,看清邪惡,在大是大非面前選擇正義與良知。更希望舒蘭市地區父老鄉親,能抓住這稍縱即逝的得救機會,多看、多聽法輪功真相,清醒理性為自己選擇未來!

附錄:
吉林省舒蘭市1999年7月──2019年7月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數據:下載(41KB)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