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破除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日】我今年六十五歲,是四川山區農民。九九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大法與師父不僅給了我健康的身體,還給了我無窮的正念和智慧,使我的生命在法中昇華。我與大家交流一段破除邪惡迫害的經歷,證實師父的法:「正念來自法」[1]。「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我居住的縣城在山裏,有一條六層樓高的通道,盤旋而下,連接大橋和老城,每天上下的行人川流不息。拐彎處的牆面,真是展現真相標語絕好的地方。我經常在這寫「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三退保平安」等真相標語。如果標語被噴塗了或覆蓋了,我就再寫,早、中、晚不定時的寫,始終保持在那個人流如織的通道上有救人救命的真相信息。這件事我已經堅持做了四年。

二零一九年六月中旬,我不知那裏安裝了攝像頭,繼續去寫。六月二十一日那天中午,家裏突然闖進三個警察,問明我的名字和法輪功學員的身份後,拿出傳喚證和搜查證給我看,然後問我這幾天幹了甚麼?邊問邊叫我孫女把所有的房門都打開,顯然馬上要動手非法搜查。我想,我家裏有那麼多的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等等,不能被他們發現。於是默默發正念,鏟除操控這幾個警察的黑手爛鬼及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3]。我感到師父就在弟子身邊,頓時正念十足,心態穩住了,沒有絲毫的懼怕。我對警察說:「慢來。今天誰也不准動我家任何東西!否則我把你們違法的行為拍成視頻,發到網上,給你們曝光!」

一個警察把我正在牆上寫真相標語的監控視頻用他的手機放給我看,企圖作為打擊我的證據。我不為所動,仍然正氣十足,說:「這不是犯罪。法輪大法是佛法,讓人知道佛法是為普度眾生。『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是要讓人人皆知。這些真相寫在旮旯角落沒有多少人能看得見?寫在人多的地方才能廣而告之,普度眾生!當今只有法輪大法才能救人。你們懂嗎?」那人關閉了視頻,其中一人說他們不搜查了。讓我跟他們到派出所去把事情說一下就回來。

我又默念:「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4]。於是帶上「敲門行動違法」的明慧網的文章坦坦蕩蕩的跟著他們去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兩個警察來詢問我,要求一問一答,如實回答。我說,請你們先把這篇文章清清楚楚的讀給我聽聽,讀完之後我百問百答。警察讀文章時我就盤腿立掌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他倆讀完了,其中一個問我:「你在幹啥?」我說:「煉功。」他問有幾套功法。我說有五套功法。他說,你站起來煉給我們看看。我說,好。我馬上把第一套功法演示了一遍。他們又問要多長時間才煉的完?我說五套功法全部煉完要兩個多小時。他們說你就暫時煉到這裏吧。

他倆繼續詢問:你為甚麼到處寫這些東西?你寫的「三退保平安」是甚麼意思?顯然「三退」是中共邪黨最忌諱、最害怕的事。「反黨」、「反共」的帽子隨時都會被用來治罪。直面這個尖銳、敏感的話題我沒有迴避,而是非常真誠的、關切的問起他們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你們加入過沒有?沾上沒有?沾上了你們都要退出。退了才保得了你們將來的平安,知道不?你叫甚麼名字,說出來我可以幫你退。」他倆沒有表態,對我說的他也沒表示反對,只是用一種很平常的口氣說:「你以後不要在公共場合寫這些東西了。」我說,「怎麼能不寫呢?就得寫。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不告訴天下世人呢?就是要人人皆知。」

這時,另一個警察問:你們的師父是誰?一個月給你多少錢?我說:我們的師父是李洪志大師。大法師父給我的是無價之寶。你知道不?二十年前我渾身是病:頭暈,頭痛,肚子痛,十七歲得腦膜炎,二十多歲得胸膜炎,三十多歲患肝炎,還有其它的病。我這身病,不管到哪家醫院醫治,不得花上幾十萬元嗎?我在貧窮的農村,哪來這些錢看病吃藥?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甚麼病都沒有了。以前我晚上不敢吃晚飯,吃了飯就不能平躺著睡覺,那就難受的不行,就必須把枕頭塞的很高,半躺著。這些怪病,醫院都沒有辦法。可修煉了法輪功,這些怪病就奇蹟般的都好了。你們看那些得腦血栓後遺症的,不是偏癱、全癱,就是成植物人。我曾出現過腦血栓症狀,醫生檢查後說我顱內出血。可我二十多天就能下地了。你看我現在健健康康的,哪像街上那些人那樣,走路一瘸一跛的?我還不用吃藥。你說,師父給我的不是無價之寶嗎?你們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樣有福報。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可真的要遭惡報的噢。

警察又問我:以後你還煉嗎?我說:「當然要煉!這麼好的大法,幾千年、億萬年都遇不到的,一定要學好、煉好。誰也改變不了我修煉法輪大法的心。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都是一群好人中的好人。一個國家社會,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嗎?國家給你們那麼多工資,本縣那麼多嫖娼賣淫的你們不管,本縣每年有那麼多刑事案件,哪一個案件是法輪大法弟子幹的?你找的出來嗎?」

警察要我筆錄完後到大橋通道去演示寫標語的情形,並拍照、攝像。我知道,這是他們在為構陷我,製造冤案並非法關押我而收集所謂的證據,無數法輪功學員的冤案就是這樣幹出來的。不能讓他們這樣幹,必須破除他們對我的迫害。我態度堅決的說:「叫我去照相?別想了!」又叫我在筆錄上簽字,按手印。我仍然態度堅決地說:「把頭給我鋸下來我也不會給你簽這個字。我沒有犯罪。你這不是在迫害好人嗎?我不會給你簽字的。」

天氣炎熱,詢問的警察去午休,叫一個人看著我,我就在訊問室發正念。下午三點過,警察來了,我們繼續對話。警察說,「你們做這些,要影響兒子孫子兩代人的工作、讀書。」我說,為甚麼?影響甚麼?我不怕。我做的是正義的事。你們做的是非正義的事。我不會配合你們的。全世界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們不要迫害好人!

已經到下午五點多了,我說我餓了,弄點飯吃吧。警察就帶我到食堂吃飯。吃完飯後我要回家,警察說,不忙,還有點事要說。這時食堂有一、二十個警察在進餐。我就對大家說,「各個警察,我給大家說,我是一點鐘來的,我沒有犯罪,扣留了我六個小時了。我要回家了。大家都聽著,下次誰再來敲我家的門騷擾,我真的要上告喲!這是在迫害好人,知道不?迫害大法弟子會有惡報的,請你們一定記住。」

我的肺腑之言慈悲與威嚴同在,大家都默默的聽著,沒人吭聲,若有所思。這時,辦案的警察不再留我了,客氣的說,等著,我用小車送你回去。

這樣,一次妄圖構陷我關冤獄的迫害,在師父的保護下、在弟子的正念正行中解體了。真如師父所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 」[2]。

這次反迫害的經歷,連我自己都感到十分震撼。我想了很多,也悟到很多。尤其悟到,大法弟子有能力,有足夠的正念破除邪惡的迫害,正如師父所說:「正念來自法」[1]。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再精進〉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