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窩中證實法、破除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元月開始修大法的,在這場中共的迫害中,由於學法不深,沒有徹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使自己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先後經歷非法拘留、洗腦班、勞教、判刑,長達十年之久。這裏僅交流在被非法關押中兩次證實法的片段。

在黑窩中證實法

二零零四年,我們的資料點被破壞,我被非法判七年,送到監獄。有一天,監區組織看誣蔑大法的錄像,當場一同修站起來喊「法輪大法好」,一群人上去打他,我就站起來大喊:「不許打人!」同修被關禁閉,我絕食,拒絕勞動,聲援同修,自那以後,監區很長時間沒有再集體組織放誹謗大法的錄像。

在黑窩裏最大的苦惱就是學不到法。後來我不再參加生產勞動,閒餘時間就是發正念背法,但會背的法實在太少了。一天,一同修傳給我師父二零零四年以後的經文,我如飢似渴的看,看完後,我想得找辦法傳給其他同修。我就抄寫,剛開始是在晚上被窩裏抄寫,後來就堂堂正正坐在寢室抄寫,再後來就在工地抄寫,因為我出工不幹活,有的是時間。中間過程不斷給監視我的犯人講真相,給積委會人員講真相,給隊長遞交真相信,他們讓我寫思想報告,我就寫感想,不間斷的寫,犯人也傳看。後來我又得到了《轉法輪》,是每講一本,都是同修抄寫的。

後來傳來噩耗,給我傳經文的同修在臨出獄的幾天前被迫害致死,我心裏很難過。我把我抄寫的經文傳給其它監區的同修,他們有條件的再抄寫。因為警察不斷搜號,經文經常被搜走,我就不斷的抄寫,有時我二、三天就抄《轉法輪》一講。我把買來的筆記本都拆開,再對摺疊成小本,這樣好保存。

在黑窩裏破除邪惡對我的迫害

我在黑窩的後四、五年中不參加勞動,不管他們把我調到哪個監區,採取甚麼措施,我就守住這一念:我修大法沒有犯罪,不存在勞動改造。後來我開創出了早上煉靜功的環境,也不參加點名。後來有一次,監獄開會強調參加早晚點名。下午大組長找我說讓我參加晚上點名。我說我不去。他火了,說:不去就讓人拉你去。其實這個大組長人挺好的,我多次給他講過真相,我倆個人私下關係挺好,他愛下象棋,有時晚上陪他下幾盤。但我知道這個事不能被情所動,那樣是害他,讓他幫邪惡迫害我。

晚上點名,我不去,他果然讓幾個值班人員來拉我,當他們來拉我時,我說不用拉,我自己去,我就大步走到大廳,一百多人都站著等著點名,我就站在隊伍前大聲對他們講:「我信仰真、善、忍沒有犯罪,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江澤民發動的這場迫害是在真正犯罪,他們迫害真正向善的人,是犯了罪惡滿蒼宇的大罪,現在各國都在起訴他。我不參加點名,是在反對對我們的關押,希望大家理解。」開始講的時候,一個小哨撲向我,想阻止我,我手指著他說:「你站那兒別動,」他果然站那沒動。講完後,犯人一片掌聲。大組長一看下不來台,趕緊說你別說了,回去吧。我轉身回到了寢室。晚上睡覺做了個夢,夢中一列車的珍珠、瑪瑙、寶石,我知道這是師父鼓勵我,做的對。第二天到工地,很多犯人對我豎大拇指,我很感激他們對我的理解支持。我也悟到,無論在任何環境走正自己的路才是證實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