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零」與救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在正法的最後時刻,中國大陸出現的大面積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清零」行動,這件事能讓它發生,肯定有我們要修的東西。在迫害面前,能不能放下自我,放下被迫害的心,一切只為眾生得救,修成一個為他的生命,這一點至關重要。

這些執法部門的工作人員,平時找他們還不好找呢,這回主動找上門來,不就是想得救嗎?師父講過將計就計的法,舊勢力有舊勢力的安排,師父有師父的安排,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其它的都不是我們要想的,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我們把壞事變成好事,不就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嗎?

在我看來,不管是誰來了,就是有緣人,就是來得救的,生活中碰到的人,也都是等著得救的。我從監獄回來幾年後,居委會的人來找我,說要簽個字,解除監視。我說:出監獄我都沒簽字,你們監視我,我還簽字?我不會認可的。她說那怎麼交代啊?我說在派出所我也沒簽字,你告訴他們就行了。我說你是黨員吧,她說是。我就跟她講真相,她很爽快的就同意退黨了。其實居委會的人來找我是來三退的,我心裏很明白。

今年十月底,居委會的人又聯繫我,說區街道辦書記找我,她緊張的問我,有事嗎?她挺擔心我。我說沒事,能有甚麼事啊。我心想就是講真相救人唄。人間就是一個大舞台,大法弟子要唱好主角,收救那些可救度的生命。不要一出現問題,就先想著自己被迫害,要先想著眾生。所以我信心滿懷,有師在,有法在,甚麼都不用怕。結果在街道辦的一個多小時,基本都是我講,我用慈悲平和的心態給街道辦書記講大法真相,講我的一些修煉故事,還講了身邊一些善惡有報的例子,告訴他善待大法弟子功德無量,最後他也爽快的三退了,走時還把我送到大門口。

半個月後,這位書記又給我打電話,說來看看我。我想來就來吧,這次他和一位女士來的,也是為「清零」而來,我也不知道那位女士是甚麼身份,中途聽書記問她是開警車來的嗎,車停哪了。我就是講真相,最後把這位女士也勸退了。他們出人意外的、分別指著我家掛的法輪圖上的「真、善、忍」說,「真、善、忍」是做人的準則,誰都得按真、善、忍去做,最後也沒說別的。正好到中午了,他們非要請我吃飯,我實在拗不過,也就去吃了。過程中,他們非常熱情的招待我,不斷的給我倒水盛湯的,弄的我很不好意思,吃完還讓我打包拿回來晚上吃,我感慨的說,我真有福氣,總是碰到像你們這麼善良有素質的人,最後非常友好的道別。其實他們明白的一面為自己得救而高興呢。

我講真相不是解釋法輪功不違法,你們怎麼違法,不配合,拿法律條文,義正詞嚴之類的等,我就是低聲細語、平和低調,把他們當作朋友、親人一樣,用慈悲善念,真心為他好,從他的角度考慮問題,講法輪功是佛法,迫害佛法可不是一件小事,現在瘟疫流行,有多少錢,當多大官也不如有一個健康和平安。法輪功就講真、善、忍,按照真、善、忍去做,真善忍不好甚麼好啊?!為甚麼現在天災人禍多,不就是人心不行了嗎?!危難時刻,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和家人,善待大法你就是最有福氣的人,惠及子孫!退出無神論組織,讓佛法保祐咱們平安健康,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就能躲過這場劫難。

二零一八年的「敲門行動」,我把派出所所長也勸退了。我覺的任何天象變化都是配合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的,甚麼事也沒有救度眾生這件事重要,生命都是為法來的,師父明示:「大法弟子是人類得救的唯一希望。」[1]我們必須做好。其實講真相是一方面,要想能夠救得了人,首先要修好自己,我跟這些人員接觸的時候,短時間內他們就非常認可我的人品,認為我很善良。我們為他人著想的心,他們都會體會到。所以平時修好自己,關鍵時刻就體現出修煉的成果,常人在我們身上就看到了大法的力量。

在我的心裏沒有迫害,只有眾生,眾生得救才是我的心願!

一點體悟,不在法上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