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清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目前中共搞所謂的「清零行動」讓國內不少學員感到了巨大的壓力。其實這件事和過去二十年一樣,和九九年七﹒二零一樣,就看你是否堅定。你金剛不動,邪惡自滅。你放不下這、看不透那,邪惡就會沒完沒了糾纏,以達到害人的目地。

以湖北省宜昌為例。宜昌地區近來幾乎每個法輪功學員都被騷擾,只有極個別的除外。其中尤為嚴重的是宜昌市伍家區,邪惡之徒每轉化一個都能拿到多少錢,所以合起伙來反覆上門逼迫學員簽字,學員不簽他們就誘騙學員的家人和子女去逼迫同修,和迫害剛開始的那兩年,讓學員家屬去勞教所哭鬧、罵學員無情、逼學員轉化寫「三書」、「五書」、錄像揭批,完全是同一個套路。

宜昌當地有一個學員A就遇到這種情況。社區書記、主任、網格、片警等一群人三番五次到家騷擾。一開始,學員A非常堅定,表明態度,不簽字,不照相。來人沒達到目地,就找到她的兒子說:「你媽若不簽字,你的工作就保不住了,孩子上學也上不成了。」結果他兒子聽信了威脅,回到家中與母親大鬧、逼迫母親簽字,還說了很多傷害母親的話。學員A沒有動心,堅持原則。見母親仍然不為所動,她兒子就以自己家四口人(夫妻倆加兩個小孩)尋死來相逼。A的丈夫對她也大打出手,往死裏打,身上都打的青紫,最後A守不住底線,在「不修煉」的保證書上簽了字。

於是,邪惡之徒得寸進尺,又拿來「悔過書」讓簽字。當時A不在家,A的丈夫這次清醒了,把社區主任和網格員痛罵了一頓,後者灰溜溜的走了。後來她丈夫又跑到社區找到主任質問他:「為甚麼還這樣沒完沒了的搞,想把我老婆整成甚麼樣?」並要與他們以命相拼。後來社區主任見勢不妙,又說好話又相勸,才將A的丈夫勸回家了。

A的丈夫這次清醒了,對A說:「你不應該簽字的,他們這些人抓到點甚麼就沒完沒了的搞。」A說:「你當時那樣對待我,逼我簽,你們不那樣逼我,我能簽嗎?」丈夫無語了。

邪惡利用家人這樣對待逼迫同修,A沒過好這一關非常痛苦,她的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內心的痛苦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但邪惡就是這樣的當你一旦配合了它的要求時,後面的麻煩會一個接著一個來,它的目地就是要把你拉下來、毀掉你。

因為前面的妥協,這件事還沒完──社區又找到她兒子兒媳,說要搞甚麼錄像(可以拿來做反面宣傳)。

還有一位男同修B,如同上面這位同修一樣,邪惡利用他的妻子、兒子對他痛罵不止,非要逼他簽字,兒子抱怨他影響他的工作幹不成了等等,使同修陷入痛苦魔難當中。同修對社區一群人都善意的向他們講了大法真相,但後者依然我行我素,多次騷擾。當地姓張的書記對他管轄內的幾位大法弟子,都是這樣騷擾,搞的大法弟子家庭不得安寧。姓張的書記還讓610、國保來找大法弟子。

同修問社區人員為甚麼非要這樣逼著搞,他們說:「上面和他們簽了『反邪教協議書』(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必須要兌現這個『協議』。」

伍家區公安分局政委葉兵主管迫害法輪功的事情(此人已上明慧惡人榜),多年來一直幹著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勾當。在這次所謂的「清零行動」中,又搞出一個所謂的「反邪教協議書」,脅迫下屬對大法犯罪,而伍家區社區人員為了個人利益去兌現邪惡的「協議」,再去拼命騷擾大法弟子、逼迫大法弟子在「三書」、「五書」上簽字。

也就是說,如果簽了不修煉的「保證書」,那就還有「悔過書」在後面等著,還有「揭批」錄像在後面等著,因為他們知道你是可以被逼迫所屈服的,絕不會放過這個「以強凌弱」的掙錢機會。當時很多學員給邪惡簽了「保證書」,其實表面上就是中了這個套路,而根本上說,就是自己對大法的信念沒有達到金剛不破。看透了,真堅定了,才能做到破除邪惡。

把邪惡的「清零」當成彌補和做好的機會吧。正法越來越接近尾聲,走出人的機會不會永遠都有。珍惜修煉的機會、把握好心性,把心思放在救人的使命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