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出了一個新腳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一九九六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零一九年,不知從何開始我的大腳趾腫了,還長了個小白點。小白點弄開後裏面有膿,由孩子隔天幫我把膿清理出去。這樣也沒有影響我每天出去講真相救人,每天都在做三件事,有人心就去掉,甚麼也不想。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的一天,我在大集講真相時突然腿不能動了,哆哆嗦嗦的走不了路了,好心的世人看到後給我的孩子打了電話,孩子打的把我接回家。這個時候腳趾上的膿包已由小白點演化成潰爛且露到骨頭了。孩子們要送我去醫院,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去了醫院。

十一月七日,到醫院檢查後,醫生說糖尿病併發症,需手術切除腳趾頭,切除二個腳趾頭後,腳心又潰爛流膿,又需截去小腿,我沒有答應。在醫院裏一天比一天重,最後送重症監護室。在監護室,醫生說肺三分之二衰竭,叫家人準備後事,並且叫老家的人都來看了最後一眼。

在重症室裏,同修們也來告訴我:求師父救我,全盤否定舊勢力,一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共呆了八天,這八天不睡覺、全身都固定到床上,唯有思想和嘴在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救了我,生命指標又平穩了。

出了重症監護室,我只想回家和同修們一起學法、發正念。可是醫生不讓出院,醫生說必須指標都正常才能回家養著(說明一下:這個時候腳底下爛了一個大洞,胃不能吃東西,吃了就吐,血糖也高、血壓也高)要回家必須做檢查。檢查時我就想我的胃是好的,檢查結果就真沒有毛病。測血糖、測血壓時,我就想我的血糖、血壓是正常的,結果都正常。就這樣我帶著腳底下的大洞、胃不能吃東西,吃了就吐,於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七號回家了。

剛回到家時,還是不能吃東西,吃了就吐,我就想師父沒有叫我不吃飯,那我就吃,吐了就再吃,這是回家的第一天,第二天就不怎麼吐了,第三天就正常了。

同修們在一起學法、發正念,在這個過程中還出現過很多神奇事:發正念時小喇叭自動切換到發正念的音樂;同修睜著眼看到當時共有五個發正念的同修就像五尊佛的形像等。

回家後飯能吃了,並且腳底下的大洞一天一個變化,長的很快很好,醫生都覺的神奇(給醫生講過大法真相)。孩子大約每兩天給醫生發個照片,讓他看一看我的腳底恢復的情況。醫生看恢復的很快,也就是腳底大洞新肉長的很快,就說過了年來醫院植皮(其實出院時,醫生說回家呆不了三天就得回來、還說等身體恢復恢復或過了年做截肢手術)。結果肉長上來後,皮也一塊跟著長,醫學上無法解釋。

整個過程中,不管家人說甚麼、醫生說甚麼、身體出現甚麼情況,我都不怎麼動心。

近期在夢中點悟讓寫出來證實大法,其實我也應該寫出來證實大法。由同修代筆到寫稿時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七日,從出院時,腳底大洞、醫生說需要截肢到沒吃任何藥在家裏,歷經整好近一年的時間長出了一個新腳底。

這個過程中也向內找,同修們也一起學法、發正念,切磋,向內找,最後意識到:主要是另外空間的干擾,經常聽到一些聲音無法分清是師父點化還是其它生命干擾,很多時候都誤認為是師父點悟,結果叫舊勢力鑽了空子。認識到後,再聽到另外空間的聲音,就不再隨便認為是師父的點悟了。

感恩師尊給弟子第二次生命,弟子無以回報,唯有聽師父話,做好「三件事」,在以後的修煉路上精進、精進、再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