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純正 師父助我闖過生死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一日】事情要從三個月前開始說起。我的月事一直很準,可是從六月二十三號開始來了月經一直就沒結束(而且量非常大),開始我並沒有當回事,因為有師父這樣強大的後盾,有甚麼可怕的呢?但是這一難持續的時間有點長,到八月末,我去衛生間,光沖水就三分鐘以上(不然血跡衝不乾淨),當然這兩個月我的作息正常,任何事也不耽誤。有一次我去廁所時突然肚子疼,疼痛難忍在地上打滾,被兒子看見,他立即撥打了120,把我送進醫院。

在醫院裏一系列檢查後,第二天專家確診說是「子宮惡性腫瘤」,看片子腫瘤是子宮的兩倍大。就算立刻手術,風險也是非常大的。

當我得知檢查結果時先是一愣,頭腦中出現師父講過的法:「有一個過程,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於是我跟兒子商量:我不用常人的醫療手段治病了,帶我回家吧!他哭著說:「媽,我害怕。」我安慰他,「咱們就聽師父的,如果我不接受任何治療的情況下,痊癒了,就是我信師信法了,師父為我化解了。再者,如果我這樣走了,那就是被邪惡鑽了空子,命該如此。」看到我這樣堅定,兒子只好同意了。

大夫知道我堅決要出院時,表示無法理解,不同意我的決定,最後還和我簽了協議,大概意思是出現任何問題,醫院概不負責。

出院以後,流血量更多,可我的精神、面色卻越來越好(有人說我像二十多歲的)。每當兒子聽到這話,他就哭得格外傷心,他擔心是「迴光返照」,我還是每天該幹甚麼幹甚麼。說實話我也曾有過快如閃電般不好的念頭浮現在腦海中過,每當這時我就告訴自己:我只是一粒微乎甚微的塵埃,有甚麼資格去質疑宇宙真理?!

隨之而來的還有各種考驗和干擾。首先就是親情,兒子每天都找來各種各樣的補血偏方和藥膳,我不服用時,他就長跪在我的床前。一開始我偷偷倒掉,後來我發現不對,首先「真」我沒做到。最後我跟他溝通,「你願意讓你媽活還是死?是藥三分毒,你媽真的沒病。」他從那以後就不再弄藥膳了。

就這樣大量出血狀況一直持續到九月二十二號。晚上學完法十二點左右,意識非常清楚,聽見有一個聲音和另一個聲音說:「咱們得先讓她(指我)離開一會兒,否則這樣大的痛苦,怕承受不了。」我睜開眼看見一位慈祥的老者笑瞇瞇的向我招手,出於禮貌我馬上站起來,讓老者坐下,可當我回頭示意老人家坐在床上時驚奇的發現我自己還在床上躺著。過了一會師父出現了,師父身後跟著三個身高達兩、三米的巨人和三個一釐米左右的小人,師父說你們幹活吧!儘量速戰速決。回頭又對我說:「你站這別動,否則過會找不到你。」我連忙跪在地上說:「好。」我站在那看著巨人和小人在我身上就好像做手術一樣忙碌著。師父表情嚴肅。大概有十七、八分鐘的時候,師父點頭可以回去了。

我醒來後,已經是二十四日。兒子告訴我這十六個小時的情況:我「去世」的當晚,家裏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他們所表現出的態度各不相同,多數人認為我「死了」要送我去太平間。當時我兒子堅決不同意,他心中有個強大的信念:儘管從現在的醫學常識上判定我已經「死亡」,但他就認為奇蹟會產生。因為我的肉體沒有呼吸、沒有心跳,也沒有脈搏,與「死人」不同的是身體不僵硬,臉色和體溫也沒有任何變化。其實,他們的一舉一動,我都知道。只是我不能和他們溝通。

通過這一生死大關,使我真正認識到信師信法對修煉人是多麼的重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