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就能解體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三日】事情發生已有三個多月了。那天下午兩點半左右,聽見門鈴響,家人去開門,我正在房間裏,當時我就有些警覺,就很快的把我正在做的事收拾起來放好,就出去坐到客廳。老伴把門一開,一下進來八個警察,我當時就愣住了。

警察在客廳裏東張西望。一個警察問我,你知道我們為甚麼找你嗎?這時我才回過神來,我說,不知道。帶頭的警察說,跟我們到所裏走一趟,我說不去,為甚麼跟你們走一趟。他拿出真相標語複印件問我,這是你貼的吧?這時我的心基本穩定了,正念也出來了,我想事已至此只能面對了。

真我在告訴我: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不怕。就說:是我貼的。「那你是違法的」,我說不違法,我是在救人,做的是最好、最善、最正的事,是合法的。正說著,看見一個警察要往房間去,我就起身去阻擋他,並大聲說,不許搜家。到門口一看,一個警察已經在翻門口跟前一個抽屜,我威嚴的說,出來!你這是違法的,隨便來公民家都是違法的,騷擾公民正常生活。他立即停止非法行為。帶頭的警察說,法輪功是國家禁止的,把法輪功定了甚麼甚麼,我說你說的不對,是邪惡頭子江澤民在信口雌黃,那是在誹謗、造謠、抹黑法輪功。

警察有站的、有坐的、有穿便裝的,離門兩米有一個警察戴著錄像儀,在錄像,我起身把錄像儀一下從他身上拽下來,又還給他,並說不許錄像!你這是違法的,當時那個氣勢好像跟人吵架似的,自己都沒有意識到,這是很強的爭鬥心。

我給他們讀一份手抄的真相資料,在二零零零年五月十日公安部發布了《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的通知》39號文件,其中認定了十四種邪教組織沒有法輪功,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法制晚報》又公開重申了這十四種邪教,根本沒有法輪功,這就明確說明,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你們用手機上網查查,就能看到這份文件。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由柳斌傑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新聞出版總署令第五十號》文件,廢止了一九九九年的兩條有關法輪功書籍出版禁令,文件中明確表示,法輪功學員擁有法輪功著作資料是合法的。

在給他們念的時候,他們都專注的用手機上網查看,看後他們明白了,沒有再說對法輪功不好的話。我接著說,貼的真相標語是叫人明真相,使人從謊言中走出來,是救人,是合法的。你們阻擋我救人,那不是在幹壞事嗎?

一個警察問我,你貼這個能使人保命嗎?我說,是的,是真正保命的,比靈丹妙藥更特效,就拿武漢疫情來說,有得這個病的人,大法弟子給他說,只要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就能保平安。實踐證明無數患有各種絕症的病人,只要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病都好了,那你說我貼的真相不乾膠是不是在幹最好的事呢?你們在阻擋、在破壞,讓人不能得救,是不是在幹最壞的事呢?還有一件要給你們說一說,就是天要滅中共,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退出中共黨團隊,就能保平安。因為警察都在場,還沒一個人敢說退出中共黨團隊。

我繼續說,我是修大法的,公安警察也是受矇蔽的人,也是要救度的。請你們記住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就能保平安,一個警察問念「法輪大法好」要出聲念,還是不出聲,我說,怎麼念都行,心誠則靈。

正在講著,錄像的警察又在錄像,我的氣一下又上來了,就起身去把那個錄像儀從警察身上一把拽下來,一下上來幾個警察抓住我的胳膊把我雙手背到後邊去,壓在飯桌上。我心裏求師尊救我。不到三秒鐘,警察抓我的手鬆開了,我坐回沙發上。一個警察說,你看你把人家衣服上帶子都拽掉了。我一看也真是,那個掛錄像儀的帶子吊在那人胸前,我這才認識到這個爭鬥心這麼強,我馬上給那個警察賠禮道歉,是我脾氣不好,對不起,衣服需要多錢?我給你賠償。警察說,不用。我又向師尊認錯,下決心去掉這個爭鬥心,大法弟子不善的一面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要不是師尊保護,不知會出現甚麼樣的結果。

在這期間警察又兩次要求跟他們去一趟,說去了問一下情況就回來。我說堅決不去,有話就在這裏問,這時想起師父的法,在任何情況下不配合邪惡的命令和指使,警察對大法弟子一切行為都是違法的,就要用正念阻止他。就前面說的,不許搜家,這就是正念,這是同修以前在文章中提到,我今天第一次實踐,很管用,一下就阻止了他們的非法行為,不承認它,不跟他們去,這就是正念,這就在法上,就管用。

兒媳婦下班回家,警察勸兒媳婦陪我一塊去,我給兒媳婦說,你不用管,沒啥事,你忙你的,我知道該怎麼做。

他們一看無計可施,要動真格了。我在沙發上坐著,他們把茶几移到一邊去,在我左邊穿黑衣服一直站著的可能是武警人員,他早已經把手銬提在手裏。其他警察也半圓形圍在我前面,常人誰看見這陣勢都會膽怵的。這時我的心裏是平靜的,思想沒有一點波動,就在他們移茶几時,我就向師尊求教了,把一切交給師尊,請師尊為我做主,師尊說了算。要說明的是,只有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在邪惡劍拔弩張的陣勢下,心才會平靜的。這時他們發話了,還是跟我們走一趟吧,不然我們就動手了。我平靜的堅定有力的說,不去,絕對的不去!

我話剛落定,警察們的陣容就亂套了,他們抽巴巴的出了二道門,在門外不知又搗騰甚麼事呢,客廳只留了一個警察,不一會兒,警察又來到客廳,提手銬的、錄像的,還有兩個沒進來。他們覺的戲到末尾了,人多也沒用。一場正與邪的較量,背後的邪惡因素被銷毀了,他們也就沒戲了。只要大法弟子在法上,師尊就為弟子做主。

從事情的結局看,舊勢力鑽大法弟子有漏的空子,企圖迫害大法弟子,在師父的保護下,在弟子保持正念中,又變成了講真相救眾生的環境,把一個大壞事變成了一個大好事。平時講真相不一定碰到他們,今天舊勢力把他們送上門來了,那就一直講真相到他們走為止。

任何事情的出現,沒有無緣無故的,師尊把這一場魔難變成弟子提高的台階,但自己得向內找,靜下心來,回顧走過的路,一找人心還真不少:爭鬥心、顯示心、為私的心、歡喜心,這麼多的人心,在修煉中就是一個個漏洞。舊勢力就會鑽有漏的空,修煉中的弟子就會有難、有干擾。學好法,做好三件事,把這些心徹底修去。

最後,弟子感恩師尊的保護,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