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運與家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日】「世易時移」,今年私企老闆老張深刻體會到這句話。疫情期間,老張後悔,年前還和妻子去美國華盛頓看房,想好了要去投資移民,但疫情一來連簽證也辦不了。最近,看到美國選舉,老張想法變了:「要是拜反右上台,讓我去美國我都不去了,打砸搶搞成這樣,誰還敢去呀?加州偷950美元不算偷,富豪去了也受不了呀!」

更讓他沒想到的是,本來還不錯的生意今年虧損了幾百萬,疫情以來大家生意都受到影響,他身邊1/3的企業都關門了,還有的老闆因為欠債被抓了,想當初他們可都是江浙一帶的名企。「現在想去日本,不過後半生養老的錢也不多了。」老張感歎道。

我們每個人,每個家庭就這樣真實地與國家與世界緊密相連,在中國融入世界的洪流中,不能說世界的秩序與我們無關。

美國大選決定美國的國運,影響世界的未來,也會影響到中國的國運,這不僅是因為中美兩國是世界兩大經濟體,更是因為,這次破壞美國大選的是共產主義因素,是共產主義長期滲透美國社會,才使美國社會走到這一步。而這些年,中共正是向美國乃至世界輸出共產主義的主力。

川普總統上任以來就在抵制社會主義,出台了制裁中共的措施,阻止中共黨員入境。美國眾議院還提出了將中國共產黨定性為「跨國有組織犯罪集團」的法案。但是中共對美國的威脅不僅僅是思想輸出與中共病毒,大選舞弊背後也有中共黑手,隨著中共干預美國大選的惡行被揭開,美國乃至世界對中共會有更清醒的認識。事實上,美國和中國都處在正邪大戰的十字路口。

美國的十字路口 美國人捍衛信仰與價值

日前,川普團隊律師林伍德在新聞發布會上說:「16歲時,母親去世,父親入獄,我自己身無分文。我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因為我生於美國,換作世上任何其它國家,我都不可能成功。這就是為甚麼我熱愛美國,我要為美國戰鬥!」他認為現在的美國就如同1776年簽署《獨立宣言》的那一刻,人們必須為了追求自由的權利站出來,保衛這個國家。

在這次美國大選中,我們看到那麼多美國人為了捍衛信仰與自由站了出來。他們有的是政府官員、議員、專家,有的是平凡的百姓,是吹哨的郵局員工,是出庭作證的卡車司機,是揭露真相的自媒體記者,還有許許多多參與遊行、接受媒體採訪、網上留言的人,他們的每一個善舉,每一個聲音,都彙集成正義的河流,顯示出民意的力量。

來自亞利桑那州的吉姆‧威廉姆斯驅車34小時趕到華盛頓參加挺川摩托車大遊行。他說:「我們想讓我們的總統知道,不管他在哪裏,我們都會出來支持他。在亞利桑那州挺川車隊綿延96英里長,每週末都有支持者的集會。我從小生活在亞利桑那,那裏是支持共和黨的紅州,支持川普,我們不相信拜反右在那裏能打敗川普。」

來自科羅拉多州的第五代牛仔蓋茨說:「川普不是普通的政治家,他是一個為自己信念而努力起來的人,他背後有像我們這樣的人在支持,我們堅信美國能再次變得偉大。」

蓋茨表示,童年在騎馬與放牧中度過的他,從父母身上學會愛護和尊重這片土地,更重要的是敬畏神。「我的祖先是牛仔,他們信仰、仰賴這片土地。我在這裏是因為我想站出來,向人們表明神是第一位的,這個國家需要神,需要像川普總統這樣的人來領導,才能帶領人們使美國再次偉大。」

'蓋茨接受新唐人採訪,表示支持川普'
蓋茨接受新唐人採訪,表示支持川普

網友「張建興」發帖:「美大選一路走來可說是憂心與願望並存,對於海內外的反共力量來說,川普贏中共亡,拜登贏中共續命。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邪不壓正是一條鐵律。川普要贏,川普一定能贏。」

中國的十字路口 人心不能再冷漠

從這次美國大選中,我們看到美國人常常說,如果沒有自由與信仰,美國就完了。在中國人看來可能有些奇怪,誰上台,美國人照樣吃喝,照樣旅遊,照樣看NBA……現在中國不就是這樣嗎,沒有自由,人們不是也照樣生活嗎?

我們還看到美國人抱怨說,加州州長不允許老百姓去餐館,自己卻與同僚大搞生日宴會;佩洛西不允許大家去髮廊,自己卻去做頭髮,「他們搞特權,精英特權!」這點事在中國人看來已經習以為常,哪個當官的不搞特權才怪呢,而在美國卻是老百姓不能容忍的原則問題。

這恰恰說明,在中共的暴政和謊言下,中國人已經變得多麻木,是非觀念多淡漠,離普世價值有多遠。美國人所追求的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傳統價值是普世價值,是社會的根本,如果沒有這些,社會就真的完了。而被中共高壓統治的中國人,對言論自由似乎已不抱奢望。現在,儘管推特給挺川的言論貼標籤,但美國人依然在發聲,在抗議,而中國的媒體已經習慣了自我審查,在向領導送審稿件之前,自己就先把敏感的話刪除,這正是我們的可悲之處。

人說,哀莫大於心死,中國社會正處在這種可怕的狀態下。在這種謹小慎微的氛圍下,在拜物主義帶動下,人心也越來越冷漠,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前不久重慶一女孩落水,跳下去救人的是剛到重慶上任的60多歲的英國大使;上海淮海路一位老人倒地之後,是一位外國女士表示願意幫助出錢救治,警察才叫120把老人送到醫院。這樣的事讓中國人汗顏,但卻是不爭的事實。

2018年10月28日,重慶一公交車因乘客與司機發生口角後雙方互毆,導致公交車墜落長江,造成司機和乘客在內十五人死亡。當時但凡有乘客站出來勸阻,也不會發生車毀人亡的悲劇。當我們不願意站出來阻止邪惡時,遭殃的就是我們自己。

中國人自己也感慨社會道德的墮落,中國人現在甚麼都不信了,其實這都是中共無神論帶來的惡果。「天人合一」「善惡有報」「百善孝為先」是中華傳統價值,而中共宣揚共產主義,向中國人從小灌輸無神論,殘酷打壓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導致社會道德一日千里地下滑,無官不貪,無惡不作,社會矛盾像火藥桶一樣積聚。有網友將中共的惡行概括為:人民公安害人民!人民檢察抓人民!人民法院判人民!人民醫院坑人民!人民政府榨人民!人民日報騙人民!人民軍隊殺人民!人民幣裏無人民!

但是,我們終究要發聲,終究要醒過來。想想梁啟超一家三代的鼓與呼,梁啟超一生寫了那麼多檄文,但沒能阻止共產主義的腳步,他的兒孫都遭殃了。兒子梁思成對中共抱有幻想,1949年留在清華園,還給中共設計國徽。直到北京市長吳晗要拆除北京古城牆,梁思成、林徽因夫婦猛醒了,他們幾次與吳晗據理力爭也未能保住古蹟,我們後來人再也觸摸不到古城的氣息。梁思成在文革中被批鬥迫害致死,兒子梁從誡也被殃及勞教八年。之後,梁從誡投身環保公益事業,批評中共破壞環境。在中共強權統治下,他們的吶喊是微弱的,但卻更彌足珍貴,沒有他們,我們和我們的後代,生存的環境會惡化成甚麼樣呢?

國家是我們的,社會是我們的,事實上沒有甚麼和我們不相關。在武漢出生長大的中國90後屠龍(化名)對美國之音說,一場武漢疫情徹底改變了他,他要為死者發聲。屠龍說,要不是自己會翻牆,要不是一些海外的朋友告訴他真相,此刻說不定他已經進了焚屍爐。封城的日子裏,他反思了很多:「他們清理北京低端人口時,我跟自己說,我很努力,我不是低端人口,我不會被清理;他們在新疆搞勞改營時,我想我也不是少數民族,我也沒有宗教信仰,我也不會被清理;我很同情香港人的遭遇,但我覺得我也不會去上街,不會抗議,所以也跟我沒關係。這一次事情發生在我的家鄉,我周邊已經有很多人得了病,也有去世的,所以我沒有辦法再忍受下去了。」

不為正義發聲,就是與邪惡為伍,而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去制止邪惡,這樣我們才能有安寧。一個社會最主要的是它的信仰,價值與文化。就像共產主義要剝奪美國人的「美國夢」一樣,中華傳統文化、社會道德都被中共摧毀了,中國人還能有中國夢嗎?現在,全球清算共產主義,天滅中共才是真正的天象大勢。中共獨裁統治貌似強大,但沒有民意的支撐已是外強中乾。就像我們看到潮水漲潮時很猛,但退潮時刷一下就退得很快。百年紅潮已經走到盡頭,現在已有3.68億中國人選擇退出了中共「黨、團、隊」組織,擺脫中共紅魔,遠離共產邪靈,這才是真正地對自己負責,對家庭負責,對我們的未來負責。

我們每個人只要順天而行,聽從自己的良知做出善的選擇,就是符合了天意,就是一個生命正確地擺放了自己的位置。中國人應該放棄中共騙人的無神論,回歸幾千年的中華傳統,像美國人一樣喊出「我們信神」──這句話印在美元上,就是為了提醒人們記住它。因為我們本身就是神的子民,信神的人才能得到神的護佑,才能有美好的未來,它真正關乎我們的國運與家運。

Ɖ.68億人退出了中共「黨、團、隊」組織'
3.68億人退出了中共「黨、團、隊」組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