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我換了一個新胃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九日】一九七四年我參加了工作,那時,我還不到二十歲,我的工作是野外勘探,經常是風裏來雨裏去,風吹日曬,風餐露宿。吃飯不定點、不定時、不定冷熱是常事。長年的野外生活,導致我的消化系統出了問題,特別是胃,常常吃了東西就脹的難受。每年到了秋季,天氣一變冷,胃就隱隱作痛。中西藥吃了無數,可病情仍然逐漸加重。

一九八五年單位體檢,醫院給我做了個消化系統造影,最後診斷為十二指腸球部潰瘍。每到天冷,胃疼還是加重;嚴重時,只好暫停工作回老家休養。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休假在家。當時法輪大法正在洪傳,學煉法輪功的人很多,我們老家這裏就有很多煉功點。老伴早我一年修煉。因在家休養,我就去離我家不遠的一個煉功點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學法,煉功。開始時,我在煉功點聽師父講法,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我當時難受的坐不住,只好趕緊騎車往家趕,還沒等到家,在路上就嘔吐不止。

一九九八年的冬季,我休假在家,連續五十多天,師父給我清理胃部的病灶。一開始吐水,吐了幾天;接著吐像老牛鼻涕一樣的粘稠物,吐了幾天;接著吐黑水,又吐了幾天。幾天後,我感到一個一個像小肉球似的、軟軟的東西從我的嘴裏突然噴吐而出,七零八落的射落在屋裏的地面上。老伴看到我吐的一塊塊的狀如橘子瓣樣的東西,就問我:「你吃橘子了嗎?」我說:「沒有啊!」老伴用鐵鉤扒開我吐的東西,看到裏面就像一團團似木頭纖維又似爛布的東西。從此,我的胃病好了,甚麼都能吃了,只是感覺胃還沒有恢復到原來的樣子。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上午八點左右,我正在野外工作,突然胃部一陣劇痛襲來,我迅速坐臥在地裏的玉米稈堆上歇息。我雖然咬牙堅持著,可是疼痛越來越重。同事看我情況嚴重,急忙聯繫車輛。當時在我們野外作業,條件非常艱苦,只有機械拖拉機,他們把我扶上拖拉機去醫院治療。一路上,只要拖拉機一顛簸,我就巨疼一陣。

等到上午十點左右,到了石家莊和平醫院,拍片結果是胃穿孔。我問醫生:「怎麼治療?」醫生:「必須做手術。」我又問:「不做手術會怎樣?」醫生:「等死。」因為手術必須得家人簽字,同事們就趕緊給我在老家的老伴打電話,讓她來處理。可是如果等老伴來到我住的醫院,即使再快也得天黑。於是,同事們把我又轉移到河北醫大二院。二院大夫看了和平醫院給我拍的片子,給我輸上液。一會兒疼痛緩解了許多。這裏的醫生說:「可以保守治療。」於是我就在二院住了下來。

晚上八、九點左右,老伴趕到醫院,一進門就說:「你這是正念不足,被邪惡鑽了空子。」確實,我因為忙於工作,學法煉功有些懈怠。修煉已經這麼長時間了,可我只能背《論語》的第一段,我很慚愧。

也是師父的安排,第二天老伴早起去倒垃圾,在醫院的走廊裏碰到了一位當地的同修。同修了解了我的情況後,就給我送來了師父的講法。此後幾天,又陸續給送過來《九評》等真相資料。我在醫院裏抓緊學法,看真相資料。

第七天,我和老伴要求出院回家。在老伴辦理出院手續的時候,我就餓的發慌了,用溫水泡了一包方便麵,狼吞虎嚥的吃進肚子裏。

回家後,我胃口大開,吃甚麼食物都沒事了,而且還飯量大增。老伴看著我吃飯的樣子對我說:「一開始師父給你把胃病治好了,可是你沒注意保養。這次師父看你胃實在不行了,給你換了個新胃。」

確實,這次回來後,我的胃就像年輕時一樣了,吃甚麼都特別香甜。試想:要不是師父給我換了新胃,胃穿孔這麼危險的病症,只住了幾天醫院,輸輸液,怎麼能恢復的這麼好呢?

謝謝師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