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喜得法 人生大自在(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五日】(明慧記者黃宇生台灣採訪報導)二十七歲的樊堂宇,外表陽光帥氣,是一名環境工程顧問,在就讀台北科技大學環境工程碩士的期間,二零一八年赴德國特裏爾應用科技大學取得物質流管理碩士的雙聯學位,二零一九年從歐洲返台完成學業。

從小就對氣功玄學感興趣的他,一直沒有找到滿意的答案。在歐洲遊歷期間,於倫敦、慕尼黑、柏林、法蘭克福等地都遇到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學員的真相點,因緣際會下他上網閱讀《轉法輪》(法輪功主要著作),書中的法理正是他尋覓的解答。「這就是我畢生追求的」,驚喜的他於二零一九年七月,參加完台北市新店區的九天學法教功班後,正式走上修煉法輪大法的路。

'圖:樊堂宇在歐洲遊學期間,背景為捷克查理大橋旁邊的河岸。'
圖:樊堂宇在歐洲遊學期間,背景為捷克查理大橋旁邊的河岸。

尋覓生命答案  恭讀《轉法輪》解惑

「我一直對人類的由來很好奇,透過研究地球的歷史、外星人、各宗教等找尋答案,後來發現研究這麼久,直到看了《轉法輪》,發現李洪志老師在第一講就把我想要了解的都講清楚了。」樊堂宇大嘆:「這真的是我要找的東西!」「為甚麼現在才看到?這就是我要找的,感覺就是遇到一位真正把天機寫出來的(覺者)。」

中學時,樊堂宇即聽說過法輪功,他以為法輪大法像一般的宗教而沒有特別注意。為了修行,他參加過其它法門,發現所講的東西不是心中所認為的修煉,反而是一種宣揚道理,如講求孝道,並沒有實際在「修」這件事情上著墨,不是他想要的高層次上的東西。

學理工科學背景的樊堂宇表示,沒得法之前,就覺得進化論有點假,「這些自然假設的學說,我完全都不認同。」他認為科學假設的框框,只是假設給那些覺得沒有看到就不相信的人。實際上,真正像牛頓這樣的物理學家,他們都是在用想像研究那些看不到的事情,才能真正的突破。「我非常認同法理談到的東西,因為真的很多東西是看不到,但他確實就是存在的。」

身體更健康 無病一身輕

「感謝師父幫我調整身體。」修煉一年多的樊堂宇表示明顯感到身體的變化。以前,他容易過敏,只要天氣、濕度一變,就容易流鼻水,有鼻竇炎之類的症狀;嘴巴也常常莫名破洞、口角炎;還有類風濕性、自體免疫性的髖關節炎,醫生診斷認為是體質改變了,直接開抑制免疫作用的藥,但沒有效果。

樊堂宇上完法輪功九天學法煉功班後的一天,早上起來覺得頭很痛,早餐、午餐都沒吃,整個人無法思考,連睡都睡不著,想吐,甚至拉肚子。讀過《轉法輪》的樊堂宇知道,這是因為修煉大法而清理身體。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忽然發現上述症狀沒了,過敏、口角炎也不翼而飛,以前打完球身體可能會出現的一些酸痛,都沒有了,無病一身輕。樊堂宇心中充滿對李洪志老師的感激。

領悟失與得 人生真自在

「影響我最大的是《轉法輪》第四講的『失與得』的法理,我一直很有心得,在不斷放下執著的過程中,是真正獲得自在的人生。」中學時代曾遭霸凌的樊堂宇說,「當時自己沒有打對方,可能覺得很委屈,還會自問為甚麼都不動手?現在回想起來,可能正是因為這樣(忍讓),才讓我有機緣得法,能修大法好像都是有安排的。」

樊堂宇表示,他其實不太會生氣,對自身發生的事情向來保持樂觀,但是他很在意別人看法,需要被人認可來證明自己,並誤以為必須懂很多或是在嘴上要先佔鋒頭。他常常翻閱一般心理、精神方面的書籍,想從中尋求解決方法,但妒嫉心、怨恨心、爭鬥心仍常常出現,實際上跟人相處並不自在。

得法之後才發現,「我可以放下那些不好的心。」樊堂宇談到,修煉後,他跟別人相處形式並沒有甚麼太大改變,改變的是內心,「真正的改變是自己不會執著別人講的那些話,不會去執著那些基於利益所考慮的細節,當放下這些私心的執著時,反而發現人際關係越來越好,感受到自己已經不容易被牽動。」

最明顯的表現是打球,樊堂宇從學生時代就喜歡打籃球,打球是團體的合作表現,過程會有一些衝突,有人際關係的問題,關係緊張時情緒會浮動。在大一的時候,他打球打不好就被罵,大二之後要帶學弟,還有很多人在看,就覺得自己須要維持一些學長威嚴,就必須要有發號施令、管理、掌控之類的作為,但是會遇到挑戰,結果大家不開心。

以前,樊堂宇愛面子的心很重,不想在人家面前出糗,然而這些緊張會讓自己表現不好。得法後,每天溶於師父的法理中,漸漸的得失心放淡,他發現,不管對方言語怎麼刺激,或者是激烈運動的肢體衝撞,他情緒不會像以前那樣波動,反而一笑置之,拍拍對方就沒事了;甚至看到當初引起矛盾的對方,心裏完全沒有任何波瀾,取而代之的,是珍惜還有機會一起打球的時光。

修煉前,在重要的場合他很容易緊張,覺得不能出醜;在宇宙特性「真善忍」指導下,堂宇發現找工作時心情較平穩,面試官反而要求他展現一下遭受壓力的狀況。他也發覺自己的另一個改變,以前為了要趕快融入一個新環境,會借故用聊天方式來加入群體。現在,和人相處時不會刻意去追求,該幹甚麼就幹甚麼,不會刻意去表現自己,心情更加坦蕩。

「以前的樂觀,是對自己的事情很樂觀,但是有外物影響的時候就會開始起變化;現在還是一樣樂觀,但對影響到自己的時候,已不會起那麼多的變化。」找到真正自在人生的樊堂宇,對自己的樂觀重新定義。

職場先他後我 負責且無私

法輪大法的美好,讓上億修煉人在實修過程中提高心性,對社會、國家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畢業踏入職場的樊堂宇,也在努力實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精神。

樊堂宇擔任工程顧問,常需要和政府部門合作。政府部門做事,上有長官,下要面對民眾,還要跟顧問公司有合作關係,常常會牽扯到會計部或其它部門、或各種法令層面的問題,因此顧問公司扮演的角色十分重要,若是做不好會因為沒有溝通清楚而洐生出很多問題。

樊堂宇體悟到「承諾」這件事情很重要,不能因為自己狀態不好,而沒有及時交代、拖延或沒有交代清楚。尤其交代清楚這件事,「你會覺得好像我講了,人家就懂,不是你說了人家就會懂,你必須真正的理解到他真的懂了,然後你也把他的這部份都補足完整,你才能真正對他負責、對你這個職位負責。」

樊堂宇認為,真正在做事的是公務單位,而實際上最能幫助他們的是顧問公司,如果顧問公司做的好,公務單位被往好的方向引導而做出正確的決策,這些決策最終對國家的進步、社會制度的安排會帶來影響。

若抱著例行公事的心態,或功利主義,就會一直往自我的最大利益方向發展,而不是為了政府、為了人民而往更好的方向前進。「這一點,大法帶給我很大的改變。如果你在這部份不去細想,真的會失去讓大家進步的機會,錯失很好的機緣,因為我們常說時機一過,下次就不知道甚麼時候可以再做。」

去色慾安逸心 端正男女之情

當今社會道德、良善價值觀急速下滑,年輕人面對形形色色的網路訊息,如何為自己把關不受暴力、色情訊息戕害,著實不易。然而,在青年法輪功學員身上,可以看到依循「真善忍」自我要求下,鍛煉堅定意志,抵擋腐蝕心靈的誘惑,展現對感情正確的價值觀。

在剛開始修煉,學習向內找的時候,樊堂宇認知到自己成長過程中深受媒體中黃色訊息的影響,在同年齡層的環境中,不自覺的沉迷其中而無法自拔。修煉後的他表示,「我決心擺正自己在男女之間的關係,重新認知到甚麼是可以做的、甚麼是不可以做的,並發奮戒掉網路上黃色訊息瀏覽的習慣。」這樣的過程,使他心性上明顯的察覺到開始脫離情的帶動,不過更大的心性關隨之而來,女友開始將矛頭指向他修煉法輪功,時常沒來由的發脾氣,但他明白必須放下跟她爭的心,表現修煉人的善。

透過修煉,樊堂宇開始察覺自己變異的審美觀念,對所謂美女的有求之心,並且還要找到其它盤根糾結在一起的執著心,才能更進一步去掉色慾心,安逸心即是其中一個。「安逸心常常在人不自覺的情況下助長了很多執著心的影響,讓人沉迷於其中而不自知,尤其是色慾心,我在修的過程中才發現自己對於所謂的美女的表象產生了好感而放鬆了警戒,這便是安逸心使我在放鬆狀態下,無法找到那些還沒去除的色慾心,而更深層次向下挖,更挖出一種出於在乎自我感受的私心,貫穿了許多的執著心,如泥土般滋養著色慾心的存在。」

樊堂宇認為生活中很容易接收到變異的觀念,當沒有意識到要防備這些觀念時,一接觸到身心便不自覺的產生影響。透過學法煉功可以清除這些干擾,因此他每天一定至少要學一講《轉法輪》,還要時刻認清這些變異的觀念都不是自己,爭取在觀念還未形成的時候,清除其存在。

家人從反對到明白真相

樊堂宇透過實修心性的轉變,也改變了家人對法輪功的看法。堂宇從小由奶奶隔代教養撫養長大,中學時期,面對奶奶的權威顯得不耐煩與心裏的不平,甚至因此把家裏的木門捶出兩個洞。得法後的樊堂宇,看著門上的兩個洞,自問為甚麼當初會這樣?如今,奶奶因為阿茲海默症,情緒不穩、生活失序,甚至誤以為他偷東西而想報警。但是,他耐心照顧奶奶,偶爾還念法輪功的經文給奶奶聽,精神穩定時的奶奶稱讚他很乖。

媽媽跟姐姐各自有不同法門的信仰,樊堂宇開始接觸法輪功時,家人排斥,擔心修煉會影響他的課業。此外,家人受到不實媒體報導影響,看到法輪功學員在景點講真相揭露迫害不理解而心生反感。後來,經過堂宇耐心的交流,發現其實家人是因為不想看到負面的東西,而沒有去了解真正不好的是誰。通過交談釐清觀念,以及播放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真相光盤,家人對法輪功的態度轉為漸漸接受,最後終於了解,法輪功學員只是告訴人們,中共迫害信仰自由,現在他們也開始了解真正不好的是共產黨。

樊堂宇按照法理要求,把自身本份做好,也交流了一些修煉大法高層次上的想法,如甚麼是心性?為甚麼要修?目前家人已不排斥法輪功,反而認同,覺得法輪功很好,只是還沒有時間學煉。

修出純淨善念反迫害勸三退

不僅向家人講真相,在公司,樊堂宇也會自然的、智慧的向老闆、經理、同事介紹法輪功,如有時大夥一起吃飯,同事會問他為甚麼不喝酒?他就會結合修煉的法理簡單說一下理由。不僅如此,樊堂宇有感於得法以來,身心獲益,然而法輪功被迫害已逾二十年,還有很多眾生被中共謊言矇蔽,於是今年四月起,他加入網絡講真相反迫害行列,希望早日結束這場迫害。

在參與網絡講真相時,最大體會便是在挫折中修煉心性。樊堂宇說,法輪功學員做事情跟一般人不同,一般人遇到問題會找很多方法解決,法輪功學員遇到問題第一個先向內找自己,看看自己的做法或是講真相的出發點或心態是否純淨,是否在法上,是否有甚麼心性關沒過導致障礙?

在半年的過程中,樊堂宇經歷了幾次干擾,為了堅持下去,他修去許多執著心,就像《轉法輪》中提到「不失不得」的法理,沒有失去與放下,哪來的提高呢?目前,在全球反共浪潮下,已有三億多人退出中共相關組織,樊堂宇決心堅持不懈和更多的同修一起抓緊時間,幫助更多可貴的中國人民擺脫中共邪靈的控制,迎來生命的曙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