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丈夫和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四日】我家住農村。原來我媽媽一直身體不好,有人告訴我媽媽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是真正的佛家修煉大法,修煉「真、善、忍」。媽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修煉後,媽媽也沒有跟別人吵過架,鄰里關係特別和睦。

當時我只有十四、五歲,我們家每天都有好多人來煉功。我每天都會問媽媽:「你煉功了嗎?學法了嗎?」媽媽出去發真相資料,我也跟著去。

轉眼間,我結婚了,有了自己的家。二零一零年的夏天,我丈夫身體突然不舒服,皮膚發黃,連眼睛也是黃的,身體一點力氣也沒有。我陪他到醫院檢查,醫生說是乙肝。我一下感覺天要塌了,兩個孩子還小,以後怎麼辦?

丈夫住院一個月出院了。醫生說不能再幹重活了。因為這種病有傳染性,我怕孩子和我被傳染,也怕別人嫌棄,回到家後每天以淚洗面。媽媽對我說:「有大法師父保護,大法弟子的家人不會有事的。」

正好這時媽媽需要把師父的講法裝進U盤裏,同修中沒人會裝,媽媽想起了我丈夫。她就把U盤拿了回來。媽媽對我丈夫說:「你給幫忙裝一下,你會有福報,你的病就會好。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每天念這九字真言。」

從此,我丈夫每天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半年後,他去醫院複查。複查結果出來後,醫生覺的很吃驚:我丈夫身上的乙肝病毒沒有了,身體裏有了抗體。醫生說:「你是一個例外,千萬分之一的機會。」

我知道是大法師父把丈夫的病拿掉了。

二零一七年夏天,孩子暑假就要結束的時候,我因為身體不舒服,到醫院做檢查,醫生對我說:「你的子宮裏有東西,我們要做進一步的檢查。」醫生說過兩天有結果會打電話通知我。我問醫生:「最壞的結果是甚麼?」醫生說:「宮頸癌,等結果出來吧。」

我的眼淚流了下來,我的第一個念頭是我的兩個孩子怎麼辦?我都不知道是怎麼從醫院回到家的。雖然沒有確診,當看到孩子時,我的眼淚再也控制不住了,我與孩子哭成了一片。

到了第四天,醫生給我打了電話說讓家屬陪著過來。我父親陪我去了。診斷的結果是殘酷的──我被確診為得了宮頸癌。

當時父親並沒有告訴我,只是說沒事。我在病床上躺著,輸著止血的藥。我看到父親眼睛泛紅,我問父親:「結果怎麼樣?」我父親騙我說:「沒事,檢查結果沒有出來。」第二天,我父親說:「我們再去大一點的醫院。」在開往省城的路上,我父母都沒有說話,車裏的空氣彷彿凝固了。到了醫院,父親和弟弟下車找醫生去了,我和媽媽在車裏。雖然我不再是小孩子了,可就在此時,媽媽把我摟在了懷裏。這時父親和弟弟回來了,我問父親:「結果是不是出來了?你不要騙我。」瞬間,父母和弟弟的眼淚掉了下來,媽媽哭的泣不成聲。

在醫院化療的時候,媽媽給我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媽媽說:「只有大法能救你了。」

我接過播放機,一有時間我就戴上耳機聽師父講法。只要一聽法,我就彷彿忘記自己是個病人了。剛聽法時,一戴上耳機,我就睡覺,但是師父講的法我彷彿又都聽見了。當我聽師父講到有人腦子是有病的,所以要讓他睡覺。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個月,在一邊聽法、一邊看《轉法輪》後,我知道了法輪大法使人向善,修煉的是「真、善、忍」。與人發生矛盾時,錯的是自己,對的是他人

隔壁的病友頭髮一夜間全掉光了,我卻沒有掉頭髮,但是我的肚子發脹,每天不知道拉多少次肚子;每到夜裏就發高燒,並且高燒不退,可是到白天就沒事;腿也疼的不能打彎,蹲下了就起不來。醫生說這是化療的反應。媽媽跟我說:「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

到第三天我就不燒了。

在醫院我一直聽法,回到家,媽媽教我煉功。我把從醫院開的藥偷偷的丟進了垃圾桶。大概三個月後,我的腿好了,肚子也不脹了,也不再拉肚子了。大法真的太神奇了。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師父再次給我消業,晚上尿出的都是血和血塊,卻沒有任何的不舒服。當時我沒有害怕,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消業,也沒有告訴丈夫。第二次上廁所時,和第一次一樣。丈夫說:「我們上醫院吧!」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沒有事的,有師父保護我。」再上廁所一點血也沒有了。

三個月內,這事反覆出現了四次,我的家人讓我去做檢查,我想我有師父保護,我不會有事。我沒有去做檢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