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奇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出生於充斥著欺詐與謊言、崇拜進化論與無神論的中國大陸,自幼便本能地在等待和尋找著甚麼,由此顯得與同齡人格格不入。這份期待和盼尋?或許是妄念,亦或許是機緣未到。

五歲那年,父親買回家很多書籍,其中之一的系列叢書有五百本,分別為世界名人的傳記與其代表作和主要成就的介紹,涉及宗教、哲學、科學、人文、詩歌、傳統、藝術、歷史等不同領域。而我閱讀了絕大多數,除了遺失和被借不還的以外,我幾乎全部閱讀了。

通過閱讀,體驗性地參與和旁觀如此多的世界名人的人生,發現了他們之前存在一些相似之處和規律。似乎古往今來,在社會上取得一定成就、知名度和世人領域的專業度、並一定程度影響社會主流文化價值觀的人士,他們或是從小便是純粹的基督徒,或是信奉其它宗教或神明。而且他們之中的絕大多數的科學領域者,窮其一生的科研研究,卻最終發現科學發展到一定程度,竟渺小和悲哀地無路可走,對其更無精神寄託可言,所以很多大科學家的晚年走入了宗教。

如今量子物理學也印證了二千五百多年前釋迦牟尼佛所言的三千大千世界理論。而以唯物主義理論為基礎,打著為了提高人類生活品質和環境的旗號的實證科學,帶來了短淺的生活便利,卻蠱惑著人們漸漸拋棄傳統文化和傳統價值觀,放縱道德約束,無節制的追求享受,破壞著人類賴以生存的環境。邪惡至極的進化論,更是鼓吹人是猴子或動物演變進化而成,迷惑人們放大獸性和解綁慾望,將人們推向了墮落的深淵。

全世界所有的民族和他們世世代代口口相傳的神話,都描述了當人類發生劫難的時候,神會再次到來。而且還發現東西方很多預言都說,當人類出現敗壞的時候,「救世主」、「彌賽亞」、「基督」、「紫薇聖人」會下世,救度世人,說的都是同一個人,只是不同民族和不同宗教說的名字不一樣而已。然而在各個民族的神話時代,他們之間是沒有聯繫交流的,他們之間被大海、高山或沙漠所隔離,也就是說,他們不約而同的預言和對大洪水相同的歷史記憶,說明有更高層次的神秘力量在指引和庇護著人類,而我相信祂一定是佛道神。因為也確實是所有的民族的歷史都說是神用泥土造了人,而我相信這一切,這比相信科學更具備信心和力量。我將不會停止尋找和憧憬。

漸漸的一定程度閱讀佛教、道教的經典,使得我知曉人的生命可不是只有一世,有過去世、現在世和未來世,過去成就現在,啟發未來,而這之間行的善或惡會觸發不同善惡因果。此刻的我堅信在人類秩序和法則之上有更高的法,如若領悟,可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曉人從哪來,要到哪去,生命、天體、宇宙的一定奧秘,至少那時可以知曉人類這層空間法則的一切。

二零一四年~二零一六年之間,我在網上尋找修煉的法門,意外獲得了一個雲分享資源,轉存到我的雲空間裏了。雖然保存了,但卻從來沒有打開過。

也是奇妙,二零一七年年後幾個月,我命中註定般地打開了從未解壓的一個壓縮包,它是一個叫自由門的軟件,雙擊一下,它就自動翻牆出去了,動態網自動彈出來了。我隨意閱覽了一下,就打開了法輪大法網站。求法已久飽受苦楚的我,大腦一片空白地打開法輪大法教功視頻,滿心歡喜地學了起來。

計算機擺放的太高了,跟著學第五套神通加持法,視線不好,於是我把吃飯的飯桌搬過來,坐在桌子上,與計算機桌齊高,跟視頻上學神通加持法。

我一連跟著學煉五套功法。第二套的時候,頭前抱輪,感覺雙臂特別沉重,煉完之後,卻有輕鬆感,和教功視頻上說的一模一樣。當時就覺的這個功法很好啊,很高深。

隨後,通過了解,光煉功法還不夠,就找李洪志師父的著作《轉法輪》閱讀。我發現書裏講的特別好,根本就不是中共宣傳的那樣,中共它完全是污衊法輪大法的。不知道是另外空間的因素,還是怎麼回事,我感覺有無數雙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每時每刻盯著我看,我心跳的很快,身體止不住的顫抖和發冷,是那種冷入骨髓的冷。

在明慧網上,我了解到中共流氓集團集古今中外的邪惡手段,迫害只想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感到無比震驚和恐怖。那幾天,我寢食難安,就是那麼一種滋味,心裏藏著這個我才剛剛發現的一個天大的真相,卻不知道和誰述說。

一個星期左右,我不停的拉黑色的血塊,特別特別的黑,漸漸的由黑變暗紅,再由暗紅變成鮮紅,看著很嚇人的,我以為我腸胃有甚麼惡性晚期的疾病,當時都有點嚇懵了。再隨著看書,才明白是李洪志師父在幫我清理身體呢。我雖然沒見過他,但是師父已經開始管我了。當時就是覺的我終於有師父了,雖然看不見,那就以法為師吧!在明慧網,看到師父的照片,我感覺很親切,師父特別善,特別包容。

我在很多地方上班,跟關係好的同事漸漸的講大法真相,不被人理解,反覆的離職又從新找工作。

二零一八年上半年的時候,我在北京的一個家具公司上班,我和同事下班了去吃飯,一輛紅色的小汽車駛過來,撞了我的左腿後,直接開走了,等我緩過神來,車已經行駛到了遠處的紅綠燈,停在那裏了。我就很詫異,我怎麼一點事都沒有,我知道是師父救了我。

二零一八年下半年,我在老家上班,我連續做噩夢,每次都夢到不同的場景,不同的人啊鬼啊獸的甚麼東西,追著我要殺我,基本每次將我逼至絕境的時候,就夢醒了。還有幾次我從視野中,看到恐怖的東西已經把我殺了。我堅持發正念,就沒有再做噩夢了。

我感到內心很沉很重,我覺的應該把大法真相告訴別人。從小內向的性格,讓我不知道如何開口,於是我在QQ上面發真相數據,很多QQ群把我踢出群聊了。但是我有一次在一個群裏發真相資料,被一個同修看到了,私下來加我QQ和我聊天。我跟一個女網友講大法真相,幫她三退了,陪伴她很長的時間,跟她講我的心路歷程和分享修煉的心得,給她看《九評》,給她看大法書,她現在也走入大法修煉了。因為我深知求法而不得法的苦,所以很用心的幫助她。

在一個農業公司,我教三個同事煉功,有一個同事靜不下心,只煉了一次,有一個煉的最多,當我跟他講真相的時候,他接受不了,沒走下去,還有一個已經走入大法修煉了。

在故鄉的餐飲公司,我跟同事講真相,幫他們做了三退。

有一次,在北京的一個公司。睡覺時,聽到很大聲、很深沉的鐘聲,把我耳朵和身體都震開了一下,共響了三次,一次比一次刻骨銘心。然後,我的身體往上飄,帶著被子懸浮在空中,降下來,再升起來,就這麼來回著。最後一次升起來,我心想,老這樣不行啊,把睡在我旁邊的哥哥驚醒了怎麼辦呢?就降下來,不再往上升了。看大法書,我明白是大周天開了。

有一次,在家裏睡覺,看到師父的法身金光燦燦,頭上發出一環接著一環的智慧的光,慈悲的微笑著。我想看的更真切的時候,用了肉眼,就看不到了。後來才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和鼓勵我,只可惜當時沒有明白,沒有產生修煉的勇猛精進心。

還有一次,在廠裏幹活,父親開著叉車,沒熄火,叫我去叉車兩個叉齒的底下,把枕木拿開。當時我是背對著叉車蹲下,拿起枕木,起身的時候,叉車突然剎車失靈,很尖的叉齒向我的後背撞擊過來,而我背對著叉車,完全不知曉,更不知躲避。一股力量控制著我的身體,輕巧地使我半躬身直立起來,一個躲閃,躲開了叉車叉齒的衝擊,叉齒將我的綠羽絨服的大臂處擦了一道髒印。我知道師父又救了我。

現在,我也在廠裏面跟人講大法真相,做三退。我還買了打印機,打印真相資料,送給有緣人。我知道我還做得不夠,所以還需要做的更多、更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