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做好技術支持 不斷修心性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正法修煉中,我感悟到,當我們面對與他人的矛盾,面對自己內心中的矛盾,我們從法中找答案,才會走正路,就會感受到創世主的慈悲!

一、突破怕心 做技術維護

記不得是哪一年了,A同修突然找到我說,有個同修的電腦不能用了,找不著人維修,不知該怎麼辦了,她問我能不能幫忙。A同修知道我的怕心重,不願接觸更多的同修,就不辭辛苦的把出事的電腦取回自己家,或送到我家來修理。

那時,我因為學法少,對正念正行、堂堂正正救人的概念都很模糊,難以突破怕心走出去,與更多的同修配合。A同修就這樣風裏雨裏的,從中協調、幫助著。當時我覺的A同修像一把大大的保護傘,讓我在一個避風港中,做著我該做的事。說來慚愧,這樣的配合方式持續了好幾年後,A同修看我的正念升起了一些,才帶我認識了另一名B同修。

雖然當時我很不適應 B同修家庭資料點的環境,但面對B同修全心為大法救人付出,和她為眾生擔當的心,我無法甚麼都不顧的離開,實在不忍心讓同修一個人艱難的支撐這麼大的資料點。沒有了A同修在身邊商量,我只能自己來決定,要把自己擺放在甚麼位置上。

現在想來,當時做出選擇的難度,正是我多年的依賴心受到了衝擊,真的是到了該獨立在法中思考與選擇的時候了。我明白了:大法弟子必須得自己選擇修煉的路該如何走。我終於開始了與B同修配合。這一配合,就是七年。

二、以救人需要為標準

在與B同修配合期間,B同修對各種真相材料的要求比較嚴格,從選購耗材,到打印、裝訂,封面製作,再到真相資料的外包裝,無一不精益求精。剛開始配合的時候,我覺的B同修要求的太高了,還有些強制別人,所以比較難接受。我總覺的有些環節做的太細了,浪費時間。所以,我雖然按照B同修要求的標準在做,但並不情願接受,只是暗暗的不服氣。

忽然有一天,我發現自己對做真相資料的標準要求,已經很接近B同修了,因為B同修的做法,更符合救人的需要。精美的真相資料本身,也是在證實大法的美好,會起到證實大法、救人的作用。精美的真相資料更會吸引人去看,去傳播,更使眾生願意接受大法真相。我自己認為的怎麼做救人效率高,這只是自我的想法,並不是站在救度眾生的角度去思考問題。

在不影響其它項目的前提下,雖然多花了一些金錢與時間,但只要是有利於眾生接受真相、得到救度,那就是把勁用在了刀刃上,是提高了救人的效率。後來,明慧網發表的各種真相資料,製作標準也不斷提升。我明白了,採用高標準製作真相資料,是正路。不以救人效果為基點,執著固守自己的認識,是執著於自我。

隨著接觸更多的同修,我發現,當我把自己心中的標準提出來的時候,並不是所有的同修都願意接受。也有的同修顧及面子,當我提出建議時,當時就調整了製作方法,但等我一離開,就又改回去了。還有的同修,乾脆直言不願接受我的建議。剛開始時,我的心會隨著同修的態度而動。同修願意接受,我就滿心歡喜;同修應付我,我就覺的很無奈;同修直接表示不願意接受,我就會表現出不高興,會對同修產生一些想法,不想交流了。

在此之前,所有這些想法一直都被「只想讓對方認同自己」的執著擋住了。後來的一件事,更讓我體會到了整體配合中,放下自我的觀念,尊重每個個體意見的意義了。

那一年,打印明慧真相台曆,我看到一位同修將打印屬性裏面幾個調顏色的參數都勾選上了,這樣打印出來的顏色比較濃重。我覺的這樣的顏色與原文件中的顏色相比,相差比較大,我就跟同修說:「我們不選這幾個參數,可能更接近原色,會比較好看。」同修不認同我的想法,覺的不選這幾個參數,顏色太淺,不夠濃豔,不如選上參數好看。

我們僵持不下,就約定要問問別的同修的看法。我心中想:「原來的顏色,純正高雅,同修們一定會喜歡原來的顏色;問過,你就會知道了。」結果,問了幾個同修,反饋的結果是,同修們到郊區的集市上送給有緣人明慧真相台曆,那裏的很多眾生都比較喜歡顏色濃重的封面圖案,覺的快過年了,濃重的色彩能更好的烘托氣氛。

我明白了,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中,救人是主線,在各個項目中,應該以救度各方眾生的需要為標準。

三、破除觀念 否定舊勢力

幾年前,在本地區發生一次非法大抓捕,我被綁架。當時我悟的是,雖然身在牢籠中,應儘量不為所動。

被非法關押期間,我觀察、思考自己想出去的心,每一個想出去的想法是不是人心主導?是不是為私為我的?我努力壓制著各種人心的翻湧,告訴自己這個想法是甚麼人心控制的,那個想法是哪個執著引發的。

我發現,在我以往的修煉中,去掉的比較多、比較徹底的人心與執著,在被非法關押的環境中,使我的心態也比較穩定。而以前疏於思考、遲遲不願面對、不去主動歸正的那些慾念,這時候就暴露的非常明顯,被衝擊到的主要就是這樣的人心、執著與人的觀念、低的標準。我悟到,舊勢力就是想利用這些來鑽空子,達到它們為私的目地。而大法弟子在各種各樣的環境中,應該保持清醒、分清自我。理清了這些,我的心漸漸的穩定了下來。

忽然有一天晚間,我體會到了一種「無慾無求」的感受,這是我從未有過的一種體驗。之前所有的強烈的想法,尤其是想出去的心,在那一刻,絲毫都找不到了,心中忽然變的很空。我很驚奇:當我們心中想著法中的要求,即使身在此地,竟然也可以體會到這樣神奇的感受。

第二天上午,監室的大門打開,喊我的名字,告訴我可以回家了。我明白,在這一關中,我所悟到的達到了此刻法對我的要求。

雖然身體自由了,但被非法抓捕、關押的經歷,卻形成了一把心鎖,鎖住了心,也鎖住了我的腳步。E同修發來郵件,讓我去她家交流。E同修也是一名技術同修,同時家裏也是資料點。我回信告訴E同修,我不想去、不敢去,不想給你添麻煩。E同修回信說:「你來吧,我不怕!」

我心中感謝著同修,也被同修的正念所感動,但還是不敢去同修E家。E同修沒有放棄,接連發了幾封信,約我去一個商場見面聊,我終於答應了。記的當時我惴惴不安的坐在商場的長椅上,身旁的E同修語氣平和,面帶輕鬆的微笑,一聊就是幾個小時。第二次,又是幾個小時。E同修那些理性的交流內容,像一把把鐵錘,敲擊著我心中的鎖。E同修的努力沒有白費。兩次交流後,我做出決定:我要走回師父給我安排的路,我要把該是我的責任,從新擔當起來!有師在,有法在,我不能這樣自暴自棄!

師父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的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沒有那麼大。」[1]

我就開始系統的學習師父的所有講法。因為從與E同修的交流中,我感覺到,之所以人的觀念能被灌入我的思想中,就是因為我學法少,尤其是除《轉法輪》以外的其他講法。這樣致使我在很多方面,尤其是對正法修煉中的很多法理,是不清醒的狀態。我開始按照法輪大法網站上大法經書的順序,一本接著一本的學法,學到現在,一直沒有停下來,也不想再停下來了。

通過學法,我悟到,不管邪惡舊勢力演化出甚麼樣的表面形式,包括非法關押、肉身迫害、經濟迫害、家庭環境干擾、手機、電視、電子產品干擾等等,其邪惡目地,是想讓大法弟子做不了、做不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動搖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意志。那麼徹底否定舊勢力,就需要我們從言行上、從思想中不讓舊勢力達到目地。

四、擔當使命 避免自我膨脹

最後想與同修們交流的是,在做技術項目中,比較容易出現的自我膨脹問題。很多資料點的同修會對技術同修待為上賓。時間長了,人心就容易被滋養出來。如果我們能認清自己,明確責任,不貪功,擺正與同修的關係,就能抑制自我的膨脹。

我悟到,我們是在整體當中,不是在整體之上。技術同修一般比較少,會顯的緊缺,但這並不說明做技術有甚麼特別之處,做技術工作與做其它項目沒有實質上的不同。

首先,我覺的我們無論做哪個項目,都是師父安排的。不管做甚麼項目,正法中都是有標準的,沒有誰是特殊例外的。其次,做技術中接觸到的同修,多數是資料點的同修,還有發資料、面對面講真相,利用手機講真相、勸三退的同修,也有在家中上明慧網、配合整體發正念的同修。我覺的,他們才是做技術要配合的主體,技術同修是在給這些主體同修們提供服務。為同修服務時的心態、自己擺放的角度,都會體現出修煉的狀態。

悟到這些,每當維修、維護工作完成,同修表示感謝時,我都懷著感恩的心,對同修說:「我們的緣份都源於師父那裏,讓我們都謝謝師父吧!與您做好您的項目一樣,我只是在做著我該做的。」有時候同修還是覺的我修機器、維護電腦、教技術很辛苦,我對同修說:「您使用這些法器,上網、下載、採購耗材、打印製作各種救人的資料,再把真相資料送到眾生手裏,那也是很辛苦啊!」

有時候同修要送一些錢做路費,甚至有些強制,我就對同修說:「謝謝您,您的好意我心領了。我想,您做項目,坐車、買耗材、購置法器等等,都是花自己的錢。我做我的項目,是不是也應該花自己的錢啊?如果我經濟狀況比較緊張,不收您這個錢會影響救人,那我可能會收下。但現在不是這個情況。」同修聽我這樣說,就不再勉強了。

文中所述,只是自己現有層次的認識。文中如有不符合法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明慧網第十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