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間救人忙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八日】年初疫情期間,搞的人心惶惶,人們都議論紛紛的,相互說著武漢的疫情最嚴重了。於是,各大百貨、各大小飯店、各大小娛樂場所、各大小服裝店、甚至小醫院也都停業了,人們躲在家裏防疫自保。

我家住在市中心最繁華的地段,我像往常一樣的走到正街的主道上,舉目望去,街道兩側的大小店鋪都停業了,連地攤的小商販也不見了。我心裏茫然的想著、看著,一夜之間變的冷清淒涼,昔日的繁華和喧鬧蕩然無存。

天空中稀稀的飄著小米粒大的雪花,薄薄的落在我的肩頭上。陣陣的小冷風把地上的小紙片吹的嘩嘩啦啦的亂轉,太寂靜了。真有「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的感覺。看到此時此景,我的心裏有點難受,不是滋味。

因為我在這裏已生活六十多年了,這塊土地也算是我人間的故鄉吧,此時此刻我的心裏生出了惻隱之心,多救人吧,責任與使命,肩負重任啊!

這時,我看到前邊有幾個行走的路人。我來的天橋下主街道的一頭,這座天橋的年齡比我還要大三十年,橋長有一百米左右,它橫跨在一道道的鐵路上,貫穿東西是這座城市的中心,是必經之路,就在這地方,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講真相,已有十多年了,我稱它為救度眾生的寶地。

我等啊盼啊,發現街上的行人稀稀拉拉的,總是保持在十個人的數目,不能再等了,上前搭話吧,你好,要到哪去?人家用眼睛斜視著我,不理我。一會兒,過來一個人,我上前搭話,你好,只見那人搖頭擺手的不說話,也不理我。後邊又來一個人,我又上前搭話,你好,人家把臉扭過去,往前走,也不理我。我知道他們不讓我靠近,在防疫保持距離。

我對自己說,不要著急,要有耐心。嘴裏念著神度有緣人啊,師父說:「願你早日看清真相 願你平安度過劫難」[1]。那是師父對無量眾生的浩大慈悲啊!救度一定要救度,那是使命,不可推卸的使命。

大概一個半小時吧,我才退了三個人,這和平時的救人是不一樣的,有很大的難度。但是我不氣餒,回家的路上,我對師父說,弟子從今天起,一定要天天出來救人,哪怕只救一個也要來。因為救一個人就等於是救一個世界啊,除非滿街道都是躺下的人,那弟子就沒辦法了。

回到小區,門衛說,有單位的可以開證明,沒有單位的,兩天出去一趟。我開回來證明,這樣就可以天天講真相了,大概過了二十多天,門衛說,加微信掃碼,否則就不能天天出去了,我說沒有微信,也不會掃碼。門衛說,我教你,一學就會,我說學也不會。門衛笑了,說是上邊的指示,我們只能照辦。

吃完飯,心裏想,有必要到小區的東邊圍欄查看一趟,是否有進出的缺口,剛轉到東邊,老遠就看到有人在往外跳,我轉身就回來了,對師父說,弟子謝謝慈悲的師父對弟子的點悟,我又可以天天救人了。

大概又過了二十多天,一小區居民說,現在可以辦老人健康碼了,很簡單,持本人身份證即可,我馬上辦了一張內部健康碼,這樣就不用再跳圍欄了,又可以天天出去救人了。雙手合十再一次謝謝師父的慈悲點悟,弟子深知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一天,外出講真相途中,遇到一位六十多歲的男子,搭上話之後,告訴他為甚麼要三退保平安,現在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修煉法輪大法,中國人都在做三退,現在退有三億多人了。「天安門自焚」是偽案,是對法輪功的栽贓陷害,共產黨現在活摘大法弟子器官高價出售獲取暴利,講中共邪黨的腐敗,無官不貪,問他入過黨、團、隊嗎?說入過少先隊,我說,你把它退了吧,退完了,佛、道、神就會保護你,人類淨化,你就會留下來的,你貴姓,真名化名都可以退,起個化名給你退了吧。他說,那就退了吧。最後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祝你和你的家人都幸福平安。

互動完了,我剛要走,他說告訴你一件事,現在某某公安局有一台警車天天在外邊蹓躂,見人走路,就下車問你幹啥去,你要答不上來,就把你帶到某賓館隔離七天,每天交五十元的生活費,每天測溫。我問他,你怎麼知道的?他說他兒子是個醫生,被拉去給隔離人員測體溫。我說,謝謝你了,大哥。我轉過身來,對師父說:謝謝師父對弟子的這份聖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別讓我為你遺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