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來襲 抓緊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三日】今年過年前後,因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肆虐中國、蔓延全球,尤其湖北省到處封城封村。師父在今年三月的《理性》這篇經文中教導我們:「你們不是來改變歷史的,是在歷史的最危險中救人的,如講真相、三退、真心念真言,都是最好的靈丹妙藥、救人的辦法。」[1]

遵照師尊的教導,封鎖期間我也儘量向能接觸的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一解封後,我就與同修結伴到周邊及鄉下挨家挨戶講真相,家裏有人就直接發到手裏,敞著門的就放在屋裏,關著門的就放在窗台上或插在門縫裏。

有一次乘車往返一百多公里在一個村莊講真相,我們前一天在村子的小街上發資料,街道兩邊基本都是茶館,鄉里人都聚在這裏打牌,我們就挨家挨戶講,發了一百多份明慧期刊,單張資料夾在裏面。第二天就到那地方的村子裏去講,村裏人很純樸,好幾個人都誇我們做善事很好,一個五十歲左右村官模樣的男子滿面笑容迎著我說:怎麼不晚上來發呢?我像見到親人一樣坦誠地說:我們都是白天發的,白天可以會到人。他可能早就明白了真相,伸手接過一張真相說:我知道這個事。我只講了幾句,他就爽快的退了黨。

再往前走,來到邪黨村書記家,書記正在家裏與幾個村民打牌,他與我大兒子關係很好,我滿臉帶笑的說:給你一個《疫情週刊》看看。他一看是我,連忙問您這是從哪兒來的喲?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這大熱天的,人家老人都呆在家裏享福,我七十多歲了還大老遠的頂著烈日背著資料去救他們。當我拿出真相時,他妻子連忙接了三本期刊,熱情的請我坐,我說不坐了,還有同伴在外面等我,她就立即從冰箱拿出兩瓶礦泉水,一定要我拿著。那天我們也是發了一百多份資料,勸退十八人。那村子我經常去,去一次退一次,已經退了很多人了。一個來村裏走姑娘的婆婆,穿得很整齊,像個街上人的樣子,她高興的退了黨、接了資料。還有兩個女士走在一起,當我熱情的遞給她們資料時,其中一個驚訝的望著我說:哎喲,我們剛才與您一起下的汽車,感到很有緣,自然也就接了資料。我們發的時候都要,不識字的也要一本說帶回去給孫子看。全村只一個老爹不肯接,但他當時就走開了,沒干擾我們。

我娘家村裏人看到我的兒孫們都開公司、且生意紅火,就說肯定是我煉法輪功全家都沾了光、福份大,因此都相信大法好,每次回去都給鄉親們帶些新的資料,大家都爭著要。遇沒得到的,有人就喊我,您也給他一張。村裏有個老爹說,你看人家某某煉法輪功,紅光滿面,兒孫們都有福,多好。弟弟十二年前患腎病摘除了一個腎,醫生說最多可活四年,但弟弟天天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一直活了十二年,今年六十七歲,檢查說是患膽癌。由於中共治下糧食蔬菜都帶毒,因此大陸癌症患病率很高,別人癌症疼的死去活來,往往要靠杜冷丁減緩痛苦維持生命,可弟弟得這種病也不覺的疼,只身上發癢,病故時很平穩,沒有痛苦。想來都是師父為他減輕了巨大的痛苦,更是為他還了巨大的業債,他的靈魂也會有個好的歸宿。

如意攀景點 真相撒山巔

我女兒做生意,平時也很辛苦,前些時,與她哥哥(我大兒子)相邀去恩施利川市避暑山莊小住,一定要邀我一同去。我推不過他們的好意,就帶上《轉法輪》寶書、煉功音樂及一些真相資料隨他們的車去了,心裏把救人放在第一位,跟他們到景點去救有緣人。車在半路上高速公路的服務區休息時,我見一車門正開著,一位男司機坐在裏面,就從挎包裏掏出一份真相資料,熱情的遞給司機說:送你一個好東西看看,那司機笑著伸手接過去了。

我們休息後車再往前開,但見一路上群山環抱,此起彼伏,坐在車裏只感到車不斷的在向上攀爬。到達目地地後,我們在一家旅店歇息,共在這裏住了三夜,這家旅店共六大間四層樓,門前還有大的停車場。白天吃過飯後趁大家休息時我就抓緊讀《轉法輪》,每天至少讀一講。我手裏捧著四合一的小本《轉法輪》,小字我也能看的清楚,不像一般老年人大字還要戴老花鏡。晚上回房間休息時我就搬兩把椅子上好幾級台階放在屋內,這樣老闆收場時就可少辛苦一趟,這些老闆都看在眼裏。第二天,老闆主動帶我們一行十七人出去看一個很幽靜而神秘的風景區,我邊走邊投資料,也示意我女兒快投,老闆看見了也裝著沒看見。我女兒走在山路右邊離住房近些,我與她相隔一個車的位置,我投資料時似有神助,輕飄飄的就準確投到門口了。女兒使勁投才能投到門口,女兒笑著說:「瞧我媽比我力氣還大些呢,投的又遠又準。」老闆平和的問我女婿,你媽是煉法輪功的吧?我女婿答是,老闆敬佩的說一看你媽就像煉法輪功的。後來攀談中得知老闆明白真相,早就聲明退出了中共組織,我送他幾本期刊女主人高興的接過去看。

我大兒子今年五十四歲,酷愛音樂,多年前學會了吹簫,他在利川市有很多簫友,這次他們的吹簫老師也從武漢趕來一聚,大家在一起興致勃勃的欣賞著各種風景。第三天大家約好去爬山,看高山風景。利川市最高處是海拔一千八百米。我們爬山的時候,我爬完了第一座山就像走平道一樣感覺很輕鬆,接著又去爬第二座山,還是感到很輕鬆。兒子的老師看到我身體如此硬朗,就感歎的對我說:我媽小您兩歲,爬了第一座就不敢爬了,您身體真好。我又去爬了第三座山,爬第三座山時,女婿都不敢上了,我們一行十七人就只有五個敢再爬山了:我女兒,孫子和女兒的兩個同事、還有我。第三座山是上獨龍寨,要爬一個很陡的山洞,然後再上到最高處,上面住著一個八十多歲的爺爺,獨家住在那裏,常有遊人去參觀。

就說這爬山也不是說一條道直往上爬的,有的地方是些石級台階,有的地方是時而上坡,時而下坡,很多都是石頭鋪成的路,也不像平原這麼平整,對常年住在平原的人來說是很難走的,可我一點不覺的累,一有時機就發一份資料。那天山路邊好幾家都有人在捆老人抽的那種葉子煙,這個活很累,一般都要將外衣脫下放在一邊,我就機智的往那衣口袋裏放上一份;有的要上好幾級台階徑直走到人家門口發到門邊;遇有車停在那裏,我就往車上發一份。在路邊有個司機正坐在車裏,我就面帶笑容當面遞送,那司機就禮貌的接過去了。我們在一家餐館吃飯時,我給了老闆一張真相,幫他退了團和隊,同時也幫他弟妹退了。

兒孫們都公認我修煉法輪功身體好,人好。我們在利川住了三夜,我就急著要回來,孩子們都想多玩些天,可我的使命是救人,還要回來抓緊寫法會投稿,兒女們就只好一起回來了。

我女婿出身醫學世家,傳說他這一族是乾隆皇帝養子的後裔,世代行醫,傳承下來到他這一代已是第十一代了。說來也奇,他家除了男人行醫,就連老少的姑娘們及老少的媳婦們也都是行醫的。女婿跟大法也是很有緣的,十多年前他就擠時間認真讀了兩遍《轉法輪》,一直相信大法好,很支持我修煉和講真相,有時接我到他們那兒去小住,也很贊同我帶些資料去他那兒發放。在他那兒發資料時,他總是讓我女兒陪我出去,說媽在這裏人生地不熟的,女兒也高興的幫我發。外孫兒在他們的良好影響下,從小就相信大法好。這次我們大家庭一起在利川旅遊回來,他有機會在我這裏小住幾日,表示這次一定要把功煉會了回去,他已看了幾遍師父的教功錄像。

我很感慨,從師父的法中我明白,當今的中國人都不是一般的人,都是為法而來的。願更多可貴的中國人早日明白真相,在大法的引領下走向美好的未來!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