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心 在疫情中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六日】自從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各地封城、不能自由進出以來,我感到正法進程加快了,心裏很著急,還有那麼多的眾生不明真相,我感到責任重大,救人的力度必須加大。從疫情到現在,我們發真相資料從未停過。

封城期間沒有公交車,我就和同修步行,有時步行一半路、打一半車(全程打車近60元)。因為雪大,天冷,還好走,但有時天暖,雪就化了,因為那時沒有清潔工,走出半小時左右,棉鞋就濕透了。那時小區封閉的很嚴,各個路口都有人把守,但我們每次都能順利通過,發放真相資料,因為師父就在我們身邊。

以前發真相資料,我總是前思後想,有怕心。怕帶資料多了,不安全;怕被人看見,覺的很危險;怕舉報、怕被抓。雖然發資料我每次都去,沒落下,可這個怕心一直都有。

有一天,在學法小組往出走,剛一出門,就聽到有一位同修在屋裏說:「一放到底!」我一震,「一放到底」那不就是放下生死嗎?我信師信法的正念一下就出來了,我有師父呀!我怕甚麼呢?師父時時刻刻都在身邊看護著我,保護著我。這個怕不是我,徹底解體那個怕的假我之後,我就不怕了。

從那以後,我出去發真相資料沒有任何負擔,也不計較多少了,甚麼想法都沒了。周圍的同修都很精進,在救人,發放真相資料沒有怕心。只要去救人,有多少資料都是背起來就走。現在我攆上來了,每週和同修結伴出去講真相,有時間也寫真相信,寫給社區的眾生,每天都很忙。

我們發放真相資料救人的面越來越大,需要的資料越來越多。有三位同修包一個小區,這個小區高樓特別多,他們不想落下一戶人家;A、B兩位同修包高樓(18~25層);另一個同修包小樓。C同修每次出去發資料,都拿100份左右,她說現在救人太急了,不能停,讓眾生都知道真相,給他們明白真相的機會。

A同修是包高樓的,救人的事她很著急。但她家庭負擔很重,白天看孩子,抽時間學法,晚上出去上高樓發放資料。她很智慧,只要有三個單元的高樓,她與同修都從中門進,從一樓兩人發到頂樓後,兩人分開,再從頂樓通過防火道或樓蓋,一左一右從頂樓發到一樓。這樣下來三個單元一個不落。她與同修每次都走二、三個高樓,每天回家都很晚,有時都10點多了(現在已包了五小區)。

我和C同修一直配合的很好,她很包容我。幾年來,一直發放真相資料救人。她說:「師父讓我們救人,我就甚麼也不想。」她對自己要求很嚴,從不放鬆,堅定的信師信法。她提議說:「這麼多年發放真相資料,一般小區都能得到資料,唯有封閉的小區有空白,不能落下他們。」從疫情開始到現在,她接到真相資料後,基本上都到封閉的小區去發。她很智慧的跟著下公交車的人群走。有進小區的人,她就跟著進,有進單元的,她也跟著進,很客氣的與人打個招呼,對方也很高興。

C同修說:「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修煉的路師父都給鋪好了。」現在她進入封閉小區就像進自家小區一樣,很自然。她說:「我一到小區門口,就有人進出,一到單元門口,也有人進出,很順的。」

有一天,C同修走到封閉小區時,雨就下大了,沒有人進出,雨越下越大。她就跟師父說:「師父,我得進去呀!」也就三、兩分鐘,就有老倆口拿著雨傘,從樓裏出來了。她高興的和他們打了招呼,老倆口也很客氣。就這樣,C同修很順利的進去了。雖然衣服濕透了,可真相資料一點也沒淋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