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我的家變的溫馨、祥和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的老大法弟子。這些年,我老伴雖然也看了幾十遍《轉法輪》,可還是似修非修、似信非信的。我和老伴的矛盾,不斷發生、還不斷升級。一句不符合他的觀念時,就吹鬍子瞪眼,罵罵咧咧,我只能強忍,向內找,自己哪裏錯了,並立掌發正念,清除他背後的黑手亂鬼、邪靈因素,矛盾一會兒就能平息。可是,這次過去了,過一段時間又有新的矛盾出現,而且矛盾還不斷升級。

二零一九年新年前夕,我想安裝新唐人電視,為了年三十能看上神韻晚會,同修也過來幫忙。但還沒等安裝,老伴就急眼了,不行,不能安,在電腦上啥都能看的!他拉著臉,氣呼呼的,我只好跟同修說自己弄吧,把同修打發走了(我知道老伴是有怕心,怕邪惡找麻煩)。

前兩年,我買電腦,他鬧一場,買打印機他又鬧了一場。我想,鬧歸鬧,反正我有主意,最後還是開了一朵漂亮的小花。我能上網了,能下載了,能印《明慧週刊》、《明慧週報》了,能印真相期刊了,做真相粘貼以及各種大法資料了。一直以來,這朵小花鮮豔的開放著。對我來說,感到高興和欣慰。

這次安裝新唐人接收器,他又不幹了,他一看就大發雷霆,說我:「你越來越升級啊,又買電腦,又買打印機,又上網又做資料,而今又想安新唐人,還有完沒有?管不了你了,不行!」晚上安新唐人的同修路過這裏,想看看安裝情況怎麼樣,老伴在屋裏聽到了,大嗓門的喊上了,不行不行,堅決不能安!說話還帶著髒字。我一看他那不理智的樣子,不好意思的把同修又打發走了,同修走後,老伴對我吼叫起來,而且越罵越兇。

同修兩次吃了閉門羹,我覺的很對不起同修,心裏很難過。我十分尷尬,非常難堪!這時師父的教導在耳畔響起:「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這使我進一步看到:這關又來了,我不能急躁,要冷靜,要把握得住自己,不然就又得幹起來,一定得守住心性!於是我發正念,向內找,清除他背後的黑手亂鬼,邪惡因素對他的干擾,我知道,是他背後的邪惡因素及其它一些壞東西害怕新唐人,所以極力阻撓和搗亂,但是我決不能讓他得逞!

我靜下心來,精神十分專注的發了半小時正念,覺的那正念非常強大,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因素的氣勢!就這半小時,支撐他的邪惡敗下陣來,所以老伴沒事了,一場唇槍舌劍之戰就這樣化解了!這時他坐在床上去打坐了!

可是,這時我的爭鬥心卻又發作了,心想:你沒事了?!可我要和你較個真兒!我對老伴說:「給你兩個選擇,一個是離婚,再就是你自己親自寫一份退黨聲明。我跟你四十年了,來不來的你就帶著髒字,罵人、瞪眼,我覺的該結束了,不想再聽到你罵人,不想再與不文明的舉動共舞,你也別造業了。」他一看我很認真的樣子,馬上就給孩子們打電話,叫他們都過來了。

然後老伴開始告狀,跟孩子們說:「你媽買了電腦,打印機,整天做資料,還不行,又要安裝甚麼新唐人,我不同意,她要離婚。」我覺的這是給孩子們講真相的好機會,所以不能錯過。我和孩子們說:「我忍了四十年了,不想再聽他罵人、罵街了,那像個大法弟子嗎?師父教導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2]。可你爸還張口罵人,這像話嗎?再說,安新唐人也是為了全家好,新唐人的節目,發出的是正能量、真實、客觀、公正,使人身心健康,大開眼界。而邪黨電視,就是講『假惡鬥』,是害人的,怎麼能比呢?」

孩子們這個說,那個勸,說:「先別安了,想看就在電腦上看吧。」同時又勸她爸爸:「爸,你也別那麼愛發火、愛罵人了,學大法的,怎麼能罵人呢?」

這時,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中的一句法,打入我的腦海,意思是神有了矛盾,會找地上的常人解決嗎?我一下子醒悟了,覺的自己非常渺小,非常的慚愧,我是修煉人,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可孩子們沒有修煉,儘管都支持我們修煉,可他們也是常人啊。怎麼反倒被常人勸上了,真丟人,怎麼修的?!自己不會再擴大容量嗎?向內找啊,剜心透骨的找自己吧!

值此,我不再說別的,開始靜下心來向內找。這一找,嚇一跳:爭鬥心、怨恨心、堅持自我的心、顯示心,狡猾心、報復心、我說了算的心,等等許許多多的人心,都暴露出來了!越找越覺的是自己的錯,天哪,我還是修煉人嗎?原來自己有這麼多不好的心,還覺的自己修的不錯呢,不挖根是找不出來的,就當前而言,我雖然覺的是在為大法做事,如買電腦、打印機、安裝新唐人等等,可做的方式,採用的辦法上,卻摻雜了黨文化的東西。矛盾的起源不就在於此嗎?我用了邪黨文化狡猾的心,我說了算的心,以我為中心的心,先斬後奏,不管你同意不同意,硬安上再說,就像電腦,打印機他不同意也買了,也用上了!這是做正事,做大法的事,最後還是我說了算了,你不同意也生米做成熟飯了,你只得默認!唉!真是太自私了,只想自己,從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只知道他有怕心,沒想到他也在承受著巨大的壓力,你一天不在家,他會一天提心吊膽,坐立不安,因為他怕失去你,怕你再被抓走、怕抄家,再被迫害,反正就是怕,當我站在為他的基點上考慮時,他一下子像變了個人一樣。我的心裏也敞亮多了,那些敗壞的物質消失了。

師父告訴我們:「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甚麼變化呢?你追求執著的那些不好的東西,你會扔掉。舉個例子說,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2]當然,要倒出去,那就得把瓶蓋打開,才能倒出去。比如要做甚麼,跟老伴兒也得敞開心扉、開誠佈公的去做,把事情擺到桌面上來,和和睦睦商量商量協商著做。用大法來衡量著做。你要提高,人家也得提高啊!你獨斷專行,自我為中心,自己說了算,黨文化的霸氣十足,那行嗎?!

從此,我們的家發生了一個大的變化,老伴不再發火了,不再罵人了,身體也變的越來越健康了,性格也變的開朗了,心性也越來越高了,在修煉上有了較大的進步。我也不再那麼獨斷專行、先斬後奏、黨文化那麼霸氣十足的做事了。家,變的溫馨多了,祥和多了,幸福多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