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與抄法所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二日】我想把自己修煉以來背法與抄法的過程,以及在這個過程中,修煉昇華的體會寫出來,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三年十月份,我剛做了子宮肌瘤的手術五十多天的時候,我有幸得到這部萬古不遇的大法。那時僅僅只學了法輪大法半個多月,子宮肌瘤、神經衰弱、經常感冒、心慌等毛病一掃而光,心中那個樂呀,別提有多快樂,真是由衷的感恩師尊、感恩大法。

記得我拿到同修給請的《轉法輪》這本寶書的時候,看了一遍,我就覺得這本書太好,要是能把這本《轉法輪》背下來,該多好啊,不管走著站著隨時都能想起法。

自從我修煉以後,身體好了,又可以幹活了。那時我和丈夫在菜市場搞蔬菜批發,批發蔬菜的生意是很辛苦、很累的,一天二十四小時有十五個小時在市場上忙。凌晨兩點多去了市場,一直到第二天下午三、四點才回家,天天如此,過年過節就更累。就是這麼累,回家後,哪怕有十分鐘、二十分鐘的時間,我都要拿起《轉法輪》學一會兒。

一、背法

後來學了幾遍《轉法輪》的時候,我就決定背法。我記得當時背一自然段法雖然難度很大,但是師尊給我顯現的法理很多,每一自然段都是如此。師尊在點給我法理的時候,我的身體就開始一震一震的,就感覺到每個細胞、五臟六腑都在震動。印象最深的是背到第五講「法輪圖形」的時候,一邊背法輪圖形,眼睛一邊看著書皮上的法輪圖形,感覺到自己的整個身體好像去法輪圖形裏走了一遍。

還有一次學到第七講「醫院治病與氣功治病」的其中一自然段:「華佗看到曹操腦中有瘤子,要開顱做手術取瘤。」[1]當時師尊把這一自然段在我的層次上整個法理都顯現出來,而且還伴有聲音,那時剛得法,甚麼也不懂。師尊給我顯現出來究竟要告訴我甚麼,我更不會悟,但是到現在我還是忘不了師尊當時給顯現的那一幕。

在菜市場,實在佔用太多的時間,而我渴望多學法的心越來越強烈,我就在心裏和師尊說:「師父,我要是坐在家裏該多好,我要用大量的時間去背法,去煉功,甚麼都可以放棄,唯獨大法不放棄。」通過背法,我更知道這部宇宙大法有多珍貴。於是,在二零一二年,師尊實現了我的願望,我終於閒下來了,而且得到丈夫的支持。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一切都是師尊在做,因為我閒下來一年,就少十幾萬的收入,如果不是師父的安排,丈夫不會情願讓我閒著的。

坐在家中後,我一邊伺候老父親,一邊有大量的時間背法,截至二零一八年,背了十三遍了。雖然從開始背的時候,每一自然段都難背;甚至於背完一遍,到下一遍的時候,還是難背,有從沒背過的感覺;即使一上午只能背兩、三頁,我都從來沒有想過放棄。因為我知道師尊賜給我這麼珍貴的宇宙大法《轉法輪》,全世界所有的財富都買不到,我得到了,我更得珍惜,所以我就想哪怕記住師尊的一段法,實實在在裝到腦子裏,我也不嫌少,所以我就能堅持下來。

去年,一個同修鼓勵我一講一講的背,現在我堅持這樣背到第七講了。雖然這個過程很難,但是每背會一講,我的心情那個快樂呀,身體上每個細胞都舒服,從內向外的快樂。

二、抄法

一天下午,同修甲找到我,想讓我和她一起去找同修乙。因為甲、乙兩位同修都在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被迫害,甲被非法判刑九年,乙被非法判刑五年,兩位同修被非法關押在同一監獄,沒有被「轉化」,都堅定的走過來了。真是了不起的同修!

因為我不認識同修乙家,就先去了同修丙那兒。她正在抄法,我拿起來,看到同修丙抄的一筆一劃、字跡工整,而且橫豎成行,第三講已經快抄完了。當時心裏決定我也要抄法。後來同修丙帶著我們到了同修乙家,正好碰上同修乙也在抄法,而她已經抄到第八講了,也是一筆一劃、字跡工整。我就想自己修煉快十六年了,怎麼就沒想到抄法呢?!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抄法,一年必須抄三遍。

可真正抄的時候,才發現抄法和背法哪個也不容易。首先買個筆記本就不容易,第二天,我滿大街去買能抄一本《轉法輪》的筆記本,可找遍所有文具店也沒有買到,根本沒有這麼厚的筆記本。最後還是同修丙幫我從網上買到厚的筆記本。

等拿到筆記本當天晚上,我就開始準備抄法,我按著同修丙的辦法,先手工打好方格做底襯,橫格打22個格,豎格打24個格,按照《轉法輪》的排版,整整齊齊。心裏想著一定要打好四方格,可手就好像不聽話一樣,一個四方格的底襯打了一個半小時。

做好底襯,已經到午夜十二點發正念的時間了。發完正念,就開始抄《論語》,一直抄到凌晨兩點也沒有抄完。原因是總是出錯,不是少字就是加字,一到第22個格換行的時候,才發現落字或加字了,真是魔煉心性。但是我不會放棄,有師尊加持,總會寫好的。

早晨煉完功之後,發了六點的正念,我又接著抄法,兩個半小時,終於抄完了《論語》。後來抄了《目錄》和「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的第一頁後,我拿著去給同一小區裏的夫妻同修看,看完之後,男同修說:「還不算太好,有幾個字寫的連筆了。」我說:「不好的話,再從新寫,直到抄好為止。」後來男同修建議用B5紙抄,打印好四方格,於是我又這樣反反復復抄了一個星期,總算把《論語》、《目錄》和第一講的頭兩頁抄的有所進步了。

雖然和同修抄的相比有差距,我相信有師尊的加持,會抄的越來越好的。師尊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橫下一條心,甚麼困難也擋不住,我說那就沒問題。」[1]

因為抄法之前,晚上學法只能堅持到十點或十一點,即使硬撐著堅持到十二點,也是迷迷糊糊,腦子好像有漿糊一樣,整個身體沉的很難受,十二點的正念就像打了個盹,自然效果不好。為此事我也一直感到很苦惱,這幾年也用了很多辦法,即使偶爾能堅持到十二點,到第二天,也是迷迷糊糊的打不起精神來,甚至還會耽誤晨煉。自從抄法後,我很容易就突破了這個關。

於是我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上午背法,下午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晚上和那夫妻同修學師父的各地講法的經文到十點,十點半開始抄法,然後發完午夜十二點正念再睡覺。我發現晚上抄法很好,注意力集中,儘量做到一筆一劃、字跡工整,橫豎成行,就這樣不知不覺一個多小時就過去了。而且大腦非常清醒,也沒有睏的感覺,而且十二點的正念很靜,發出的能量很強,發完正念後,感覺身上輕飄飄的非常舒服,謝謝師尊加持弟子!

三、抄法所得

在抄法的過程當中,有一天,我突然悟到這麼一段法:「道家修煉真、善、忍,重點修了真。所以道家講修真養性,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返本歸真,最後修成真人。但是忍也有,善也有,重點落在真上去修。佛家重點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眾生都苦,所以就發了一個願望,要普度眾生。但是真也有,忍也有,重點落在善上去修。我們法輪大法這一法門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標準──真、善、忍同修,我們煉的功很大。」[1]

我突然對「慈悲」一詞觸動很大,一下子意識到自己這個慈悲心還沒有修出來。雖然學法抓的很緊,煉功也從來不誤,就是偶爾耽誤也會補上的。但是在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時就很謹慎,既有怕心,也有自保的心。講真相只限於一對一,或針對三兩個人還可以,人再多點就不敢講了。怕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遭受迫害,怕這怕那。

原來自己一直認為三件事也在做,也在天天救人,這就是做好三件事,達到標準了,於是就心安理得了。其實沒有從內心真正的發出慈悲心來看到每一個生命都苦,也沒有設身處地的想到他們聽不到真相的福音就面臨被淘汰,特別是那些排斥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的,他們的後果更是可怕的,真是天大的事,人命關天的事。就是因為這個怕心和沒有修出來慈悲心,沒有為眾生考慮,而是為自己著想,耽誤了多少該救度的人,那罪過該有多大。

四、發資料中師父鼓勵

就在抄法這些日子的一天晚上,我們六個同修去一小區發真相資料,我一上樓,就開始默念正法口訣,還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中有一念:讓發出去的每一份資料都被拿回家,讓世人了解大法真相得救度。

一路走到最頂樓,然後一層一層往下挨門挨戶發。同時突然想到一篇交流文章中那個同修為了救度公、檢、法的人,就打真相電話,接電話的人罵的越兇,同修求師父的次數越多,就是一個勁的求師父救救他們……於是我也開始發自內心的一遍一遍的求師父救救他們。與此同時自己發出真念的時候,我無意中看到發一份資料就閃一下光。開始以為是自己眼花了,可是後來發現一直發到一樓都是這樣。於是我悟到自己生出了一些慈悲心,師父這是鼓勵自己,我相信發出去的資料一定在師父的加持下,都能發揮救人的作用,眾生一定能得到真相、得到救度。回想自己能有這種狀態就是最近抄法所得。真是無限感慨,謝謝師尊!

五、走出自我自私,配合整體

又過兩天,協調同修告訴我們四月二日要去千里之外給一個被非法開庭的同修發正念,需要我們本地去一個車,連司機共去五個人。協調同修念叨,該讓誰去呀。我隨口就說讓家中能走開的同修去吧。當時我根本沒有打算去,總有個觀念是丈夫不修煉,忙了一個晚上回家,我得給人家做飯,另外,還擔心丈夫不讓我出去。所以我就沒想到這個事和自己有關係。

過了兩天,協調同修又跟我說,該讓誰去呀?我又說,我不是不想去,是家中走不開呀。可是能出去的同修遲遲找不夠。又過兩天,協調同修又跟我說,人還不夠呀……這時我才開始意識有自己需要修的地方,我問自己:難道家人比遭受迫害的同修還重要嗎?同一個師父、同門的弟子,她遭受迫害,你好受嗎?我太自私了,於是我馬上和協調同修說:我去!

等到了四月二日那天,我們五人凌晨三點開始出發。我上車一看,司機同修給我們五個人都準備了吃喝,每人一瓶水,還有蛋糕、火腿、鹹菜……滿滿一大包。另一個同修也準備了五個人的麵包。看看自己,只給自己準備了一杯水。雖然是小事,可是小事不小,從這一點,我覺得自己和同修們的境界差的太遠、太遠。同修想到的是整體別渴著、餓著,而我想到的是自己別渴著。而且一路上過路費和加油的錢都是司機同修出的,根本不讓同修出,一個人開了五個多小時才到達目地地。司機同修說,咱們做正事,師尊給我安排的錢花不完。真是了不起的同修。

早上八點到達後,我們就開始發正念,師尊加持正念很強,我們一起配合清除所有公檢法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某某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以及所有黑手爛鬼和共產邪靈,決不允許舊勢力毀眾生,並無條件釋放大法弟子某某某。

就這樣發正念兩個多小時,被非法開庭的同修的姐姐(也是同修),過來告訴我們說:被迫害的同修正念很強,律師也辯護的挺好,庭長表示休庭。

同修姐很受感動,流著淚說:沒想到能來這麼多同修,都是千里、百里之外開車來的,共來了八輛車呢,都是素不相識的同修。同一時間,在家中的同修都在各自的學法點坐到一起發正念,形成一個整體。

這個過程對自己來說更是收穫太多了,認識到自己的許多不足。也是大法法理在我背法與抄法昇華過程中的展現,真感謝師父的苦心安排和點化!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