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出生的青年大法弟子,小時候跟隨父母一起修煉,四歲能讀大法主要著作《轉法輪》,七歲能背師父的《洪吟》裏的全部詩詞,有時跟大人同修一起自由煉功,那時真好,當時是多麼純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惡迫害之後,跟隨父母親外出發真相資料、貼不乾膠,當時也沒有甚麼怕心,真相不乾膠必須貼的平平整整的。有時也配合母親講真相,自己也主動學法,記得有一次,父母同修上班後把我自己放在家裏,我就自己讀繁體的《轉法輪》,那次是真的體會到學法入心身體也像是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那種感覺現在都銘記於心。但是自從上初中以後,由於滋生的各種心,不再像以前那麼純真了,逐漸被常人這個大染缸污染,沉迷於小說、電視劇,甚至早戀這件事情也發生在自己身上,這一掉隊就是掉了將近十年。雖然上學期間每次回家都跟隨父母集體學法,但多數是應付了事,根本沒有意識到學法的重要性。由於法學的少,在常人中做的錯事就多,根本沒有個大法弟子的樣子。

但大法的種子一直扎根在心裏,雖然沉沉浮浮了十年,但是總是不甘心就這樣在人世沉淪。師父是慈悲的,總是一次次點醒我,但是我就是不悟,直到二零一八年發生的一件事情,才使我猛然驚醒。

一、回歸

二零一八年,我二十四歲,到了常人談婚論嫁的年齡了。由於我家遭迫害後,給我幼小心靈留下的迫害陰影,揮之不去;再加上後天形成的觀念、膽子小,總是往悲觀方面想,怕這怕那,情還很重,談戀愛方面總是喜歡帥的、長得好看的,還不敢向對方講清真相及表明自己修煉大法的身份,怕對方不同意,可是又不想放棄修煉;甚至有時會想放棄修煉,現在想想這是多麼骯髒的一顆心,常人中一時的甜蜜能和千萬年等待的修煉機緣相比嗎?

由於在情中跌的很重,一度極其消沉,可能這件事也是師父的點悟,師父珍惜每個弟子,不想看弟子再消沉下去,自己也意識到了在人世就是苦,不能再消沉了,只有修煉,才能脫離這苦海,才能完成自己的使命,兌現誓約。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同修阿姨家的兒子A(小時候也是小同修),在外地讀研究生,表示出對我的好感,對我也很好,這份感情持續了三年左右,我卻由於後天形成的變異觀念看不上人家,覺的他不會說話,情商低,又胖又笨,這件事情就拖到二零一八年不得不解決的時候了,當我自己下定決心不再聯繫的時候心裏卻很難受:一方面是人心,固執的享受著別人對我的好,卻又不想回報,這是多麼自私的心,明白的一面清楚這可能是師父的安排,因雙方父母都是同修, A小時候也學法,現在也一直支持我學法修煉,這是多好的修煉環境。

在父母同修的幫助下,大量學法,我也明白這是自己的問題,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和許多執著:色心,虛榮心,愛美的心,對化妝品的執著,對衣服、旅遊、電視劇的執著,其實這些都不是自己純真的東西,都是後天在社會大染缸中耳聞目染,從而形成的變異觀念,這些並不是自己本質的東西,還一度盲目崇拜,還根據自己的喜好(後天變異的觀念)來判斷和衡量別人,而不是拿宇宙真理來衡量,師父講過:「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找到了這些心,接下來就是去掉了,但是這些壞東西當我意識到要去掉不要它們的時候,它們不會輕易放過我,給我造成越想去反而加強的錯覺。我在法中悟到:只有通過不斷的學法,提高自己的心性,否定它。「但大多數人可以以很強的主觀思想(主意識強)排除它,反對它」[1],才能去掉,才能彌補自己做的不足。

當思想轉變過來之後發現,他是一個很優秀的人,正直善良,踏實專一,可能更重要的是:我們一起下到人間是來得法修煉的,而他有點迷失,師父不想放棄一個有緣學過法的弟子,應該也是幫助他走回大法中的時候了。

二、修心去執

青年大法弟子中手機和電腦是修煉道路上應該修去的一大執著。我曾經也沉迷於手機,通過學法,深挖自己的執著,為甚麼那麼喜歡玩手機呢?有甚麼東西那麼吸引我呢?無非是手機的一些內容迎合了自己的喜好、色心、好美的心等,這些都是修煉人該去掉的人心,修煉本來就難,不好好修,自己還人為的增強執著心。

「這個世界上的甚麼東西都在吸引你,都不讓你得法。不光你們,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家長、政府都知道這個情況,誰都無能為力!不止是人得法的問題,把人帶動的工作也幹不好了、學習也學不進去,大量的時間用來在電腦、電玩上,勾引著你去看去玩那些東西。已經不是人的狀態了。從古到今人都沒有這個狀態。這是外星人的技術,魔在利用它,勾引你,讓你放棄你所有的東西,投入進去。浪費你的生命,你還捨不得放下!從做人的角度上看你都不對勁了,何況是修煉。」[2]

在手機這方面耗費著自己的時間及生命,這樣怎麼能跟師父回家呢?想想這些,並且在發正念的時候清除這些不好的東西,逐漸手機玩的越來越少。對玩手機我的體會是:手機的問題從內心一定要重視,一次放縱自己,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舊勢力會利用執著往下拽,所以一定要重視,不能放縱執著心。

我和B(常人)是同事,但是從入職以來因為B的一些行為不符合自己的觀念,各方面看不起B(這對修煉人來講已經是不對了)。近期,B參加了(我們公司)一個公司選拔考試,通過了,聽到消息的一瞬間,心裏有點不是滋味,往後想想,還有點害怕B通過第二次考試,當時已經意識到思想不對了,深挖自己,你怕的是甚麼?怕她超過自己,比自己強,比自己好,這不是強烈的妒嫉心的表現嗎?

師父講了:「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對照自己,把心理順,看B同事就順眼了。

師父在修煉道路上會時時看護弟子,之前坐車的時間都是玩手機,後來就開始看師父講法,然後隨身攜帶的傳遞大法真相的手機服務器上就有了一個人聲明退黨。當時很激動,心想:這是師父鼓勵弟子;還有一次坐公交回家,想著往座位上放一份真相資料,又有些怕,猶豫再三,覺著這是自己該做的事情,有甚麼好怕的,有師父在看護著呢,就放在了座位上。到小區門口拿了很多快遞郵件,很累,心想:家的門要是開著就好了。到家門口,門真的就是開的,進家問父親同修,說不是他開的,這是師父又一次鼓勵弟子。

在修煉道路上,還有就是思想業的干擾,每次一想精進了,腦中總會有個念頭,師父還要不要我這個不精進的弟子?直到今天集體學法,師父在法中點悟:「是,有些學員自己還不夠清醒,覺的得法很偶然,我是不是也是有那麼大的歷史責任?我是不是也能行?其實這話都不用問,我在法裏已經說的很清楚」[3]。還有的時候懷疑自己,用人的觀念想事情,認為自己年齡小資歷淺,懷疑自己講真相,別人會不相信。「不要小看自己,每個大法弟子,你只要修了這部法,你就應該去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3]。所以,之前不精進的大法弟子,不要消沉,趕快走回大法中來,完成自己的使命,兌現誓約。

三、發揮自身優勢,證實法、救世人

我地區很明顯的一個趨勢是同修年齡斷檔,看看精進的同修,都是四十歲往上的居多,而三十歲左右的較少,二十歲左右的青年同修更是少。老年及中年大法弟子講清真相的事情很用心,但是像手機、計算機這類的青年大法弟子應該更易掌握,像我和母親同修來說,安裝服務器軟件母親同修自己安裝的話,一步步摸索,得三、四天才能完全掌握,但是我半天就差不多了。這並不是想表現自己多聰明,而是想和青年大法弟子說,我們也是大法弟子,我們更應該承擔起救度眾生的責任,當時我們是一起攜手下來的,不要再被常人中的名利情所迷惑,抓住這最後的機緣,承擔起自己該承擔的責任,不要再躲在父母的羽翼下,做好救度眾生的事情,兌現自己的誓約。

現在回想起來,從出生就得法,在一家五口四口修煉的環境下,都是師父的苦心安排。這麼好的修煉環境,上學時沒用父母同修操過心,大學畢業後,又有穩定的工作,無一不是師父的苦心安排,師父為弟子操了太多的心,而我們又有甚麼顏面因為常人中的執著名利情放不下而苦惱呢?弟子一定要抓住這最後的機緣,跟隨師父回家。

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