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得法獲新生 講真相多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九日】我於一九九六年五月二十六日喜得法輪佛法,僅兩個多月,身上大大小小各種病症都無影無蹤了,困擾我多年不能治癒的脈管炎、軟骨炎、咽炎也不翼而飛。家人、親戚看到我從一個廢人變成一個健康向善的人,都支持我學大法、講真相

我每當看到手裏的三退名單,心裏感到很高興,也很踏實,吃飯睡覺都香。講真相勸三退真的是很愉快很幸福的事。

有幸得法獲新生

我是個比較瘦弱體質的人,結婚後不知不覺患上很多疾病,吃藥打針是常事,三天兩頭去醫院。省、市、縣及部隊醫院都跑遍了,偏方也用了,因喝藥酒,想讓病好的快喝多了,差點要了命。婆婆為我熬了四年藥。我成了病秧子、藥罐子、家裏的累贅。上個世紀的八、九十年代,我丈夫年收入5-6千塊錢,每年給我治病就得花掉2千塊錢左右。每到大年三十,丈夫接我出院,一家人吃團圓飯,我只喝兩口稀粥。吃不下飯,加上病痛折磨,骨瘦如柴。

一九九六年修大法後,師父給了我健康身體,我的病全好了,精神狀態也好,簡直變了個人,啥活都能幹,從一九九六年到現在與醫藥無緣,無病一身輕,身心都健康,快樂和幸福寫在臉上。

三次遇大難,有驚無險

一九九七年秋季的一天,我騎自行車回家,迎面一輛拉人用的三輪機動車直奔我開過來了,朝著我的面部撞來,我仰面朝天倒在地上,當時蒙過去了,我慢慢爬起來,覺的腦袋疼。撞我的人說要去醫院,我陪他去了,是他的腿撞壞了。到醫院開藥還沒有錢,我拿錢給他買的藥。醫生問誰把誰撞了?我說他把我撞了。醫生瞅瞅我,我說,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我不用看病,沒有事。說沒有事,第二天早上,嘴不能吃飯了,下巴歪了,只能喝米湯,腿上有碗口大的一片紫色,幾乎不敢邁步了。我心裏說我是大法弟子,是師父幫我還債呢,消業呢,不會有事的,幾天後真的就好了。可騎三輪車人的腿骨折了,兩個來月才好。

一九九九年春天,也是騎自行車回家在下坡路上,我騎的很快,突然從我的右側跑來一個男子,直接就撞我來了,就聽到喀嚓一聲,正撞在鐵垃圾箱上,我被撞的趴在自行車車把上。撞我的人把我扶起來,我當時就不敢出氣了,可能肋骨硌壞了。看看腿上的褲子被鐵垃圾箱撞壞了,真是後怕呀!圍觀的人不少都說上醫院吧,我對撞我的人說:我是學法輪大法的,你別害怕,我不會訛你的。我的話沒說完,他嚇跑了。我扶著車子一點一點蹭回家,到家就起不來了,骨頭吱吱響,不敢喘氣,不敢大聲說話,不敢動。整整二十四天,我不敢喝水,怕上廁所,因為一活動骨頭就疼。我想起這事就想哭。這不是來取命的嗎!沒有師父保護,我的命可能就沒了。可我只在家呆了二十多天,就好了。再次叩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第三次,是二零零一年,我騎自行車在十字路口處拐彎時,被後面快速過來的神牛車,連車帶人撞飛起來了。自行車摔壞了,我著地的手掌全紫色了,手也腫了。我對撞我的人說:你走吧,我是學大法的,不訛你,你看看我的車子能不能騎?他說能騎,說完蹬起車就跑了。結果我的車子不能騎了摔壞了,推著走都不轉。圍觀的人都說:「你咋讓他走呢?」我心裏清楚,這都是我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債,我師父用這樣的方式替我還了,我只是遭了一點點皮肉之苦,都是有驚無險。

講真相 救眾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江澤民流氓集團發動了史無前例的迫害,極盡所能的造謠污衊大法,開足馬力的打壓迫害。這不是誹謗佛法、毀世人嗎!我和同修買來彩紙,用毛筆蘸墨汁寫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救人的宇宙大法,還我師父清白」。當我寫出這些標語時心裏敞亮很多,用兩個半天時間,寫了五百條,一點不累。有個常人叔叔說我寫的好。我只上過三年學,鋼筆字都寫不好,還說我毛筆字寫的好。我知道了是師父加持我,是師父讓我寫的。到了晚上,我和同修就貼去了,從晚上九點貼到第二天凌晨四點,全城都貼滿了。

師父用巨大的付出延續來的時間,給了我們兌現誓約完成使命的機會。從二零一四年,我開始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退黨、團、隊)。這是我的使命和責任。

二零一六年去兒子居住的城市帶孫女。因為我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走出來的晚,我打定主意走哪也不忘講真相、勸三退。有一天我要出去,臨出家門前,跟我老頭、兒子、兒媳打招呼:「我聽我師父的話,我要出去講真相救人去了」。他們瞅瞅我都笑了。

第一次出去講真相,我直接就奔公交車站點,但畢竟是陌生的大城市,又沒有同修為伴,我心裏求師父加持弟子。看到一個高個子的男孩子,我給他講:共產黨破壞傳統文化,搞貪污、腐敗,歷次運動搞假、惡、鬥,迫害死無辜的中國人八千萬,十九年來又瘋狂的迫害法輪功,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是這個星球上從未過的邪惡。退出黨團隊組織,抹去獸印,天滅中共時不當陪葬。他很有禮貌的聽完,微笑著說出真名實姓退出黨團隊組織,還告訴我他是在校的大學生。

再往東邊走,一個穿著很紳士的男子五十多歲的樣子,我一講,他也很痛快的說出自己的真名,退出黨團隊。又說:「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是某大學教授。」我說:「兄弟,你今天退出邪黨,就更好了,會得福報的。」又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知道了。」

我講真相不挑地點,不挑人。因為兒子居住的城市大專院校較多,住的小區就有所大學,我經常在大學校門前講真相。還在超市門前講真相。有一次給一個年輕男子講真相,他聽完了也退出了黨團隊。我發現他總是笑瞇瞇的看著我,臨走他說:「我在政府上班。」我才想起看看他衣袖上有警察兩個字。 在這裏講真相遇到的有知識有文化,有地位的人,年紀輕的人和大學生較多。

還有一次講真相的經歷讓我難忘,遇到這樣三個人,第一位他說八十二歲了。我說:您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您入過黨團隊嗎?他張口大罵,還把手裏的拐杖拎起來指點我。我就發正念,叫他閉嘴。第二位也是八十多歲的老人,我問他您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沒聽說過,然後又說:「孩子過這邊來,坐著說」。老人也用真名退出黨團隊。又遇到一個男子五十多歲,我問他您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突然對著我的臉張口大罵,接著就往我臉上吐口水。我說,我是好心為你好,他又對著我的臉吐一口唾沫並罵了一句。他馬上又對著我的臉又唾又大罵。馬路上好多人看著我,我心裏覺的委屈極了,轉身走了,拿出紙巾擦臉上的唾液。

修煉人遇事向內找,邊走邊想,我是哪輩子欠他的,不然怎麼在這裏遇到這事呀。又想到我很愛乾淨又很注重外表,及自己的容顏,是不是去我這顆心哪。我又想到師父講的「雲遊是相當苦的,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1],我恍然明白了,這就是修煉哪!唐僧西天取經還得歷經九九八十一難,才能取得真經。大法弟子也得經得起千錘百煉哪。注重容顏愛乾淨的心,也是執著啊。真的是好事,謝謝師父的苦心安排。謝謝幫我過關難的人。

我也理解了經過這麼多年風風雨雨講真相勸三退的同修,他們心裏有法,牢記使命。總是願意把大法的美好與人分享,希望每一個世人都能明白大法真相,選擇美好未來。

師父說:「在神看來,在這滾滾的洪流中,誰能不隨波逐流、誰能站那兒不動,這個人已經是了不起了!不被帶動,這人太了不起了!可是大法弟子呢,不但不被帶動,還逆流而上!」[2]

能成為大法徒,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兌現自己的來世大願,感到萬分榮幸。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