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和丈夫的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我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今年七十多了。二十多年來,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堅定的走在大法修煉的路上。特別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自己多次去北京護法,為大法討還公道、為師父討還清白,曾經被公安局國保多次綁架到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迫害,但是我信師信法的心從來都沒有動搖過。

一、走上返本歸真之路

一九九六年過年,我丈夫回武漢老家,回來時給我帶來了大法書,有《轉法輪(卷二)》和師父講法錄音帶、煉功帶。因為他的弟弟、妹妹、弟妹及孩子們都煉法輪功好幾年了,祛病健身效果特別好,她們知道我身體不好,就讓我丈夫把書帶回來讓我也學。

可能是緣份未到吧,我一眼也沒看就放在枕邊了。記不清是因為甚麼事了和丈夫吵起來了,他罵了我,我就受不了了,心裏委屈的不行,再加上身體不好,一年住好幾次院,心想不活了,死了算了,主意已定,又一想死了孩子怎麼辦?老娘怎麼辦?真是想死死不起,活著又憋屈。

就這樣哭了好幾天,有一天哭著哭著一抬眼,看到書上面的法輪圖裏邊有一個像老師講課的教鞭一樣的白棍,和書上的筆畫一樣粗,我當時覺得很神奇,一連看了三次都是一樣的,甚麼意思呢?我明白了是讓我看書哇!這時忘了生氣了,也不哭了,就下樓去找人打聽煉功的事,別人說當地已辦了四期法輪功錄像班了。

這樣我有幸參加了第五期法輪功錄像班,一個班下來甚麼病都沒了,從此我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

二、病秧子變成了健康人

學大法以後,我由原來的病秧子變成了健康的人,整個人從身體到精神像換了個人似的,丈夫孩子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所以都支持我修煉大法。

記得有一次闖病業關,好像常人的心臟病的症狀,人躺在床上不能動,喘氣都困難,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我知道這不是病,是舊勢力迫害,不承認。同時向內找,一直不緩解,丈夫問我要不要通知孩子們,我沒讓,丈夫又說:求師父吧。我說這回不求師父了,師父讓我死我就死,就交給師父了(因為以前過病業關求師父都闖過來了)。此念一出,立馬感到有人用手扳我的肩膀,矯正我的身體,大概扳了三次,我的心臟立刻不難受了,當時就起來下地了,真是瞬間即變啊,太神奇了!我和丈夫趕緊給師父叩頭,跪謝師恩。

過後一想,是師父看我真的放下了生死給我拿掉了那個東西。孩子們聽到後都感歎大法的超常,師父的偉大。

三、放下生死 丈夫過關

再說說我的丈夫,他在職時是個局級領導,人很正直、善良,退休之後來病了得了一種「腦血管狹窄供血不足」,多次住院治療也不好,家人和朋友都勸他煉法輪功,可他就不敢煉,他說煉功過關太苦了、太遭罪了,不敢煉。可有一天一個老朋友(大法弟子)跟他嘮了嗑後,他開竅了,這才接上了聖緣。

剛煉功,丈夫的天目就開了,經常看到師父。有一次他闖病業關,肚子痛的難以忍受,真是疼的直蹦。他偷偷的寫下遺囑,告訴孩子把他的遺產(四十個月的工資約二十萬),除給我兩萬外(送給一個困難戶),剩下的全部捐給大法,並要求子孫後代都永遠供奉師父。他不怕死,放下了生死,放下了名利,他過關了。天亮時他像正常人一樣去早市買東西了。

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生死關頭真的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