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金昌市趙月芹兩次被非法勞教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省金昌市法輪功學員趙月芹(又名趙月琴),祖籍河北省,現年六十六歲,原金昌市五交化公司職工。一九九六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大法後,趙月芹因堅持自己的信仰,兩次被非法勞教。

趙月芹曾因身體不好一直在佛教中徘徊,多年過去了,她的婦科病、關節炎、氣管炎仍始終困擾著她,尤其一到冬天更是痛苦不堪。一九九六年三月,一個偶然的機會,她看到煉法輪功的,就抱著祛病健身試一試的心態而走進大法修煉中,徹底明白了這就是自己一生尋找的正法,決心修煉到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團動用全國的財力、物力、人力迫害法輪功學員。迫使眾多的修煉者放棄法輪功,然而身心受益的法輪功學員不畏強權暴力的迫害依然堅定的堅持修煉以此來證明佛法的神聖,為此而承受著中共殘酷的打壓迫害。

二零零零年元月二十三,下班後的趙月芹去小姑子伏桂琴家洗澡,剛一進門就發現室內一片狼藉,家中被翻得七零八落,伏桂琴也被控制起來了。當時的她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會被綁架,隨後看到同時被綁架的還有法輪功學員陳旭忠和一對母子。就這樣本以為十五天後就能回家的她怎麼也沒想到惡人又以另一種手段被金川分局非法刑事拘留長達三個月,這無妄之災僅僅只是迫害的開始。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二日,趙月芹正在家中給女兒準備上大學的東西,金昌市安全局的不法分子以欺騙的手段將其綁架到安全局。關押在地下室。一起被非法關押的還有:何斌英、杜雪春、楊成梅、王愛玲、王淑花、趙鳳蓮(已被迫害致死)、侯有香、劉桂花、宋愛玲、朱蘭秀。幾天後,趙月芹又被強行非法關押在金昌市看守所。

第一次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早八點,惡人們非法召開所謂「公判大會」,還錄像上電視,惡意誹謗大法和法輪功學員。其中朱蘭秀、何斌英、趙月芹被非法勞教一年,當天直接被劫持到甘肅省平安台勞教所一中隊迫害。

原甘肅省第一勞教所七大隊是女隊,這裏非法關押著全甘肅省各地區的法輪功學員。每一個剛被劫持入所的法輪功學員都被不法人員派兩個吸毒犯監控,叫的好聽一點就是「互監」「包夾」。勞教所規定不許法輪功學員間相互說話,不許煉功(為防止煉功,晚上和「互監」加床兩人睡)。打飯、上廁所一切活動必須三人到位,否則被隊長或總值班發現不到位就扣「互監」分(勞教所規定勞教人員以遵守所規隊紀進行記分獎罰、減期或延長勞動期限,三分為一天)。

勞教所強迫法輪功學員每個月必須在二十號之前寫好「三書」(悔過書、保證書、決心書),每個星期六寫思想彙報。在寫好的材料上必須在落款處寫上「自己與法輪功××組織從思想上、組織上、行動上徹底決裂」、「以上所寫是我自願,以後永不反悔」。如不寫這兩句話,就沒有達到它們要求的標準,實行株連式懲罰,扣兩個互監、班長各二十九分。每三個月全所進行「法輪功考核」,如哪個法輪功學員考核不合格,扣兩個互監、班長又一個二十九分。

吸毒犯為了多掙分,早解教回家,互監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的折磨,百般刁難,不准上廁所,不准睡覺,數九寒天整天成夜在雪地裏罰站,並派吸毒犯輪流監管,稍一活動便連打帶罵,給不轉化的學員派最髒、最重、最難的活,無限期倒馬桶,掃廁所,打掃號室衛生,用抹布擦院子裏剛生完爐子到處是煤灰的磚。大家早上在院子裏刷牙洗臉,洒在地上的水結成了冰,要求擦出磚的紅色為止,不允許磚上有冰渣。

中隊長谷豔玲指示吸毒犯李紅梅對趙月芹採用各種迫害手段,妄圖使其放棄修煉法輪功。趙月芹因不配合寫所謂「三書」而被谷豔玲吊在門上,腳尖著地,在痛苦不堪下違心地寫下了所謂的三書。精神折磨和身體摧殘是勞教所慣用的手段,最苦最累的活都是法輪功學員的,嚴寒酷暑沒有休息的日子。身體上承受到極限,精神上更是一刻也不放鬆。有一次在集中學習時,發現趙月芹的本子裏有關於法輪功的一點言辭而被包夾人李紅梅夥同其他吸毒犯拉到廁所暴打,鼻青臉腫,衣服前襟都被血染紅了,這些都是在谷豔玲的授意下進行的。

中共酷刑示意圖:「倒掛」
中共酷刑示意圖:「倒掛」

精神的折磨使得趙月芹更加痛苦,谷豔玲再一次把趙月芹頭朝下腳朝上倒吊在門上迫害。汗水濕透了全身而流到了地上,時間長達四、五個小時。後來還夥同包夾人問趙月芹煉不煉,只要說煉就在額頭上彈一下,滿額頭被彈的都是手指大的包。

二零零一年七月底,遭受殘酷迫害的趙月芹終於走出了這座人間地獄回到家中。

第二次被勞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趙月芹去供銷公司家屬樓講法輪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後,被金川公司公安處惡意構陷再次綁架關押到看守所。

十二月四日兩次被強制送到甘肅省平安台勞教所七大隊一中隊,谷豔玲更是變本加厲地折磨趙月芹。當天就被吊到門上強迫寫「三書」時間長達十二小時。

酷刑演示:吊掛
酷刑演示:吊掛

幾天後,趙月芹承受到極限去觸電(編註﹕這是中共邪惡的迫害造成的,但是法輪功學員在任何情況下反迫害時都要都要和平理性)而被包夾人發現又被毒打,四、五個人下死手的打,有一個年齡大點的吸毒犯叫馬蘭花,她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就極力地維護著趙月芹。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勞教所每月都要開所謂的揭批會,強迫趙月芹上台發言,台上的趙月芹就藉此喊出「法輪大法好」,回來後又被四、五個人毒打。因為趙月芹屢次說大法好,三番五次被毒打,經常性的鼻青臉腫面目皆非,就這樣白天還得照常出工幹最重的農活。

後來勞教所從平安台遷到柳溝河勞教所,一樣的打罵加上繁重的勞動形成了勞教所的常態。王姓惡警強迫開批鬥會,因趙月芹不配合而指示吸毒犯毆打。包夾人周蘭在王姓隊長的授意下強迫趙月芹寫揭批會上的發言稿被趙月芹拒絕,連續罰站九天九夜,承受不住的趙月芹坐到地上被周蘭用笤帚疙瘩猛抽腳踝致使其腳部腫大青紫差點骨折。繁重的磨寶石活,一天任務2108粒,經常完不成任務,被體罰,掃廁所,罰站,晚上不讓睡覺……

趙月芹就是在這樣極端惡劣的環境中堅持了三年,於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帶著一身的傷痛回到家中。

這裏要說的是趙月芹的丈夫從法輪功遭受誹謗以來一直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每當一聽到妹妹伏桂琴和妻子趙月芹被綁架、勞教、判刑就痛苦萬分。妹妹伏桂琴因迫害身體出現異常,警察就開車到趙月芹丈夫的單位去找。只要一聽到警車響就頭皮發麻,心力交瘁,更讓人心痛的是在趙月芹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再次被綁架時,其丈夫在馬路上聽到這個消息時當場就暈倒在馬路上,是鄰居看到了把他抬回家的。趙月芹的丈夫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身體和精神承受著雙重折磨,於二零一四年去世。

這場迫害不僅法輪功學員承受邪惡和非人的折磨,同時他們的每一位家人也在承受著親人被迫害時帶來的痛苦。這只是中國大陸千千萬萬個家庭中的一個小小的縮影,殘酷迫害的冰山一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