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金昌市六十六歲郭群英再次遭騷擾等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金昌市今年六十六歲的郭群英女士,因為修煉法輪大法,說公道話,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曾被上「關公背大刀」的手銬酷刑,被折磨生命垂危,之後心慌、渾身發軟。十一月二十一日,剛剛從醫院回來的郭群英又遭國保警察代寶吉等騷擾、非法抄家,綁架未遂。

郭群英,現年六十六歲,家住金昌市,於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通過修大法,她曾經身患的多種疾病都不翼而飛。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為了給大法說句公道話,她被非法關押、兩次勞教迫害,十九年來,一直被監控,家裏電話被竊聽,尤其一到節日,就有社區的人來騷擾,逼按手印,簽名。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早晨九點半,金昌市公安局龍首分局國保警察代寶吉,威脅逼迫郭群英的兒子,限半小時內從單位金川集團有限公司到他媽家。

郭群英的兒子剛到家,代寶吉帶領一男一女開著私家車,穿著便衣,逼郭群英的兒子開門,闖進郭群英的家裏。郭群英剛出院不久,還躺在床上。代寶吉晃了一下搜查證,不理會郭群英的身體狀況,就開始亂翻亂抄,搶劫了兩個MP3、一張明慧年畫,一邊抄家,一邊錄像。

代寶吉等又威逼郭群英的兒子從郭群英身上拿出鑰匙,然後拿到鑰匙就開櫃子,企圖繼續亂翻亂抄,可他們怎麼開都打不開櫃子,才停手。

代包吉一幫警察一直非法抄家三個多小時,然後,代寶吉給郭群英做筆錄,說有人舉報了她,曾經給過某人法輪功經書。代包吉說,今天抬也要把郭群英抬走,郭群英拒不配合。代寶吉逼郭群英在三張紙上簽字,按手印。

郭群英被暴力毆打 出心慌、抑鬱等症狀

在二零零四年九月,郭群英曾被金昌市公安局金川分局李敘和、劉建國等警察綁架,被非法審訊時,李敘和、劉建國等八人暴力毆打郭群英。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郭群英被上「關公背大刀」的手銬酷刑,結果手銬斷裂,他們又換上新的手銬,桌上擺著繩子和啤酒瓶,威逼說,再不老實,就上別的刑。李敘和、劉建國等人還按住郭群英的頭使勁往牆上撞。

當時郭群英五十二歲,被折磨得不省人事,警察用劉建國的私人黑色轎車把她劫持到金昌市看守所。

在金昌市看守所,李敘和、劉建國等人見郭群英好長時間醒不過來,又押送到八冶醫院搶救,逼迫郭群英的丈夫交醫藥費。郭群英丈夫傷心地說:「好好的人,被你們折磨成這樣,還逼交錢。」李敘和、劉建國等見家人不交錢,又把她押送到看守所。

過了幾天,看郭群英生命垂危,李敘和、劉建國等人怕承擔責任,又逼郭群英家人交了兩千元錢,才放人。

打那以後,郭群英就開始心慌、快速心跳,渾身發軟,有時幾天躺在床上起不來,有時心慌得到處亂跑,幾次到醫院檢查,醫生說是抑鬱症。今二零一八年就住院四次,花費了大量人力財力,一家人欲哭無淚。

曾遭兩次非法勞教迫害 頻繁的騷擾、洗腦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八日,郭群英去到北京上訪,被警察綁架回來,在金昌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又被轉入金昌看守所關押四十五天,逼家人交了三千元錢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一日,郭群英被非法勞教一年半,被劫持到蘭州平安台勞教所,可是體檢出心臟有病,勞教所不收。警察孟佳賢急忙拿出白沙煙,又說好話,強行讓勞教所收下了。郭群英被非法關押到七大隊三中隊,白天幹活,晚上背監規,護監犯人張口就罵,抬手就打,郭群英身體受傷害過重,第三天幹活時心臟病突發,醫生說是 「心肌缺血」,七天後,丈夫把她接出勞教所。

回家後,公安分局法治科科長朱小軍又逼家人交一千五百元錢,才免於非法勞教一年半,之後,郭群英被 「不准外出,上訪,串門,每天八點鐘到派出所報到一次」。一到節日,總會有幾個人逼她到「社區」讓簽名,按指印。在惡人種種手段的壓力下,郭群英的精神垮了,導致不能吃,不能睡,心急不穩,使家人壓力很大,送她到醫院看病,還動了手術。

二零零一年元月二號,郭群英剛從蘭州醫院回家,濱河路派出所所長趙多鵬、馬永國就闖到她家,非法抄家。當時郭群英生活還不能自理,仍被騙到派出所,結果又被劫持到戒毒所,二零零一年元月八日被第二次非法勞教。

那時,在勞教所,郭群英身體很虛弱的,話都說不完整,中隊長李曉青下狠心洗腦轉化。一次,李曉青把郭群英叫到辦公室,警察敬雪鋒拿來一張表,讓郭群英打對號(表格裏面全是罵師父的話),郭群英就不打,她說,你們不了解,我師父是救人的,不是這上說的。敬雪鋒就惡狠狠地咬著牙,擰著郭群英的嘴,擰轉了一圈就走了。又叫來大隊長戴文琴(現已調到甘肅女子監獄),戴文琴進辦公室,就手指搗住郭群英的頭皮說,你想怎樣,連說帶罵一場,就走了。

幾天後,中隊長李曉青讓包夾把郭群英帶到隊外的一個專吊人的小房裏,進去一看,桌子上放著手銬、繩子、電棍、鞭子、救心丸、筆和紙等等。李曉青說,你是寫三書,還是上刑?一連問了幾遍郭群英沒回答,她惡狠狠地和包夾給郭群英銬上手銬,手銬的中間把繩子繫上,把繩子穿到離房頂不高的一根鐵管子上(迫害人專用的設備),給包夾說一小時升一級。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前一小時,郭群英的腳還在地上,一小時後,她的腳就不著地了,手銬的牙更緊,手腕劇烈的疼痛,又加上身體虛弱,到一小時半時,郭群英就暈過去了。第二天,警察不叫郭群英出去勞役,逼寫「三書」。李曉青威脅說;「今天再不動筆,到醫院去,還是那個刑。醫院裏死人是正常的。」 郭群英在勞教所裏就這樣一直在恐怖狀態下生活。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八日,非法勞教期滿。郭群英從勞教所被接回到家。惡徒還是經常來騷擾。

中共警察對郭群英的迫害,使她生活不能自理,在金昌進過三個醫院,沒有效果,又到武威紅十字精神病院住了兩個月不行,又到蘭州安定醫院住了兩個多月,還是不行,後來到河南鄭州七里河精神病院治療半年,醫生說,已經迫害成 「抑鬱症」了。這一切給郭群英的家庭造成極大的損失,經濟上損失三萬元以上。

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十六時五十分,郭群英又一次被非法抄家,師父的法像和五本大法書,七個護身符,兩部手機,電腦主機,三個MP3都被搶走了。警察還要綁架郭群英,小兒子說:「你們要帶我媽,我也跟上去。你們不讓我媽回家,我也不回家。」警察就把郭群英和小兒綁架到濱河路派出所。

這時,郭群英的大兒子和媳婦也都趕來了,郭群英的大兒子問警察:「我媽怎麼了,你們這樣?」媳婦說:「我媽幾次讓你們這樣折騰,多次搶救,現在心臟不好,你們要負責任。」警察讓小兒作擔保簽個名回去,還逼郭群英大兒子讓在傳喚媽媽的證上簽名、按指印。之後,市公安局警察陸林(原金川分局政保科副科長,現任金昌市公安局一一零指揮中心主任) 又進來了,他狠狠抓住郭群英的手強行滾黑手印、照相。

郭群英回家後幾天,社區兩個女的又到她家騷擾,郭群英沒讓她們進屋門。

金昌市公安局龍首分局國保大隊警察代寶吉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十九年以來,一直積極賣力迫害法輪功學員,代寶吉幾乎參與了所有對金昌市法輪功學員的非法監控、構陷、綁架、抄家等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