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多堯被甘肅金昌市濱河路派出所迫害致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甘肅金昌市六十五歲的田多堯,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號晚被國保李某某與濱河路派出所綁架,二次被折磨得昏死過去,後全身器官衰竭,神經系統壞死,食道阻死,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在極其痛苦中離世。

田多堯老人,金川公司退休職工,一九九八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號晚七點左右,田多堯老人步行到金昌市新六號區發真相資料,當發到四十九棟的小房門上時,國保李某某突然從他隱藏的私家車內衝出來,大叫著「不准動,你給我站住」,朝田多堯老人追了過去,並喊他老婆的名字,催促她快下樓。

田多堯老人聽到喊聲,轉身就走,不慎腳下一滑摔倒在地。李某某沖到他跟前,惡狠狠地咒罵著,一屁股就坐在老田身上,壓著他的胸部。老田立即覺得喘不過氣來,起不了身。

這時,李某見他老婆下樓說:「你去看小房門上有甚麼東西」,老婆看後說「是法輪功」。李某立即給金昌市公安局濱河路派出所打電話「抓住一個法輪功的人」,叫他們立即趕到新六號區四十九棟來。李某這才站起身來。

田多堯老人也掙扎著站起身來,李某的老婆立即把他的胳膊緊緊抱住不讓他走。田多堯給他倆人講真相,「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江澤民和共產黨迫害法輪功,不叫人做好人,欺騙人們加入黨、團、隊,給他做陪葬,退出惡黨組織為的是大難來時能保住你自己的命,是為你們好。」

李某不聽他講,也不讓他講,又一次撥通了濱河路派出所的電話,訓斥他們「真是飯桶,怎麼還不到,誤了大事。」命令他們把警車立即開到四十九棟來。田多堯說「你不要打電話了,我是為你們好,希望你們給自己留條後路」。李某狂叫著說:「我在這裏已經等你們很久了,我就是專門對付你們法輪功的,非把你們治死,怎麼可能又放了你呢?」

就聽見警車刺耳的叫聲,開到了跟前,來了兩輛警車,下來了六、七個人,李某某看他們下車後就大聲吼叫,領頭的趕緊給李某某說好話,給他點煙抽,稱呼他是「領導」。這時那女士鬆開了她的手,站到一旁。李某某不但不鬆手,卻突然猛力將田多堯老人推倒在地,使他臉面朝地趴在地上;同時幾個警察一擁而上,壓在他的身上,反擰他的兩個胳膊,強迫戴上手銬,使他感到喘不上氣來。

田多堯老人大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們急忙從車上找了髒布塞住他的嘴,並把他強力野蠻地推進警車裏。李某某也隨同警車吼叫著開到了濱河路派出所院裏。

到了派出所,幾個惡警氣勢洶洶地把田多堯老人推出車外,強壓著頭,逼迫他大幅度的低頭,弓著腰背,推進了審訊逼供的房子裏。李某某吼叫著「你們都給我狠狠地審,把他給我往死裏整,看他還咋個反抗。」警察們蜂擁而上,在對老田非法搜身無所獲後,由劉某指揮六、七個警察,對他實施著拳打腳踢,叫他說出發放的資料是誰給的。

雙手反背銬在椅子上
雙手反背銬在椅子上

李某某拿來一個小號手銬,讓劉某某換下田多堯老人手腕上銬著的大號手銬,並把手銬卡死,把他壓倒在地後,再狠命反擰他的胳膊從後面擰到背上戴上手銬鏈條,又用一根細細的繩子勒在他兩手的中指上,強力拉緊後結成死扣。警察把田多堯老人拖起來強按在一個小椅子上,又拿來手指粗的麻繩把他和小椅子死死地捆綁在一起,故意讓他的頭和脖頸往後仰,叫他窒息難耐,無法形容其痛苦程度。

這時在開始審訊,惡警們狂吼,亂罵,搧耳光,用拳頭砸腦袋,擰脖子,狠命地擰,身上亂拳搗,用腳在身上亂踢,擰鼻子,擰耳朵,同時逼問各種問題。

田多堯老人寧死也絕不配合警察的逼供,直到被折磨地昏死過去,才鬆了綁,在他神志不清時還逼迫他亂按手印,人已虛脫了。田多堯老人問他們要口涼水喝。從開始要水喝到給了兩小杯開水,催他快喝完,中間拖延了三個多小時,非常詭詐,不可告人。(因為在後來的八個多月時間裏證實,李某某夥同劉某某等人暗地裏在水杯中加進了破壞中樞神經系統的毒性藥物,使他失去了記憶,最終使他全身器官衰竭,食道關閉,無法飲食,最終致死。)

之後有七、八個警察分成三輛警車挾持著他,到金昌市八冶醫院急診科做抽血化驗,田多堯老人堅決不配合,七、八個警察,把他用兩隻手銬分別銬上,兩邊各有兩個警察托拉著,其餘警察對他大打出手,大夫嚇得跑了出去。直到把田多堯老人打昏過去,門牙被打掉,滿口鮮血。

等田多堯老人清醒後,惡警們有逼迫醫院的醫生,強行給抽血。醫生說是「此時抽血要死人的,你們都把他快打死了,血壓顯示是零,非要抽血,那你們自己來抽吧,死了人誰負責?」

被拒絕後,警察又把田多堯老人挾持到金昌市看守所,但看守所以人已病危而拒收。惡警們無奈就把老田拉到離家不遠的路邊丟下車後,揚長而去。此時已是次日早上五點多了,天還沒亮。

田多堯老人忍著劇痛,離家十小時後艱難地回到了家中,家裏人急迫尋找了一夜的他變成了這個樣子,全家人哭成了一團。

第二天,田多堯老人開始大口吐血,失去記憶達五個多月。到七月份,兒女們把老田強行送到了金川公司醫院,後來又轉到甘肅省人民醫院。共計住院五個多月,花費了近三十萬元,最終診斷結果是全身器官衰竭,神經系統壞死,食道阻死。

田多堯老人不幸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在極其痛苦中離世。


金昌市濱河路派出所:0935-8361454 0935-8396364
金昌市公安局
局 長:高永宏 0935-8396001,18209451199
副局長:彌善慶 0935-8396002,13909455818
劉建國 0935-8396101,13909458398
張永生 13993569598
朱生念 13993565688
副書記政治部主任
王 軍 0935-8396003,13884505566
政治部紀委書記
呂鶴年 0935-8396008,13993560093
政治部紀委 0935-8396003,0935-8396008,0935-8396009,0935-8396012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