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正念 闖過病業關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七日】前幾天,我闖過一次病業關,在過程中有一些心得體會,想與同修交流,希望能給仍在遭受病業形式迫害的同修一點啟發。

我在媒體寫文章證實法,因為經常要瀏覽常人網站,有時在執著心驅使下,會看一些常人的視頻,無形中滋養了安逸心、色慾心。我也知道不對,但每隔一段時間,又會犯一次錯,然後自己也很懊悔,但就是沒能徹底去除這個壞毛病。

上週的某一天,我又看了一會老版的《紅樓夢》,看完就覺的腦袋暈暈的,我知道自己又犯錯了,趕緊發正念清除自己空間場中的邪惡因素。

但是,第二天,我出現尿血的症狀,小腹也隱隱作痛。我知道是邪惡的迫害,就發正念清除,但尿血的症狀時好時壞,這樣拖了三、四天,雖然沒有尿血了,但身體還是有不舒服的感覺。

上週六,突然感覺一股寒氣貫通全身,手腳立即發涼,渾身冷得打哆嗦,蓋上毛毯還是覺的身上冷冷的。當晚,身上有發燒的感覺,後來發正念,燒退了。

星期天早上,我們當地有集體煉功,我煉完靜功,煉動功的時候,感覺身體乏力,煉「貫通兩極法」時,手抬上去很費力,感到噁心,最後走到旁邊坐下,這時感覺全身無力。

回去後,我就倒在床上不想動了,這時身體又開始發燒,但是我沒有力氣起來,整整一天,我幾乎都是躺在床上,想要發正念,但是身體特別乏力,發正念頭也暈暈的,手也倒下,根本發不出正念。

一整天也沒有吃東西,口裏苦苦的,好像五臟六腑裏都是苦苦的,直通到口裏,甚麼也吃不下。就是喝水,還吃了幾片西瓜。

在身體很難受的時候,我心裏有過一絲無奈,心想這麼難受要熬到甚麼時候啊!正念又發不好,清除不了邪惡的迫害,這該怎麼辦呢?就這樣躺在床上,腦子裏突然打進一個念頭:「發不好正念也要發,一定要發正念。」於是,我爬起來,開始發正念,我心裏想:這是邪惡的迫害,要正念清除。

在發正念時,我腦子裏想起師父的法:「現在幹的都是甚麼東西啊?都是蟲子之類的,細菌亂七八糟,都是這些東西。發正念是非常管用的!一滅成片成片的就滅掉了,可是它很多,宇宙多大啊,這個東西,而且宇宙的層次很多,你滅完了,不一會,時間不長,它又滲透過來,它又來,你再滅。就是不斷的這樣發正念,要堅持一段時間,才能夠明顯見效。不要覺的發完正念了,感覺好一陣,又不行了,你就失去信心了。我告訴你,它們就是用這個辦法在耗你,耗你的堅定信念,大家要注意這些事。」[1]

在我發正念的過程中,真是一發正念就感覺身體輕鬆一些,但是過一會兒,身體又難受了,邪惡又聚集了,還要正念清除。

星期一,我雖然難受,但心裏想不承認邪惡的迫害,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於是,我一邊堅持寫文章,一邊發正念,同時我也請我們小組的同修幫我發正念,我們都是通過網絡平台在一起交流,那幾天,我們每個整點幾乎都發正念。我發正念的時間加長了一些,一般每次都發幾十分鐘,累了歇一會,然後下個整點接著發。

在高密度發正念時,我感覺正念越發越強,我還悟到,我不是為了要身體趕快好起來才發正念,發正念本來就是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我以前沒做好,我就藉這個機會,清除邪惡。

每天早晚,我們小組還通過網絡集體學法,我即使身體難受,也堅持一起學法,因為我知道,「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

就這樣,我堅持高密度發正念,清除邪惡,大約第四天,我的燒就退了,一切恢復正常。因為這幾天難受,吃不進東西,每天都只吃一點點稀飯,身體消瘦得很厲害,同修幾天後看到我,還嚇了一跳,怎麼幾天就變這樣了。不過,我很快就恢復了。

這期間還有一個小插曲,一天晚上,我睡醒了起來上廁所,我一起來就感覺到身體很輕鬆,就像是我從來沒有過這些難受的症狀,完全正常了。我以為病業這一關過了,可是第二天起來時身體還是老樣子,難受的症狀還在。我沒有動心,就是堅持發正念,也不去想甚麼時候會好。不知不覺中,身體就恢復正常了。

我寫出這些感受,是想和同修說,任何時候都要聽師父的話,師父法裏都講得很清楚,就按照師父說的做,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以上是我闖過病業關的一點體會,如有悟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再次感恩師父對弟子的保護!謝謝同修的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