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闖過生死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弟子,二十二年來在師父的呵護下,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今天,我想就今年我是如何過病業關的一點教訓說出來,以便同修以後遇到類似情況少走彎路。

今年五月八日,我感到小肚子左側不適,用手按壓有點痛,我沒當回事,更沒有及時發正念清除。沒過幾天,這種疼痛好像從天而降,突然爆發,左側肛門處腫個大包,坐著都痛,整個肛門被堵死,肛門處火燒火燎的,大便時直腸就跟著出來,往回送最痛苦,不敢碰,肛門腫的連個手指都進不去。我突然意識到這是舊勢力的迫害。當時腦子裏立刻閃過一念,我要過好這一關。我對師父說:「我絕不做破壞大法的弟子,絕不給大法抹黑。」

發正念後,我快速查找修煉中的漏洞。這一找找出很多:放不下的親情、怨恨心、妒嫉心、顯示心、抱怨心等等不好的心。我就正念清除它們。晚上發正念時師父的一句法「了卻人心惡自敗」[1]出現在我的腦海中。慈悲的師父要我徹底放下人心,從而解體迫害。

以後的幾天裏我不斷的背師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3]「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4]「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5]

幾天下來不見好轉,反而更嚴重了。我動了人念,買了一管紅黴素軟膏塗於患處,想緩解一下,心想直腸把藥膏帶進去給腸子消消炎或許能好點。

到了五月十三日,連續四天怕排便,開始禁食,只喝水, 吃點糖塊和巧克力維持體力。在不煉功的丈夫面前,我還得表現的若無其事。我怕他強行送我去醫院。沒想到我這樣不吃飯正好上了舊勢力的當,沒緩解卻更嚴重了,不敢走路,下樓時肛門處就像用鉗子夾著肉一樣疼。我就踮著腳尖走,就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三件事照樣做。疼時我啥也不想,就背師父的法。

又過了幾天,我又向內找,忽然想起來這幾個月,總是不自覺的自言自語「要死了……」我嚇了一跳,這是多大的漏啊,這不是舊勢力抓住了把柄來要我的命來了嗎?於是我到學法點跟A同修切磋,發正念時正告舊勢力,不管我是否有漏、是否有執著或不好的念頭那都不是我,是假我,是思想業力在作怪,是舊勢力死,不是我死。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肩負著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絕不允許舊勢力迫害我。我要運用師父賦予我的佛法神通和強大的法輪將舊勢力徹底清除滅盡。跟同修B切磋:必須吃飯,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

五月十六日晚上,我吃了半個香蕉,心裏告誡自己,絕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再難也得闖。

這時我又想起師父在《悉尼法會講法》時說的,「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6]接著背「難忍能忍,難行能行」[7]那段法。

師父看到了弟子堅修的這顆心,在晚上發正念時,師父把一句法「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8]打入我的腦海中,從這天晚上開始師父連續三天給我清理身體。

第一天發完十二點正念後我就清理自身空間場,過程中我真切的感覺到師父給我清理身體。從我身體左側腋窩開始往下拽東西,經肋骨、胯骨到膝蓋;又從右側腋窩開始往下拽東西,經肋骨、胯骨到膝蓋,然後經兩小腿到腳心排出,歷經一個多小時。第二天從脊椎兩側往下清理,歷經一個多小時。第三天從肛門兩側往下清理,又歷經一個多小時。

在第三天清理身體時師父又將一句法打入我的腦子裏「橫心消業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9]。寫至此我才悟到師父的良苦用心。師父已經把舊勢力清理了,業力也給消了,就剩一點黑氣讓它往出冒,我只要承受一點點痛苦就行了。

十八日早上排便時整個肛門被撐破,掉下來的直腸還要往裏送,承受的痛苦到了極限,我流著淚求著師父緩解一下弟子的疼痛,讓弟子將直腸送回去。這樣疼痛就會減輕一些,但是往回送的時候我只能跪在地上往裏送,不然就送不回去。每次排完便一上午都是在痛苦中度過,到了下午稍微好轉一些。

十九日還是沒有見好,思想又有波動,心想乾脆去醫院吧,但是念頭一出,我立刻否定了這個想法。

師父看我不爭氣、搖擺不定,就用夢來點化我。夢中我和丈夫、兒子坐火車要回家,他倆去了前面車廂,我上了後面的車廂。於是我就往前邊車廂走找他們,當我走到那個車廂時,我發現車廂裏沒人,再往前走我卻離開了車廂,再往前走我發現已經走出了車站。我趕緊往回跑追趕火車,當我跑進車站時,聽到我要上的車就要開了,我用力地向前跑,跑著跑著眼前出現一個畫面,一列火車漸漸的開了,車上的一個小孩看著火車下邊坐在地上正在哭的一個婦女。我一下就醒了。我立刻悟到是師父在點我,是上車回家還是留在人這兒。

我立刻在心裏喊著,師父我要跟您回家,我要跟您回家。這時鬧鈴響了,三點四十我馬上起來開始晨煉,奇怪,第二套功法音樂中的口令正常了。在一個月前,第二套功法煉功音樂由頭頂抱輪轉為兩側抱輪時,「兩側抱輪」的口令沒有了,出現了兩次比較怪的動靜,我以為是我碰到哪抹掉了呢,今天卻好了。我心裏知道我好了。我心裏說不出的激動。心裏一遍一遍的謝著師父。

病根雖然已經拿掉了,可是排便時疼痛還是沒有減輕,每天早晨最怕的一件事就是排便,怕的不行,就是不想排。這不是怕心在作怪嗎?我得去掉它。於是我把心一橫,死都不怕還怕疼嗎?兩天後就一天比一天好了,前後歷經了二十多天,我終於闖過來了。

在整個過程中我認識到修煉無小事,出現不好的念頭時,立刻否定它,別滋養它,別讓舊勢力抓住把柄進行迫害。

跪拜叩謝師尊的慈悲苦度,感恩師尊的一路呵護,感謝同修的正念加持。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8]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9]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因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