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關頭 是師父救了我的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我出生於一九六四年五月十三日,人們習慣叫我蓮子。自從一九九八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後,在我和家人身上發生了許多神奇的事,今天藉這個機會略舉一例。

去年三月初一晚上九點來鐘,我送兒媳回來,剛返回街門,還沒進院,突然不知道自己的胳膊、腿哪去了,於是往下看,就把左手拽過來,可是沒有任何知覺。當時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於是就用力掰、咬自己的手。心裏又怕又急,這可怎麼辦呢?當時想:我修煉這麼多年,從沒看過醫生,也沒吃過一粒藥,身體無病一身輕,決不能給大法抹黑。

於是,慢慢的坐下來盤腿發正念,求師父救我,然後一遍遍的念發正念口訣,就這樣一直念著,不一會,丈夫從家裏出來,見我不回家,就拉我,看到我半邊身子沒一點知覺,一下子就急了,你咋成了這樣啦?趕緊上醫院吧。於是就往起拽我,可是怎麼也拽不起來,就連拉帶拽的拖著我往家裏挪。我當時喊著說不能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要證實大法。

當拉到當院,就感覺非常噁心、頭暈,丈夫害怕的說那咋辦?我說叫同修去,這時兒媳也趕回來了,看見我,就放聲大哭起來:「媽,媽,你怎麼啦?」被鄰居倆口子聽到了,急忙趕過來;見狀鄰居嫂子就焦急的喊:「法輪功師父,快救救蓮子吧!」鄰居哥見我噁心,就去附近小賣部買來了冰棍。

一會,丈夫也找來了同修。同修們見狀就先把我抬回了家,在抬的過程中,我的腿耷拉著,腳拖著地。好不容易抬進家,就頭暈、噁心,又想吐,又想拉。可是實在沒憋住,就給同修噴吐了滿滿一身。拉了以後,一同修也不嫌髒,就幫忙倒了。沒想到在那種情況下,給同修帶來這麼大的麻煩,心裏面又感激,又不忍!

當時身體感到從沒有過的痛苦,簡直是撕心裂肺一樣的難受。每個汗毛孔都痛的難受,真是坐立不安。一閉眼,就看見一個廳子,有個聲音說趕緊躺下,我問這是哪裏?就聽到說「殯儀館」,我想這不是停死人的地方麼?我才不躺呢,就醒過來了。丈夫也給師父上香,求師父救我,同修們也求師父救我,並圍著我發正念。

看師父講法錄像,連眼睛也睜不開,嘴也歪到一邊去了,整整折騰了半夜,到晨煉時,看著同修們煉功,自己起不來,也動不了,真是著急!難過的眼淚都流出來了,只好躺著煉。煉靜功時,同修把我扶起來,靠著被子,用圍巾把腿,胳膊盤綁起來煉。

上午還是嘔吐,張嘴也很困難,連舌苔也全沒了,就像拿鏟子把舌頭鏟凹了一半血紅血紅的。丈夫著急的問,這樣行嗎?不行就上醫院。我堅定的說就信大法!同修們說,再給我們點時間,丈夫說下午還吐,就上醫院。到中午喝粥時還裏一半外一半的往外洒,但是喝了半碗粥沒吐。而且嘴也基本上正過來了。

第二天晨煉動功時,坐在凳子上,靠著暖氣,同修們輪流一人幫我煉一遍動作,五套功法一部到位。嘴也正過來了,接下來,身體變化是一會兒一個樣。丈夫也露出了笑容,不再提去醫院的事了,晚上自己靠著床試著煉,煉第一套功法用盡全身力氣,睜大眼睛,喘著粗氣,忍著劇痛,煉一個動作,趴下來喘著粗氣,接下來,煉第二個動作,再趴下來喘著粗氣,十一個動作下來,汗水、淚水交織在一起的流,師父講:「「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三十六小時,體重就下降了十來斤,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幫弟子化解承受了魔難,救了弟子的命。用盡人間所有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師父對弟子的救度之恩!

在師父的加持下,同修們的正念幫助下,第三天上午,我就能下地邁步了。那幾天,同修們日夜守候,同修們的聖緣是親情代替不了的,是無怨無悔不求回報的!

後來我想:師父讓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大法弟子哪能老是耽誤同修的寶貴時間?就跟丈夫商量是否能幫我晨煉,丈夫很痛快的答應了。於是,一天沒落的堅持著。將近一個來月,弟妹又來了,晚上我想洗澡,就和弟妹從我們家走到兒子家,用了一個半小時才到,平時最多也就是二十來分鐘。洗完澡正好發十二點正念,三點五十煉五套功法,丈夫不在的情況下,自己第一次獨立煉功了。

堅持煉功的過程中,弟妹還有一同修不落忍看我強忍的樣子,多次要主動扶我,都被我拒絕了。師父說:「我說身體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過去了。」[1]我感到師父就在身邊看著我,終於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完整的煉下來了。雖然吃點苦,但心裏很高興,因為再也不用麻煩丈夫和同修們了。一個多月,我就能騎自行車上大街了,兩個多月,就能騎著電動車帶著同修去商場講真相了。那時在同修們的幫助下仍然堅持做三件事,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弟子!同修們的無私幫助也感動著我們全家人,比如外邊下雨,丈夫會主動幫著同修挪車子蓋好等等。以前對大法半信半疑的兒子說:「媽,我終於見證了信仰的力量。」

也許有的人會不理解,為甚麼煉了法輪功就不去醫院了?因為我母親也煉過功,去年六月下旬住醫院期間,我每天騎電動車看望母親,認識的同修們拿著禮品都去醫院看望並安慰。出院以後,在我家一百來天,我精心照顧母親,端屎倒尿,吃喝拉撒睡,換洗衣物清潔等。我師父說:「醫院能不能治病呢?當然能。醫院治不了病,人們怎麼會相信哪,怎麼都上醫院去治病呢。醫院還是能治病的,只不過它的治療手段是常人那個層次的,而那個病卻是超常的,有些病是相當大的。所以醫院講有病要早治嘛,大了他就治不了,藥量大了人也要中毒的。」[1]我們師父並沒有說過有病不讓看病、吃藥,師父還說:「不重德病都不會好的,不是說練了功就甚麼病都不得了。」[1]但是可以給真正修煉的人調整身體。

現在的醫院,醫生看病收紅包、假藥也多,我的一個同學四十剛過就因醫院輸錯藥死在醫院了,那年她兒子還在上學,為了給他母親討回公道,同學們幫著打橫幅,醫院才賠了錢,還不讓說。這事當年全縣都知道,去年我妹的親家,四十七歲,她當時那情況不太嚴重就在去醫院的路上走了。也是去年,丈夫的同學在醫院上班,他的妻子一夜之間住縣醫院又轉區二五一醫院,花了不少錢,最後還是走了。丈夫的表姨父和我們住在同一個巷裏,就是走著進的醫院躺著出來的,錢花了不少,最後癱了兩年,也走了,還有同村一個男人在北京上過醫院,出院以後每天從早到晚的鍛煉,十年了離不了拐杖,挎著籃,手團著。

大家想,我當時那個樣子,如果上醫院,說不定跟他們一樣了……聽說鄰居跟村裏的人們說人家煉法輪功的成了那個樣子,沒上醫院不用看醫生就能好。也有不明真相的人認為是不可能的事,等著看結果呢。因我婆家、娘家都是大家子,還有同學們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小叔子是某學校領導,多次給他講真相,每次他都說心意領了可就是不三退,這次我沒說甚麼,他就痛快的答應三退了,同時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