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腦血栓」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一日】二零一八年四月中旬的一天中午,我準備好大法真相資料打算出去救人,突然右半身子不聽使喚,動不了了,我趕緊坐在客廳的凳子上。心想:可能出現了「腦血栓」的假相,立刻發正念否定。

發了一會兒,就給同修打電話說明情況。過了一小時左右,外面來了同修敲門。我從凳子上起來準備去開門,一下子摔倒在地,磕的鼻青臉腫。我掙扎著爬了半天才蹭到門口打開房門。

兩位同修進屋後把我架到床上。一同修問我說:「要不要去醫院?」我說:「不去!」另一同修說:「是正念,就是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另一同修說:「大法弟子聽師父的,遇到問題向內找,看看是哪方面不在法上,讓邪惡鑽了空子?」我說:「一時還找不到。」我們共同在法上交流、切磋。

當天晚上,又換了兩位同修跟我一起學法,到整點發正念。同修們輪流換著到家裏來照顧我、幫助我發正念、學法。兩天後,我出現昏昏欲睡的狀態,頭腦迷糊,老想睡覺。同修們讀法,我也能聽見,但不一會兒又睡過去了。同修們一次次的把我叫醒,讓我加強主意識,堅定正念、堅持聽法,排斥睏魔干擾,共同高密度發正念清理另外空間的邪惡干擾,徹底解體舊勢力的邪惡迫害。

我的右眼眉上磕出一個核桃大小的紫包,右眼腫起老高,眼皮、眼珠子都是紫黑色的,睜不開眼,無法看書學法,只能聽同修們讀法。

由於我的右胳膊、右腿不聽使喚,上廁所得有兩位同修攙扶。連續十來天,每天都有兩位同修晝夜照顧我,幫助我學法、發正念。

後來,由於同修們都忙著救人,就由我丈夫照顧我的飲食起居。同修們每週到我家來集體學法,有時還給我念念《明慧週刊》上關於闖病業關的交流文章。各自向內找人心、曝光它、解體它。

半個月後,我的眼睛漸漸消腫了,能自己看書學法了,但看字模糊,看書很費勁,看得很慢。我每天堅持學一講《轉法輪》,每個整點都發正念:徹底解體舊勢力強加的一切迫害。但另外空間邪惡生命垂死掙扎,拼命干擾我發正念,有時腦袋空白,想不起發正念內容,就讓同修幫忙寫在紙上照著念。

當時病業反應非常嚴重,右半身不聽使喚,每走一步都要丈夫攙扶;渾身難受,發熱,有時難受的大汗淋漓;肚子老是脹鼓鼓的不想吃東西,有時肚子還疼。我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就強吃;後背好像有個甚麼東西拱著,怎麼呆著都難受的不行;右腿發直,不能打彎兒,裏面的筋發脹,有時還抽,說不出有多麼痛苦。

在這期間,丈夫和婆婆看到我難受的樣子,多次勸我去醫院緩解緩解,還舉例說某某常人得了腦血栓去醫院輸液後症狀很快減輕了。我說:「不用了!」我心裏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管著,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有師在、有法在,我甚麼都不怕!

想是這樣想,可是「病業」反映嚴重時讓我感到生不如死,有時難受的都不想活了。趁丈夫不在家時,我大哭兩次,哭著哭著,我想起了師父,感覺到「不想活」的一念危險至極,這不是師父要的,是舊勢力強加的。我的使命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失去了人身怎麼完成使命?我想到此,心裏非常慚愧,慈悲偉大的師尊從宇宙大穹最高處層層下走,歷經千難萬險來到人間,洪傳「真、善、忍」宇宙大法,救度大穹無量眾生。我能成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何等幸運!我要跟師父走!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我止住淚水,強忍著痛苦,堅持每天上午、晚上學法,早、中、晚各煉一遍動功,晚上煉靜功。開始時,同修把我扶到牆邊,靠在牆上,拽著我的右胳膊煉動功,後來我就自己靠著牆煉,過程中,汗水順著我面頰、脖子往下流,但不管多累、多苦,我都堅持著煉完五套功法,快堅持不住時,就背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就這樣堅持了三個月,慢慢的身體一點點好轉,能自己拄著拐杖行走,自己上廁所了,但走的很慢。有時右腿還是抽筋,脹得難受,腳消腫了,用手一掐還是沒知覺。整個右半身子發木,胃裏邊頂的慌。我不承認這一切,就是多學法,多發正念,對照大法找自己。歸正自己。

為甚麼在這「值千金,值萬金」[2]的寶貴救人時間裏出現了如此嚴重的「病業」干擾?兩年前,我曾出現過腦血栓的假相,但那次症狀比較輕,可以走路,只是右胳膊不好使,慢慢恢復了正常。我當時正念很強,就是不承認舊勢力強加的一切迫害,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並加強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但沒有真正以法為師,向內找,修去人心。

這次的病業迫害,使我找到了很多執著心。如:自我膨脹,看不起同修,不願去學法點學法,嫌同修們讀的不好,自恃清高,覺的自己三件事做的好,比誰都強,看這個同修不講真相了、那個同修不修心性了,自以為是。別人不按我說的做就不高興,遇到矛盾不找自己,總想改變別人,不改變自己。還經常跟家人和同修拌嘴,跟家人爭吵,丈夫嚷,我比他嚷的還響,非得把他壓下去不可;還跟兒媳和親家母吵架;我母親在世時患腦血栓,生活不能自理,雇了位同修做保姆照顧她,看保姆哪裏收拾的不合我心意,就挑三揀四數落一頓,有時還呵斥母親。沒有慈悲心,沒有耐心,沒有把別人當鏡子,找自己的不足,一味的向外找,不修自己。做事喜歡指揮別人,哪位同修處處順著我,就願意跟她合作,還錯誤的把做事多少當成了修煉,不知不覺中滋養著顯示心、爭鬥心、名利心、妒嫉心、色慾心、好勝心、幹事心等人心,結果被邪惡舊勢力鑽了空子,出現這次嚴重腦血栓假相。師父說:「有些學員,他不按照心性要求去做,只煉動作不修心性,他不能算煉功人」[3]

修煉是何等的嚴肅!來不得半點虛假,更沒有捷徑,只有在大法中實修,不斷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才能修去人心,歸正自己,不斷向高層次突破。今後,我一定認真學法,向內找,時時事事用大法對照自己的言行,做真修弟子,兌現誓約,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