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紮實實救人 決不敷衍了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一日】我於一九五零年五月出生,今年六十九歲。修煉大法前,身體的各種疾病,如:左腿的髕骨骨折,致使走路困難,一瘸一拐,上樓用右腿先上,然後拽著左腿再往上上,因為左腿單獨支撐不了身體;由於開窗戶睡覺受風,致使左側半身癱瘓,經治療後,落下了後遺症,左側身體不受使喚,行動不便利,有時走平地都摔跟頭,上樓左腿抬不到位時,就摔倒滾樓梯,身上的傷不斷;還患有雙耳膜內陷,耳鳴的轟鳴聲,就像在耳朵裏有一台永不停電的發電機,嗡嗡的聲音讓你聽不清別人說的話,晚上不能入眠,越是夜深人靜,耳鳴的響聲越大,根本無法休息。專家門診、中醫、西醫、偏方、民醫等等的治療方法都無療效,只能靠吃安眠藥維持長達七年之久;還有婦科病、胃病等等。我一米六八的身高,體重才一百零二斤。真是百病纏身,苦不堪言,絕望透頂!身體的病痛給我的生活帶來了巨大的痛苦,導致精神狀態非常不好!

自從我煉了法輪功之後,身體的各種疾病都不翼而飛了。沒有了身體的病痛,人也胖了,氣色也好了,幹甚麼都有勁兒了,吃的飽睡的香,心情也快樂了,心身受益,真的是天翻地覆的變化。

一、廳長為我打保票

在單位裏。我煉功之後,機關的領導和一起工作的同事們,都看到我的巨大變化,紛紛來問我是甚麼原因,使我有了這樣大的變化?!我就告訴他們,是我煉了法輪大法,使我親身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我還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有多麼的美好。因此機關裏有一百多人,通過我給他們購買了法輪大法的書籍,還有的人也煉了功、學了大法的書,使心身受益,體會了大法的美好!

我的單位是省直廳局級單位。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公開迫害法輪功後,我工作的處室領導、機關黨委領導、紀檢組領導等等分別找我談話,逼我放棄法輪功,否則後果嚴重,開除黨籍、公職……如何如何。

最後,書記、廳長親自找我談話,要我放棄法輪功。我說:決不放棄法輪功!也決不向任何人、任何組織寫保證。接著我又說:廳長,您看您的桌子裏、外堆的全都是吃的藥,是藥三分毒,人吃藥要是吃多了,人也會中毒的,對身體沒甚麼好處。您和我煉法輪功吧!煉法輪功身體健康,沒有病,還不用吃藥,多好?!我負責教會您功法動作。她呵呵笑了笑說:有人也這麼勸過我,可能我沒緣份吧?法輪功不是講緣份嗎?你覺的好,那你就煉吧!我們保護你,但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我為你已經和上級打了保票了,並簽了為你負責的「責任狀」了,如果你出了甚麼問題,我會丟烏紗帽的,機關單位年終評不上優秀的單位,會取消年終獎的,單位所有的人都會受到你的牽連,而影響個人經濟收益的。為此,黨組開了擴大會議,研究對你如何處理的問題,一致通過要保護你,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

二、大兒媳的變化

我大兒媳是監獄獄警,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前,她看到我修煉後的巨大變化,也和我們一起煉過功、學過法,也知道法輪功好。可是在中共迫害後,她受中共洗腦宣傳後,就中毒了,對邪黨的污衊宣傳信以為真,從而變成了邪黨控制和利用的工具。我和丈夫深感痛心。

為了讓她有美好的未來,只要一見面我就不厭其煩的和她講真相,告訴她千萬別相信中共邪黨的謊言;「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騙人的。她不但不聽,還和我爭吵,每次我們都是不歡而散,弄的我大兒子抱怨我說:這個家簡直沒法回來了。就這樣他們真的很長時間不來我家了。

但是有一天,大兒子一家三口回來了。說話間我就又談到了法輪功,大兒媳突然暴跳如雷,又蹦、又跳、又拍桌子,哭鬧著說:你們沒完了!我們現在都不想回這個家了!她這一哭鬧,我大兒子也忍不住了,跟我喊起來:每次回家都這樣,真是沒辦法!這時我丈夫勸我說:你都不只一次的跟她講了,可她就是不聽也沒有辦法,隨她去吧!不然大家都不開心。我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叫著兒媳的名字說:「你雖然不是我生的,但你也是我的孩子,我不能看著你在不明真相中被毀掉,我不會放棄你的,你記住了,如果我放棄你的那一天,你就是下地獄!我希望你有美好的未來!」說也奇怪,她的哭鬧戛然而止,不再哭了。大家吃完晚飯,他們就回家了。

當他們再回我家時,奇蹟出現了,大兒媳和我有說有笑,就像甚麼事情都未發生過一樣,態度是一百八十度的轉變。這時我就趁熱打鐵,微笑的說:「你得寫一份嚴正聲明,我這是對你的生命負責。」說著話,我就給她找了一本《明慧週刊》,告訴她按照上面的範文樣子寫,她看了看笑著說:「下次回家時再寫吧。」我說:「那好吧!」

沒過幾天他們回來了,我把筆、紙和《明慧週刊》送到她跟前,她笑呵呵的對我說:「媽媽,我寫,不然你對我不放心。」寫完後,簽上了她的真實姓名,遞給我說:「媽媽,你看行不行?」我看完後鼓勵她說:「非常好,完全正確!」之後我將她的嚴正聲明上了網,而且發表了。我為她的得救而高興。

大兒子、大兒媳都明白真相後,幫助我做了不少事,如:幫我們保護了大法的書籍;幫我們散發大法資料;幫助購買、運送印資料的耗材、器材等等。大兒媳在監獄能接觸到大法弟子,她還幫貧困的大法弟子從家裏給她們拿衣物,有的到期釋放了,她還用自己的錢給她們購買新衣服,還幫助給大法弟子存款等等。

也因此,大兒子家得了福報,他家辦甚麼事情都很順利,女兒順利的辦理了出國留學,買了使用面積八十多平米的三室一廳樓房,買房子時我資助了他們十萬元錢。大兒子激動的對我說:「媽媽,做夢都沒想過三室一廳的住房,而今成為了現實,太謝謝媽媽了!」大兒媳也對我說:「媽媽,我們真的都是托你的福,借你老光了,你的汽車也是我們在開著、用著。」我說:「你們要感謝李洪志師父,是媽媽煉了法輪功,這一切的福份都是大法給的,是師父給的,師恩浩蕩!」

三、紮紮實實救人,決不敷衍了事

多年來,我和丈夫除了做大法書籍,還製作真相小冊子、光盤、勸善信、護身符、賀年卡等等,到處散發、贈送和郵寄,使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做出正確的選擇,有美好的未來。同時,我還肩負著一個大法項目,那就是安裝接收新唐人電視台的大鍋。

我的搭檔是位三十多歲的小伙子,我們的安裝就是在大陸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的環境下,不畏懼怕、不畏艱辛勞苦、堅定的做著。我們不論天氣是颳風下雨、大雪紛飛、嚴寒酷暑;無論地點是城市、郊區、農村;無論是平房、多層樓、還是高層樓。只要是有要安裝的活兒,我們都即刻的認真按時完成。

二零一五年元旦的清晨,我和搭檔一起帶著安裝四個大鍋所需的耗材,還得帶上安大鍋所使用的工具。可想而知東西之多、之重。到公交站點坐車,再換車。去一趟就需兩小時左右的時間,到了地方我們就馬不停蹄的幹活。按聯繫人的計劃,不想讓我們當天幹完,準備在那住一宿,第二天幹完再回來。可是我們不想讓同修有負擔,就把四個大鍋一天都安裝完了,那個緊張成度就別提了。

在安裝的過程中還遇到了這麼一件事:要安裝大鍋那家的女主人是住在樓上,樓下的鄰居男主人身患腦瘤,手術後正在家康復。當他們得知樓上要在樓頂上安裝大鍋收看電視,夫妻倆就攙扶著上樓,找樓上鄰居吵鬧,說甚麼也不讓安裝,就說安大鍋會有輻射,對他的病不利,並且還恐嚇的說:如果你們真的要是強行安鍋,我們現在就向110報警!要安裝大鍋的主人就不敢安裝了,害怕真的安裝完了,他們報了警,警察來了不但要拆鍋,還會抄家、抓人、關押和判刑!太危險了!

我和同修切磋後達成共識,一起勸說樓下的鄰居,大鍋必須得安。我們去了樓下,敲開了鄰居家的門,我們和他們講:安裝大鍋只是接收視頻信號,就像天線一樣,對人不會有任何影響。安了大鍋只是為了接收觀看電視的信號,不安大鍋信號照樣存在。打個比方:打開收音機就可以調台,接收到廣播了,你看到信號了嗎?那麼你不打開收音機,信號就沒有了嗎?照樣存在!那麼信號對你有輻射嗎?沒有!是吧?我們知道你的身體不好,影響到了你的心情不好,我們不但很同情你,也很理解你。這樣吧,告訴你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誠心誠意的默念,你的身體就會越來越好!只要你相信,你就會有福報的!

經過我們的勸說,他們夫妻倆同意讓安裝大鍋了,讓我們轉告樓上的鄰居一聲。但是我說:我們能幫你轉告,可是你們是鄰居,遠親不如近鄰,你們自己告訴一聲,說你們同意安裝了那多好,鄰居相處又和諧。他們聽我這麼一說,妻子就上樓告訴鄰居同意安裝了。就這樣我們完成了大鍋的安裝。

那天幹完活回到家時都快晚上八點鐘了。孩子們一直等我,說:今天是元旦,必須得等你回來大家一起吃飯。我很感謝他們。他們說:「媽媽,你都快近古稀之年了,你哪來的那麼大的勁兒啊?」我說:「是師父給的。」他們說:「你可千萬要注意身體啊!可別出甚麼事啊!」我說:「不會的,沒事!我雖然有點辛苦,可是能有更多的人了解真相,從而能得救!你們知道我的心情有多高興嗎!」孩子們和我都開心的笑了。

四、最老的學生,最不可思議

二零一五年十月,我參加了面點、廚師技能培訓的學習。這個培訓學校有個好處:就是來報名學習的人員,不是定期招生,是隨著報名就開始學習。無論哪門專業都是這樣學,是循環教學。如果你還想學第二個循環,那就不收學費了,是免費的。所以,也就是說基本上每天都有新生來,每天也有結業的人走,學員流動量也很大。

我本著立足於常人社會,本著證實法,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法理。我先學了中式面點技能(又稱白案);接著又學了廚師技能(又稱紅案),學的是中式傳統烹調。在廚師的培訓過程中,我比退休後聘任的男老師還大三歲,老師稱我為老大姐,那年我六十六歲,校長說我是他們學校史上最年長的女性學員,可是我比老師看上去要年輕十多歲。學廚師比學面點的技能可難多了。好的廚師要求各種功夫全能,一道傳統菜餚的成功,色、香、味俱全。是一個廚師全面功夫的綜合技能的考核。如練炒勺這一項功夫,都是很困難的,是用沙子練的,在練功房裏,每週一次,把大鐵勺裏裝上沙子後,不停的左右手配合,不斷的翻、顛、攪動「炒」大鐵勺裏的沙子,目地是使在炒菜時,鍋裏的肉、菜受熱均勻,菜品達到火候適宜,營養、味道、口感、菜品最佳。

在三個多月的學習期間,我一直受到老師的好評。他這樣誇獎我:「你太了不起了,六十多歲的老太太,來這兒耍大勺?!你這個年齡段了,身體這麼棒,真是不可思議!」

我就告訴他們:我的身體為甚麼這麼好,就是因為我煉了法輪功!我煉功前的身體是百病纏身,生不如死!是法輪功給了我心身的健康。我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傳播大法的美好。同時也相繼的給五十餘人做了「三退」,使世人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由於我刻苦認真的學習,我以優異的成績取得了「中式麵點師三級/高級技能」和「中式烹調師三級/高級技能」的結業。

「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的一切也都是師父給的。我只不過是大法中的一個小小的粒子,滄海中的一粟。在今後的修煉當中,我要牢牢記住師父的教誨,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人,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救度更多的眾生,了洪願,圓滿隨師返回佛國仙苑!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