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漫漫路盡 盈盈清流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我是八零後青年大法弟子,二零一零年走入大法修煉。法輪大法淨化了我的心靈與身體,讓我在濁世洪流中找到了人生歸途。

漫漫求醫路 處處辛酸淚

修煉前,我患有八年的感覺神經障礙(屬世界疑難雜症)且伴有輕度肌肉萎縮,這病後期會因神經壞死,出現大面積肌肉萎縮黑死,造成患病部位嚴重變形。為了治病,四處尋醫,二十歲最好的青春年華,都穿梭於大小醫院。

那時,我一個小姑娘背井離鄉在外求學,還要獨自一人求醫看病,可謂嘗盡人間冷暖悲涼,其中艱難、辛酸只有個人體味。

當時,我左半邊身體麻木,走路如注鉛般沉重,臉部腫脹變形,頭疼長期失眠,不敢受一點風。自患病起,從未穿過涼鞋、裙子、吃過任何冷飲,連刷牙都必須用熱水。還有胃炎、腸炎、骨質增生、中耳炎,全身幾乎沒有好的零件。臉部變形嚴重時,我曾三年沒回過家,大年三十,都是在學校宿舍吃方便麵度過。我還曾因外敷藥味重,被趕出自習室、被宿舍室友刁難排斥,因治病,髮際剃禿的地方被路人恥笑……

病痛的折磨,求醫路上的歧視,藥騙子的欺騙,使我對人生充滿了悲傷與怨憤。不明白自己從小到大從來不會傷害人,連句罵人話都不會說,一直都是被人欺負,與人為善,怎麼會遭遇如此大苦難?後來找到專科醫院醫治,控制了病情,但終身不能離藥,我覺的還算幸運,一輩子如此也心甘了,從來不抱希望能痊癒。

研究生畢業後,我進入知名金融機構工作,我把多年浪費的青春都放在工作上,想著自己失去太多時間,應該好好回饋父母與幫助我的人。但事與願違,金融領域非常勢利,一切以利益為先的價值觀、勾心鬥角的工作環境,高負荷的工作,使我的精神和身體非常疲憊。我不知道人生意義是甚麼,難道就是這樣你爭我奪、拼命掙錢,最後功成名就嗎?這些不是我內心所要的,我很想做個好人,但現實中做好人就要被欺負,彷徨、焦慮、內心積鬱讓我選擇了離職。那時我已患輕度抑鬱,不想幹任何事、不想見外人,覺的好累,沒有人生方向。

從小我就相信神佛,小學看過《聖經》,佛教書也看過,感覺雖然講得好,但我還是我,沒有改變。上大學後,去過很多知名廟宇,發現廟裏和尚根本就不實修,七情六慾一個不少,沒有經書所講的善言善行。哪裏才能找到解答人生意義的真理大道呢?我時常在網絡上搜索信息,希望能找到答案。

法輪大法的法理折服了我

我翻牆上網多年,對大法真相非常了解,但當時認為邪黨很壞,容不下任何信仰團體,把法輪功當作一個普通宗教團體或人權組織,僅僅表示同情與無奈。但活摘器官的罪惡被報導出來後,我整整一夜失眠了,這種魔鬼行徑完全背離任何人類良知與道德底線,我的心像刀絞一樣難受,覺的自己受的那些所謂命運不公,跟這些人比算得了甚麼?同時,我也深思這到底是怎樣一群人?是甚麼能讓他們如此堅定?在這個物慾橫流、一切向錢看的社會,能讓人放棄一切甚至被殘忍活體摘取器官也不背棄個人信仰,那這必定是真理!

說來也巧,我曾偶然下載一些電子書,裏面就有法輪大法書籍,但一直沒看。我鼓起勇氣想看看《轉法輪》裏到底寫的是甚麼,為甚麼那麼多人堅持。而且我感覺一股莫名強大的吸引力讓我打開這本書。

從翻開《轉法輪》,我就再也放不下了,如同電插頭終於通電了,看的字字入心,句句在理。我終於找到了人生真理,苦尋多年的人生意義都在書中找到了答案,這是真正的佛法!

師父說:「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因為他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因為這個宇宙中有這樣一個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1]。

我終於放下了積鬱心裏多年的憤世不公,一直怕碰的傷心往事,都能慢慢釋然了,我明白不應該埋怨任何人,別人傷害我,也許是自己欠下的業債要還,一切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生自有定數,應該積極面對困難與不公,人生的意義不是要返本歸真嗎?那還有甚麼放不下的?!

師父說:「作為一個人,能夠順應宇宙真、善、忍這個特性,那才是個好人;背離這個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壞人。」[1]我也知道了甚麼才是好人,如何做個好人:真正的好人是不求回報的,真心為別人好;能寬容別人的缺點與無理,要做到忍;站在他人角度想問題、不計他人之過,這才是真善。與大法法理要求相比,我做好人其實是要求回報的,至少不能恩將仇報來傷害我,並不是真正的好人,所以一旦不如意,就覺的心累、不公。

更神奇的是,因看書太專心,我忘了定時用藥,轉眼一週過去,發現身體非常舒服,睡眠也很好。原來怕冷、怕風,但那時十一月初冬,沒有暖氣,我卻感覺手腳發熱,晚上熱的被子也蓋不住。

起初,我僅僅是被大法法理折服,對其祛病健身的奇效並不在意。從小受實證科學影響的思維,根本不相信光看書就能好病,但身體的超常反應,確實真切體驗到了,我試著停藥,並開始學著煉功。

之後幾天,身體開始發冷、冒涼氣,臉上起大紅痘,拉肚子、嘔吐,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清理身體,不管多難受都要堅持。不到一個月,我的病全好了,走路生風,以前注鉛的腿現在感覺輕飄飄,蠟黃的臉變的粉白,神經麻木腫脹的感覺也沒了,吃涼的東西也不難受了,刮多大風也不怕。無病一身輕──對長期被病魔折磨的我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還不花一分錢,想也不敢想。

而且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不僅讓人道德回升、從思想上回歸生命本源,還淨化身體,讓真正修煉人達到無病狀態,會顯的很年輕。我的臉不僅不再腫脹麻木,而且神經萎縮的部位也逐漸復原,面容越來越好看,恢復到我兒時可愛、清秀的模樣,尤其是清澈明亮的大眼睛,一直那麼乾淨純真。不認識的人都把我當二十出頭的九零後,叫我小姑娘,說氣質脫俗,其實我都三十六歲了。誰能想到我曾是經歷八年病魔折磨,臉部受過嚴重神經障礙的老病號呢?!

法輪大法讓我重獲新生,這是人間神話,還有千千萬萬與我一樣受益的人見證了一個個真實神話。

按「真善忍」標準 在金融行業做一股清流

我在金融領域工作了十幾年,隨著大陸道德標準一日千里的下滑,在這個「多金、多利」的行業就更顯的觸目驚心,金錢與慾望如猛獸般吞噬著金融從業者,很多官商勾結從事金融詐騙牟利,有些人飛黃騰達、功成名就,也有很多人淪為階下囚、家破人亡,更多的人被麻木推動著、參與著,不願也不敢面對內心那份僅存的善良。我也在跌撞中前行,有名利追逐、也有痛悔,但內心在大法指導下,我走過了一切紙醉金迷的幻象,堅持在金融行業做一股清流。

我的工作是在金融機構負責信貸審批,一般我們放款的原則是:只要能把錢收回來,至於企業如何經營並不關心,尤其是收回貸款後的企業的死活,更是漠視。當企業經營出現風險時,要迅速收回貸款;經濟形勢好時,就大膽放款。所以經濟下滑時,出現很多企業因銀行抽貸破產或捲入高利貸,銀、企關係緊張。

我在工作中就面臨很多這樣的問題,作為一個審批人員,一定要保證貸款資金安全,這是我的本職工作;但另一方面如何處理銀、企關係就很棘手。按通常做法,就是打壓、強制。但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不能採取這種與人鬥的黨文化處理問題,一定要站在他人角度想問題,站在大局想問題。

師父說:「人類社會各行業都是應該存在的,是人的心不正,而不在於幹甚麼職業。」[1]其實在大陸經商環境很差,尤其是一些民企,利潤少的可憐,稅負高的嚇人,能持續經營很不易。因此,我就多多走訪企業,與企業主溝通了解他們真正的難處、理解他們的困境,結合自己的專業知識及對產業鏈的了解,對企業經營管理提出一些建議。

有的企業給一些大型上市國企供貨,但對方一直不給付款,光開票交稅,就交了幾十萬,還有百萬貨款也收不回。我與企業主交流,問問是否還有其它經營收入,幫他分析如何盤活資產;再與企業一起到庫房盤點存貨,與下游付款良好的大型企業溝通,問他們的近期採購需求,幫企業估算存貨大概的周轉周期,並建議為防止庫存積壓,先不要再進貨,以免資金佔用。

有些企業技術很好,但因本份經營,不會用利益收買採購商,被上下游擠壓,賬期長達八個月以上,應收賬款上億元。對這樣的好企業,我會主張多放款,幫其解決融資問題,首先減輕資金負擔。同時我還與企業商務人員溝通,讓他們與下游採購商談判,重新擬定付款條款,因為他們產品是優質的,應該獲得好的付款條件,要對自己有自信。企業銷售經理很感動,積極談判,終於達成合理的合同條款。因其堅持品質,在經濟形勢低迷的情況下,依靠最優質量,反而擴大了很多市場份額,這是他們按照做好人的原則經營獲得的福報。

金融是服務於實體企業的,應該幫助企業良性經營,與企業是魚與水的關係。但在當今中共邪黨變異理念裏,一切以錢為先,寧要損人到底,也要奪利一分,分毫不讓。有潛力的企業被逼死,不具持續經營能力的不良企業獲得大量融資,最後金融機構也爆發大筆壞賬,破壞了和諧的銀企生態環境。大家都在無知中傷害別人又傷害自己。

我堅信只要按照大法的法理「做事先考慮別人」[1],就會發現其實逐利的金融行業也能與其它企業和諧共處。

結語

邪黨扭曲了我們中國幾千年的道德標準:善良被說成懦弱,單純被說成傻,堅持原則被說成死板。但就是有這麼一群大法弟子在各行各業踐行著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原則,用大法中修出的善良、寬容,讓身邊的人從不理解到敬佩,為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帶來道德復甦的希望。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