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洪流中的小浪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三日】法輪大法從一九九八年開始在我們縣城洪傳,當時才十幾個人在街邊煉功,從那時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一年多就傳遍了各個鄉鎮。在縣城新修的廣場上,每天清晨,學煉法輪功的隊伍就佔了大半個場地,悠揚的音樂,舒展的動作,吸引不少人觀看。以「真善忍」為指導標準的修煉,迅速使人道德昇華,身心健康。人傳人,心傳心,「聞者尋之,得者喜之,修者日眾」[1],是大法洪傳的真實寫照。

這裏說說我知道的幾件事。

快來教法輪功!

我是中學教師,機緣巧合,得到了寶書《轉法輪》和《法輪功》,我明白了這是叫人按照「真、善、忍」修煉的。沒人教功,我就自學了五套功法,剛學就感到了很強的能量,手在腦後被吸住一樣,用勁才提上來,只煉一套,身體也很舒服。

一次課間操時,我在教導處休息,同事這個說腿疼,那個說有肩周炎,我說:來,教你們幾招,保證輕鬆。有人響應,我就教了他們第一套功法。同事煉完後紛紛說:「真的很舒服,這功好!你就天天帶我們煉功吧。」

這樣每到課間操時,就有人叫:某老師,快來教法輪功!我們就經常在教導處或政教處煉功。因為時間短,所以每次只能煉一套功。沒多久,一位數學老師說:我一個同學在北京工作,給我介紹了法輪功,還郵來一本《轉法輪》。你不如早上來,到操場上教功,還有人要學,我來組織。這就是我們學校集體煉功的開始。

小煉功點上的奇蹟

一九九八年暑假,我們幾個堅持修煉的人就在教學樓前的小樹林邊晨煉。這時一位修大法的大學生回來了,同我們一塊煉,給我們糾正動作,帶我們學法。不到兩個月,兩個奇蹟出現了。

其一,A是一位物理老師的家屬,早上在附近鍛練,我們學員請她參加煉功,她說沒時間。第二天早上她卻直接走過來問:你們有 (法輪功的)書嗎?那個大學生把書給她,她翻了一下書,說我看看,就帶書回家了。過了幾天她就來煉功了,而且熱心參加洪法活動。後來她給我講了自己的故事:我也不知得了啥病,多少年了,脊背煎熬,那感覺比疼痛還難受。每年都花幾千元看病吃藥,總不見好。最熱的暑天,也得套上夾坎肩。那天晚上,似夢非夢中一位高大的年輕人坐在我身邊,從我後背往出拉東西,拉呀拉,拉出來像麻線一樣的東西,還五顏六色的,堆的像個大麥秸垛。拉完了,我一下就輕鬆了,全身很舒服,醒來後我真的好了,這簡直神了!我感覺與你們煉的功有關,所以借書看。一翻書,看到師父照片,我心裏太激動了,就是他!大法師父給我治好了這頑症。我對她說:你根基好,還沒煉功,師父就管你了。從那以後,我們學校裏誰要說法輪功搞迷信甚麼的,讓她丈夫聽到,馬上跟人理論:法輪功講真、善、忍不好嗎?不花錢、不吃藥病好了,這是事實!讓人身體好了有錯嗎?

其二,我們學校離醫院很近,醫院裏也有醫生到我們這邊場地鍛練。有位孫大夫六十多歲,她臉色黑黃,嘴唇青紫,說話氣喘,走路蹣跚。開始她不相信氣功,後來聽到的奇事多了,也來學功了。她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和鼻癌,學了不長時間,突然無病一身輕了,面貌一新,一切如常人。這個奇蹟在醫院傳開,很快又有三位醫生參加了大法修煉。

我母親煉大法了

那年我母親七十三歲,小學退休教師。她得過肝炎,多年的高血壓、甲狀腺一側切除了百分之八十,另一側切除百分之五十,經常出現各種病,出門就帶一大包藥。為治病健身,練了幾種氣功均無效。母親總說:我是個遲鈍型。

我送她《轉法輪》,她看了後說:這功是好,可不能同時練別的功。她想不通,沒煉。後來她看到廣場上法輪功壯大的煉功場面,才開始學煉。這次她可不遲鈍了,學功約半個月左右時,我弟弟(在某空軍醫院工作)與她通話:「媽媽,你聲音怎麼這麼清亮了?中氣很足,好像精神非常好。」母親興奮地說:「我煉法輪功了,連降壓藥都停了。」弟弟又問了些情況,也很高興:「覺的好就煉吧。」

煉功場上空的紅光

醫院的賈大夫,才三十多歲,卻有很嚴重的心血管病。因此他練了很長時間氣功,效果不明顯。一九九九年在大法洪傳高潮中,一天他到我們在電影院外的煉功點上,想借大法書,並說看全部大法書。我把那時所有的大法書都借給他。在還書時,他說:「法輪功就是好,很正。」還告訴我:「我看見煉功場上空一片紅光照著你們。」他很驚奇,認為這可不是一般的功法。這位年輕醫生虔誠的請了《轉法輪》,走進大法修煉,很快恢復健康,精神煥發。有時還把他五歲的兒子帶出來學煉。

到我家院子裏開法會

一九九九年初春一天,晨煉完,一位旁觀婦女說:「你們到某家去教法輪功吧,她兒子有病,都休學了,一家人很發愁。」我和同修去了,這家孩子姓陳,十八歲了,患過敏性紫癜,治不好,沒上高二就休學了。那天陳同學與他小弟弟、祖母在家。我們介紹了法輪大法,又放了一段師父講法錄像,他表示想學。

他的父親是衛生局會計,母親是防疫站醫生。父母非常重視此事,親自認真考察了一位二十八歲的農民小伙子,得了同樣的病,在完全絕望的情況下,修煉法輪功痊癒了,他們看到痊癒後的壯實的小伙子,完全放心了。他家一下請了全部大法書籍,錄音帶、錄像帶,讓兒子好好煉。

這孩子單純,悟性好,每天參加集體煉功,學法、背法、給老年學員抄寫經文,一次我們在廣場上打坐時,聽到圍觀的人說,看那兩個年輕人,真的很像佛。陳同學提高很快,修煉不到二十天就徹底擺脫了病魔,無藥而癒。陳同學高興的回到校園。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旬,我們想開個交流會,找不到合適的場所,正著急呢,陳同學說:我爸爸說了,在我家院裏開法會吧。這家人的熱心讓我們很感慨。孩子從患不治之症到不藥而癒,他們見證了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深信法輪大法好。後來他們全家都修煉大法,院子就是個煉功場,也有鄰居參加。他們用支持大法活動來表示對師父、對大法的感恩之心,他們覺的在自家院裏開法會,是他們家的福份和榮耀。

但是我們的法會沒開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利用中共政權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在迫害不斷升級、九族株連式的牽扯中,我們那位陳同修,高二年級被迫退學。

後記

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至今已翻譯成四十種文字,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我常想,如果沒有這場瘋狂的迫害,人人都接受「真、善、忍」,現在我們的國家會甚麼樣呢?肯定像我師父指明的:「出盛世 君臣正 延陰福 民安定 五穀年年豐」[2]。國泰民安,是多美好的一幅神州安樂圖呀!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師〉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大法行 宋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