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輪大法 一身病不知不覺消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一日】我多年前從中國來到美國留學,取得學位後在美國工作。由於長期的學習工作和奮鬥,還要照顧家,身體全面走下坡路,多處亮起了紅燈。

一身病越醫越嚴重

我兩側的肩部輪流在不同時期得過嚴重的凍結肩,劇痛難忍;膝蓋半月板也壞損,每次都分別採取過物理治療和多種輔助治療手段。還有出現了關節炎的徵兆,早上醒來時,手指關節都又脹又痛,不好握拳。我還時常有不明原因的胸痛,還因此入過急診。長期有嚴重的脊椎頸椎問題,背部疼起來連輕輕按摩都受不住,摸哪哪疼。子宮幾次出現非正常出血,看了三個不同的專科醫生,還做了全身麻醉的檢測手術,也沒甚麼結果。還有全身皮膚乾燥。

後來我的胃開始出現了毛病,吃藥不但沒好,反而越治越厲害。骨質疏鬆,用藥後副作用很大,不知怎麼胃也越來越不舒服。醫生還讓我試用不同的抗菌素來治胃病。哎,不用了。

二零一一年到二零一二年,是我身體的多事之秋。長期的電腦屏幕前工作,得了青光眼,做了手術。還患上了嚴重的乾眼症,使我備受折磨,有幾次開車路上突然眼睛刺痛,裏面像有無數小石頭在磨,淚流不止,幾乎影響到安全開車。有兩個不同的醫生都給我開過同一種眼藥水,說是一種新藥,能緩解症狀。可是要二百多美元一瓶,保險公司不給報銷。想來想去,哎,算了吧,太貴了!也不見得管用。後來暫停工作,眼睛反而更厲害了,睜眼閉眼都不行,感覺幹沙磨,刺痛,流淚,分泌物糊眼。我心說今後再也不可能做需要使用電腦的工作了。

那時左側凍結肩真是痛徹骨頭,活動功能受到嚴重障礙,連續幾個月夜裏無法正常睡覺,只能在躺椅上靠著打打盹,不到一個小時就會疼醒,得起來在屋裏來回走,慢慢慢慢活動肩膀。早起時整個身子直不起來,只能斜吊著胳膊,好似戰場的殘兵敗將。得不到正常休息,還要工作,出差,天天這麼撐著。這次生病使我身體元氣大傷。

長話短說,在這一系列的病魔之間,我洋辦法、土辦法都用了,能手術的手術了,能治療的治不徹底還反覆。吃藥也不管用。那就採取甚麼按摩身體、按摩穴位、刮痧、拔罐、熱敷、熏蒸、擦洗,服用偏方、保健藥品、中藥,泡藥酒,食療,五行針做的皮膚起泡;到國內時還專門去醫院做了治肩周炎的小針刀手術;購買鍛煉器械,或用自製器械鍛煉;快走鍛煉,等等等等。經常看病也影響到工作。後來從工作中下來有一段空閒時間,就每天去游泳,上瑜珈課,到健身房進行器械鍛煉,跳舞,打太極,甚麼都試了,白天鍛煉,晚上自我按摩甚麼的。再後來想起八十年代初學過的氣功,我也拾起來做做。

法輪大法獲健康

就在每天做做瑜珈鍛煉的日子裏,我拿出了《轉法輪》。這本書是多年前一個朋友送給我的,我當時只是把他當作一般的書讀過一遍就放下了(因我還在受著另一種氣功的影響),覺的書好,但沒有真正進去,對法輪功也沒有甚麼更多的認識。但是我想那時大法的種子已經在我心裏埋下了。

我每天有點時間就讀幾頁《轉法輪》,多少不等,也沒固定的時間和要讀多少。我讀書是慢慢的讀,一字一句的讀,讀的很認真,有時還好結合自己常人中的知識思考一番。我很認同師父講的許多法理,比如失與得,精神與物質是一性的,史前文明等等,覺的人就應該是做好人善人。對一些另外空間和高層次上的現象雖然自己不能看到和感受到,也相信和接受。

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天,終於把《轉法輪》讀完了。這一天,我合上書,輕輕放下,起身去洗手間。突然間,我感覺兩隻眼睛裏充滿了一層薄薄的淚液,潤潤的,不是流淚,是一層清涼濕潤的東西,非常舒服!啊,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以往那種兩眼乾澀沙磨刺痛的感覺不翼而飛了!我心中一陣激動歡喜!但轉念想起書中說的歡喜心是一種執著心,要去的,馬上控制住自己的心情。多年來煩人的乾眼症就這樣一下子去了!(不久後我又去同一個醫生那裏查眼睛,他說經測試我沒有乾眼症了!)可是這時我還沒有煉任何法輪功的動作,只是慢慢的看了一遍書!那是二零一三年春天的一天。我記下了那一天,是二零一三年四月二日。

那些日子,一邊讀《轉法輪》,還一邊繼續做瑜珈,後來心裏犯嘀咕,悟到師父不二法門的法理,就不練瑜珈了。五月我有機會到明慧網看了許多文章,得知五﹒一三是大法洪傳二十一週年。就在這大法洪傳二十一週年之際,我下載了法輪功的教功動作,自學。從此走上了大法修煉。那時學法淺,悟性低,還受以前所學氣功的影響,經常注意自己的天目以為這樣可以幫助,後來想起來真是可笑!

剛煉打坐時,別說雙盤,單盤都不行,兩腿翹的老高。更有甚者,上身坐直都堅持不了兩分鐘。由於以前病痛熬的元氣大傷,坐在那裏兩肋酸痛的直不起身,總是窩著,扭著,齜牙咧嘴,前窩後仰,左右搖晃,腿疼腳疼就更別提了。儘管很不像樣,但我咬牙堅持不鬆開腿,直到一個小時煉完。每次煉完都是渾身大汗淋漓,手心一捧汗水。

煉靜功後不久,一天夜晚剛打坐沒多久,就感到肚子裏翻騰,坐不住了。剛跑到洗手間,就變成了大口大口的嘔吐。奇怪的是,吐出的食物是幹幹的,沒甚麼水分,四個多小時以前吃的飯菜都完整的吐了出來,一點都沒被磨碎消化!等吐的胃都空了還是大口的嘔,好像是從身體最深處的地方在往外嘔。然後又變成了拉肚子,感到把身體都拉空了,折騰了兩個多小時。我心裏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清理身體,沒緊張沒害怕。在這之後,困擾了我幾年的胃的毛病也不知何時消失了!

我的凍結肩十分頑固,多年來都沒有完全好,還總是反覆。剛煉功不久,有一天我做了幾下俯臥撐的動作,想活動活動肩部。結果引起右側的肩周炎又復發了。後來我有一次做抱輪的時候,右肩部深處有絲絲的癢癢的感覺。我堅持著沒有去撓,把功煉完。就這樣肩周炎走了,以後再也沒回來過。

隨著學法煉功,其它的毛病也都不知不覺的消失了。以前好感冒,孩子一病我也跟著。修煉後孩子感冒發燒的再厲害,我近距離照顧卻沒事。

自從修煉大法以來,我再也沒用過一粒藥,那些營養品保健藥甚麼的也都不用了。以前四肢冰涼怕冷的毛病也沒了。

我每次讀法都感到頭頂有甚麼絲絲拉拉的感覺,不讀時也有。這種狀態持續了很長時間。漸漸的有時我體驗到了法輪在小腹內動,有時好像全身每個細胞都在震動。有時真正感到身心從裏到外非常純淨,每個細胞都那麼乾淨,那就是真正感覺到沒有一點病的狀態。

逐步的我請了更多的大法書。讀完一批再請一批。最後把所有的大法書都請全了。慢慢的我悟到了要發正念,慢慢的懂得了講真相的重要性,也就在有機會的時候給身邊人講真相。回國探親的時候就給親戚和見到的同學講真相,勸三退。我特意回老家去見多年不見的親戚,給他們都辦了三退,還給他們演示功法,講自己在大法中受益。我編輯製作音像和U盤,根據情況編輯自己從大法弟子辦的媒體上下載收集的大法真相資料,修煉故事,歷史真相,在國內被封鎖的時事分析,傳統文化,翻牆軟件,師父講法等,送給身邊的有緣人。

女兒那時大約十歲,有一次早上醒來,告訴我她看見眼前有一個圓東西在轉,灰白色,說不清楚,像雪花或轉動的風扇。後來她告訴我她以前從小就經常看到眼前或附近有很多轉的東西,不是彩色的,她以為就是那樣。有時我煉功或發正念時她也能看到法輪。我剛剛得法時,她看到師父的照片和大法書都感到很親切。我想女兒是有緣人啊。她很喜歡聽修煉故事,我也經常給她講其它的修煉故事,講大法的法理,做人的道理,她很喜歡聽。女兒尤其喜歡聽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聽了很感動,自己還學唱,比如《婆羅花開》,《為你而來》等多首。有一次在飛機場,女兒頭痛不舒服。過了一陣她說剛才明顯感到手心有東西轉,一下子就好了。在女兒身上以前也曾發生過其它神奇的事情。我建議女兒學讀中文《轉法輪》。那可真是挑戰。女兒不會讀中文,我就帶著她一點一點的讀,通讀一遍很費勁,要很長時間。由起初認識很少的幾個中文字到認的越來越多。剛開始是朗讀,現在已經基本上能自己通讀了。

和女兒一起讀法也是我們共同修煉心性提高的過程,其間要去除不耐煩心,怕難的心,求安逸的心,我自己家長作風的心等很多執著心,我們之間的摩擦,還有很多思想業的干擾等等。有的法理我沒悟到,女兒卻悟到了。我就想,不能再以家長的身份居高臨下小看她了,也許她比我還來的高呢。女兒提的我不能解答的問題也幫助我進一步在法中悟。神韻是女兒的最愛。女兒在看到神韻開場的眾神下世救度眾生的節目時感動的流淚,她看懂了內涵。女兒支持我煉功,還常提醒我發正念。

修大法也給我帶來了福報。我本想已經從公司出來了,年齡也到了,身體又不好,就不會再工作了。沒想到修大法後以前公司的老闆主動找到我,請我回去工作,而且工資要比以前高很多。我想這都是師父的安排。工作環境也是修煉心性的機會。遇到磕磕碰碰同事之間的摩擦我就逐漸放淡自己的執著心,按大法的要求處理,不再像以前那樣放不下,執著個人的面子得失和恩怨。

由於我住在非華人聚居區,居住分散,工作環境是在家又孤立封閉,沒有甚麼親戚朋友在附近,也沒有接觸到其他同修,因此一直以來是自己獨修。在二零一八年終於輾轉聯繫上了附近的同修,可以和同修交流,也參與了大法的救人項目,溶入整體。我也有幸參加了在華盛頓DC舉辦的法會,第一次見到了師尊。

回想自己得法修煉的過程,雖然表面上是自己慢慢走入大法的,但其實一直是在師父的引導和安排下走到今天。含淚叩謝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