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會】大法洪恩造就修煉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一、得法

我於二零一三年移民來香港。一九九九年三月三十日在中國大陸得法,同修介紹我去看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當時同修就教我試一下打坐,我一盤腿就能雙盤了。同修說打坐能堅持,可以消業。我當時一邊聽師父講法一邊堅持雙盤,第一次打坐四十五分鐘,腳很痛、很麻,很鬧心,出了一身汗。同修說師父管我了。我聽了一個晚上師父的講法,印象最深刻是聽到師父說「真、善、忍」,心想真善忍太好了,我想學,向同修借了一本《轉法輪》,我一個星期看完。

在法中,我學到:「真、善、忍這種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與壞的標準。」[1]

第一次看到師父法像感覺見到自己的親人,好像曾經在哪裏見過一樣。看完《轉法輪》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修煉返本歸真,明白法輪功是性命雙修,能使人道德回升,身體健康,是非常好的功法。我當時拉肚子一個月,我知道是消業清理身體。

二、證實大法 否定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我每天堅持早上四點起床到公園參加集體煉功,晚上也集體煉功,參加集體學法和洪法,早上煉完五套功法去上班,每天很踏實,脾氣改好了,身體舊患痊癒,發生問題懂得向內找自己哪裏沒有做好。遺憾的是七﹒二零鎮壓鋪天蓋地般的來了,所有電視、電台、報紙都謊言報導,感謝同修鼓勵我,讓我信師信法,我很相信自己學法輪功沒有錯。

我得法受益也想家人得法,我對姐姐說:「《轉法輪》是一本寶書,很珍貴的,不能用任何價值來衡量。」姐姐很好奇,把《轉法輪》看完也得法了。大法書是無價之寶,常人間億萬黃金也換不來的。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六一零」上門騙我和姐姐去鶴山派出所說幾句話,一到派出所就問我們還煉不煉法輪功,煉就關押,不煉就馬上放人回家。我和姐姐說:「堅定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教人向善修心做好人,煉功身體好,一定要煉。」當晚關押我和姐姐在拘留所不同監室,理由是「修煉法輪功」,我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和幾個同修轉了很多次車,避開跟蹤便衣,轉了很多城市走上了北京天安門護法,我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橫幅,大聲高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當時天安門廣場上全國各地很多同修來了,有煉功的,有打橫幅的,「法輪大法好」的聲音響徹了天安門廣場,警察不停的抓我們。因為我沒有經驗,拉完橫幅站著等著警察來抓我,之後我被關押在北京平谷縣平谷看守所十天,因為不報姓名,不報來自何處,被毒打了幾次,強制拍照按手印。我絕食九天,被插管從鼻子灌白米水,流了一點血,第十天放我回家,當時給我名稱編號。回到家,因為我堅持煉法輪功,工作單位解雇了我。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再次上北京護法,在廣州火車站被警察阻攔,我被當地派出所押回,迫害藉口是「妨害社會管理秩序」,並託詞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條例》將我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四日,「六一零」上門綁架我與姐姐,我們盤著腿,他們強制性從五樓拖拉我們到樓下,我們不停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抓好人」,很多人在樓下圍觀,「六一零」停了一下,馬上推我們上車送到新城派出所,當晚送鶴山拘留所,迫害藉口是「非法集體煉功」,拘留我十五天。因我不放棄煉功,三十天才放我回家。姐姐被非法關押一年,在三水婦女勞教所。因姐姐在拘留所絕食抗議,被他們折磨得骨瘦如柴,只剩半條人命,兩腳分開八十公分,上幾十斤的鎖。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六日,我從拘留所回家後,才知當地十幾個同修在二月十四日全被綁架,全被勞教,我被迫流離失所。期間我一直寫真相信給當地人民,以使他們了解法輪功真相。當地「六一零」怕人民了解真相,想盡辦法攔截真相。

因為寫真相信,又因我一直堅持修煉法輪功,我被綁架到江門戒毒所洗腦班,「六一零」逼我寫轉化書。我心想,要寫就寫好的,我寫著「法輪功是最正,最好,最偉大,最殊勝,有百益而無一害,用我生命維護大法是我最大的榮幸,我堅定修煉法輪功」。我當時沒有怕心,也沒考慮非法關押我多長時間,只想著信仰自由,煉功無罪,一切由師父安排,洗腦班一個月放我回家。其後,我流離失所在外。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三日,我剛回家,被「六一零」上門綁架,當晚非法關押在鶴山看守所,其後在三水婦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在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才釋放。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被當地「六一零」定為所謂「黑名單,積極活躍分子」,禁止出境。

在鶴山市看守所一個月後,我被轉去三水區省婦女勞教所一區二大隊,勞教期間被迫參加洗腦班,被迫參加生產勞動,曾多次被迫檢查身體,兩次抽血,大隊長說若不轉化送大西北去。我被強迫關在「轉化基地」,又稱「水牢」,也稱「攻堅隊」,十天九夜不准睡覺,不准上廁所,不准走動,還把雙手反銬上下在背上,只能蹲在地上保持一個動作,一動就用電棍電,有時一天才給一次上廁所,強迫看洗腦錄像、洗腦數據,強迫聽高音耳機,聽污衊內容的錄音。牆上掛滿了污衊內容的大字標語,四個警察和兩個犯人二十四小時輪流接力迫害、洗腦、打罵、電棍電,我曾經撞牆抗議,他們對我精神與肉體迫害,令我受到很大傷害。

在鶴山拘留所每次關押被強逼交一百二十元伙食費。我在鶴山拘留所、看守所堅持煉功,不配合背監規口號,不配合參加手工,她們不讓我煉功,強制上腳鐐,用幾十斤重一字腳鐐手銬,項銬十多斤重,腳分開八十公分,將頸、手、腳鎖在一起折磨。七、八天才開一次鎖,二十分鐘洗澡,洗完馬上上鎖,也使上廁所有極大困難。睡覺不能躺下,只能半坐半仰睡在廁所旁邊的水泥地上。有善心犯人願幫助我洗臉,協助上廁所。我在拘留所、看守所講法輪功真相,大部份犯人都明白真相。

我丈夫王斌在中國大陸,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因堅持修煉,按「真、善、忍」做好人,他曾經多次被中共邪黨人員非法跟蹤、上門騷擾、電話監聽,甚至被抓捕關押勞教所酷刑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王斌因發真相資料被非法抓捕,被關押到三水勞教所三年,遭受多種非人的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晚上十點,王斌因堅持修煉、講真相被人舉報,江門「六一零」及花園派出所派人上門抄家、毒打、綁架,非法關押到三水洗腦班遭受迫害。當時我女兒剛滿五個月,我背著女兒,與家人及王斌姐姐一起到公安局要求放人。我背著女兒和王斌姐姐去三水洗腦班要人,洗腦班不讓會見不放人。經各界正義人士和大法弟子營救,六個月才放他回家。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二日,王斌被「六一零」及警察綁架抄家非法關押在江門看守所,迫害一年七個多月後,律師發來江門市蓬江區法院《刑事判決書》。法院竟以王斌用手機註冊微信號建立群組,傳播法輪功真相為由,非法將他重判八年監禁,並罰款三萬人民幣。後來我輾轉獲悉王斌剛被送到韶關監獄。

我女兒十二歲,在中國大陸無人照顧,她只能暫住親戚家,苦苦等待著與父母團聚,天天思念著父母,而我最擔心的是女兒的安全。

王斌被非法關押後,「六一零」恐嚇我們房東,房東逼我們二個月內搬走,我當時感覺「百苦一齊降」[2],面對一關一難,好像沒有三天好日子過,一個人承擔著生活上的各方面壓力問題,好像一個無形的壓力像大石頭壓在我心上,流著淚背著《洪吟》中的〈苦其心志〉、〈威德〉,就這樣走了過來。

三、大法洪福

我女兒得大法洪福,她一直在大法恩澤中健康平安成長,她剛學講話時,我教她的第一句話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出生後在醫院裏醫生強制給她打兩支預防針,回家後,我從來沒有帶她去過醫院檢查身體,沒打過一次針,沒吃過一次藥,每次發高燒、身體不舒服時,我給她讀《轉法輪》,讓她聽師父講法,一兩天就好了。

女兒小學一年級,學校不通知家長強制把學生加入少先隊,那天放學女兒拿著紅領巾,她明白紅領巾不好,也願意退出,第二天我打電話給班主任,說:「老師,我們家長不想小孩參與政治,我們不喜歡這個政治組織,我要求給小孩退隊。」老師說:「如果退隊,很多少先隊員集體活動、旅遊等不能參加。」我說:「沒關係。」老師說:「既然要退,把紅領巾還給我。」每個星期升邪黨旗,全校只有我女兒沒戴紅領巾、不敬禮,少先委員叫我女兒敬禮,我女兒說:「我退出少先隊了,不用敬禮。」老師也說:「對,她退隊了。」同學們唱邪黨國歌,我女兒就唱「法輪大法好」這首歌,心想邪黨國旗升不上去,升不上去。

女兒八歲時出現常人說的出麻疹狀態,全身起滿了紅紅的泡泡,又痛又癢。我在香港工作請假回去大陸陪她,長時間幫她發正念,讓她聽師父講法。我對女兒說:「我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沒事。」她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兩三天痊癒。千言萬語,也難道盡師恩。

我在香港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八年四月份是做密閉空間的地盤工,曾失足摔了幾次把腳都撞得全黑紫色,我第一念想「大法弟子沒事」,馬上爬起來。感謝師父一直在身邊保護。

四、助師正法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在同修幫助下,我回中國大陸某城市在郵政局成功把訴江案信件寄出。一封寄給北京最高檢察院控告申訴科,另一封寄給北京最高法院立案庭。當時在郵政局填表時,心跳加速,我的手一邊寫一邊抖動,我意識到那是怕的物質強加給我。我請師父加持,讓我不要手抖,心裏背著《洪吟 二》〈怕啥〉,辦完離開郵政局,手才不抖,怕心去掉了。

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我與同修一起遊行到中聯辦(中共邪政在香港的辦事處)抗議,並呼籲各界協助營救,要求中共當局立即釋放我丈夫王斌,儘快安排他與女兒到香港一家團聚。遊行前幾天,我怕心又出來了,擔心如果出來打橫幅,當地「六一零」知道後會不會綁架我呢?我女兒一個人在家又怎麼辦呢?百感交集,胡思亂想人的觀念反映出來了。我就發正念清理自身存在怕的因素,鏟除一切不符合宇宙正法標準的變異生命、變異物質,全部清理,求師父幫助,一切由師父安排。我想同修被迫害,我在做甚麼?我應該有責任走出來營救,這是我做妻子的責任、做母親的責任,想到這,那個怕心去掉了。事件曝光之後,世界各地同修以打真相電話和發真相信的方式積極營救我丈夫,我也回大陸為他請正義律師。我想起了師父的詩詞:

「超越時空正法急
巨難志不移
邪惡瘋狂不迷途
除惡只當把塵拂
弟子走正大法路
光照天地惡盡除
法徒精進寒中梅
萬古艱辛只為這一回」[3]

我深信這就是我們大法弟子要走的路。

在香港,我參加流動點派報,一邊派一邊說:「先生、小姐,請拿份《明慧週報》看看,這是法輪功真相報,法輪功教人向善,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煉功強身健體,祛病健身,全家看全家受益有福報,了解真相就是希望,人人都有權了解真相。」有很多常人喜歡聽好聽的話,都願意接到報紙高高興興的離開,也有走過來不接,待一會又轉回來接著報紙走了,也有特意從對面馬路走過來拿真相報的。

有一次在市區一個街市(深水埗街市)附近,有一位女士接了報紙說:「你們法輪功報紙寫的很好,我很支持你們,加油!」我說:謝謝。為她明白真相而高興,感到師父借她的嘴鼓勵我們,點化我們要走出來講真相。

有一次在遠離市區的一個鐵路車站(上水站),兩個邪惡團夥人員在干擾,又拍照又罵,又用大喇叭高音播謊言,我站哪裏她就站我旁邊,目地是不讓人接我的報紙,我一直發正念鏟除干擾世人明真相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心裏沒有怨恨她,只是感到她被謊言矇蔽對大法犯罪而覺的她可憐。

有一次在一個街市(荃灣街市)外派報紙,一位女士特意走過來就大聲罵,一直罵了十五分鐘,走了一會又回來罵十五分鐘,我心裏發正念,鏟除干擾我發真相救眾生的邪惡因素。因為她罵得太大聲,周圍很多人都在看著她罵我,有的聽到罵聲特意從店鋪走出來拿報紙,也有很多常人願意接報紙。無論別人罵得多兇我也不怕,我也要走出來傳真相。學法中,我悟到傳真相是我們重大的使命。

我時時記住師尊的囑咐:「在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的偉大壯舉中,完善著每一個大法弟子圓滿的路。」[4]

同修們,讓我們共同精進,跟上正法進程,兌現我們史前的誓約。

心得體會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只為這一回〉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弟子的偉大〉


(二零一九年香港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