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法會】在講真相項目體悟「無求而自得」的法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來自英國的學員,想和大家交流一些最近在協調向英國議會講真相項目中的一些修煉體會。

在過去的幾個月裏,為了在英國喚起各界人士對強摘器官問題的重視方面,我們舉辦了許多不同的活動,包括英國議會的正式辯論,以及呼籲英國國會議員簽署和支持禁止器官移植旅遊,還在倫敦舉行了一些小型倡議活動和正在進行的中國特別法庭的第二次聽證會。

我一直在協調辯論會、國會議員簽名活動以及其他一些相關項目。修煉永遠是一個歷程,而不是目地地。在過去的幾個月裏,我的修煉經歷了不同階段的起伏,我不斷提醒自己要更加精進,更加信師信法,在任何情況下都要盡自己的所能努力做好。

今年年初,我任職的非政府組織為我提供了承擔更多責任和擔任更重要角色的機會,與此同時,我協調的議會項目開始需要我投入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我立即決定開始全力以赴承擔這些任務,至少是投入全職工作時間 ,盡我所能來平衡好協調項目和我自己的工作。

在與幾個重要議員的幾次會面後,我們能夠安排新的議會早期動議(EDM)活動,EDM是英國的一個議會平台,代表早期提案。這是一個讓英國國會議員聚集在一起簽署議案並表明他們支持某項議案或呼籲展開行動的機會或平台。

我們提交了一份題為「中國強摘良心犯活體器官摘錄」的新報告,描述了中國對法輪功和其他宗教群體的迫害,引用了正在進行的中國法庭的臨時判決,並呼籲英國政府禁止器官旅遊。

之後,我們有機會在英國議會安排了一場正式的關於強摘器官的九十分鐘辯論,題目是「中國強摘活體器官」。

辯論會和EDM新提案的時間確認後,我們需要更多的同修參與和支持,我試圖安排與同修會面,但每次我想找同修時,我發現要麼無法找到這些同修,要麼這些同修正在忙於其他項目。

我還與一名同修發生了心性上的摩擦,衝突中可能會說一些非常苛刻的話。之後,我努力向內找,我意識到我不夠慈悲,沒有體諒該同修的狀況。

我在閱讀《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時,有段話映入我的眼簾:「修煉過程難免這個關過不去再從新過、那個難沒走好那再從新走,這就是修煉。」[1]

我想的越多,越意識到作為一名協調人員我的角色是支持同修,並真心去幫助他們,即使這意味著會承受一些額外的挑戰或壓力。

認識到自己的問題後,第二天早上我再次嘗試安排與我之前想聯繫的這些同修會面。幾個小時後,我聯繫到了所有我想要找的同修。對我來說最明顯的是這個過程突然變的非常順利。當我與這些同修交流時,幾乎每個人都有著同樣的感受。他們交流了他們所面臨的挑戰、目前的一些困難以及他們所承受的壓力。

當我們作為同修一起工作時,我能感覺到師父向我展示了我們用心幫助和支持彼此的重要性。我們都在盡力同時處理這麼多不同的事情,承擔著各種項目,家庭的責任以及對工作的承諾。但是當我們真心相互幫助時,師父就會幫助我們打開局面,讓我們的項目取得進展。

當日晚些時候,我們舉行了一次非常積極和鼓舞人心的會議,開始籌備支持即將舉行的議會辯論和EDM事宜。

這也提醒了我,正如我過去幾個月內所遇到的許多情況一樣,嘗試用正念思考問題,抱著積極的心態,最重要的是在充滿挑戰時不要放棄,堅持下去。我不是時時都能做好,在很多方面我覺的這些情況也是為我安排的,促使我在自己的個人修煉中做得更好。

當我們開始籌備支持EDM議案和辯論會活動時,與我密切合作的一位學員經歷了一些個人的魔難,有一段時間不得不停止一段時間。這非常令人氣餒,因為我知道有很多工作要做,這將給我帶來額外的壓力和工作量。通過向內找,我知道我需要增加我的容量、忍耐力和慈悲心。

壓力下使我開始向內找,幫助我意識到我需要信師信法。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師父講的一段話一直在我腦中縈回,師父說:「安排了這麼長時間,這麼大的一件事情,非常有序!我要說你們每走一步、你那一步邁的大小都是有安排的,你可能不相信。」[2]

在某種程度上,記住這段話有助於把事情簡單化,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我所要做的就是盡力做好。如果我發現自己處於一種我不得不努力工作或者承受一點額外壓力的情況,我意識到這也是為了我的個人修煉。

在寫這篇交流稿同時,我回顧過去,可以體會到很多時候師父確實在鼓勵、支持和看護著我。

一旦我們啟動了支持EDM議案和辯論會的活動後,我就非常忙碌,我必須編寫並準備好一份報告,用於支持這些計劃,同時組織並與支持這些活動的團隊合作。即使我知道報告非常重要,由於忙碌,所以我把撰寫報告留到最後一分鐘,這意味著當我開始寫作時,我只剩下二-三天的時間去完成這些報告。

我不得不連續幾天夜以繼日地工作,睡眠很少。在我完成最後編輯的第三天,我覺的我需要離開我的屋子一段時間,因為我有好幾天沒有出去了。

當時正趕上下午全球發正念的時間,我想發完正念出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當我坐下來發正念時,我突然感到極度的疲憊,幾乎無法集中注意力,感覺就像最後幾天的疲勞正纏繞著我,我已精疲力盡。我也意識到我剛收到一些電子郵件,需要我回覆一些郵件,準備和組織一些事情。

當時自己也不確定是想去睡覺或出去散步喘口氣,還是繼續工作。雖然我感到很累,但我知道我必須專注於工作。我坐在計算機前,開始發送一些電子郵件。我立刻感到我好像正在煉第五套功法,我能感到法輪的旋轉,不僅僅在我身上,而是充滿我工作的整個房間。我能感覺到師父正在鼓勵我繼續完成我所要做的事情。

我記得《轉法輪》第一講中有一段話,師父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 我提醒自己,我只需盡力做好每件事,一切都是由師父安排的。如果我能專注於我的修煉和盡我所能做好每件事,那麼師父就會賦予我一切。之後我感到精神振奮,一點也不覺的疲憊,我覺的師父時時都在看護著我。

與此同時,在議會內部正在開展增加對這些議案的認知的活動,我們有一個團隊負責鼓勵全英各地同修支持這些項目。我們幫助各地同修聯繫他們當地的國會議員並安排他們與議員見面。在一兩週內,我們收到了同修熱烈的響應,他們都希望能夠提供幫助。

同修會見或準備會見他們議員的例子數不勝數。有些同修過去並沒有太多會見議員的經驗,在同修與議員會談後,議員們開始為辯論會和EDM議案提供了更多的支持。在有可能的情況下,面對面講真相永遠是更加有效的。當我們形成整體時,我們的努力總會產生更大的效果。就像幾年前師父講法時做握拳姿勢,鼓勵學員要形成整體一樣。

我認為,同修團結一心共同的努力在幫助英國在辯論會和EDM議案中取得突破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協調議會項目的工作的確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挑戰。我們在著手準備EDM議案這樣特定的項目,我們希望鼓勵國會議員簽署議案,這就牽扯出一個有求的問題,真的非常具有挑戰性,我不確定我是否真的平衡好了這個關係,努力爭取的同時又不能執著於結果。

師父在《轉法輪》書中說,「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只管修煉你的心性,你的層次就在突破,你該有的東西當然就有。你放不下,不就是執著心嗎?」[3] 這讓我想到我們在做這些項目時的動機,並回顧幾年前,我發現自己有類似的經歷。

二零一六年,我在做歐盟議會書面聲明項目期間,負責協調英國團隊並幫助支持其他一些地區。有一天,我被安排分擔並協助他們,之後我們舉行了一次小型會議,我再次發現自己試圖鼓勵和支持將要與歐洲議會議員見面的同修。

當時我們離歐盟議會書面聲明成功之路還差得很遠,還有很多工作要做。雖然我當時沒有對學員說甚麼,但我記得開始感受到一些壓力,因為該項目看起來非常重要。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我發現自己真的在向師父祈求幫助和指導。

我祈求師父幫助所有歐洲議會議員簽署書面聲明,然後我突然覺的喘不過氣來,令我感到驚訝。我試圖向內找,意識到我在求。我的願望不應該是讓歐洲議員簽署聲明,而是應該通過這個過程來救度我遇到的每個人,包括歐洲議會議員、他們的助手以及所有官員。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巨大的能量貫穿我的全身,我看到了師父的法身。已經很晚了,我有點累了,但我把他作為信任師父的一個跡象。

第二天,我和另一位同修與來自英國政黨的歐洲議員進行了會面,在會談中,他們最初表示他們支持書面聲明,但顧慮到與政黨有關的一些問題而不願簽署。但不久,來自同一政黨的另一位議員看到我們後,也過來參加了會談。他們也表示他們正在考慮簽名。在經過我們的講真相和個人呼籲之後,兩位議員表示他們將簽署議案。然後我詢問他們是否可以鼓勵來自同一政黨的其他議員也來支持書面聲明,他們邀請我們加入他們議會專屬酒吧,他們想看看是否可以將我們介紹給他們的一些議員同事。我們一走進酒吧,他們就把我們介紹給另一位來自同一個政黨的議員,第一位和我們見面的議員向他們解釋說他們正在簽署書面聲明並鼓勵其他議員聽取我們的呼籲。

就在我開始介紹書面聲明之後,來自同一政黨的另一位議員走進酒吧,同樣我們被介紹給他。我向和我剛剛交談的那位議員表示歉意,並解釋我想從頭開始介紹。我只能把它描述為發生了奇蹟。這個過程在不斷的重演,直到我們有七位歐洲議會議員和幾位助理全都圍坐在桌子旁。每當一位新的議員出現時,我心裏感到重要的是從頭講述書面聲明的來龍去脈及其重要性。我不想失去任何機會,所以我一直在道歉,但幸運的是,他們都非常支持。

當我最終設法向每個人解釋這個書面聲明時,很明顯大部份都是支持性的,並表示他們將簽署聲明。與見面開始時一樣,我再次問他們是否可以鼓勵來自同一政黨的其他歐洲議會議員支持書面聲明。他們彼此交談後問我是否樂意來參加他們晚上晚些時候舉行的黨際小組會議並向大家做一個簡單介紹。當然我同意了他們的邀請並感謝他們的支持。在整個過程中,我真的覺的師父正在安排和打開這個場。

我被告知我可以有大約五分鐘談關於活摘器官,但可能是一個約二十~三十人的小型會議。幾個小時後我接到電話,告訴我準備一個約三到四分鐘的簡短演講,但會議人數會多一些。事實證明,一位資深政治家剛剛辭職,並且在這個會議之後馬上會有另外一個活動。因此會議中約有八十人到場。除了議員之外,還有很多他們的助手,但我能感覺到每個人都是來聽真相的。

當叫到我的名字時,我被告知我只有九十秒的演講時間,和我在一起的同修看著我,低聲問我該怎麼做?我想都沒想,我說我必須要完成整個演講。不可能當場修改演講稿。我完成了整個演講,會議中的每個人都在聽,我覺的他們聽得非常投入。演講結束後,主持會議的人要求我做一下澄清,然後問了我一個問題。我覺的他對活摘器官並不了解,感到震驚。之後,兩名歐洲議會議員,一名來自意大利,一名來自法國,站了起來,表示他們簽署聲明並鼓勵大家都這樣做。

這段經歷將永遠陪伴著我,時刻提醒著我無求而自得,並嘗試用心做事。我們最近的英國議會項目在性質上非常相似,努力去實現我們的目標,但不追求結果。

我發現與一些非常精進的同修交流幫助極大,他們時刻提醒我和其他同修不要執著於結果,而是通過這些過程救度接觸到的有緣人。

認識到這一點,至少從表面上看,我們所做的一些項目似乎在議會中產生了越來越多的能量,感覺師父為我們今後的努力打開了更多的大門。

四十七名英國國會議員簽署了關於在英國禁止器官移植旅遊的EDM議案。在三月的議會辯論中,十名英國議會議員公開譴責中國迫害法輪功、強摘器官以及宗教迫害。

一些評論將迫害法輪功和強摘器官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大屠殺相提並論,一位議員表示這「不亞於二十一世紀的種族滅絕」,並且有幾位議員強烈要求英國立法禁止去中國的器官移植旅遊。這些呼籲在主流媒體中得到了響應,在許多其它國家和國際媒體中也是如此。

有機會與那麼多同修一起合作,並盡我所能支持他們,這是一種我將會像許多其他人一樣珍惜的經歷。我希望將來我能夠做得更好,以更多的慈悲心對待工作。

謝謝師父,謝謝各位同修。

(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