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法會】在助師正法中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一九九八年得法,到今年已經修煉二十多年了。下面從幾個方面向大家彙報一下多年來的修煉體會。

一、得法學法

一九九八年七月,我在網上看到了師父在《北京《轉法輪》首發式上講法》。當時就感到,哎呀,太好了,我一定要找到《轉法輪》這本書。當晚就在一位學員家裏請到了一本《轉法輪》。回家後,一個通宵就看完了,激動不已,我人生中所有的困惑都在書中得到了解答。但是並沒有決定馬上修煉,因為感到修煉要放下這麼多東西,好像對當時的我來說不太可能。

後來我又請到了出版的所有的大法書籍和師父各種講法的錄像帶。我利用一切時間學法看錄像,上班時一有空就拿出來看,回家吃完飯,第一件事就是看師父的講法錄像。許多講法都反覆看了幾十次。這樣,兩個多月後,終於下定決心修煉,跟師父回家。

師父在多次講法中反反復復的強調,大法弟子一定要多學法,學好法。作為弟子我從來不敢懈怠,學法中也常常被師父高深的法理所震撼,一次在學法中看到師父在《轉法輪》「業力的轉化」一節中說:「還有一種情況,家族中、祖輩上也可以往下積。」[1]過去這一段法看了無數遍,常常心裏都有一種隱隱的感受,就是好像這「家族中、祖輩上」似乎說的是別人,跟我沒有多大關係。可是這一次卻不一樣了,法一下在我的修煉層次中顯出了這句話的更深的內涵: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是我們這個宇宙大穹中的王和主,就是我們這個宇宙大穹大家族中的最高祖輩,如果我們做的不好,就會影響到我們整個宇宙大穹中的層層眾生。

這一下,我被極大的震撼了,震驚之餘,我突然感覺到自己肩上的擔子從未有過的沉重。我們如果做的不好,真是上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下對不起我們宇宙大穹無量無計的層層眾生呀。不做好怎麼能行呢!

每次師父新的講法出來,我都要求自己一口氣至少看上十遍,以加深對法的理解,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過去每次悟到新的法理,都會使我非常震撼,激動不已,慢慢的就變的越來越平靜了,因為我深切的感受到,能悟到法理當然是一件好事,但是能不能做到,那可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師父講:「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往往悟到的高深法理,卻不一定能做到,因為那實在太難了。當然,如果悟不到法理,那是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所以,我悟到,能夠在日常生活中,真正的做到法在不同層次中對我們的要求,才是真正的實修。

二、參與新唐人 堅持不懈

二零零一年,在師父的指導下,大法弟子成立了新唐人電視台,從第一期播出開始,我就參與了體育專題的製作。過去當常人時對體育非常執著,修煉後就放棄了,可我做夢也沒想到,這點東西卻能用到做新唐人上。但是做著做著我又羨慕起做講真相專題的同修來了,總覺的做體育節目救不了甚麼人,每週還要花好幾十個小時,真是浪費時間。師父說:「特別是你們要救度的是常人社會中的眾生,那麼你們就要更接近於常人社會,能使常人社會的民眾都來喜聞樂見你們的媒體,那才能達到更好的效果。」[3]這樣,我的心才漸漸的放下。

有一次在打坐時,突然一幕顯現在我的眼前,未來的一天,師尊在新唐人電視上給全世界所有的眾生講法。看到這一幕,我悟到,未來真相大白了,世人都知道大法,知道師父了,那時,也許師父講法就不會像現在這樣講法了,就可能會通過其它形式,比如電視這種形式講法。這也使我更深刻的理解了做新唐人的深遠意義。我暗暗的向師父發誓:無論以後碰到甚麼困難,我保證要把新唐人做到底,絕不半途而廢。

發誓容易,可真的做到,就不是那麼容易了。每次我們開大型法會基本上都是在週末,而世界上的各種重大體育比賽大多也都是在週末,所以這個時間就是我出節目的時間。由於不能提前準備,所以每次法會我都要加班加點,常常都是幹通宵,甚至在開法會期間,都要想盡辦法,完成節目。這麼多年,我沒有因為參加法會而耽誤過出節目。

另一個難度就是和同修的配合。開始時,一出現問題,我雖然能做到忍,但心裏卻老是在抱怨,到後來,才真正做到了把所有出現的問題都當成修煉、提高的契機。一次正趕上國際重大足球比賽,前面的比賽都做好了,到最後決賽時,主持的同修突然說要出城了,我說沒關係,你帶上筆記本電腦,到時候,我把決賽的文稿做好,你在遠程配好音就行了。但同修說車裏東西太多,裝不下電腦,不想帶了。我說,那你放在座位下面不就行了麼,但同修說甚麼也不想帶筆記本電腦了。我當時還想堅持勸他帶上,但是突然感到這是我的一個修煉的機會,就說,那就算了吧。心裏沒有任何抱怨。

回來後,我一下子明白了,你要想在這件事情上修煉,就要碰到各種各樣的難度,而且必須要直接面對,不能繞開走。明白是明白了,可我在心裏卻對師父說:師父,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呀,這連配音都沒有,叫我怎麼做呀?這時突然腦中閃過一念,有了。我把前面同修所有的配音都找出來,花了幾十倍的時間,東拼西湊,終於艱難的把決賽做出來了。效果還不錯,如果不仔細聽,還真聽不出裏面的破綻。又過了一關,我內心感到非常高興。謝謝師父。

三、在做大紀元銷售中實修

二零一零年剛辦完全球神韻不久,我突然接到大紀元社長的電話,不由分說的對我說:「你來我們大紀元做銷售。」我在大陸是從事科研工作的,在美國也是從事電子工程方面研發的,從來沒有做過銷售,甚至連想都沒有想過這輩子還能去做甚麼銷售。所以當時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就順便問了一句:「為甚麼叫我去做銷售?」意思就是,我不合適,你還是找別人吧。社長接著說:「我看你神韻票賣得不錯,做大紀元銷售沒問題,明天來上班。」語氣中沒有任何回旋餘地,我知道沒有偶然的事,就答應了。

放下電話,心裏卻很糾結。當時我正準備找一份常人的工作,這樣收入會很不錯,能很大程度的平息太太的埋怨,但是時間就基本全搭進去了,而我當時最大的願望就是多做證實法的事,多救人。可是如果真去做大紀元銷售,雖然算是做證實法的事了,但是我心裏一點底的都沒有,因為沒有任何經驗,能行嗎?心裏七上八下的。

這時前幾天剛剛學過的師父的一段講法一下子閃現在我的腦海裏:「大法弟子都有一個想法,反正是衝到第一線去,再苦、再累、熬夜、不睡覺,甚麼我們都幹、都能幹,可是一說到經營就不行了。」[4]我立刻又去仔細看了師父的這段講法,反反復復的看了好幾遍。

師父說:「大家不是做甚麼都行嗎?(笑)大家不都是從不會到會嗎?那為甚麼大家就不能夠把這件事情做好?把媒體搞好,它才能夠更有力,更能夠發揮作用。現在有多少時間都是浪費在怎麼樣使它能夠運轉下去、到處去找錢來維持,多難哪?如果大家在這方面下一下功夫、花一些力氣,我說這件事情就會做的很好。無論你是拉贊助、跑廣告,為了媒體的資金所做的一切和在前台所做的都是一樣的,威德是一樣的。」[4]

看完這段講法,我心裏一下子敞亮了。沖到第一線,熬夜、不睡覺,這些在目前的助師正法項目中,我一直都在做著。但是現在最需要的是能拉贊助、能跑廣告,能為媒體拿到足夠資金的弟子。那我就應該成為師父所要的這樣的弟子。雖然成為這樣的弟子對我來說很難,可是還能比大陸那些冒著生命危險講真相救人的弟子更難嗎?

想清楚了,我第二天就毫不猶豫的到大紀元辦公室上班去了。剛開始的一段時間裏,每次都是跟著老銷售們在外面跑,在實戰中學習做銷售。我是搞技術出身的,那些電子設備,不管多尖端,它都是個死的,經過對它不斷的學習研究,和反覆的實驗,最後總能把它搞出來。但是做銷售可就完全不一樣了,銷售的對方是個活生生的人,一會兒高興了,一會兒不知那句話沒說對他又生氣了。為了讓人家把錢掏出來做廣告,就要不斷的揣摩對方說的每句話的意思和各種心理,再用各種不同的辦法去說服對方,最後痛痛快快的來做我的廣告。這對我來說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這意味著我必須要全面的改變自己。

因為過去的工作習慣,養成了我喜歡一個人呆在家裏或辦公室和實驗室裏,自己靜靜的搞研究和做實驗,但是現在要求每天都要在外邊不停的跑,不停的接觸各種人,向人家介紹我們的報紙,感到非常不習慣。我常常拿著報紙,自己覺的很有道理的給人家講了半天,可是對方一聽就知道我是個新手,甚麼也不懂。然後就很不耐煩的跟我說,別在這兒瞎耽誤工夫了,去做點其它有用的事情,多賺點錢去吧。我慢慢的體驗到了從一個工程師變成一個銷售的難度,當然做大紀元的銷售就更難。

幾個月的時間裏,我幾乎跑遍了本地大大小小所有的車行,在這期間,一有機會,我就給見到的每一個人講真相。終於有一天,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我獨立的在一家本田車行簽了一個三個月半版的黑白廣告,最後,還邀請這家車行的銷售經理觀看了神韻。 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做大紀元銷售的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能夠利用做報紙接觸人的機會講真相救人,尤其是許多中國人對我們還不理解,有的甚至非常反感,這都需要我們長期堅持不懈的努力講真相才能轉變。幾年來,我利用做銷售的機會,經過多次深入細緻的講真相,使許多中國人改變了看法。

有一次在車行裏碰到一位華人銷售員,雖然他對中共沒甚麼好感,但是對我們報紙也不認可,開始跟他講真相時,幾乎是我說的每句話他都很抵觸,經過好多次的長時間給他講真相,慢慢的他就變了,後來還跟我探討一些人生的問題,甚至許多時政問題他也願意向我請教。再後來,他乾脆把我跟他講的很多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理念都打印出來,貼在他辦公室的牆上。

還有個本地的華人大富翁,一個偶然的機會認識他後,我發現他也對我們的看法非常負面,不看我們的報紙,張口閉口都是被中共洗腦的那一套,經過多次長時間跟他系統講真相,他的思想也有了很大的轉變。後來,他告訴我,現在每週他都要看大紀元,也很高興跟我交朋友。

還有一位韓國的華裔車行銷售,每次看到他,我也是不失時機的跟他講真相,後來他告訴我說,你們跟別的報紙完全不一樣,那些人來就是為了要錢,拿了錢就走,從來沒有人像你一樣跟我聊的這麼多。還有一家車行離華人居住區比較遠,總經理是個韓國人,跟他講了很多真相後,儘管沒有幾個華人到他們的車行買車,但是,他也跟我做了廣告。他說,我就是要支持你們。

做銷售還有個特點就是要有恆心,在困難的時候能堅持住。有一家本地最大的本田車行,我一直跑了幾年,但是他們車行有規定,不做報紙廣告,只做電視和網絡,銷售總經理也是個韓國人,每次他都跟我說,以後你們有了電視台,需要做廣告時來找我,幾年時間都是這樣。但是我沒有放棄,一有機會,我就去見他。

有一次,我突然發現他們車行做了韓國報紙的廣告,我心想這回有戲了,就又去找他。這時他已經升為車行總經理了。見面後,他跟我說,現在我還不需要你們,也許將來有一天你把我說動了,我改主意了,就跟你們做,我就抓住機會又跟他講真相。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又去見他,他正在打電話,卻招手讓我進到他辦公室裏等他。他打完電話,我正想著怎麼跟他說時,結果他卻先開口說:「I like You(我喜歡你)」,並告訴我說,在我之前有個其它中文報紙的人也來找他,三十秒鐘不到,就讓她走人了。他說,我不喜歡這個人,我喜歡你,你很有耐心,非常得體,我已經決定跟你們做了。然後用了不到五分鐘,就跟我簽了一年的整版廣告。

四、在講真相中提高昇華

七二零以後,看到邪黨鋪天蓋地的污衊宣傳,我和許多弟子都自覺的參與了網上講真相。我在網上跟各種人講真相,從開始的沒有任何經驗,不知從哪兒講起,甚至根本就不會講,到後來,對科學、宗教、信仰等各個領域的問題都能應答自如。隨著正法進程的發展,現在我們有了自己的報紙、電視台、眾多的網站以及打電話等各種講真相的項目,大大擴展了大法弟子講真相、救眾生的舞台。當然師父帶領大家做的神韻是最大的救人項目。有一次,在一個展銷會上推廣神韻時,碰到一個先生是美國人的中國女士,因為我們兩家的女兒都在同一個舞蹈學校學芭蕾,所以還有點熟悉。我就主動向她介紹神韻,可是還沒等我說兩句,她就嚷嚷起來了:所有中國的東西,我都喜歡。可怎麼這世界上,偏偏就只有你們是在弘揚中國文化,就只有你們是最中國,最傳統。說完一臉的不高興,扭頭就走了。我當時沒有跟她爭辯,只是想,這怎麼辦?是不是我哪兒沒講好?

結果轉了一圈,又碰到了她,我就又找機會跟她說:哎呀,對不起呀,剛才我有點急,沒講清楚。我的意思是說,現在我們很多中國人並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文化和傳統。因為一九四九年後,真正的傳統和文化都被歷次運動,特別是文化大革命徹底破壞掉了。你比如說,馬上就是聖誕節了,你來美國這麼多年,先生又是美國人,肯定知道,為甚麼美國人要過聖誕節,對吧。還有接下來的元旦和上個月的感恩節。可是,作為中國人來講,你能不能告訴我,為甚麼咱們中國人要過中國新年呀?

她一下子愣住了,不說話了,因為她根本就不知道。這時我就藉機給她講真相:我過去也不知道,是到美國來以後,才慢慢的學到了這些真正的中國的文化和傳統。你看,我們作為中國人,要到美國來學習真正的中國文化,這不是很搞笑嗎?但這並不是我們中國人的錯,是因為我們從小到大,從來都沒人教給我們這些最根本的中華文化和傳統習俗。而我們中華民族在歷史上一直都是禮儀之邦,我們周邊國家現在的許多文明過去都是從我們中國學去的。可是你想想看,擁有堂堂五千年文明的中國人,現在不僅不學孔子的「仁義禮智信」,卻要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還要其樂無窮,甚至已經到了連自己為甚麼要過中國新年都不知道,這不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恥辱和悲哀嗎!而神韻恰恰是把真正的中華輝煌的五千年文化洪傳給全世界,這不是中國人的驕傲和自豪嗎!

從這以後,我碰到的許多中國人,都是以這個問題作為契機,給他們講真相。而每次講完真相,我都會根據常人的反應,認真思考,認真總結,哪兒講的不好,哪個問題回答的不好,都要在以後加以改進。不斷的提高講真相的技巧和水平,對每一個當時回答不了的問題,都要仔細琢磨,搞清楚,找到答案,絕不能讓第二個常人以後再問我同樣的問題時,我還是不會解答。

五、在突發事件的第一念上實修

我修煉已經超過二十年了,大大小小的關也過的不少,有的過的好,有的過的不好。有一次在家裏做項目,用衛生間時腦子裏都是想的項目上的事情,等到一起身,突然發現一便池都是鮮紅的血水,十幾層手紙全部被血浸透。當時心裏一驚,第一念就是「怎麼回事,身體有甚麼毛病了嗎」,然後,緊接著又是一念「管他呢,反正這一百多斤全交給師父了」。然後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去了,也沒管它。結果直到現在,這麼多年過去了,再也沒有發生過。

事發後,在與同修交流時,我還覺的自己當時這一關過得挺好。直到前一段時間,我覺的應該把自己過去這麼多年來修煉所走過的路再仔細的回顧一下,一下反映到我頭腦中的就是這件事,我這才驚奇的發現,用更高的標準要求,這一關當時過得並不好,我是在第二念時才想起來「這一百多斤全交給師父了」,第一念根本就是常人的念。

再往前看,發現在許多突發事件上的第一念都是「我,我,我」我字當頭,第二念,第三念,甚至多少念以後才是正念。我下定決心要在這方面實修,要有所突破。可是這個事情說起來容易,真要做起來可就不那麼容易了。我發現,在我身體裏好像有一個自動的機制一樣,每當遇到突發事件時,第一念自動出來就是「我,我,我」,好長一段時間都無法突破。這讓我非常沮喪。

終於有一次,我們當地辦完神韻後,我裝了滿滿一車的廚房餐具到下一站神韻的演出城市,可是我的本田旅行車剛剛出城一個多小時,變速箱就燒掉了,停在高速公路旁。下一站的演出是我們的大廚弟子給神韻做飯,全靠這一車的廚房餐具。我當時的第一念就是,無論如何,我都要想盡一切辦法把餐具按時運到,決不能因為這些餐具影響下一站的神韻演出。當時的時間非常緊迫,可我卻非常冷靜,這時,坐我車的另一位女同修還給我加碼:「哎呀,我怎麼這麼倒楣呀,坐了你的車。」我不為所動,迅速理清思路,打電話聯繫同修送來了另一輛旅行車,同時又聯繫了拖車公司來拖車。一切都進行的似乎非常順利。不到三個小時,我又開著另一輛旅行車上路了。當我連夜趕到下一站,把餐具交給同修時,心裏無限的感慨,這一次我終於在這個突發事件上,從頭到尾都沒有想自己,沒想車壞了怎麼辦;修車要花多少錢,等等。當然這離我的修煉目標:在每個突發事件的第一念上百分之一百出正念,還差的很遠。我會繼續朝著這個目標努力實修。

六、大法弟子只有精進一條路

我現在是全職在做講真相項目,除了做電視專題、本地的大紀元銷售,還負責部份美東南神韻推廣視頻的製作和神韻的採訪報導以及一些協調工作,在家裏還要做飯,經常碰到幾個項目都要同時交差,卻來不及完成,搞得焦頭爛額的狀況,因此多次想過,要是能夠有分身該有多好呀。最後沒辦法,就只有每天減少睡眠時間,很少在二點以前睡覺,經常是夜裏三、四點才睡覺;每天減一頓飯,只吃兩頓,甚至有時候一天也不吃一頓飯,最忙的時候,兩天不吃飯,只喝水。奧運會期間,每週做奧運專題達一百二十個小時。雖然做大法的項目非常辛苦,但是我心裏卻很充實。

因為我們都知道,過去宇宙中到地球上來度人的那些個神,都是選擇在地球上的人還不太敗壞的情況下來度人的,度的還都是副元神,辛辛苦苦的花費那麼大的精力,也僅僅是把人的副元神度出三界,而且還度不了幾個人。今天大法師父是在宇宙有史以來最敗壞的人世上傳法度人,度的又都是人的主元神,而且還要把人度回到宇宙大穹王和主的位置上,這在過去宇宙的歷史中是從來沒有過的,是眾神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真的是開天闢地頭一回,如此巨大的反差,宇宙中的眾神都對師父所做的這一切佩服的是五體投地,我們身為大法弟子難道還不應該更珍惜這萬古機緣嗎?

我們為甚麼要救度現在的世人,因為在宇宙億萬年的漫長演變過程中,他們都跟我們一樣,放棄了各層宇宙美好的天國世界,跟隨師父層層下走,直到人這兒。可是,如果他們不能在這宇宙正法的最後的關鍵時刻得法得度,億萬年的努力就會前功盡棄,隨著舊的一切解體掉。我們大法弟子只是比他們多走了一步,雖然我們現在是得法了,但是如果不能兌現誓約,精進到最後,就會跟他們一樣,也會前功盡棄。所以擺在我們大法弟子面前沒有第二條路可走,沒有退路,只有實修、精進到底這一條路。

最後,我想用師尊的一段法與大家共勉:「你們現在誰也不用說我偉大,我這個師父怎麼樣,你們將來回過頭來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們開創的。」[5]

那就讓我們在師尊的開創中,盡一個小粒子的微薄之力吧!

以上交流如有不妥之處,還望大家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