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修煉中的阻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親愛的同修們好!

我是來自奧地利的學員,在二零零六年秋天得法。自那以來,我可以參加許多救人的講真相項目。然而,孩子出生後,我的環境出現了變化,時間上受到很大的限制。我經常思考,如何能夠在新的生活環境中繼續很好的講真相。有時候我可以在有許多中國遊客的旅遊景點發傳單。但是推著嬰兒車,後來是帶著小孩去發傳單,對我來說很不方便。於是我問一位在德文大紀元工作的同修,我是否可以每天用幾個小時來寫文章。這工作看起來時間靈活,非常適合我。當我的兒子夠年齡上幼兒園之後,我非常高興,終於是時候了,可以為大紀元工作了。就好像滿足了一個很大的心願。

師父在《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說:「因為你們有很多事情要做,常人的工作要做好,家裏的事情要管,大法弟子還得有時間去學法煉功,還要講真相,還要參與大法的項目,包括大紀元的事。如果把講真相和做大法弟子媒體的事合在一起,那不就減少時間的分擔了嗎?」

一開始我是半職做編輯,不過那時我經常有銷售的主意,之後我就轉為做銷售。幾乎三年時間裏,我在維也納通過網絡跟柏林總部的同事一起工作。然而大紀元的工作量越來越大,而且涉及的方面也越來越多,需要在當地進行緊密和直接的溝通。這導致我很有必要在當地工作。於是二零一七年夏天我決定搬到柏林。由於我的先生多年來患有抑鬱症,所以我知道,不論在舉家搬遷的決定上,還是在實施過程中都無法期待他的幫助。然而,為了多多少少徵得他的同意,我給他提建議,我先自己去柏林以便找到好的房子。他同意了。我把孩子帶上。同修們非常熱情的接待我,並在許多事情上幫助我,這給了我莫大的支持。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想法在搬家時幫了很大的忙。為了讓困難變小,並讓自己強大起來,我給自己設定目標,盡可能每天都走進大紀元辦公室的門,在那裏上班。我警告自己,儘管在搬家過程中有必要的事情要處理,我也要集中精力做好工作,在幾個小時的工作時間裏好好工作。這讓我大多數情況下不會陷入細節之中,例如找房子、找幼兒園、處理各種文件、組織家具運輸和賣掉一些家具等。我努力完成必要的步驟,並嘗試抑制湧出來的情緒,並放下這些感情,不為所動。

例如一種情是,我的先生總是無法決定,是否要跟我們一起來柏林。一開始,當我搬運自己的所有行李,以及安頓孩子時,我百分之百的相信,先生肯定會跟我們一起搬到新的城市,因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都在柏林。當幾個星期過去,他沒有來的時候,我變的有些不耐煩,認為他肯定很快就會來的。當再幾個星期過去之後,我看到自己的計劃無法如願進行,而且發現,我沒有真正的考慮我先生的幸福,而主要想的是他最終應該過來,以便減輕我的工作。這時,我清楚的看到了隱藏的私心,表面是我用美好的計劃吸引先生來柏林。不知甚麼時候,我突然清醒了,我根本不知道先生會不會來柏林。那時我明白了,我需要一個B計劃,於是我放下了對先生的執著。我也放下了對他的不滿,不滿是因為自己得獨自送孩子到幼兒園,還得接回來,還得照顧他,這讓工作再次受到限制。放下之後,我變的感恩,並珍惜我能夠工作的每個小時。我調整自己,讓自己能長時間這樣的生活,就像在跑馬拉松,而不是帶著孩子短跑。不久之後,先生突然同意來柏林,並準備放棄維也納的房子。

為神韻和大紀元聯繫常人

從許多年前開始,我主要為神韻和大紀元聯繫常人。在開始階段,我主要採用的方法是參加活動,在那裏接觸社會上有影響力的人。幾年之後我意識到,這個方法非常受限,我的許多執著沒有放下。

因為一個晚上只能跟很少的人說話,所以這個方法很侷限。然而我有證實自我的執著,這讓我相信,這個方法比通過打電話或寫郵件聯繫人更加容易。我在尋找一條簡單的路,為了避開那些想接觸上的人的秘書。此外,我還急於求成,沒有真正努力去思考所使用的辦法。這背後隱藏著懶惰心和安逸心,因為表面看來,我做了很多事情。我們所做的不是常人的工作,所以執著心擋住了我的路。

師父在《瑞士法會講法》中講:「特別是我們人為了生存,為了保護自己,為了得到自己更多的利益所放不下的東西,我統統的都把它叫作執著。這些執著恰恰像強大的鎖頭一樣鎖著你,在你前進的路上,每一把鎖你都得把它打開,打不開它就鎖著你,迷著你,你就看不到真相。而且你在通向返本歸真這條路上你打不開這些鎖,你就走不過去,這就是關。」

那時新唐人有一個銷售培訓,也包含如何跟秘書打交道的話題。這給了我很多啟發,我決定把所學付諸實踐。雖然參加了培訓,但是我一開始對秘書有負面的觀念。我看不起她們,認為她們的工作沒有甚麼價值。我把她們當作攔路虎和造成我工作困難的原因。

我努力放下這個看不起秘書和其工作的執著,隨著時間的推移,想法在改變。我也嘗試放下將自己看的過分重要的執著。隨著心態的改變和放下執著,工作的結果也慢慢變好。在找出應該接觸的人上我取得成功,並使用網絡來做搜尋工作。用郵件和電話跟秘書及其老闆溝通的能力也變的更好。不知不覺的,我的想法完全改變了,我把這些秘書看作是友好的人士,她們幫助我聯繫她們的老闆。大多數情況也是這樣的。當我放下執著的時候,師父賦予我智慧,並開啟了新的路。

有一次,我要為另一名銷售員跟某個企業聯繫到約談機會。按照經驗我知道,直接跟營銷或銷售主管聯繫沒有意義,因為這兩人主要完成他們老闆分配的工作。我同事的話題是策略性,必須得到企業老闆的許可。於是我意識到,必須直接跟老闆介紹我的同事。那時我決定通過老闆的秘書給他寫信,讓他做評定,並如所願的把事情交待給他的員工。通過秘書聯繫有一個不足,即可能經過很長的時間,老闆才能得知此事。在這個過程中,我從該公司的另一名員工那裏得到建議,應該直接給老闆寫信。我照做,這樣我的同事能跟營銷負責人見面了。當我完全放下不願跟秘書打交道的執著後,我的溝通能力得到了大大的提高。

我悟到:只要我放下執著,不怕辛苦,在工作過程中不抱怨,不等不靠,師父就會給我開啟智慧,我的工作方法就會得到完善,我也會得到所需的主意,以便在困難的道路上繼續前行。我經常陷入別人看來幾乎沒有成功希望的局面,而我不這麼想。當我站在關閉的大門前,我想到師父的講法,並把自己的處境跟師父的講法對照。我內心知道,那條我還看不到的路已經存在,我的任務只是帶著堅信走下去。

阻礙

在救人路上起阻礙作用的經常是我對自己的負面想法。在寫這篇交流稿的過程中,我發現,認為自己不可能做好的想法跟證實自我的執著有關。從很多年前開始,我就在努力放下這個執著。儘管這個執著去了許多層,但是一直都還有要放下的。它表現在,當我的工作或家庭沒有成功或者沒有出現所期待的結果時,我很快就懷疑自己,伴隨著心理壓力,大多還有身體的不適。這種狀態出現的越來越少,而且我經常能做到很快發現,並轉為積極看待自己,並很快清除舊勢力對我身體的干擾。

首先我排斥對自己的負面想法,然後積極的想問題,重複對自己的正面想法。通過這種方法,心理壓力經常就消失了,這給了我緩衝餘地,讓我否定舊勢力的干擾,並根據師父的法理向內找,查找哪些執著的東西沒有放下。並嘗試對自己和與之相關的一切都從新正念對待。這樣我的正念回來了。然後我發出強大的正念清除舊勢力。在過程中發現的執著有很多方面,例如害怕被拒絕、害怕不能圓滿,兩者都基於自我。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講:「我不喜歡你們自責,一點用都沒有。我還是那句話,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

在修煉路上我經常摔倒,但是我非常珍惜這條路,感謝師父所做的一切。

謝謝尊敬的師父!
謝謝親愛的同修!

(二零一九年德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