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學員:在工作中修煉和證實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一五年九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大約半年之後,我就開始從事現在的這份全職的工作。因此可以說,我至今修煉的大部份時間,都是在這個崗位上度過的。現在我交流一下我在工作中的修煉和證實法的一些體會。

萬事開頭難

早在我職業生涯開始時,我就意識到,自己身處於正法時期,那些和我朝夕相處的同事們一定是和我有緣的。於是,我清楚的認識到了自己的責任,那就是把法輪大法的真相告訴他們。

我天性開朗,喜歡和人打交道,也可以很快與他人建立聯繫,並給他們講真相。但是儘管如此,在剛開始工作時,我還是礙於面子,感到很難開口和同事們講真相,告訴他們甚麼是法輪大法,以及(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背景。

因此,雖然我在交談中經常提及,我業餘時間打坐,練氣功,對中國文化感興趣,並為中國的人權迫害而參加抗議活動。但是我卻沒敢說出「法輪功」這個詞,因為我擔心他們對大法懷有成見,從而認為我作為一個新的,而且是年輕的同事竟然會相信大法而感到不可思議。

一天,我和兩位同事坐在一起喝咖啡。話題又落到了中國。這次,我有一個非常強烈的願望:就是直接講到法輪功。也許是因為那天一起喝咖啡的人少,我才鼓足了勇氣。雖然我並不確定,如何才能引入話題。在大家都想不起來說甚麼的時候,突然一個同事問我:「作為中國專家,您對法輪功怎麼看?」

「哦,法輪功棒極了!」我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這位發問的同事馬上積極的重複了一遍:「啊,原來真的這麼好啊!」我馬上補充道:「我本人就修煉法輪功。」說到這時,兩位同事有所保留的看著我。我給他們解釋道,法輪大法對我來說意味著甚麼,以及為甚麼那些負面的言論在我看來根本不是真的。

在這次交談之後,我才開始在頭腦中從新審視我怕丟面子的這個執著心。我想避開同事的想法,並感到不快。於是,我開始面對這些想法,並決心跳出自己的陰影。快下班時,我去辦公室找到了這位同事,並告訴他,如果他還有任何有關法輪功的問題,隨時可以來問我。他謝過我願意和他進一步交談此話題的建議,並說,其實他的思想是很開放的,覺的能聽到不同的見解,用其它視角來看問題,反而會使談話變的更有趣。

師父講過:「害怕也是一種執著心。」[1]

回想此事時,我明白了,其實我不應該順從害怕和懷疑的想法。只有正念才能幫我越過陰影和解決問題,雖然這一切只存在於我的頭腦之中。

我們每時每刻都處在正法之中

我的職位在公司以「極其艱難」出名,有些人甚至把它稱為「彈射座椅」。因為我的前任們都無法久留,有的待了幾個星期,有的幾個月,最長的幹了一年。主要原因在於那個很難相處的女主管,有的部門甚至拒絕和她合作。而我在她手下已經工作了近三年,這在整個公司都出了名。

一次一位同事對我說:「您是活證據,見證了您的哲學是管用的!」他指的當然是法輪大法。從中我明白,我長期的耐心,沉著冷靜的為人處世方式以及內心的平和,給這個以事實為依據的人展示了大法的真相。這也使我明白,我所承受的痛苦,儘管總是與我有關,但是這種承受也給其他生命帶來了直接的好處。

煉功使人心態平和

有一次,一位女同事找到我,並說:「您總是這樣安靜平和,這一定來自於您一直煉的功法。您有興趣也教教我們嗎?那一定也會對我們有所幫助的!」我的第一念是,這我可得好好考慮考慮。但是我馬上明白過來,這是師父賜予我的一個難得的機會,就想:「是啊,這正是我想走的路!」當我這樣一想時,立刻感到一股強烈的能量貫穿全身。隨後,我們公司的業餘活動除了體育運動之外,還增加了「氣功」,我每週一次下班後教同事們煉功,並給他們講真相。而且,在申請這個項目時,我也給主管體育和健身的同事們講了真相。

隨後,我又得到了一次機會,就是在公司的「健康活動日」介紹大法,演示功法並講述迫害真相。一位負責為公司內部網站攝影並參加過所有公司活動的同事事後找到我說:「太棒了,我根本無暇拍照,你們的音樂和氛圍都那麼特別!」他還說,他也想學煉功法,這樣我把他也邀請到我們每週的煉功點來。幾位女同事也說,煉功之後,工作時她們感受到更多的能量和工作熱情。

每一思每一念對眾生都很關鍵

可惜我們每週的煉功點不久之後就中斷了。在我二零一七年去美國之前,我沒過一天好日子,也沒興趣給別人介紹甚麼,甚至不願意多說話。我曾想:「今天可能沒人來煉功了吧,那我就一個人煉。」果不其然,真的一個人也沒來。

然而,在這一段時間之後,一位女同事又主動問起我,是否還有興趣教功。這樣,第二個班開始了,來了一批新人,我又能教功和講真相了。

像以往一樣,我給感興趣的人發教功的大法網頁,並告訴他們,關鍵在於內修。來的人中,有一些非常感興趣的,可惜我沒能做好。當時我想:「我不能講的過高,以至於他們無法理解,或者甚至想,他們也許會看到邪黨的誹謗宣傳而被迷惑。」於是,這個小組也漸漸的解散了。

當我向內找時,又發現了自己怕丟面子的心。然而正是這顆心被鑽了空子,讓我接受了那些負面想法,而不能用慈悲之心替那些同事們著想。

不久前,在午餐時,我和一位女同事聊起了修煉。在這之前她就知道我煉法輪功,所以和我說起這事,她非常感興趣。我給了她大法網頁,向她推薦了《法輪功》和《轉法輪》這兩本書,並告訴她,如果她想學功,我可以教她。這時,我意識到,那個執著心引起的懷疑又冒出來了,就是她是否能理解。但是這次我立刻糾正了這種想法,並想:「如果該她明白,她就會明白的。」我還告訴她,如果她有某些疑問,或是不能理解的,都可以來問我,畢竟這類亞洲的文化對我們來說通常還是陌生和難以理解的。她回答道,她研究過傳統中醫,所以總的來說還是有一定的基礎。

在我寫這份心得體會的那天,我再次與她通了電話。她很高興,說是已經瀏覽過網頁,並在家裏學煉了功法。我們相約一起煉功。而且,我也給以前參加過班的幾個人寫了郵件,邀請他們一起參加。

我希望,眾生還有進一步的機會。我也希望這次能做的好些,因為我已經意識我的思想威力強大,那些想法不屬於我。

正法中的第一念

師父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

在公司內部宣傳活動中,一位女同事找到我,說公司將製作一批印有員工照片的宣傳畫,用來進行內部宣傳。她說:「我們想到了您!」為此一共需要給好幾位員工拍照,而每個人將單獨放在不同的宣傳畫上。這些宣傳畫將被掛在全德國所有的分公司裏。我的第一念是:「這對於講真相一定是件好事。」我把這看作是對我的安排,就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但是我卻覺的那些正面頭象對我所設想的目地不太合適。我的設想是,如果我盤腿打坐,會更合適。這樣的圖片不管掛在哪裏,都會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且,如果有人問起,我還可以以此為切入點,直接講真相。

第二天我告訴了那位負責設計宣傳畫的女同事。她對我說:「你不是打坐嗎?不想用一張你打坐煉功的照片嗎?」這樣,我穿著西裝盤腿打坐的照片上了宣傳畫,在德國所有的分公司裏都能看到。

在那之後,一位公司的高層女領導找到我,向我問起了法輪大法。這樣我向她介紹了大法,談到了修煉,並送給她一本明慧雜誌。

這樣,我又一次看到,我的日常表現就能夠直接證實大法。由此我想到,如果我能在日常生活中展現法輪功是甚麼,那麼其他人就會從內心明白,這是甚麼。

在此,我也認識到,如果我有一個正面和慈悲的願望,一切都會水到渠成,因為師父一直在幫我,並給予我必要的一切。

和女上司的矛盾衝突

當然,在工作中我也遇到了很多的矛盾衝突。特別是當對方在火頭上,而我還能保持冷靜時。我的心只會在矛盾剛發生時被觸及,或者根本不動心,以至於我能夠客觀而正確的做出回應。即使對方可能發了整整十分鐘的火,而我還能平靜的做出回應時,對方甚麼時候也會突然冷靜下來。這再一次告訴我,在大法中修煉也會給其他生命直接帶來正面的影響。

師父講:「業力在轉化過程當中,為了使自己能夠把握的住,不出現像常人一樣的把事情做壞,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往往你的心總是那麼慈祥慈悲的,突然間出現問題的時候,你有個緩衝餘地,思考餘地。」[1]

可惜我不是總能做到,近一個時期甚至很少能做到。雖然我表面上保持了平靜,並能夠把握住自己,但是心裏卻經常在抱怨和爭辯。其實我也意識到,在這樣的矛盾中更能夠提高自己。只是最近一個時期我感到,我很難甚至根本做不到退一步考慮問題,而且我的爭鬥心還想為不公和欺辱而抗爭。但是我也明白,我應該看淡這些,並真正心懷感激。也許矛盾的激化,正是因為我應該把欠這個人的最後一部份東西還掉,因為我將被調離這個職位,而承擔新的工作。

在工作中,我還有很多有待改進的地方。特別是,我想糾正對女上司的成見,並真正慈悲的對待她。

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九年德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