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法會】譯文:通過維基百科項目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2018年6月,一位同修找到我,建議我和她一起參加一個針對退休人員的「維基百科編輯講習班」。我感到困惑,思考著「這與我有甚麼關係?」我退休了,從事寫作,但我從未參與過寫百科全書,我不知道我能做些甚麼。我是一名剛剛修煉了一年半的新學員,願意參與有機會講真相的任何項目,不管是否在我計劃中或是我想做的事情。我同意參加講習班,因為從我開始修煉的那一刻起,師父已經為我做了安排。我應該接受這些計劃。

師父說:「因為你想修煉我就會把你修煉的路從新安排,生活的路從新安排」[1]。

該講習班主要是技術性的。我們學習了如何使用軟件,並練習我們學到的東西。一位同修告訴我她希望上傳一篇特殊文章到維基百科網站,過去曾嘗試過多次,但都被刪除了。她告訴我,也許在講習班結束後,我們能夠再上傳這篇文章。那時我並沒有那麼感興趣,也沒有問過她這篇文章的內容或為甚麼會刪除。

在講習班快結束時,要求所有參與者提交一篇報告。在這位同修和另一位協調以色列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同修的幫助下,我同意翻譯一篇名為中國觀察家的英文文章。他也是一名人權捍衛者和作家。這是一篇充滿信息的長篇文章。之前從未聽說過他,也不知道他的研究。我把這篇文章從英語翻譯過來,因為我被要求這麼做。

在翻譯過程中,我了解到很多關於中國法輪功學員被強摘器官的事實,以及這位作者。當我遇到問題或我不知道如何繼續下去時,講習班老師會幫助我,我們成了朋友。我將文章上傳到維基百科後兩分鐘,文章就被刪除消失了。我很驚訝,但我的心沒動。我之前聽說過這種情況,我相信老師會幫助我。為甚麼會發生這種事?我需要增加我的忍耐力和寬容度,不被冒犯和憤怒情緒帶動。我試圖找出事由,尋求老師的幫助和建議,找出原因以及下一步我需要做甚麼。

師父說:「往往你的心總是那麼慈祥慈悲的,突然間出現問題的時候,你有個緩衝餘地,思考餘地。」[2]

我根據她的建議做了一些修改,再次上傳這篇文章,我很滿意,休息了一下。我以為我的任務完成了。信息中心的協調人建議我翻譯一篇關於法輪大法創始人的文章。這是一篇帶有傳記細節的長篇英文文章。在翻譯時,我知道了很多關於我們尊敬的師父的事蹟。我很榮幸能夠上傳這麼重要的文章並感到自豪和滿足。

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2]

我向內找,發現了自己對名利、自尊和成就感過於重視,這次,我決定要去掉這些執著。

如何去執著

我對法的認識有限,首先我必須承認我有執著。當執著來臨時,我可以識別它,並在我體內感受到它。我發現這種執著帶給我愉快,一個常人喜歡的愉快。作為修煉人,我決心要去掉它。我決定放棄愉快的感覺,放棄我對名的執著。我沒有告訴其他同修我正在做維基百科項目。只有我自己和協調人知道我在做甚麼,觀察接下來會發生甚麼。

在翻譯和編輯文章工作即將結束時,協調人突然告訴我,已經決定不把關於法輪大法創始人的文章上傳到希伯來語維基百科網站。他沒有說明理由,但表示這個決定是在和美國信息中心負責人商量後做出的決定。我想知道原因但沒有得到。我不知道為甚麼可以有英文版,而不能有希伯來文版的文章。

我堅持己見,與協調人發生了爭論。他們尊重我的意願,同意我上傳我沒有放棄並花了很多時間翻譯的文章。一旦我意識到我的執著,我不再問他為甚麼了,我接受了他的決定。但對浪費了這麼多的時間仍然感到沮喪。幾天後,我意識到翻譯這篇文章讓我更加了解師父,幫助我了解師父的生活以及師父是如何開始傳法的。對我來說,這些重要收穫足以讓我克服我的挫折感,對名利、時間、自尊和才能以及證實自我的心,所有這些都是執著心。我提醒自己不是自己能夠決定一切的。

後來我記起了師父說:「你們將來不會知道根本上我是誰。宇宙的任何生命都不會知道我根本上是誰。」[3]

然後我接受了協調人的決定並放棄上傳這篇文章。

顯而易見,我必須繼續做翻譯工作來豐富希伯來語維基百科。我意識到將文章上傳到維基百科是一個利用互聯網,是我向從未見過,也可能永遠不會見到的眾生講真相的渠道。我知道許多人閱讀維基百科,它是一個開放的渠道,讀者群很廣。我再次與協調人進行了磋商,決定接下來我將翻譯一篇披露中國活摘器官的重要報告。

在翻譯文章時,我發現這篇文章內容有些過時。由於原文是用英文撰寫的,因此又找到了兩份報告。一份是二零一六年的,另一份是二零一八年發表的。我將這兩篇報告的內容概述了一下,加入到我翻譯的文章中去。

我翻譯著這篇文章,並不斷添加最新的內容,將其與捍衛人權和其他語種類似的文章聯繫起來。在經過一些同修幫助審核修改後,我將文章上傳到維基百科。在翻譯、寫作和閱讀資料的過程中,我更多的了解了中國法輪大法修煉者被強行摘取器官的事實。我的知識不斷的擴大。

之後,我編輯了關於法輪功的文章,並將有關活摘器官的信息列入到其他文章中去,如種族滅絕、中國人權等。一直以來我知道有一篇文章還沒有完成,在撰寫之前,我想積累更豐富的經驗。講習班結束後,由於我一直在撰寫文章,講習班老師建議指導我。她隨時都可以回答我的問題。

我從來沒有規劃過

同修試圖上傳但遭到刪除的文章是關於中國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報導。我認為正確的做法是從頭開始編寫這篇文章。我開始計劃、收集材料和做些準備工作。我讀過同修們寫的文章,一遍又一遍的遭到刪除。在我開始撰寫之前,我被告知將舉辦關於「刪除維基百科文章」維基百科講習班,由我的前任教師(現在是朋友)主講。我知道我必須參加這個學習班才能深入了解這個主題,並學會應該採取甚麼策略。講習班舉出被刪除文章的例子及刪除的原因。我安靜的坐著聽。沒有參與討論。

在某一點上,據說如果某篇文章被刪除,就很難再次使用相同文章名稱上傳。當我聽到這一點,感到忐忑不安,因為我意識到好像暗指我正在撰寫的那篇文章,從頭開始編寫是沒有意義的,上傳的可能性不大,很快會被刪除。其中兩位講習班的參與者是維基百科的資深編輯。他們透露,只有在經驗豐富的編輯的幫助下,一篇被刪除的文章才能重新上傳,甚至可以說重新編寫。我情不自禁的說,「請幫我再上傳一篇被刪除的文章!」我懇求兩位資深編輯。請求他們的幫助。我對我自己向不認識的人尋求幫助感到很驚訝。我很清楚,他們會幫助我的,我還必須請求他們。

其中一位資深編輯同意幫我查看一下。還有另一篇名為「器官摘取」的文章也被翻譯成希伯來語,他不知道兩篇文章之間的區別。因此我有機會向他解釋這個問題。他對於我告訴他的關於在中國發生的強摘器官事實感到震驚,這促使他幫助我。他查找了一下,在維基百科的檔案中找到了那篇被刪除的文章。在閱讀那篇文章時,他對文章的內容、嚴謹的寫作、深度以及大量文獻的引用印象深刻,決定將文章重新上傳到維基百科。他對這篇文章有15種語言版本印象特別深刻。他告訴我應該做哪些修改,以便文章能夠重新上傳到維基百科網站,而且找不出任何可以將其刪除的理由。點擊鼠標後,文章重新回到了希伯來語維基百科網站上。雖然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非常高興。

我打電話給協調人告知她這件事並分享我的喜悅,同時我知道我不能沉浸在這種滿足感中。我意識到這是另一種向更多人講清真相的機會,比如那位資深編輯。講習班老師得到我的許可後,向講習班所有參與者發了一封電子郵件,告訴他們強摘器官的事,並將再次上傳的文章的鏈接發給他們。從那時起,有600人已經點擊閱讀了這篇文章。在其他同修們的幫助下,我不斷的改進此篇文章。我在舒適家中,在寧靜的房間中寫作,卻可以無限期的接觸到很多人。維基百科的優勢在於文章的持久性。

師父說:「這就是為甚麼大法弟子要講真相,目地是解除邪惡的謊言,看清共產黨的真面目,清除人對神佛犯下的罪惡,從而救度世人。」[4]

我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沒有任何有求之心,參加了第二期的講習班。我沒有想到我還可以從檔案中找出並重新上傳那篇文章,我甚至不知道那篇文章仍被保留在檔案裏。在參加講習班期間,我得到了資深編輯的幫助,他主動提出再次上傳那篇文章,我沒有做任何事情,一切都很自然的發生了,真是個奇蹟,或許是師父的幫助。

我意識到追求物質的東西毫無意義。我從來沒有意識到這種可能性會發生。我意識到,在一個寧靜、無為的狀態下,事情可以輕鬆,毫不費力的得以解決。事情確實就這樣發生了。

籌款時講真相

以色列維基百科協會的負責人打電話告訴我,她已向用於幫助美國和以色列老人的美國基金會申請撥款。這筆錢將用於資助為維基百科退休人員舉辦講習班,就像我參加過的講習班。在決定是否批准撥款之前,基金會要求採訪一位參加過講習班的人員。顯然,該協會的負責人之前對中國迫害法輪功修煉者一事一無所知,她閱讀了我上傳的文章後,印象深刻。她對迫害和活摘器官感到震驚。她認為這是一個有價值的主題。所以她選擇了我參加採訪。

起初我有些猶豫不決,不知道我應該對基金會代表說些甚麼。我問該協會的負責人建議我說些甚麼,然後她表示就是講述我在講習班的學習經歷以及之後所做的翻譯工作。實際上,她在暗示我講清事實真相。這是一個非常明確的暗示,我不能忽視它!

我意識到我必須為英語採訪作一些準備。

我想起了我們為神韻售票所準備的模擬對話。通過模擬對話培訓,我們學會了如何主動交流。我請求一位曾與我一起進行這些模擬對話的同修一起練習,她同意了。我們在電話上用英語對話。她讓我描述講習班的一些情況,講述我的寫作和所編輯的文章內容,使用正確術語,並講述迫害,器官摘取和法輪功真相的一些題材。在模擬對話結束時,她給了我一些反饋。這為我的實際採訪做了充份的準備。

打電話使我有幸向一位富有的美國基金會經理講真相。之前這位經理從未聽說過迫害或法輪功。在我們的談話結束時,我建議將我翻譯成希伯來語的英文維基百科文章的鏈接傳送給她,她很高興有機會更多地了解這些主題,並感謝我與她的交談以及通過感人的電子郵件所發的文章鏈接,我希望當地協會能夠獲得資金。
我觀察到,一個地方有針對性的行動是如何打開渠道去接觸大量的有緣人以及提供在互聯網上講真相的機會,人傳人。我打算繼續我在維基百科項目中的工作。

感謝尊敬的師父,謝謝以色列同修。

若有不在法上的交流,請同修指正。

(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講真相的根本目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