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參加小組學法 提高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八日】二零一八年下半年,因為準備考研究生,在家專心複習要考的科目,就沒有出去找工作。媽媽(同修)知道這件事,很早就和我商量說,想讓我一週裏抽出兩天時間,參加小組學法,我想了想,同意了。因為之前一直是學習《轉法輪》,再加上我之前學業忙碌,就一直沒能學到師父的各地講法。

二姨(同修)因為沒上過學,學大法後,一直跟著大家一起學法,現在大法書上的字基本都認識了。二姨除了《轉法輪》,師父的各地講法,她一個人在家根本學不了,不僅是因為有的字不認識,據二姨同修自己所說,在家還容易睡著,導致根本學不下去。

因為我和二姨同修的緣故,為了讓我們也能把師父的法都學一遍,媽媽和其他幾個同修商量,看能不能咱們每週拿出一天時間一起學師父的各地講法。同修們都同意了。自此,我就在週二同她們一起學各地講法,週五一起學《轉法輪》。

剛開始時,我熱情度還挺高,過了一段時間,就有點鬆懈了,有時中午歇一會,就不太想再去學了。但是一想到自己答應了的,相當於一種約定,就掙扎著起來,跟著一起去學法。有時是覺的學習時間很緊張,就不太想去學了。

師父講:「我想哪,作為修煉的人,你們還是應該把大法擺在第一位的,但是你也要做好你的工作,你要儘量去做好,至於說怎樣擺,具體的還得你自己來安排。」[1]師父還說:「學好法,修煉中絕不會影響你甚麼,反而工作起來、學習起來事半功倍。」[1]以後還會有為了備考想學習常人的知識的想法時,一想到師父的法,就又立刻打起精神來,去跟同修一起學法、發正念。

後來突然有一天,二姨同修的耳朵和常人說的耳背的現象差不多,我們大聲和她說話,她才能聽的清。我們大家都否定著耳背。後來,我們大家一起悟,悟到這造成「耳背」的原因也是一個生命,就建議二姨同修回家發正念,讓這個生命在大法中歸正,不歸正就去掉它。後來再和二姨同修一起學法時,二姨就說自己耳朵出來了黑色的髒東西。我們就說:「那肯定是師父給你清理髒東西呢。」

我們讓二姨同修堅持學法,並說了明慧網同修交流文章中寫出來的事情:那同修A說自己以前是近視眼,需要戴眼鏡才行,她和另一個同修B一樣,結果同修B沒能堅持,一看不清就戴眼鏡,眼鏡就得一直戴著,就再也沒摘下來,眼睛再也沒好,而同修A整整堅持了兩年,最後眼睛完全好了,根本不用再戴眼鏡了。

我們在學法中,以為二姨知道該學到哪裏了,就想知道她到底是聽的清還是聽不清,有一次,媽媽說,想試一下,要輪到她自己讀法時,就多讀兩段,看看二姨知不知道讀到哪裏了。結果是,二姨並沒有聽清我們讀甚麼。但是自那以後,我就總想多讀一段,想看看二姨知不知道該讀哪裏。遇到多讀、錯讀的字,我也會去糾正二姨,但就是總想去試她,想多讀一段。而其他同修就非常耐心的告訴二姨到了哪一頁、哪一段。

就這樣過了幾次,有一天,在學法時,我突然悟到:我這不是嘲笑別人嗎?不是在幸災樂禍嗎?我這不是自私的嗎?師父怎麼要求我們的?這是同修啊,我怎麼能這樣呢?我就趕緊發正念:這不是我,我不要這些心。同時這個嘲笑、幸災樂禍以及自私心,趕緊修掉。

等到再該二姨讀法時,我的內心十分平靜,也沒有了那種幸災樂禍的心,反而會更加願意主動幫助二姨,讓旁邊的同修去幫忙看二姨有沒有跟上我們。

在幫助同修中修心性

也就是在這幾天,好多同修都在為二零一八年明慧網大陸法會寫交流文章,都想把自己的修煉過程寫出來,給世人以及後人留下一些修煉過程中見證師尊偉大、慈悲、大法超常的事蹟。但是大家在寫好後,又面臨一個問題,大多數同修年紀偏大,寫作能力差,對於電腦都不會用,就一直苦於沒有人能幫助打成電子版,幫忙用郵件發到明慧網。

因為我接觸電腦比較多,打字、投稿排版等壓力比較小,打字快,所以家裏媽媽和三姨的稿件都交由我來打。有一天,三姨和媽媽商量說,有個同修H也想讓我打字,三姨和她表示她的稿是由我來打的,所以就沒有答應那個同修讓我來打字。我當時聽了心裏有一點動心了。沒想到,等到下午媽媽學完法回來,就給我拿過來一份同修M的投稿。我當時是有一點不愉快的,但想到是同修,就沒說甚麼,還是盡心盡力的給打了電子版,有不明白或是不通順的地方,就給改過來。

第二天,姐姐來了,是二姨的女兒,她沒有修煉,她幫二姨打字了,同時老姨的投稿也拜託給她了,她都欣然應允了。這一天,姐姐一直都在忙著給同修打字。下午學法時,看到姐姐一直在毫無怨言的打字,我看了很慚愧,姐姐作為常人,還能做到這種地步,而我作為一個修煉人,怎麼能這麼自私呢?

這時我想起師父的法:「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2]

這是同修啊,我們是一個整體,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同修的交流文章不是都在證實師父的偉大、大法的超常嗎?那會對鼓勵同修們互相促進,對大法弟子講真相,救度眾生起到多大的作用啊。師父說:「大法弟子是整體 助師正法阻邪風」[3]。而且媽媽也一直和我講師父講過的這句法。媽媽也在幫助同修理清思路,修改投稿中的病句等,也一直說:「幫同修修改投稿也是修啊,能夠修去很多執著心呢。」而我呢?我這不是自私心嗎?是懶惰、求安逸。我一邊這樣想著,一定要去掉私心、懶惰和求安逸的心,一定要幫助同修,助師正法。

就在我學完法,發現自己有常人心的第二天下午,媽媽學法回來,又拿回來一份法會投稿,並和我說這個同修H找了一圈人,沒人能幫她,她就只好拿回來,想拜託你幫忙打一份電子版。我拿過來,非常平靜,認真的幫忙,並用筆仔細標記我幫同修更改的錯詞、病句以及不合邏輯的地方。在標有法理的地方,感覺不太對的,就讓媽媽幫忙查看。當天晚上,就幫助同修H把投稿郵件發了出去。

等到白天,先給老姨看法會投稿,我基本都是改正錯字,並幫她通順語句,後來感覺標有法理的部份不太對,我就想:是不是打錯了,還是原稿件就寫錯了,這可是師父的法呀,是很嚴肅的事情啊。不能出錯。就連忙叫媽媽拿來師父的書,一個字一個字,一個標點一個標點的核對,發現不僅有打字打錯的,原稿件錯誤的地方也很多。我連忙告訴媽媽,如果看見老姨同修,一定要告訴她這事情的嚴肅性。我發現我這時不是那麼急躁了,我知道在這件事中,同樣在消我的急躁心。

一起學法的一個同修L來了,想讓媽媽幫忙把投稿發出去,媽媽還是不太會發投稿郵件,就叫我發。我說:「還用我再給阿姨看看嗎?」阿姨和媽媽都表示讓我幫阿姨再看一遍,看看句子通順不通順,字詞用的對不對。我認真的對著。改正了一些格式以及詞句等。同修L在旁邊看著,遇到格式問題或是不太通順的地方,我就和阿姨商量怎麼改才好。整理完並把投稿發出去後,阿姨連連道謝。

媽媽說:「我原先以為你是一個特別粗心的人,沒想到這麼細心。」我想,這都要感謝師尊,感謝大法啊,「修在自己,功在師父」[4]。是師尊、是大法讓我變的更好。

平平淡淡的幫同修打稿件中,也能發現自己的不足,發現自己的執著心,發現自己需要修的地方還很多啊。至此,我更加真正懂得,生活中處處是修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助師〉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