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向內找 同修間隔消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農村婦女,今年六十多歲了,沒有多高的文化,現在以加工喜慶餑餑為生。一九九七年,我為祛病健身走入大法中修煉。修煉後,曾經折磨我的一身病,如:神經性頭痛、腰疼、胃潰瘍、腳後跟痛、神經衰弱等在不知不覺中全都不治而癒。隨著不斷學法的深入,大法使我變成了一個心胸寬廣,能時時為他人著想的人。

在二十多年的大法修煉中,摔摔打打的能走到今天,我深深的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與無處不在的保護及點悟。在此向師尊彙報一下我在前段時間修煉過程中遇事向內找和同修消除間隔的一點體悟。不足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今年上半年的一天,一位同修領著她村的一個人來我店看喜餑餑,想預定一套給孩子結婚用。她們問我做一套喜餑餑的價錢,我說:剛做完一套,價錢是八百元。那個人說少做四個餑餑,便宜點吧。因為是同修領來的,我就直接給她降到了七百二十元一套。誰知同修又說:再便宜點,就降到六百八十元吧。我說:那是最低檔次的,還不另外做立體花樣,而是用筆往上畫花。同修又說:你得做最好的那套,還得要最低的價錢。其實這時,我雖然表面上不動聲色,心裏已經不滿意同修的做法了。心想:你這是領著人來看餑餑呢?還是幫她來砍價呢?!我說不能再低了,要不你們到別的店去看看吧(指教我做喜餑餑的那個同修的店),她比我做的好,你們到她那兒做吧。同修說:不去,因為她家有學徒的。她的意思是怕學徒的給做不好,非得讓我給她做,還得省錢,還得做最好的,說是讓她村的人都看看。同修還對她領來的那個人說:她這幾年掙的錢,都投入在這個店上了。她是自己掙錢養活自己,沒有老頭子(丈夫)等等。又對我說:你把鳳凰的脖子做的太粗了,不好看;仙女頭上的花兒太大了;小百歲下面沾色了,你得噴好一個小百歲就換一張紙,要不然人家看不上,會嫌棄等等。我心裏憤憤的想:你這是來看餑餑嗎?你說這些話幹甚麼?有甚麼意思呢?!我強忍著心裏的不痛快,雖沒表現出來,心裏就是不想給她們做了,只是想往外推就說:你們還是到別處去看看吧。同修說:不到別處看了,就在這兒做了,價格七百二十元,並讓那人預交了五十元定金。可是第二天下午同修又打來電話說不讓我做餑餑了。我想:不做正好,我還不願給她做呢。傍晚我把錢給她們送過去了。

師父講法中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剛進同修家,同修就說俺村最近有好幾家要結婚的,我領她上你那兒去是想給你拉買賣,讓你給她便宜點,餑餑拿回去叫別人都看看,她們都知道做的這麼好,就都會去你那兒做了。還說這個人到城裏去看了,也到別的地方去看了好幾家做的餑餑,都不如意。人家也太要好了,並且說她家又怎麼怎麼有錢、又有幾處樓、幾輛車等等。又說你把鳳凰的脖子做的粗了,仙女頭上的花兒也大了,給餑餑上色時,餑餑下面墊的紙你得勤換,不要弄的餑餑下面也有色。還說我給你指出這些,你不要有意見。因當時我的心已經不純了,又帶著急躁情緒,也沒在法上看問題所在,就對同修說:你指出這些不足我沒意見。就是你不該當著你村的人說我沒有老頭子(丈夫),你這是甚麼意思啊?這時同修的情緒也有些激動,她說領她上你那兒去做餑餑,一方面給你打廣告,還給你拉來了活。不過你放心,從今以後,我永遠永遠不再提你的字了。同修的一席話點醒了我,我說:不對呀,我們不該這樣,舊勢力想給我們製造間隔,那不是師父要的,堅決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全盤否定它 ,我們不能上它的當,只走師尊安排的修煉路。

回家後我又靜下心來反思和同修之間發生的這件事。師父說:「你們從現在開始也是這樣,不管你對和不對,這個問題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根本就不重要。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2]「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眾笑)那個時候我就要看你怎麼對待這些事,那時候你撞他其實你等於是在撞我。」[2]

通過向內找我發現,自己是愛面子和求名的心太重,為了不給自己添麻煩,就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和丈夫離婚的事。(因為中共惡黨發起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我丈夫因害怕被牽連而和我離婚),而且我還編了一套說辭,當別人問起時,我就說丈夫沒空來幫我(按師父大法的要求我這是沒做到「真」)。還有這大半年來,都是別人誇我的餑餑做的好,從中我也起了歡喜心,其實我知道我能有這樣的靈感,都是師父大法給我開智開慧的,我不但不知道感謝師尊,還起了貪天之功的心和利益心,認為自己餑餑做的好,就應該多賺錢,而不是證實大法的超常。同修跟我砍價和說那些刺耳的話時,我從中又起了怨恨心和爭鬥心,其實根本原因就是妒嫉心引起的,還有自滿的心、顯示心,愛聽好話不讓人說的心等等。我想我這還是修煉人嗎?天天在學法卻不實修,不從根本上改變自己,我這是怎麼修的?同修給我拉活那是為我好啊,我不但不知感謝人家還和人家頂撞起來。再說同修提意見,這不都是好事嘛!這不是在幫自己提高嗎?從另一方面講這是師父利用同修的嘴點化我,暴露我的人心和執著,從中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也好提高上來啊。我修了這麼多年,還有這麼多的人心和執著這怎麼行啊?!師父這是心急啊,借同修的嘴點醒我。對照師父的講法我心裏很是慚愧,真的是愧對師尊二十多年來的慈悲救度啊!

當找到這些人心與執著後,我發自內心的要放棄它們,因為它們不是真正的我,是為私的;我是師父真、善、忍大法造就的生命,要聽師父的話,做一個真正信師信法的為他的生命!於是我又去找到同修跟她道歉,誠心的跟她連說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應該謝謝你才對。同修看著我,瞬間破涕為笑,邪惡妄圖製造間隔我們的伎倆就這樣消除了,因為我們有師父給我們的法寶──向內找。

謝謝師尊慈悲救度與苦心安排!謝謝同修的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