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糾正不正確狀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日】借助明慧網平台,把我幾次闖過關難的事例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這幾次都是突然出現的狀態,親人們當時都害怕了,因我的父母都是糖尿病患者,這幾次也是糖尿病的假相,他們怕我也是,說讓我去看病,父親拿著血糖儀要給我測量,都被我一一的拒絕了。我如果有不好的念頭就排除掉,最後達到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甚麼都不怕。我想遇到甚麼事,就看能不能放下生死,只要能放下生死,就能闖過任何關難!

(一)

二零一七年我在飯店工作,有一天不到中午,就感覺特別渴,喝水喝了一次又一次,就感覺肚子都滿滿的了還渴,到了下午感覺眼睛大了,到鏡子跟前一照,真的,臉都瘦了下來。

第二天上班後,同事說:你咋瘦了呢?我說:我也不知道就是瘦了。原本一百四十五斤的身體一下瘦了二十來斤,走道都感覺輕飄飄的了。誰看到我第一句都是問我:你咋瘦了呢?我的回答就是瘦就瘦唄!當時也不知怎樣回答,我也不想聽到誰問我這句話,怕別人說我有病。有的親朋好友看到我就說:你瘦這樣,查查去吧!

有一天遇到一位同修,我看到她也瘦了,就隨口問了一句,你咋瘦了呢?問完自己感覺不對,我本身也瘦了還問別人,隨後就把話題轉別處了,內心想到:這就要修口了,以後不管遇到任何人出現任何變化,好看、胖瘦的都不要看表面隨便就問,做到修口。從那時起,我看到誰胖瘦的就像沒看到一樣。

我自己也感覺不可思議!怎麼能一下就瘦了呢?都是一點點瘦,不可能一下子就瘦了呀!誰都不相信一天就能瘦那樣。整個人從頭到腳都瘦了下來,以前穿的鞋都大了,到現在體重一百一十多斤。

但是瘦了之後,我浮腫了十來年一按一個坑的兩個小腿卻好了,也就是有好事跟著。但開始看到逐漸還往下瘦的自己,也有些害怕,心想:如果瘦到皮包骨怎麼辦呢?那形像能是大法弟子該有的狀態嗎?不能。

然後向內找。以前和別人嘮嗑談到胖瘦時,自己總是有意無意的說:我要減肥,少吃飯等話,但日後該咋吃還咋吃,這不就是在說假話嗎?不修口。邪惡的迫害就是你想瘦就讓你瘦,看你咋辦!我主意識強起來,心念歸正,胖瘦都有師父安排,有執著也不允許邪惡用這種形式來干擾迫害我。不是師父給的我就不承認。

有一天我大姑姐來我家看我時說:你咋又瘦了呢?我當時就在鏡子旁邊,回頭看了一下鏡子中的我,還真是又感覺瘦了,臉色也不好看。

等到大姑姐走了之後,自己思想中返出一念,是否與幾年前媽媽的事有關呢?我母親去世十來年了,去世前也是修煉過大法,在邪黨迫害法輪功後,人心多了也就被病魔迫害得了糖尿病綜合症,癱瘓在炕上三年,有一天,不知輕重的我看到母親難受的樣子,真的感覺「慈悲心」出來了,在母親家的師父法像前說:「師父,如果我能替母親承擔點,請師父安排吧!」好像我的腿浮腫也是說那話之後發生的。之後和哥哥交流中也帶出自己的顯示心了,認為我做到了。這是多大的漏啊!這次在頭腦中返出這一念,是不是與這句話有關呢?然後,我來到師父法像前說:「師父,如果弟子的瘦與這句話有關,那弟子收回那句話,弟子錯了,請師父原諒弟子的無知,我不給任何人承擔任何事,我的一切都由師父安排!」第一次說時感覺頭腦不是那麼清楚,主意識不清,還有點做錯了不好說出口的感覺。隨後把主意識調整一下,錯了就真心認錯,不能敷衍了事的。然後在師父法像前把那句話又從新說了一遍。說完後,我不自覺的看了一下面部,就感覺臉面變的有點肉了,內心也覺的輕鬆了。

(二)

這次也發生在二零一七年,有一天中午,忽然感覺肚子疼,逐漸的就疼的直不起腰來了,就得躺著,疼起來直冒汗。到了下午又冷的夠嗆,躺在床上插著電褥子,身上蓋個小棉被還冷的身體勾勾著直打哆嗦。想起來取大棉被自己還起不來,因當時家裏沒人,閨女和丈夫抱著我外孫女出去玩了。冷的有半個多小時,不知啥時睡著了。等家人回來後和他們說了我冷的都那樣,閨女說:「唉,我可真不孝啊!你病著我還出去蹓跶。」我說我也不是病。

到了第二天,我靠在沙發上和閨女說:「我肚子裏像有氣似的疼。」閨女說:「那如果能排出點氣就能好了」。我當時聽了一驚,排氣?那不就是有氣嗎?與生氣有關唄!立即向內找,找到前幾天與丈夫發生點小摩擦,沒忍住我生氣了,當時沒改變自己。悟到後心想:以後不管遇到啥事必須守住心性,不管丈夫對錯都忍住。當時就覺的肚子氣沒了,也就不那麼疼了。然後跟女兒說:「閨女,媽找到錯在哪了,肚子好了。」就把生氣的事說了一遍,閨女說:「媽你哪做錯了自己能找到了挺好。」

就這樣學法、發正念,加強信師信法的心,三天後一切都好了。

(三)

有一天早上起來煉功,剛煉不大一會就感覺要吐,跑到衛生間吐了幾口,最後吐的都是膽汁了。然後身子也沒力氣了,躺在床上,起來就要吐,左半邊頭也疼。也吃不下飯,吃飯就吐。第一天頭疼的還能堅持,到了第二天就剜著疼,左眼睛也模模糊糊的,看東西就感覺受不了,覺也睡不著,頭疼的主意識弱一點就想用手捶一下或往牆上撞一下的心。但主意識儘量控制著,把疼的物質與自己分離了的感覺。躺著、坐著都不行,真的難以承受了。

我躺著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呀,弟子真的不想承受了,也不允許邪惡用這種形式迫害我,請師父幫幫弟子吧!弟子真的受不了了。在腦中隨後就返出一念來,躺著求師父是對師父的不敬啊!隨著一念過後就猛的起來了,不顧疼痛走到師父法像前,上完香又把那句話跟師父說了一遍,然後又回到沙發上躺下了。

也就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頭就不那麼疼了,只有稍稍那麼一點疼的感覺,躺那兒不知不覺的就睡著了。一覺醒來後,又開始疼了,但能挺住了,我以前從沒有這樣求過師父,也知道不求也都是師父在幫的,這是頭一次這樣求師父的,在心裏對師父感激,悟到:師父幫了自己,讓我舒服的睡了一覺,再疼就有自己要承受的東西和要找的執著了,也更加增強了闖過關難的信心了。

有一天,同修來我家看到我這樣,說幫我發正念,當時內心想:我也坐不住啊!就有不願發的意思。我自己一個人時都是坐一會坐不住就躺著發正念,但一想同修為了幫我,礙於面子也得發呀!剛坐下結印腰就疼,有坐不住的感覺,但有同修在幫我發正念也不能躺下啊!隨後發出一念,疼的不是我,並把身體挺的更直了,然後疼的感覺就沒了,也就能坐住了,正念也強了。

當時內心真的感激同修的出現,加持我正念,能幫我從人的框框中走出來。從那開始,我就是堅定信師信法的心,我的一切就交給師父了。

三天後,自己挺著下樓出去走,迷糊就站一會,看不清就揉揉眼睛,內心發著正念。不正確的狀態就不是我要的,也不是師父給的,我就不承認,一切好的狀態才是師父給的。就這樣逐漸的否定迫害、向內找,一切就都好了。

在這裏我由衷的感謝師父對弟子的慈悲保護!謝謝同修們的幫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