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珍惜修煉的機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四日】我是個得法不到三年的青年大法弟子,各種執著心總是反反復復去不乾淨,有時真的覺得自己好差勁。

前幾天學習師父《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讀到:「看上去社會很繁榮,五花八門,都是在勾引人心、敗壞人類,你不被吸引都不行。大家想想,從那裏走出來該多難!所以有的時候我在想,我們大法弟子,不管怎麼樣,在中國這個變異社會大法弟子被這些東西攪的真的是很亂,但是對大法來講,無論怎麼樣,他都不離開,他都要去做大法的事,在這一點上我還是很欣慰,我覺的了不起。」[1]我的眼睛濕潤了。師父知道現在這個社會,特別是中國大陸,把人都變異成甚麼樣了,也知道很多大法弟子受干擾受影響,可師父對待大法弟子就像慈愛的父母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沒有責怪,一直耐心的語重心長的給我們鼓勵給我們打氣。

對照自己的修煉狀態,我覺得真是無地自容,在拖累師父的正法進程!回想自己能走入大法中修煉,覺得真是無比幸運。母親是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的老弟子,在中共惡黨殘酷迫害下,一直堅持修煉大法,並平穩的走到現在。這也許給我能得法打下了一個良好的環境基礎。但我的悟性還是不好,直到大學畢業幾年後才真正開始修煉大法。

我從小性格就內向,上學後又貪玩,花很多錢買玩具,整天沒心思學習,回到家看書學習是做樣子,還經常撒謊。班主任跟父母說我底子薄,上課注意力不集中,建議留級。可我就不願意,就這樣一直挨到初二,實在吃不消了,父母看我這狀態很是替我著急,好說歹說我才只好同意留級。留級的那一年,我那愛玩的心有所收斂,開始想學習了,可有時還是忍不住擺弄玩具玩。不過學習狀態確實比以前好不少。可能隨著年齡的增長,心智也慢慢有所成熟。高考也不算太差,考上了一所本科大學。以前那顆貪玩不愛學習的心也都慢慢淡化了。現在想想那時的我,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家的孩子,也許冥冥之中師父都在看護著,不願看到一個才十幾歲的孩子就這樣墮落下去。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大學生活竟是我的噩夢。人都說大學就是半個社會,生活節奏不再像高中那樣緊湊,課業松少,沒有壓力,也沒有老師和父母的嚴加看管,全憑自控力。面對這樣的環境,我的內心像脫韁的野馬一樣,以前那顆愛玩的心又死灰復燃了。從來沒有接觸過電腦、網絡的我學會了使用電腦、怎麼上網,甚至為此到網吧包夜玩通宵;從來沒有逃課的我開始經常逃課,作業、考試都靠抄。生活變的很混亂,晚上熬夜上網、看電影,白天睡覺、打籃球,週末逛街逛超市花大量的錢買吃的喝的。內心也知道這樣不好,太放縱、太墮落了,可就是管不住自己,每天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著。時間一長,這樣的生活給我的身體帶來了很大的傷害。

我變的失眠多夢、甚至腦神經衰弱,並伴有掉發現象,這對於向來注重外觀形像的我猶如晴天霹靂。從小父母就一直誇我頭髮又濃又黑,現在卻稀稀疏疏,每次照鏡子我都難受至極。有病亂投醫,我竟聽信了淘寶上宣傳的某種防脫生發劑,不惜花大量的錢買了幾個療程回來,初期還感覺似乎有點效果,心中不禁竊喜和激動,遂又買了幾個療程。但突然有一天,掉發現象卻更嚴重了,我傷心至極,一時間我都不敢出門見人。

母親看到我這個樣子也是又氣又擔心,語重心長的勸我把藥水扔了,說煉法輪功就會好的。母親在修煉之前體質很差,經常感冒發燒,睡眠質量也不好;但修煉法輪功後這些症狀都不見了,這些我都看在眼裏。在一旁的哥哥(現在也是一名大法弟子)也勸我試試。

我勉強答應就抱著試一試的態度,和母親學習了五套功法,母親建議我靜下心來好好看一看《轉法輪》,還給我拿來了幾本師父最近的講法。其實畢業後的那幾年我就學過五套功法,也看過《轉法輪》等一些大法書。在製作真相資料項目上也幫過忙,但充其量只能算是在大法中混事的。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母親每天帶著我堅持煉功,跟我交流法理,同時我也大量的學法。頭髮的事我也很少想了,大腦也清亮起來了,更可喜的是睡眠質量也變好了(以前都很難入睡,好不容易睡著了還做夢,一有點動靜或光線就醒了,醒來後就睡不著了,非常敏感)。我真的是難以形容當時的心情,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掉落的頭髮也漸漸的長回來了,我果斷的把藥水扔了。

大概又過了些時日,一天清晨我躺在床上還處於半睡半醒的狀態,夢境中忽然來到一處空曠的田野中,也是躺在一張床上,似乎全身不能動彈。這時本就灰濛濛的天空突然變得烏雲密布,我隱隱的感到漆黑的天空像一股股的黑浪在急速的向我壓來,大有想要把我吞噬的感覺。我當時頭腦很清晰,覺得是夢,又覺得不是,我知道是邪惡這些年讓我放縱沉迷於物慾橫流的常人社會中,眼看快要把我毀壞之時我竟能走入大法修煉中,它們不甘心,孤注一擲做最後的垂死掙扎,要把我置於死地不可。我沒有害怕,內心很平靜,心中不停的喊著師父的名字,求師父保護我,同時加上一念絕不讓邪惡得逞。不一會兒,漆黑的天空突然變的清亮起來,而且是那種突出的亮突出的白。這時我也醒了。我知道是師父替我化解了魔難!

我是閉著修的,但這段夢境太過震撼太真實,現在回想起來仍能歷歷在目。現在我修的還是很吃力,時而精進,時而鬆懈,還仍然有一大堆執著,我會正視自己的不足,努力修掉它們,不斷的歸正自己。

師父告誡我們:「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2]「大家要抓緊時間哪,大家在最後沒有結束的這段時間過程,真得對的起你自己、做好最後的事。」[3]「我拖著這個時間,也就是給你們、叫你們趕快去做的!」[4]「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5]慈悲偉大的師父一直在給機會等待大法弟子修出來!

寫出此文以示鼓勵自己,同時也鼓勵那些不太精進的同修們,珍惜萬古機緣,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