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學員:珍惜失而復得的修煉機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八日】一九九六年時我上小學,母親修大法後身體、心性上都有很大的轉變,家人都很支持母親修煉。記得那時晚上吃完飯我常跟著母親去同修家看師父講法錄像,後來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參加小組學法更加方便了。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發動了迫害,母親因不放棄這麼好的信仰,被抓過、被罰過款、被關過,那時怕的因素籠罩著我。後來我因為怕心、求安逸心,漸漸迷失在常人中,基本脫離了法。現在想來,我曾經得法那麼容易,可是我卻沒有好好珍惜,感覺特別後悔。

這麼多年,雖然我沒有好好修煉,師父的法身卻一直保護著我,出現過多次有驚無險的經歷,我知道是師父一直管著我,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真的很感激師父。

一、為求祛病,重回大法修煉中

二零一七年,我身體出現不適,小腹經常疼痛,以前曾找醫生看過,說有婦科炎症,小腹疼的時候腦中時常冒出很多不好的念頭。後來,我回想起母親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回想起小時候了解的一個同修,曾經股骨頭壞死癱瘓八年,後來學了大法後能正常走路,能騎三輪車。大法的超常我一直都知道,所以我萌生了念頭想好好修煉。

隨著學法、煉功,我的正念漸漸加強了,會發正念排斥邪惡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可有時候人心上來的時候、舊勢力往我思想中打不好念頭時也會有怕心、恐懼心、疑心,有時候會想感受感受還疼不疼,那段時間經常在正念和人念及舊勢力往思想中打的念中糾結,心情很不好。師父點化我放下那顆有求於祛病健身的心。

看到師父的法:「今後你要想修煉,你遇到身體的不舒服,很可能是把你前生前世的業推出來了。我看了有的人轉生了,幾十生幾十世啊,有上百世的,每生每世的都存在許許多多病,都得給你排出去,反正是都得給你去掉。從另外一個空間裏給你拿掉的更多,必須得給你拿掉一部份。但不能全部從另外空間裏都拿走,因為得讓你遭一點痛苦,不承受就等於是這個人幹了壞事不還。等你修成了那一天把你放到佛的位置上,你都會覺的不配在這呆著。人家也會覺的他怎麼上來的?對吧?所以你得承受一部份痛苦。那麼在承受的同時,會提高你的悟性。你是把它當作病呢?還是當作修煉人在消業呢?」[2]

師父開示:「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3]

感謝師父的慈悲點化,我的正念越來越強了。有時候冒出不好的念頭,我就想:舊勢力,我不聽你的安排,我師父說不承認你,我就聽師父的話,堅決不承認你,排斥你,嘲笑你,即使我修的有漏有執著,也不允許舊勢力鑽空子,我會在大法修煉中歸正自己、同化大法。頓時感覺豁然開朗。

二、刪掉微信,挖出多種執著心

明慧網發表關於卸載微信等軟件的文章,我看了之後第一念就是:「這是真的嗎?不是真的吧?卸載了微信還怎麼生活、工作啊?」我的人心就上來了,還對明慧網有些意見,感覺怎麼能讓所有大法弟子都卸載呢?老年同修倒是無所謂,年輕同修怎麼辦?生活上可以不用,但是工作上現在都離不了這個了,感覺卸載太困難了。

這樣過了幾天,母親給我一份一個年輕同修寫的針對卸載微信的交流文章,看了之後我很受啟發。後來又看了《明慧週刊》的關於卸載微信的幾個同修的交流文章,看到同修引用的師父講過的法,我悟到,這是一次修煉人的答卷,看你是不是信師信法,而且微信確實像個魔鬼一樣讓我總是想看看朋友圈,跟人聊聊天,樂此不疲,浪費了我的時間,我下決心也要卸載,我要聽師父的話。

於是我開始著手準備先跟一些工作中的聯繫人發了個消息說這個號不能用了。然後又跟家裏人說要卸載微信。本來以為他們都會很吃驚,會很不理解,可是他們卻沒有太大的反應。接著我開始整理微信朋友圈、QQ空間,想刪掉以前傳的照片之類的。在刪的過程中,我發現QQ空間裏傳的照片上千張,很多生活照,日誌一、二百篇,數數好幾百條,都是好些年前開始傳的,字裏行間透著太多的執著心:歡喜心、顯示心、妒嫉心、爭強好勝的心、求名求利的心,還有各種情。看著之前寫的那些文字,很疑惑怎麼當時寫那麼多話,很多話現在看了感覺挺丟人的,於是我就開始刪,幾百條的需要一條一條的刪,感覺很勞累,有點心煩。

這時母親跟我說她悟到刪除QQ空間和微信朋友圈也是打掃我的空間場。

師父在法中講:「這事情很簡單。大家知道,這個房間長時間不打掃髒了要打掃,但是你不管怎麼打掃,你掃,它會起灰塵,起來的灰塵還挺嗆人;最起碼你打掃的時候你要勞累,挺煩的。這個房子要破了,你得去修,很累;說不定在修的過程中還傷到自己,這弄破了、那弄壞了,這磕了、那砸了的,很勞累。所有這一切,它要是新的你就不用這樣了。」[4]

讀了這段法,我悟到:是啊,我這不就像在打掃我的房間,我的空間場嗎?之前寫那麼多、傳那麼多帶有那麼多執著心的話,可不得一點一點的清掃嗎?於是我放下急躁心,一條一條全部刪除。

刪完後,我突然想起幾年前還用過一個號,裏面有太多亂七八糟的東西,圖片等,可是這個號因為幾年不用了,賬號和密碼都早就忘了,咋辦哪?感覺特別懊悔,很想全部刪掉。

跟母親交流,母親說我傳上的就是我空間場的物質,會一直存在,忘了賬號請師父點化想起來。於是中午發正念的時候我發出一念「請慈悲的師父點化我想起那個號,我想刪掉裏面所有的不好的東西」,下午我坐在電腦旁,在百度中搜索如果QQ號幾年不用還會不會存在,這時一串陌生的號碼閃現在我的腦中,我趕緊記下了這串號碼,在QQ的添加好友中輸入這串號,一點資料發現果然就是我幾年前用過的那個賬號,我的眼淚頓時奪眶而出,然後點開QQ,想登錄這個賬號,輸入帳號,密碼輸了一個曾經用的密碼,一點登錄就成功了。萬分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點化,也讓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師父的偉大。全部刪除這個QQ中所有的垃圾和髒東西後,我的心情感覺特別輕鬆。

卸載微信後,因為工作中確實要用微信發送工作用的文件、資料、工作用的圖片,我突然想起之前領導給我一個電話卡,是單位裏辦的,讓我工作上用的,於是我想:既然工作確實需要,在常人中我也得幹好我的工作,我就用這個手機號註冊個新微信吧,上面只有工作上的聯繫人,不用於個人生活,只用於工作,微信名也以工作命名。而且專門用一個手機放這個卡,這個手機中的聯繫人也都是工作中的聯繫人,相冊中也全是工作用照片,也不綁銀行卡,沒有私人的東西在裏面。這樣我的工作都沒耽誤,我悟到之所以單位給我這個電話卡,也是慈悲的師父早就安排好了,就看弟子是不是信師信法,真的按師父說的做,甚麼師父都圓容好了。

前段時間發正念的時候突然悟到之所以之前出現婦科炎症的假相,是因為前些年困擾我多年的淫魔和色慾之魔,讓我經常腦中產生一些不好的念頭、畫面,有時候身體起反應,那些都不是我,是淫魔和色慾魔操控著我。同時我也悟到之前也是因為自己有有求之心,所以招來了不好的東西。這兩年主意識強了後它也沒再出現,可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後悟到雖然這兩年沒出現,但它之前在我身體和空間場中會留下不好的物質,所以現在我徹底解體並清除它們在我身體和空間場留下的所有不好的物質和髒東西。

三、感謝師恩,珍惜大法,精進實修

回想從最初的得法到現在,萬分感謝師父的慈悲和不放棄,弟子才能再次走入修煉、沐浴在大法中,內心充滿對師父的感恩。

前幾天在路上,唱著《得度》這首歌:落入凡間深處,迷失不知歸路,輾轉千百年,幸遇師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機緣再誤。唱著唱著,淚水止不住的流。是啊,我們來到人間,被人間的一切事物的表象迷住了,好在我們能有緣得法,這簡直太幸運了。我會好好珍惜這失而復得的修煉機緣,好好實修,修去各種的執著心和有求之心,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再次叩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