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遭冤獄迫害八年半 綿陽市王懷富含冤離世(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綿陽市王懷富,是一位正直、善良的老人,因為堅持正信法輪大法,被中共非法關押八次,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嘉州監獄、廣元監獄被迫害累計七年半,受盡酷刑折磨。在二零一七年至一八年的非法關押中,他被嘉州監獄注射大量不明藥物,奄奄一息回到家。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王懷富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一歲。

'四川省綿陽市法輪功學員王懷富在第九次被綁架迫害,去世前夕(於2016年)留下的遺照'
四川省綿陽市法輪功學員王懷富在第九次被綁架迫害,於二零一六年留下的遺照

王懷富老人,綿陽市遊仙區魏城鎮糧站退休職工,一九九八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他按照李洪志師父教導的真、善、忍做一個好人,他的道德水準提高了,身體得到淨化,多種疾病不治而癒了,家庭也和睦了。無論在哪裏,善良、正直的王懷富老人自始至終保持著法輪功學員的風範。

在二十一年大法修煉中,王懷富老人堅持正信,向民眾講真相、揭穿謊言,被中共綁架九次,八次被非法關押,合計八年半冤獄和勞教迫害,遭受了多種酷刑折磨,以及注射不明藥物迫害。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最後一次刑滿釋放時,原本健康、體重130多斤的王懷富老人,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回到家已是奄奄一息。下面是王懷富老人在過去二十年中,被綁架關押、遭酷刑折磨的經歷。

一、在綿陽新華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當時五十五歲的王懷富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在單位被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關押於綿陽新華勞教所。

二、在四川省廣元監獄:冤獄三年 遭暴打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三日,流離失所的王懷富在四川省安岳縣城再次被警察郭斌、楊偉等四人綁架,被綿陽市遊仙區檢察院非法起訴,檢察員為范玲玲,王懷富被綿陽市遊仙區法院非法庭審,審判長王軍,不給王懷富本人判決書,只發給執行通知書,上寫審判員范麗珍、書記員曹輝,(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開庭,實際是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開庭,王懷富被冤判三年,劫入四川省廣元監獄。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廣元監獄三監區的犯人向誠、李平等藉口法輪功學員王懷富帶有法輪功師父的經文,他們先對六十多歲的王懷富一頓暴拳和搧耳光,隨後更想藉機邀功減刑,就跑去告惡狀說:「法輪功(學員)王懷富、曾革平等不好管。」在場的三監區副監區長何斌對前來構陷法輪功學員的犯人說:「不好管的就抖他們(指法輪功學員)的肉!」站在一旁的惡警李森泉也搶話說:「就按何監區的指示下去幹,整死了燒了就是。」

犯人向誠、董平、鄧虎先將王懷富非法關進監舍樓的三樓一舍,搞暴力「轉化」,兩天多時間不准王懷富閤眼、不能睡覺,只准坐在一個小板凳上不准動,這些犯人還不分晝夜的用極下流的語言辱罵他;七月二十二日凌晨三點,氣急敗壞的惡犯向誠、董平等抓住王懷富的頭就往牆上撞,一陣緊似一陣的辱罵聲伴隨那「咚咚」的碰牆聲,整個監舍樓都被震動了,王懷富在慘叫聲中倒下了。

酷刑演示:揪頭髮撞牆
酷刑演示:揪頭髮撞牆

王懷富被非法關押在四川省廣元監獄至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出獄回家。

三、在朝陽洗腦班被非法關押兩個月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剛剛從廣元監獄出獄兩個月,王懷富在塘汎「綿三快餐店」被遊仙區「610」、魏城鎮綜治辦等人綁架,以「填個表單就回來」為藉口欺騙,強行將王懷富劫入朝陽洗腦班(也叫「綿陽市法制學校」),王懷富失去人身自由,被非法監禁關押兩個月。

當時參與迫害王懷富的責任單位及個人有:綿陽市法制學校書記兼校長:劉××、副校長肖××;遊仙區「610」辦:譚小琳、曾華強;魏城鎮綜治辦:郭光壽、餘光躍;魏城鎮桂花社區主任:常麗;洗腦班包夾:玉珠村的田舉成、田三娃。

四、四川省嘉州監獄:冤獄三年 被強迫超負荷奴工勞動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一早,王懷富還是像往常一樣出去給百姓講清真相,當他到玉河場鎮發放真相資料時,被巡邏張洪祥、張雙祥構陷,遭綿陽市遊仙區玉河鎮派出所警察郭斌、楊偉、陳顯茂、梁治海等綁架,晚上九點多鐘,被關進綿陽看守所。

在綿陽看守所,王懷富遭受了各種殘酷迫害,生活極差,飯霉臭味很大,勞動任務極重。後王懷富被非法判刑三年,審判長王軍;陪審員:金小平、裴治州;書記員:周夢。二零一二年上半年,王懷富被劫持到樂山五馬坪監獄四監區(現在的樂山市嘉州監獄九監區)。

獄警暗示犯人頭葉衛東強迫時年六十五歲的王懷富每天白天站、坐軍姿達五小時以上。有一次在犯人排隊上廁所時,葉衛東說王懷富眼睛到處看,取消他上廁所,致使他差點把屎尿拉到褲襠裏。在走隊列時,葉衛東說他動作跟不上節奏,上前打了他幾個耳光,使他的耳朵很長時間失去聽覺。

有一次所謂的「考核」,逼迫王懷富唱邪黨歌曲,王懷富不唱,就強迫他到太陽下暴曬反省。晚上,各監室室長奉命將沒有「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坐軍姿」到深夜十二點鐘,凌晨三點起床,坐到天亮,如有打瞌睡的,輪換值班的組長們就打、罵或扯眉毛。

樂山市嘉州監獄規定六十五歲以上的犯人為「老年犯」,進老年監區,沒有勞動任務。然而,王懷富六十五歲多,一直被非法關押在七監區強迫勞動,每天超負荷、超時間的勞動任務摧垮了他的身體。每天繁重的勞動下來,王懷富眼花看不清人,腿腳發軟走不穩,上樓梯必須雙手扶住欄杆才能上,晚上手都抬不起來,大腦和全身神經痛,睡不著覺。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王懷富吃不下飯,全身疼痛難忍,走路都困難,持續了七天時間。從此,他不完成惡警的任務,每天惡警就罰他站數小時「反省」。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十日,因五馬坪監獄搬遷到樂山市嘉州監獄,才停止幾天車間勞動。十二月一、二、三日拆除車間設施,其他犯人休息三天。十二月七日,嘉州監獄車間勞動又開始,王懷富因完成不了繁重的任務,又強迫他每天「反省」四小時以上。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他給監獄長寫了強迫他這個六十七歲老人繁重勞動的報告,監獄長派來個科長跟他交涉,才停止對他每天的「反省」。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五日上午,當王懷富走出樂山市嘉州監獄時,他被早已等在監獄外的綿陽市公安局的警察拉上車。車上,一個姓佟的人陰沉著臉說:「王懷富,我今天很想把你擒到岷江河裏洗腦,我這是第三次來接你出獄。」王懷富笑了笑說:「我如果大腦有問題,你可以給我洗腦,可是我大腦沒有問題呀。我現在嚴肅地告訴你:真正要洗腦的是江澤民一夥,他們栽贓陷害法輪功,毫無法律依據的把我們打成×教,使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與家人遭受殘酷的迫害,直接違反了中國憲法和法律,幹了傷天害理的壞事。你有本事去給江澤民一夥洗腦,我和全國人民都要感謝你。」

五、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五年三月六日,王懷富在4路公共汽車上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電話誣告,被綿陽市涪城區公安局城廂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審訊,又通知了魏城鎮派出所。王懷富先被非法抄了在塘汎租房的家後,又被非法抄了在魏城的住家,王懷富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參與迫害的責任單位及個人有涪城區公安分局城廂派出所趙穎等四、五人;遊仙區公安分局魏城鎮派出所郭x;魏城鎮綜合治理辦公室趙x;遊仙區「610」辦公室曾華強;魏城鎮司法所主任陳邦福;魏城鎮玉珠村書記田顯平;魏城鎮東街居委會主任常麗;綿陽市拘留所楊劍軍、張文武。

六、綿陽市拘留所:酷刑折磨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二點多鐘,王懷富被綿陽市經開區城南公安分局、松埡派出所、塘訊派出所警察綁架。六月二十五日至七月十日,被非法關押到綿陽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六月二十六日上午十點左右,拘留所警察劉波叫王懷富和同監室的田琪到他辦公室填入所詢問登記錄。王懷富就給他講法輪功真相。在旁的民警蔡凡就開始罵大法師父。王懷富說:你不要罵大法師父,他畢竟六十多歲了,又沒惹你,你罵他幹甚麼?無故罵人是有罪的。

蔡凡跑過來,一下把王懷富按倒地上,用手銬把王懷富左手反到背後,將手銬卡子按到底,立即王懷富的手鑽心的痛。蔡凡又將王懷富的右手反到背後,也將手銬卡子按到底,王懷富劇痛難忍。蔡凡叫王懷富站起來,王懷富已無法起身。蔡凡就抓著王懷富的手臂往起提,又一陣鑽心的劇痛使王懷富無法站立。

蔡凡接著用膝蓋在王懷富背後一頂,王懷富只覺得腰椎「喀」的一聲,腰部立即劇痛起來。王懷富只好半蹲半跪靠著牆大聲呻吟。約十分鐘後,蔡凡才解開手銬。王懷富的兩手腫的像麵包一樣,手腕上留下深深的血紅印,兩手失去了知覺。王懷富腰椎劇痛,無法站立,攀扶著物體,才能移動。之後,王懷富身上多處傷痕,生活起居不能自理。蔡凡施暴時,警察劉波、楊劍軍和被拘人員田琪在場。

七、在四川嘉州監獄:冤獄一年半 被注射大量不明藥物

王懷富因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下午在綿陽市魏城鎮發放法輪功真相台曆時,遭魏城派出所警察綁架,並將構陷他的材料轉到遊仙區檢察院,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上午十點,王懷富被綿陽市遊仙區法院非法庭審。庭上,兩位律師依據法律和事實,為王懷富做了無罪辯護,明確指出王懷富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履行法律賦予的權利,沒有任何違法行為,並希望法官無罪釋放王懷富。

當天旁聽的所有人員都了解了法輪功遭迫害的真相,他們為律師的正義之舉所震撼,有豎起大拇指稱讚的,有輕輕拍手鼓掌的。庭審結束後還有法官和警察與律師握手的,有穿警服的警察握著律師的手說:「感謝你們,你們遠道而來辛苦了!」

但是,王懷富仍被非法判刑一年零六個月,並被勒索處罰金2000元。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王懷富被劫持入樂山嘉州監獄,監獄拒收,說他有病。然而,綿陽市看守所警察田體全等人軟硬兼施強制監獄收監。

入監後的二十天,即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王懷富被押送到成都病犯監獄住院治療,近兩個月時間,被做肺部「鉗制鏡」和每天強制注射大量不明藥物的「增強CT」,七十歲的王懷富老人被折磨的天昏地轉。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下午五點,王懷富被注射後,兩個針頭從他的手腕血管拔出時,警醫不准讓他用手按住止血棉球,然後,列隊把王懷富從二樓帶到七樓病房,病友才發現他的手腕還在滴血,致使王懷富失血過多,身體垮下了,各種惡性不良反應全上來,非常痛苦。

在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六日,獄警強行叫王懷富出院,又回到嘉州監獄做奴工。

一直熬到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王懷富咳嗽、咯血越來越多,獄警又第二次將他押送到成都病犯醫院治療,近兩個月時間。這次王懷富拒絕治療,不接受任何體檢和藥物,他表明他要煉法輪功,定會好病。獄警就對王懷富施暴,長期罰站,並指使護理人員冉正強、郎加等人打他、踢他,致使王懷富暈倒,以後每天給王懷富輸液、注射不明藥物,每天邊輸液,王懷富邊咯血。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王懷富非法刑期滿,六月六日,才停止給王懷富輸液。王懷富回到家,已經是奄奄一息。成都病犯監獄醫院住院共四個月期間,王懷富每天都被輸不明藥物,共被抽血二十幾管。

王懷富回家一年後,終不堪中共長期的迫害造成的傷痛和對身體的損害,於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一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