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冤獄折磨 四川法輪功學員徐天福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米易縣撒蓮鄉法輪功學員徐天福,因修煉法輪大法曾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一二年十月從德陽監獄回家,因在監獄被迫害,身體受損嚴重一直沒有恢復,他於二零一八年黃曆冬月三十離世。

徐天福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身體得到了淨化,思想境界也得到提高,做事首先考慮別人,利益和好處主動讓給他人,他是鄰里稱頌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及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徐天福多次遭邪黨的非法關押、抄家,後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三年被送德陽監獄迫害。九年的迫害,造成了徐天福渾身傷痕累累,肚子脹的像鼓一樣,肝區又脹又痛,吃不下飯,只有一口氣把生命維持著。而被綁架前徐天福身體健康,體重一百五十多斤。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出獄時,徐天福瘦得骨瘦如柴,身體受損相當嚴重,肚子鼓鼓的,腿腫得厲害,腳背快要破皮的樣子。連警察都斷言:徐天福即使回去也活不了多長時間。

回家的第三天,徐天福被送進醫院,抽腹水、輸液、注射消腫的藥,住院八天,體重減了二十多斤,腿還是腫。二零一七年開始,肝腹水的症狀開始返出來。二零一八年症狀嚴重,經常住院,在家也常用藥草水泡腳消腫。過世前,他身體嚴重消瘦,臉黑黃。二零一八年冬月三十日凌晨,徐天福離世了,走時面容很安詳。

下面是徐天福生前自己親自所寫的在監獄被迫害情況:

我是法輪功學員徐天福,於二零零二年被江澤民指揮的不明真相的警察綁架,被判重刑九年,於二零零三年送到四川德陽監獄折磨。

在德陽監獄罰站、跑、面壁,強制勞動,幹重活、髒活、曝曬、受凍,髒這些都忍受過去了。二零零八年監獄施行強制「轉化」。我在10監區,10監區管理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獄警是鐘勝。他指揮包夾人員對我使用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溺水
酷刑演示:溺水

開頭罰我連續站了七天八夜,接著又罰我蹲了一天,到第八天的晚上,兩包夾又將我弄去洗唰台那裏溺水,用大盆裝滿水之後,兩人將我的頭按在水裏,吃了幾口水之後將我的頭提起來喚口氣又按下去,這樣反覆提起來按下去,等我的肚子鼓起來了才住手,然後又將我按坐在廁所的尿槽邊上,然後兩包夾人員用盆子在水池裏端水經我的頭上淋下來,淋到只剩半盆水的時候往我的臉上用力潑來。五月初的德陽晚上水還很冷人的,邊淋邊問我寫三書還是不寫三書。開始我沒搭理,我沒有喊師父救我,最後我無法承受了,我同意寫,我當時就知道我錯了,那晚我沒有睡覺,我哭了,這一關我怎麼就過不去呢?但我的三書沒有罵師父的話,是寫我怎麼走入修煉的。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涼水

從那以後的時間三個月左右,我頭腦一直昏昏沉沉的,精神不起來,總想到從哪裏做錯的從哪裏糾正過來,不能這樣萎下去。終於三個月後,我又把自己糾正過來了。獄警找我談話時我對他說:我寫三書是錯誤的,法輪功沒有甚麼不好,法輪功教人向善,做好人,我當時受到兩個包夾這樣對待我,我是承受不住了才同意的,不是自願的。

就是這樣,他們每一次找我談話,我只這樣說,其它我也不說啥子,這樣他們也就沒有辦法了。最後一次找我談話結束時他說看來你是「轉化」不了的了,你的思想已經是鐵了心了,直到刑滿再也沒有找我談煩人的話了。

從同意轉化給我減刑分的每月5分,不勞動也照樣得分,我的思想正過來後,分也不給了。